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3章吃俺老孙1棒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497 2020-11-17 17:24

  “诗曼!”

  余家明看见了趴在地上的余诗曼,一声惊呼,跑了上去。

  余泰鸿也走了进来,看着李子安,怒气冲冲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把诗曼怎么了?”

  汉克说道:“是李子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余泰鸿双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刚刚走到余诗曼身边的余家明也倒在了地上。他要年轻的多,撑的时间也要久一点。

  曾经,寄生在黄波身上的病毒生物对止行膏产生的抗体,现在汉克对止行膏也没有什么反应,这其实也是一个证明病毒生物存在的证据。

  汉克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电话还没有接通。

  他刚才想说的是李子安强上余诗曼,可惜话没有说完余泰鸿就昏倒了。这也是他想跟警察说的话,但是110始终打不通。

  李子安说了一句:“你是没交电话费吗?”

  汉克:“……”

  “要不,我把手机借给你,你用我的手机打110一定能打通。”

  汉克将手机揣了起来,他稍微想一下也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自己玩吧,恕不奉陪了。”汉克往门口走去。

  李子安横切过来挡住了门口:“想走?你得问一下我同意不同意。”

  汉克皱了一下眉头:“你想干什么?”

  “我们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觉得你还能想走就走,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汉克冷笑了一声:“你别以为我是怕你,所以要离开,我就问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李子安说道:“让你的人把我的工具箱送到这里来,里面的东西要一样不少。”

  “不然呢?”

  “你会死。”李子安的声音转冷。

  “我来这里是有报备的,你没有证据证明我偷了你的什么工具箱,我也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你说你敢在这里杀我,以我的身份,你想过后果吗?”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屑的意味,他显然不相信李子安敢在这里杀他。

  李子安说道:“我说的杀你,不是杀死你的身体,而是杀死你体内的病毒。”

  汉克的神色顿时变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你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杀过一个你这样的战士,它本来已经找到了宿主,但它还没来得及改变那个宿主就被我杀死了,它死得很惨,化成了一地白色的粉末。”

  汉克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抹绿芒,他的眼神之中也有了很明显的惧意,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却碰到了躺在地上的余诗曼的腿。

  这个休息室没有窗户,就只有那小门可以出去。

  李子安仔细观察着汉克的反应和变化,他觉得这么一恐吓,汉克仿佛进入了另一种“模式”,或者说由另一个意识控制了身体。

  刚刚,他说他要杀死的是病毒之前,汉克一脸的不屑,这是他熟悉的那个汉克的反应。

  的确,他不敢也不可能在这里杀汉克,那样的话就算是董曦也保不住他。可是杀病毒就没问题了,杀死汉克体内的病毒,这里不会有任何尸体,只有一地白色的粉末。

  现在,汉克的反应明显就是那个病毒的反应,它似乎有意识,因为它害怕了。

  这个时候其实是一个观察和研究那种神秘的病毒生物的机会,如果张博士在这里,他一定会很兴奋和激动,因为这是一个鲜活的研究对象,精武女王却只是一具骸骨。

  “你这个样子应该是那个病毒在做主了吧,也好,我就再跟你说一次,把我的工具箱送到这里来,不然我就杀了你。”李子安继续恐吓。

  “哼哼哼……”汉克的嘴里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李子安按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的机关戒指,合金尖刺弹了出来,随后他将右手的手掌压在了合金尖刺上,轻轻的划开了一条口子。猩红的鲜血从伤口之中涌了出来,他又将鲜血抹到了两只手的手背上。

  炉身血是那种神秘病毒的克星。

  李子安握了握被炉身血染红的拳头,向汉克逼近。

  汉克似乎是嗅到危险的气息,又本能的往后退,可是却踩到了余诗曼的腿。他忽然附身,一把抓住了余诗曼的脖子,将余诗曼从地上拖了起来,恶狠狠地道:“你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李子安笑了笑:“你杀吧,我看着你杀,绝对不会阻拦你。”

  这屋子里的三个余家的人,不管汉克杀谁他都不会阻拦,说到做到,诚信第一。

  汉克微微愣了一下,手一松将余诗曼扔在了地上。

  也就在那一瞬间,李子安扑了上去,一拳轰向了汉克。

  他的很快。

  汉克的速度也很快,往后一跃就迈过躺在地上的余诗曼,躲开了。

  李子安扑了上去,一双拳头打出了风声。

  这个休息室空间狭窄,再加上沙发和茶几,地上还躺着三个人,汉克根本就没有多少躲闪的空间,很快就被逼到了墙角里,退无可退。

  李子安眨眼就逼到了墙角,一只染血的拳头轰向了汉克的脸颊。

  汉克硬着头皮一拳对轰上来。

  轰!

  两只拳头对撞在了一起。

  李子安的拳头溅出了一片血气。

  汉克的拳头上却冒出了一股鲜血。

  李子安用的左拳,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扎破了汉克的拳头,炉身血也与汉克的鲜血融在了一起。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两只拳头对撞的那一刹那间,巨大的冲击力下,李子安的双脚离开地面,往后飞退了两三步的距离才落在地上。

  汉克的后背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这墙不是砖墙,是混泥土墙,根本就撞不开,还把弹了回来。他顾不上往门口冲去,而是将拳头拿到衣服上去擦,擦沾上的炉身血。这一擦,他拳头上冒出了一点白色的粉末。

  如果仅仅是对拳,有皮肤的保护,汉克还不惧,可是架不住李子安卑鄙,对拳的时候居然用机关戒指扎他,炉身血就直接进入他的身体了!

  李子安没有立刻进攻,而是卡住了汉克逃走的路线。

  他将右掌往机关戒指上一压,机关戒指的合金尖刺和界面都染上了鲜血。

  汉克的一双眼睛已经不是白人特有的碧蓝色了,悄然不觉间,他的两只瞳孔都变成了绿色,而且是满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用绿色翡翠雕琢打磨出来的假眼珠子,那眼神也相当瘆人。

  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该叫你汉克好,还是别的什么名字,但我不管你叫什么,是什么东西,我就最后给你一个机会,立刻打电话让那人把我的工具箱送到这里来。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做,我再出手的时候就不会给你机会了,我打死你。”

  “我把你的工具箱还给你,你也会杀了我。”汉克的声音变了,低沉沙哑,骨子里透露着一股邪气。

  那病毒果然有意识。

  而且这声音给了李子安一个熟悉的感觉,他想到了那个神秘的电话,汉克此刻的声音跟那个声音很是相似。

  那个打给马福全和他的神秘电话,难道是寄生在黄波身上的病毒生物打的,而宿主不知道?

  虽然弄明白了一些事情,可是他对病毒生物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比如现在,汉克的意识还在不在,他就无从知道。还有,汉克的身体之中究竟是两个独立的意识,还是两个意识混合在一起的混合意识,这也是无从得知的事情。

  这些都是李子安听到这诡异的声音所产生的感觉和联想,但他的注意力并没有被分散,他说道:“我是个讲信用的人,你打电话把我的工具箱还给我,我放你一条生路。”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

  李子安冷声说道:“那你就死。”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笼子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烁着自由的光辉。”汉克说,声音还是那沙哑低沉的声音,神秘电话感十足。

  李子安愣住了。

  这话他听着耳熟,却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听过。

  忽然,他想了起来,这是一句非常经典的台词,出自《肖申克的救赎》。

  难道病毒生物的意识是个影视迷?

  跟马福全和他打来恐吓电话的,就是寄生在汉克体内的病毒生物的意识?

  李子安的心中一片困惑,他试探的说了一句:“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需侍奉。”

  汉克的摇晃了一下脑袋,脸上露出了一个困惑而又奇怪的表情。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呔!妖精,吃俺老孙一棒!”

  汉克又使劲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更显奇怪了。

  “葫芦娃,葫芦娃,七个葫芦娃……”

  汉克忽然打断了李子安的话:“你怕不是一个傻子吧?”

  李子安:“……”

  他先说了孙悟空的台词,后面这个是动画片的片头歌,目的是想证实一下他心中的,关于病毒生物的意识的相关猜想。汉克这反应却又给他带来了新的困惑,因为声音变了,陌生神秘的感觉消失了,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准确的说是汉克回来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