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88章我和你吻别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79 2020-11-17 17:24

  别墅里空荡荡的,后院里也空荡荡的,不见克鲁多,也不见尼娅雅度。

  库伯傻眼了,别墅周围还围着几十个山地师的战士,后院门口还留了几个保镖,难道克鲁多和尼娅雅度长出翅膀飞了不成?

  “一群白%痴!”库伯的唾沫星子喷溅,“克鲁多先生去哪了?告诉我!”

  几个留守的保镖不敢吭声。

  克鲁多要跟尼娅雅度在泳池里办事,让他们出去,他们肯定不敢来偷窥,至于人去哪里了,库伯问他们,他们又去问谁?

  库伯挥手一巴掌抽在了一个黑人保镖的脸上,然后抓住那黑人保镖的领子,怒吼道:“你来回答我,人去哪了!”

  那黑人保镖硬着头皮说道:“克鲁多先生要跟尼娅雅度小姐啪啪,让我们出去,我们想着这里已经被包围了,别墅里也没有人,所以不会出事……我也不知道克鲁多先生去哪了。”

  库伯将那个黑人保镖推开,他的视线也移到了泳池旁边的地面上。

  地面上残留着一点牛奶的痕迹,一部分向别墅客厅延伸,一部分往后院的一堵墙延伸。

  库伯的视线微微抬了一点起来,然后就看见了那只井盖。他忽然明白了什么,拔腿就往那堵墙冲去,一边喊道:“快,把那只井盖给我推开!”

  一群保镖如梦初醒,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冲到了那堵墙下。

  井盖周围有明显的动过的痕迹。

  库伯激动地道:“克鲁多先生一定是被人从这里带走了,快给我推开!”

  两个保镖合力将井盖提了起来。

  一团浓烟突然从井盖下面冲起起来,抬井盖的两个保镖,还有站在近处的几个保镖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烟雾喷了个正着。

  库伯慌忙退后。

  那两个抬井盖的保镖,还有三个没及时屏住呼吸的保镖倒在了地上。

  “烟雾有毒!”库伯吼了一声。

  有人逃开,有人向排水沟开枪,场面乱成了一团。

  库伯已经顾不上那些被毒烟撂倒的人了,大声说道:“跟我去排水沟出口!”

  几分钟后,库伯和一群保镖来到了排水沟的出口,它在一条河的河堤中间,距离水面仅有两三尺。

  河水湍急,看上去很深。

  库伯站在河堤上,举目眺望,哪里还有克鲁多和尼娅雅度人在。

  他就在这河堤上变成了一座用沙子堆成的雕像,简称沙雕。

  怪石嶙峋的山坡上,李子安停下了脚步,回头眺望了一眼山脚下的双河村,到处都是手电筒的光束,夜风中还隐约送来吼叫的声音,场面混乱。

  这个位置在双河村的右侧,这山坡上有一个山洞,那就是他要去的地方。

  这撤退的路线是军师一早就规划好了的。

  李子安收回了视线,落在了身后的尼娅雅度身上。

  尼娅雅度爬得很辛苦,身上的裙子在爬涵管的时候磨破了,露出了两只膝盖,也都破皮了,脏兮兮的还有血迹。

  看见李子安在看自己,尼娅雅度露出了笑容。

  女为悦己者容,她用她的甜美而幸福的笑脸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

  李子安温声说道:“我的灯,你还能坚持吗,要不我背着你爬上去。”他是真心觉得亏欠了人家,想对人家好一点。

  “我能坚持,你抱着那个家伙已经够累了,我不要你背我。”尼娅雅度说。

  本来是想对她好点,却又被她感动了,李子安心中叹了一口气,回过头去又往上爬。

  耳朵里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李,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得想想她干过的那些坏事,华投%公司的员工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一个女同志被人陷害,关在这边的监狱里,那些坏事这个女人可都有份参加的。”

  李子安轻轻嗯了一声,他知道莎尔娜是在担心他动了真情。

  他觉得她是想多了,他只是因为欺骗和利用了尼娅雅度,心里有些愧疚,单纯的想对她好点而已,怎么可能动真情。

  那个山洞到了。

  山洞不大,因为在凸出去的山坡上,一吹风的话就会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当地人认为不祥,将之视为地狱的入口,所以都避而远之,从来没人靠近这里。

  李子安将克鲁多放在了地上,转身去看尼娅雅度的时候,她刚刚跟进来。

  山洞内部黑黢黢的,但在靠近洞口的地方有月光照进来,勉强能看清楚东西。

  “我的神,为什么不杀了他?”尼娅雅度说了一句。

  讲真,她其实有点吃醋,因为如果不是因为克鲁多这个畜生的话,她的神抱的肯定是她,那多幸福。

  李子安说道:“我是灯神转世,我不杀生。”

  “要不我来吧,我用石头砸死他。”尼娅雅度跟着就低头去地上寻找合适的石头,她很快就找到了,就在她脚下有一块餐盘大小的石头,看上去很趁手,她弯腰去将那块石头抱了起来。

  李子安以为她说着玩的,她说话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克鲁多,等到他将视线再移到尼娅雅度身上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将石头举了起来了,正准备往克鲁多的脑袋砸下去。

  在泳池里的时候,克鲁多欺负她,还差点把她给那啥了,她心里记着仇呢。

  千万别惹女人。

  李子安慌忙一把抱住她:“别杀他。”

  “我的神,不能放了他,不然他会杀了我们的。你是灯神转世,你不杀生,我来杀,大不了我再赎罪好了。”尼娅雅度说。

  耳朵里传来了莎尔娜的声音:“她已经成了一个麻烦了,弄晕她吧。”

  李子安在尼娅雅度的耳边说道:“你需要休息一下。”

  尼娅雅度这才放下那块石头,然后转身过来,将脸埋在李子安的肩头上哭泣。

  李子安从僧袍里掏出了一颗止行膏小药丸,然后放进了嘴里。

  “我的神,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们去法国,在那里没人打搅我们。”尼娅雅度说。

  “嗯,那我们就去法国。”李子安说,他捧起了尼娅雅度的脸庞,然后一口吻了下去。

  尼娅雅度顿时激动了,她的神还从来没有主动吻过她,这还是第一次,她激烈的回应着,一双手也在李子安的身上寻找着什么东西。

  她有一道幸福的门,可那门是锁着的。

  她大概是找钥匙。

  她很快就找到了那把钥匙,却不等她拿着那把钥匙去开门,她的思维就变得极其缓慢了,继而黑暗袭来,她软软的倒在了李子安的怀里,她的手也握不住那钥匙,脱手滑落了。

  李子安将她放在一块平整的地面上。

  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能让她看见,只有对不起她了。

  刚才这个吻也算是吻别之吻了。

  李子安来到了克鲁多的身边,然后从僧袍之中掏出了那块用油布包着的化身膏,细心的给克鲁多涂抹毒膏。

  前面几次下毒,他都是摸一点就算,这一次差不多是给克鲁多擦防晒霜了。

  药量下够,哪怕是轻微症状的头几天也会很难受。

  道理很简单,一个疙瘩痒忍忍就过去了,全身疙瘩痒怎么忍?

  摸完药,李子安给克鲁多喂了几滴炉身血,然后掐住克鲁多的人中穴,并注入真气。

  “呼……咳咳!”克鲁多醒了过来,什么都顾不上就只是剧烈的咳嗽。

  他喝了太多加了牛奶的水,呼吸不畅,憋得难受。

  李子安将他扶了起来,变躺为坐,然后蹲在克鲁多的身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关切地道:“慢点、慢点,你没事了。”

  克鲁多这才发现身边有人,慌忙移目去看,然后就看见了一颗光头,那一刹那间劫后余生的感觉呲溜一下就灭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愤怒。

  “好受些了吗?”李子安的声音温和。

  克鲁多突然挥臂,一记右勾拳抽向了李子安的脸颊。

  李子安可以轻松躲开,但是他没有。

  克鲁多的拳头抽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脸只是微微偏了一下,然后他一耳光抽在了克鲁多的脸上。

  啪!

  克鲁多的脑袋猛地一偏,几颗牙齿从嘴里飞了出去,半边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李子安将脸凑了过去:“我知道你心里很生气,如果打我能让你消气,你可以打我,但你打一下我,我就打一下你。”

  克鲁多犹豫了一下,恶向胆边生,突然一拳头抽向了李子安的太阳穴。

  咚!

  李子安的太阳穴中了一拳,他的脑袋仍然是微微晃了一下,仅此而已。

  “该我了。”李子安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克鲁多的另一边脸上。

  啪!

  克鲁多的脑袋又猛地一偏,几颗牙齿从嘴里飞了出去。

  他的两边脸庞都肿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包子。

  他也被抽懵了,脑瓜子里嗡嗡直响。

  他本来是想赌一下,一拳将李子安打晕,然后再杀死李子安逃出去。却没想到,他赌命的拳头打在李子安的身上就跟挠痒似的,半点反应都没有。

  李子安又凑了过来,温和地道:“克鲁多先生,你消气了吗?没有的话,再打我一下,多打几下也没关系。”

  克鲁多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堂堂跨国诈骗公司总裁,要人有人,要枪%有枪,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侮辱过?

  这个秃驴不但将他绑架到了这里来,还敲掉了他半嘴的牙齿!

  这还不是嘴可恨的,最可恨的却是这秃驴还假惺惺的关心他,那声音他听在耳朵里就像是扎心的刀!

  忽然,克鲁多的眼角余光瞅见了一块石头。

  那是尼娅雅度扔下的石头。

  李子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