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48章防火防盗防小姨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94 2020-11-17 17:24

  老太君一来,余家三兄弟,还有三妯娌都安静了。

  林胜男板着一张脸,气呼呼地道:“你们三个多大岁数了,加在一起都快两百岁了,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没有长大,所以分寸不要了,脸也不要了?”

  余泰山硬着头皮说道:“妈,我教训我的女儿女婿,你别管。”

  林胜男将龙头拐杖往地上一杵,劈头盖脸的就给余泰山骂了过去:“我别管?你八十岁都是我儿子,我照样管你,你信不信我现在过来,拿拐杖抽你!”

  余泰山心里有怨气,可是不敢发作。他知道林胜男的脾气,再顶嘴,老太君真的会过来拿拐杖抽他。

  林胜男又看了看余泰安和余泰鸿:“我几十年没打你们了,你们俩是不是也想试试?”

  余泰安和余泰鸿低下了头。

  他哥三个拿身份压李子安和余美琳,现在林胜男拿身份压他们,这现世报也来得太快了。

  “妈,你一把年纪了,你掺和小辈的事干什么,你应该享清福。”高胜美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林胜男瞪着高胜美。

  高胜美慌忙说道:“没没没,我没说什么,妈你消消气,泰山管教女儿和女婿,这也是应该的。你看,你那孙女婿把盘子都打烂了。”

  葛春兰跟着就将身上旗袍的衣肩拉了起来,告李子安的状:“妈,你看,你那孙女婿把我的衣服都扯烂了。”

  这算是当面构陷了。

  可李子安却懒得解释。

  林胜男说道:“子安是我给美琳找的男人,他是好是坏我心里有数,我不听你们叼嗦。你们要是再闹,这饭我也不吃了,我马上就走。”

  这话一出口,三兄弟,三妯娌都慌了。

  “妈,你别生气,不闹了,不闹了。”曾敏跟着就上前来挽住了林胜男的另一只胳膊。

  老太君架子大,老大请请不动,老二请也请不动,她让余家明和余诗曼去请才请来,哪里肯放人走。

  余泰山和余泰安也不敢吭声了。

  余家豪瞅着李子安,那眼神冷得可怕。

  他心里好恨啊,上次在新星公司搞事载了跟头,现在他的鸟儿都还趴窝里,没能恢复元气,他做梦都想报这个仇。好不容易李子安送上门来了,这里是余家的地盘,可还是不能如愿,那姓李的更是豪横到了这里来了,这口恶气怎么消?

  “子安,不要走,我罩着你,我看谁敢跟你过不去。”林胜男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好吧,我留下来。”

  林胜男这么维护他,她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

  “姐、姐夫,我带你们去后面坐坐吧。”余诗曼说。

  “嗯,行。”李子安也不想在这客厅里待着。

  余诗曼走前带路,余美琳抱着李小美,李子安在后,三大一小来到了后院。

  后院的草坪上摆了几张餐桌,有酒店的服务员在忙着摆放餐具和上菜。

  老三家有一家酒店,这些酒店服务员都是从那家酒店来的,就连厨子也是。

  如此大费周章,说白了其实就是想把老太君请来,然后再想办法留下来。不然老三寿宴肯定不会在家里办,而且就这么几桌。

  余诗曼将李子安和余美琳还有李小美带到了一座凉亭里,不用她招呼,就有服务员奉上了茶水和果盘。

  李小美两眼放光的看着果盘里的糖果还想拿,看是她的小兜兜已经塞满了,幽怨的叹了一口气。

  “老公,你没事吧?”余美琳轻声问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就是被人骂几句吗?没事,他们骂人的水平太低,我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余美琳被他这句话逗笑了,她越来越喜欢李子安的性格了,面对侵犯,凶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头雄狮,可温柔的时候却又是蜀地特色的耙耳朵男人,温柔得不要不要的。偏偏,这男人还大器,身有绝学,她都爱到心窝窝里去了。

  余诗曼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姐夫,我刚才看见你打了一拳,可是你的拳头并没有碰到那只盘子,可那只盘子却碎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等李子安说话,余美琳就说道:“你姐夫自幼习武,他的功夫很厉害的。”

  余诗曼有点小激动:“我刚才就在想姐夫是不是练过武,原来真是练过武,姐夫真厉害啊。”

  李小美奶声奶气地道:“我爸爸还会变戏法呢!”

  这话出口,李小美同学跟着捂住了嘴巴。

  漏嘴了,漏嘴了,黑脸老妈就在身边,要是被她知道变戏法就是吃巧克力,咋整?

  余美琳懒得理她。

  余诗曼却又激动了:“姐夫,小美说的变戏法是什么戏法?”

  李子安正要说话,余美琳又说道:“诗曼,你不用陪我们,你去忙你的吧。”

  李子安都插不上嘴。

  余诗曼说道:“没事,都是自家人,也都来得差不多了,再过一会儿就开席了,我在这里陪陪你们,我们姐妹俩也好三年没见了,我想跟姐姐说会儿话。”

  余美琳就不好赶人走了。

  老公长得太帅就这点麻烦,时刻都要防着人偷。现在有漂亮女人接近她老公,她都莫名其妙的感到紧张,要防着,哪怕是自己的堂妹也不例外。沐春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闺蜜偷得,小姨子为什么偷不得?

  “姐夫,你从小练的什么功?”余诗曼瞅着李子安。

  姐夫真的很帅,西方人男人的脸庞很有线条感,可跟眼前这个姐夫比起来,西方人的所谓线条美就成渣渣了。

  说是跟姐姐聊天,却找姐夫说话。

  李子安还是回了一句:“那个,我练的是古武术。”

  “你隔空一拳打碎盘子,用的是……武侠电影中演的那种内力吗?”关于姐夫的一切,小姨子都很好奇。

  余美琳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李子安瞅见了,知道管家婆有点不高兴了,跟着起身说道:“卫生间在哪,我想去一下卫生间。”

  余诗曼站了起来:“姐夫,我带你去吧。”

  余美琳说道:“诗曼,让你姐夫自己去吧,我们姐妹俩好好聊聊。”

  “哦,卫生间在左边,上走廊不远。”余诗曼说。

  李子安连谢谢都不说了,抽身就走。

  过去四年管家婆对他的确不好,但现在对他是真的好,明知道他跟桃子有不三不四的关系,却始终没有戳破那层纸,维持着这个家庭的完整。她现在很爱吃醋,所以他嗅到酸味就要规避。他相信这小姨子肯定不会有什么歪心思,但只要管家婆不喜欢,他就走开。

  果然,李子安一走,余美琳跟余诗曼就有说有笑的了。

  李小美本来想撵路的,可她居然在果盘里发现了巧克力,她的脚就走不动了,她太难了。

  李子安进了卫生间,来链放水。

  一道笔直的水流飞流直下七八米,冲击在陶瓷缸上,打得陶瓷缸哔哔直响。

  他真的得站好几米远来干这事,因为站太近的话,水会倒溅回来,打湿裤子是轻的,打湿头发都有可能。

  那就尴尬了。

  常山赵子龙的盖世神兵龙胆枪也要逊色三分。

  放了水,李子安洗了手,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他便停了下来,掏出了那包大重九香烟,走进隔间里,把门关上,然后点燃了那支大重九烟。

  一口檀香烟入肺,大惰随身炉苏醒并进入了焚香状态。

  各自细微的声音潮水一般涌进了他的耳朵。

  这卫生间不大,虽然不算数封闭式空间,但也差不多了,焚香状态下捕捉到的声音并没有在开阔地方捕捉到的声音多,范围也达不到方圆几百米那么夸张,但这幢别墅里的声音却是都能捕捉到的,也很清晰。

  “泰山,那姓李的畜生打了家兴一巴掌,这事就这么算了?”这是高胜美的声音。

  “算什么算?刚才如果不是妈来了,我早就抽回来了,我就不信那畜生敢还手!”余泰山气哼哼地道。

  “对了,老三家把妈请来,估计是要妈住他家,人已经来了,多半不让美琳和那畜生带走了,这事你怎么看?”这是葛春兰的声音。

  “这是好事,妈在老三家总比在美琳家里好,她住老三家,我们隔着这么近,你每天给她煲汤送过去,讨好她。一个月后,就说轮流尽孝,把妈接我们家去住。”这是余泰安的声音。

  “老大和大嫂,老二和二嫂在嘀嘀咕咕,我估计是在说我们把妈接来的事,泰鸿你怎么看?”这是曾敏的声音。

  “哼,他们都去接过,妈都不理他们,还是我们家的家明和诗曼有本事,把妈接回来了,我看得出来妈喜欢家明和诗曼,以后就让家明和诗曼好好伺候妈,家明是哈佛毕业的高材生,可比二哥家的那位优秀,余家的将来肯定要寄托在我们家明的身上。”这是余泰鸿的声音。

  三兄弟,三妯娌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

  “奶奶,我给您看个女生,你觉得她怎么样?”这是余家明的声音。

  “哎哟,这是谁家的姑娘啊,长得真俊。”这是林胜男的声音。

  “她是我在哈佛的同学,她喜欢您孙子,要是您老中意的话,我就把她带回来给您看看。”余家明的声音。

  “好啊好啊,奶奶给你把把关,要是合适就把婚结了,早点给我生个重孙,我们余家就四世同堂咯,呵呵呵。”林胜男笑得很开心。

  同样是讨好老太君,但不得不说余家明的手段高明多了,甩了余家豪那傻|逼一大截。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了李子安的耳朵。

  “家豪,我先上个卫生间就过来,我跟你说,我找到那个小子的死穴了,待会儿我保准你出掉心中的恶气。”这是葛军的声音。

  表姐来了。

  表姐的脚步声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