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82章茅屋与点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567 2020-11-17 17:24

  李子安伸手将卢克拉了起来,也不嫌弃他脏,当场拥抱了卢克,还说了一句同样的话:“你好,我的朋友。”

   普通人这样做那叫化干戈为玉帛。

   大%师这样做,那叫格局。

   我把你当稻草人来玩耍,耍够了在狠狠的吓唬你一下,就问你服不服?

   服了,我们就是朋友。

   不服,那我就真打你了。

   孟刚愣愣的看着李子安,他心里在思考一个问题。

   这帅逼老板,真的需要一个保镖吗?

   他的心理也产生了变化,之前他对李子安是一种感恩的心理,李子安帮助了他,不但给了他一个新的生活方式,还帮助他照顾了依芙娜和贝蒂。可是现在,他的心里就不只是感恩了,还有了崇拜。

   莎尔娜走了过来。

   李子安提前就露出了微笑。

   这倒不是因为人家年轻性感又漂亮,而是单纯的因为她会汉语,跟她交流就不需要孟刚在旁边当翻译了。

   而且,跟美女聊天的感觉肯定要比跟卢克这种糙汉子聊天好得多。

   “你是振兴铁矿的老板吗?”莎尔娜开门见山的问道,这话她在“决斗”前就想问了,却被卢克打断了。

   李子安笑着点了一下头:“是的,我叫李帅,请问你贵姓大名?”

   他知道她是谁,但得假装不知道,不然就会给人家一种他心怀不轨的感觉。

   不然,你从未来过这里也从未见过人家,你怎么知道人家的是谁?

   “莎尔娜,很高兴认识你。”莎尔娜向李子安伸出了手。

   李子安与莎尔娜握了一下手:“很高兴认识你。”

   她的手柔若无骨,有点冰凉,气血不是很足,他差点就没忍住给她一个吃点阿胶膏的建议,但转眼想到这里是澳洲,肯定不会有阿胶膏存在。而且那玩意在动物保护主义的眼里,其实就是一个祸害。

   初来乍到,肯定得入乡随俗,说什么话得想想再说。

   孟刚走了过来,提着合金工具箱也不说话,只是站着。虽然帅逼老板不需要保护,但作为帅逼老板的保镖,肯定是要近身的。而且,帅逼老板跟一个美女聊天,他站在帅逼老板身后,也有一个提高档次感的作用。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现在也算是勉强入了装逼的门了,但能走多远,获得多大的成就,那还得看他的造化。

   卢克无疑是最郁闷的一个,而且这份郁闷在他看了一眼那辆奔驰大g之后更为强烈。

   他距离那辆车差不多只有一步之遥了,却就是那最后一步迈出去,掉进了一个坑里。

   莎尔娜与李子安闲聊了两句,突然切入正题:“李先生,我们跟振兴铁矿有矛盾,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从中胜公司的手里买下了振兴铁矿,哎……”李子安话不说完,却叹息了一声,脸上也露出了一副郁闷的表情。

   “怎么了?”莎尔娜好奇地道。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是被坑啦,我到了这里才发现这座铁矿陷入了一个官司之中,有一个参议员为了一群袋鼠请%命,说是开采铁矿会影响到那群袋鼠的生息。还有你们褐石部落,你们也不允许那座铁矿生产。”

   莎尔娜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那眼神似乎想要看穿李子安的心思。

   她可不是卢克那样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她的智商高达130,足以碾压世界上绝大多数人。

   如果有人想骗她,她很轻松的就能看出来,不为别的,因为她在牛津兼修了心理学,并且拿到了心理医生的执照。

   然而,牛津精英遇到的是大%师。

   大%师虽然文化不高,但医、卜、星、相样样精通,大惰随身炉傍身,还有绝学。抛开这些个逆天的能力不谈,就是一张脸也是王炸。对女人他只需要出一张脸就行了,因为他的脸能让大多数女人自动降智。

   帅,真的是一种先天性的优秀资源。

   这不,她以心理专家的视角去看大%师,看到的是却是一双干净明亮的眸子,那澄清的眼神给人一种如沐阳光的感觉。这样一双眼睛,让人忍不住想亲近。偏偏这双眼睛里还带着一点忧郁的眼神,又让人忍不住心生关切。

   “我要是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就不投这个铁矿了,我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真的是……一言难尽哦。”李子安又叹了一口气,满满的疲惫心酸的感觉。

   莎尔娜想说什么,却被卢克打断了话。

   “我输了,走吧,我带你去我家吃午饭。”卢克攀住了李子安的肩膀,很亲热的样子。

   李子安看了他一眼。

   我吃你妹的午饭!

   卢克有些尴尬的松开了李子安的肩膀,耸了一下肩:“你不是说要在这里吃午饭吗?”

   莎尔娜说道:“卢克,你别管了,我带李先生去我家吃午饭。”

   这话李子安听懂了,跟着说道:“好啊,我去莎尔娜小姐家吃午饭。”

   卢克:“……”

   “李先生,跟我来吧,我家离这不远。”莎尔娜说。

   “好的。”李子安跟着莎尔娜走。

   孟刚跟了上去,与李子安保持着几步的距离。

   卢克看着三人的背影,那眼神阴沉得可怕。

   莎尔娜的家还真不远,距离部落中间的空地也就几十米,也是一座红土墙的茅屋。只有一道门进去,墙壁上也没有窗户。那门低矮,也就一米五的高度,需要人躬腰才能进去。

   莎尔娜走在前面,先进门,躬腰的时候一只大腚子就翘了起来,牛仔布料被撑得满满的,非常圆润,甚至让人担心它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和弹力,中间的线缝突然会崩开一样。

   大%师真没仔细去瞧,只是挡住了视线,不得不看,然后又有点担心牛仔裤的质量而已。

   进了茅屋,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宽阔的空间。屋子的中间有一个火塘,此刻正烧着火,一个部落女人正蹲在火塘旁边煮食物,有肉和土豆,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蔬菜。

   那女人五十约莫五十出头的年龄,黝黑的皮肤,眼角有些皱纹,但脸型很好,身材也高挑匀称,不难看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女人抬起头来,看着跟着莎尔娜进来的李子安和孟刚,有一个很明显的诧异的反应。

   莎尔娜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母亲,她叫恩施。”

   李子安很客气的打了个招呼:“阿姨你好。”

   孟刚也微微低头,但没大%师那么乖,只是打了个点头招呼。

   莎尔娜站了起来,对着李子安和孟刚微笑点头,很热情的样子。随后,她跟莎尔娜说了句什么话,用的是土著语。

   李子安听不懂,也指望不了孟刚给他翻译,但猜想恩施是在问他和孟刚是谁,为什么来家里之类的话。

   莎尔娜跟恩施用土著语说了几句话,然后便请李子安和孟刚去火塘边用餐。

   火塘边有几只小木凳,连一张桌子都没有。李子安随便坐了一只小凳子,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况。

   屋子里没有电灯,如果不是火塘里烧着柴禾的话,即便是白天这屋子里的光线也会很昏暗。

   屋里有两张床,一张床上放着一些土著的衣服,另一张床上的内侧放着好几十本书,一看就能猜到那是莎尔娜的床。那张床的床位还牵着一根绳子,上面挂着几件女人的内衣,双杯口罩,三角形的裤子什么的,其中有一条还有一个破洞。

   一眼扫过,李子安的心中生出了一点困惑,还有一点同情。

   让他困惑的是,莎尔娜明明可以凭借自己的学历找到一份高薪又体面的工作,可她却留在这个贫穷的部落里,与她的母亲和族人在一起,她为的是什么?

   让他辛酸同情的是,澳大利亚号称发达国家,人民的福利位于世界前列,可这些土著却连电都没有用上。

   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慌忙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却发现没有信号。

   “李先生,你是想打电话吗?这里没有信号,如果是很重要的事,你得往铁矿的方向走十公里才有信号。”莎尔娜捧着几只盘子过来,说了一句。

   李子安心里有些无语。

   他是想给林松打电话,让他别买电器,这里电都没有,买电器来干什么?

   不过他也不心疼,反正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钱。那林松现在等于是最后一次“废物利用”,不管东西买来有没有用,买来就是好事。不然,一旦撕破脸,那账户里的钱多半就没法再用了。

   也是莎尔娜这一句话,他的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一个主意。

   “莎尔娜小姐,现在都21世纪了,马上就要进入5g时代了,褐石部落怎么连电都没有通上?”李子安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莎尔娜没有回答,拿着盘子装食物。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部落里有医生吗?”

   莎尔娜将一只装了肉和蔬菜的盘子递给了李子安,还是没有说什么。

   “部落里有学校吗?”李子安再问。

   莎尔娜摇了一下头,又给孟刚递了一只装了肉和蔬菜的盘子。

   “谢谢。”孟刚客气了一句。

   李子安看着莎尔娜。

   她虽然没有回答,但她的沉默其实就是一个答案。

   他刚刚想到的那个主意越发的成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