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6章云地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16 2020-11-17 17:24

   一辆破旧的长城皮卡车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不停,车轮后面卷起了一片土黄色的浓尘,好像有什么妖怪在追着这辆车跑。

  开车的是铜矿的矿长王成,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也脏兮兮的,皮肤黝黑,三十多岁的人硬是活成了四十多岁的样子。

  王成的身上有一股味儿,那是柴油、火药还有烤烟混在一起的味儿,很是难闻,余美琳一路上都皱着鼻头,一脸的嫌弃。如果有口罩的话,一上车她恐怕就戴上了。

  李子安倒不嫌弃,他靠着车窗,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那是连绵起伏的山和松林,还有蓝蓝的天和白色的云。

  “余总,你这是第一次来矿上吧?”王成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余美琳说道:“金瓜寨铜矿刚刚立项的时候来过一次,当地人带着我去看了一眼,都记不清了,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变化大啊,那座山都快挖秃了,狗~日~的就是不出矿,再这样下去,我估计我这脑袋瓜子也要秃了。”王成叹了一口气,掩藏不住的辛酸无奈的味道。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说道:“王矿长,你跟我说句实话,金瓜铜矿能出矿吗?”

  “肯定有矿啊,仪器不会骗人,可是矿脉在那里就不知道了,你再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一定找到矿脉。”王成说。

  余美琳的脸都绿了。

  再给一年的时间?

  新星公司的债主可不会给她一年的时间。

  李子安想安慰她一句,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车子爬上一片山坡,又往前行驶了一段进入了一个山谷。

  山谷里有一座草田族的寨子,一座座吊脚楼矗立在山脚下,山坡上,鳞次梯比好大一片。这个时候正值饭点,寨子里炊烟袅袅,和着那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别有一番世外桃源的韵味。

  “余总,李先生,我们先去寨子里吃饭,吃过饭我们就去矿上。”王成说。

  余美琳说道:“不用了,我们在飞机上吃过了,直接去矿上吧。”

  “可是我都安排好了,草田特色野味野菜,你们一定没吃过。”

  余美琳皱了一下眉头:“直接去矿上。”

  “那……好吧。”王成轰了一脚油门。

  车子从金瓜寨旁边的路奔驰而过,又往山里开了四五公里的样子就到了金瓜铜矿。

  李子安隔着车窗看见了一些建筑,大都是扣板房,还有几座砖瓦房,红砖大瓦连墙灰都没抹。一大群穿着草田族服饰的人围在一道铁珊门前,似乎在吵架,隔着车窗都能听见嚷嚷声。

  “王矿长,那些人围着大门干什么?”李子安问了一句。

  王成一拳头砸在了仪表盘上,气愤地道:“那些都是金瓜寨的人,昨天来了几个人要钱,没想到今天又来了这么多。”

  “那些人来要什么钱?”李子安问。

  “用工的钱,这不矿上没钱吗,要是有我早就给了,我跟他们说让他们再等等,他们这样来闹我也拿不出钱啊。”王成回头看了余美琳一眼。

  余美琳冷冰冰地道:“不用看我,公司的账上也没钱。”

  王成微微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料到余美琳回答得如此的直接,他的脸色也在这一点时间里变得凝重了,公司没钱,铜矿又不出矿,这边天天有人堵门要钱,咋整?

  “王矿长,矿上欠那些人多少钱?”李子安又问了一句。

  “也不是很多,大概一百多万的样子,具体数目要查查才知道。”王成说。

  李子安说道:“你去跟他们说明天来拿钱,让他们都散了吧。”

  “真的?”王成不敢相信的样子,余总说没钱,余总的老公让人来拿钱,他都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真的,去吧。”

  “好叻,我马上去,我特烦那些家伙。”王成迫不及待的推开了车门。

  余美琳说道“你等等。”

  王成的一只脚已经探出了车门,结果又缩了回来:“余总,你还要什么交代?”

  余美琳说道:“你先下车等一等,我和我老公说几句话。”

  “行。”王成下了车,还关上了车门。

  余美琳瞅着李子安:“子安,我刚才说得很清楚,公司账上没钱,目前正在申请贷款,银行还没批下来,你让人明天来拿钱,我们拿什么给人家?”

  李子安笑了笑:“我有钱,那些人是来要做工的钱,这钱不能赖,得给人家。”

  “你有钱?”余美琳苦笑了一下,“你刚才没听王矿长说吗,那可是一百多万,不是一千多元。”

  “我听清楚了,我知道是一百多万。”

  “你有一千多我相信,可你哪来的一百多万?你别跟我说这些年你在山里种菜积攒了一百多万。”余美琳的眼神里满是质疑。

  李子安说道:“我这次出山,前后给两个人治过病,看相算命,人家给的,我账上有两百多万。”

  余美琳惊讶地道:“什么人啊给那么多?”

  “一个是沐春桃的朋友,叫范锐,一个是范锐介绍的海镜岛那边的一个开赌场的老板,那老板直接给了两百万。”

  “你看个相算个命,人家就给你两百万?”余美琳还是不相信。

  李子安耐着性子:“你以为我是路边摆地摊算命的江湖术士吗,看一次几块十块钱,我这是私人订制,高端服务,为了这事我还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我让沐春桃帮我物色客户。”

  既然她都问了,那就顺便把工作室的事情说破,也省得以后被她发现才来解释。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和沐春桃是什么关系?”

  这话问得李子安莫名紧张,不过他面上却不动声色:“她闲着也没事,我给她开五万一个月的工资让她帮我物色客户。”

  “她会在乎这点钱吗?”余美琳反问。

  李子安说道:“往后来求我看相算命的大人物多着呢,她也是借着牵线搭桥认识那些大人物吧。”

  “你们的工作室成立多久了,今天才告诉我?”余美琳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

  “昨天才成立,今天就告诉你,不迟吧?”

  余美琳还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似乎是在咀嚼他的话有几成真,几成假。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你问了我一堆问题,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生日是哪天?”

  余美琳顿时愣了一下,质疑的眼神换成了尴尬的表情。

  结婚四年了,孩子都三岁了,她连自己的生日都没有告诉李子安。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这不就对了吗,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最近一段时间才跟我多说几句话,你会关心我做什么吗?”

  “我们下车吧。”余美琳打开车门下了车。

  李子安也打开车门下了车。

  这时十几个草田人往这边走来,都是青壮年,大概是堵门的主力。领头的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看面相就不是什么善茬。

  “王矿长,你今天不拿钱出来,兄弟我可就不客气了!”领头的草田男子气势汹汹地道。

  王成皱着眉头说道:“三就相,我要跟你说多少次,不要闹不要闹,公司不会不给你们钱,只是时间上要等一等。”

  “老子等不了!”被称作三就相的人往地上啐了一口,“就今天,你要么拿钱,要么我们把这破矿封了。”

  更多的草田人围了上来。

  王成看了余美琳一眼:“余总,你看……”

  余美琳说道:“告诉他们明天上午来拿钱。”

  王成松了一口气,跟着说道:“我们余总说了,让你们明天上午来拿钱,少不了你们的钱,都散了吧,这样围着也不是一回事。”

  三就相移目看着余美琳和李子安:“谁是余总?”

  余美琳说道:“我就是。”

  三就相说道:“那好,我跟你说,今天必须给我们工钱,不然就封了你们的矿!”

  余美琳皱了一下眉头:“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让你们明天上午来拿钱,你们还要怎么样?”

  “不行,我们现在就要钱!”

  “我们不相信你们说的话,你们已经拖了半年了!”

  “就是,你们的话没一句真的。”

  一大群草田族人七嘴八舌嚷着,群情激愤。

  余美琳的眉头皱得更高了,但她没有与这些草田族人争吵。

  李子安杨声说道:“我们余总在这里,说明天给你们钱,就明天给你们钱,一分都不会少。你们的工资有多少,总得算个总账吧,去银行取钱也得时间吧,明天上午已经是最快的时间了。你们要是继续在这里闹,我们没法工作,算不了账,取不回来钱,明天又怎么给你们发钱?”

  “你是谁?”三就相瞪着李子安,明显不相信他说的话。

  不等李子安回答,余美琳就说了出来:“他是我老公,他说的话就等于是我说的话,你们要是不相信,你们就在外面守着吧。子安,我们进去吧。”

  李子安跟着余美琳进了铁栅门。

  那群草田族人却还围在门口不走。

  “我把钱转给你,你再转给矿上吧。”李子安说。

  余美琳说道:“我的生日是八月十五日。”

  李子安愣愣的看着她,欲说无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