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70章军师是故意的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61 2020-11-17 17:24

  手枪^指震颤不休,真气注入,虽然按摩的是腰部,可是军师的满月却泛起了涟漪,就像是微风下的池塘,一层层的涟漪追逐向前,绵绵不绝。

  “嗯,什么东西钻进我的身体里去了,热热的好舒服。”莎尔娜的声音含混,那颤颤的声音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受。

  李子安没有跟她说话,只是专心的个她按摩。

  他动用了两只手枪^指,但活动放范围只是军师的腰和背。

  很快莎尔娜就不满足了:“下去一点,下去一点。”

  李子安:“……”

  这还指挥上了。

  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大^师还是把手枪^指移了下去。

  不过他避开了军师的满月,直接到了腿上。

  在一些按摩店,按摩师傅倒是不会避开,还会抹上精油仔细按摩,可大^师毕竟不是开店的,只是客串一下而已。再说了,人家军师一个女同志,人家的满月能是他一个男同志能按摩的吗?

  手枪^指震动,真气持续注入。

  军师的大腿肌肉颤动不休,不但得到了放松,真气还起到了舒筋活血的效果。

  当然也有一些副作用。

  满月的抖动更厉害了,那画面就像是将果冻放在了震动塞上一样,军师不堪忍受,还扭来扭去。

  这一扭,有些景色就关不住了。

  那调皮的骆驼又探出了一只脚来,那顽皮的样子似乎是在说,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大^师移开了视线,心里也在琢磨着要不要现在就结束。

  他真的是太难了。

  却就在这个时候,军师又哼哼唧唧的嘟囔了一句:“不要进去,不要……”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什么进去,进哪里去?

  这是正规按摩好不好!

  “进去了,进去了呀,不要……”

  李子安:“……”

  忽然,微型接收器里传来了孟刚的声音:“我去!”

  李子安下意识的停下了手,回头看向了门口。

  “我什么都没有听见,你们继续,我出去逛一逛,熟悉一下环境。”孟刚说。

  李子安跟着说道:“你往哪去,进来。”

  门口门动静。

  也不知道孟刚是去了,还是站在门口等开门。

  不能就这么被人误会了。

  李子安快步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孟刚站在门口,一脸尴尬的神色:“老板,我……真没听见什么。”

  李子安一把将他拉了进来,然后关上了门。

  莎尔娜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脸红红的整理身上的衣服。

  李子安看了莎尔娜一眼,他以为她会解释,毕竟这种事情女孩子最为敏感,事关她的清白,她肯定上心。

  可是,莎尔娜只是脸红红的整理衣服,还很羞涩的样子。

  房间里气氛很尴尬。

  李子安沉不住气了,他解释了一句:“那个,老孟你别误会啊,我们没干什么,我刚才在给军师按摩。”

  孟刚点了一下头:“老板你放心吧,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李子安有些无语。

  这话听起来怎么给人一种,某人屈服于老板的淫^威,昧着良心说出来的讨好老板的话?

  “我刚才看见一只飞碟从窗外飞过去了。”李子安说。

  孟刚跟着就点了一下头:“嗯,我也看见了。”

  李子安:“……”

  他也懒得解释了。

  莎尔娜从背包里拿出那台华为笔记本电脑,开始干活了。

  由始至终,她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

  事实上,别说是解释的话语了,她就连一个被人误会的委屈的眼神都没有。

  尴尬依旧。

  李子安转移了话题:“老孟,你刚才在房间里吗?”

  孟刚说道:“我在你左边的房间里,我正准备出去逛逛,熟悉一下环境,接收器里传来了一些你和军师办事的声音……不不不,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正准备去电梯间。”

  他不掩饰还好,他这一掩饰李子安就更尴尬了。

  李子安有些郁闷地道:“办什么事啊,我要说多少遍你才相信,我刚才只是给军师按摩一下。”

  “嗯嗯,我想也是的。”孟刚附和道。

  “什么叫你想啊,是本来就是。”李子安纠正错误。

  莎尔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了一句:“李,你这么纠结这个干什么?老孟是成年人,他很清楚我们刚才做了什么。”

  李子安气结当场。

  “那个,我还是出去看看吧,我得熟悉一下环境。”孟刚说。

  李子安没好气地道:“去吧去吧。”

  孟刚逃似的走了。

  莎尔娜还在那里笑。

  李子安觉得她是故意的。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不就是误会吗,爱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

  孟刚走了,莎尔娜也调戏不成大^师了,专注手上的活。几分钟后,她的双手离开了键盘,开口说道:“搞定了,李,你过来看看。”

  李子安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器。

  那上面是一个小区平面构造图,只是一份图纸,上面是英文和数字,他根本就看不懂。

  莎尔娜伸手指了一下图纸上的一个地方:“这就是阿山雅度的家,是一座三层别墅,建筑面积512平方,按目前的楼价来看,它价值8亿卢布。”

  “它在什么位置?”李子安对那房子值多少钱一点都不感兴趣。

  莎尔娜的手在键盘上敲了一下,显示器上的平面图换成了一张狗篮的卫星地图,整个小区的建筑一览无余。

  卫星地图上用红色的线条圈出了一座建筑,就在大门左侧不远的位置,也就几十米的距离。

  莎尔娜指着那座用红色线条圈出来的建筑说道:“这就是阿山雅度的家,它距离外墙不远,我和孟刚无需进入小区,就在外墙下就能接收到信号。”

  李子安仔细看了看那座别墅,的却与外墙不远,小区的外墙外面是一条马路,没有上铺,只有车辆行驶,环境也相对简单。

  现在看来之前就是不下车,直接去阿山雅度的家也没问题,但这种事情却不能出半点差错,所以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李子安看屏幕记地形。

  莎尔娜看李子安,那眼神还有点温度。

  一个男人长得太好看了也是遭罪,总有人惦记着,也毫无隐私可言,稍不留神就被人看了。

  李子安从屏幕上收回了视线,发现莎尔娜正直盯盯的看着他,讶然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莎尔娜笑着说道:“我忽然觉得你留光头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就像是……就像是……”

  就像是什么,她又说不出来。

  李子安说道:“我看你是闲的。”

  “你又没有尝过,你怎么知道我是咸的,我哪咸?”莎尔娜反问。

  李子安:“……”

  莎尔娜忽然又笑了:“我想起来,你留光头很像华国的一部经典名著里的一个叫唐僧的僧人!我看过那本书,他的肉似乎很好吃,好多妖精都想吃他的肉。”

  说完,她忽然露出了一个凶恶的表情,一双爪子伸向了李子安,还怪声怪气地道:“我要吃了你,嚯嚯哈哈……”

  李子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心里想着她那双爪子会不会真来抓他。

  结果,他刚刚这样想的时候,那双爪子就抓在了他的胸膛上。

  女人跟男人开玩笑的时候,胸部绝对不是什么禁区。

  李子安尴尬得要死,抽身往阳台走去:“你也被闲着了,查查安能公司的分部吧,如果再能搞点什么情报就更好了。”

  “你老是说我咸,我问你我哪咸了,你说呀。”毕竟是歪果仁,对于一些同音字还是有点分不清楚。

  “闲云野鹤,闲来无事的闲!”

  “哦,你早说嘛,我以为是盐巴那种咸。”

  李子安懒得跟她瞎扯,他来到了阳台上,深吸了一口气,将脑子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清理了出去,随后闭上了眼睛。

  两秒钟之中观星意识升空。

  星空暗蓝,星相大致没有变化。

  奎宿回头虎口开,天大将军挡路前。

  这个凶兆依旧,而且隐隐有点增强的迹象。

  紫微星闪耀,运势始终牛逼。

  两颗将星相伴左右,之前在西辛双河村观星发现的那颗隐藏在星云之中的将星有了一点变化,之前的它几乎完全隐匿于那片星云之中,星光黯淡,星体也很难被发现。可是现在看它,它居然从那片星云之中探出了一只角,星光闪闪,给人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李子安心中一动:“难道那颗将星代表的人就在德里城?”

  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始终有限,古往今来那些成大事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就成事了的,都需要帮手。不过将星这种事情也得讲究一个缘分,如果有缘,就是不去找他也会遇上。所以李子安并不着急去找他,而且就算他想找也没有线索,就连一个大致的方向都没有,怎么找?

  观星意识向下飞坠,德里城尽收眼底。

  这座城市,你说它繁华它也繁华,可你说它脏乱,它也足够脏乱,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电线真特马多。观星意识往城市之中坠落的时候,李子安甚至有一种向渔网俯冲的诡异感受。

  轰!

  观星意识来到了阿山雅度的家里。

  这一次没有爆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