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2章送给汉克的绿帽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99 2020-11-17 17:24

  余诗曼进了那道小门,并没有将门关严实,特意给那臭不要脸的姐夫留了一道缝。

  李子安也往那道小门走去,迈过林胜男的灵柩时,他特意回头看了汉克一眼,脸上故意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

  四目对视。

  汉克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疑惑和警惕。

  余泰鸿和余家明也看见了对着这边笑的李子安,父子俩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个奇怪而又困惑的表情。

  这是什么情况?

  李子安进了那道小门,反手关上了门。

  余诗曼伸手将头上的镶着黑纱的帽子摘了下来,柔和的灯光下是一张清美秀气的脸庞。

  这样一张脸,你很难相信之前的那些话,是从这样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这样一张脸,放古代那就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才女,别说是说那些不知羞耻的话了,就算看见男人都要退避三舍,保持纯洁。

  偏偏,就是这个大才女小姨子刚才还想拉开姐夫的拉链,逗姐夫的狗。

  “是你自己来,还是我来?”余诗曼直接进入了主题,进来的时候,她就提前打开了手机的录音软件,准备获取证据了。

  她这边都准备好了,当然要速战速决。

  李子安伸手掏出了兜里的一包大重九香烟,掏出了一根叼在嘴上,也不急着点燃,淡淡的说道:“还是你自己来吧,我喜欢看你一层层的把自己打开。”

  余诗曼皱了一下眉头:“姐夫,真看不出来呀,你居然隐藏的这么深,我现在在想,我姐怎么受得了你?”

  李子安淡淡的笑了笑:“夫妻间的乐趣,你不懂,等你懂了之后,你就会明白姐夫是个多么有趣的人。”

  “呸!”余诗曼脸红红的啐了一口,却又不服气的补了一句,“谁说我不懂?”

  “原来小姨子你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啊,那就更好了,也不用我教你了,我们开始吧。”李子安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叼在嘴里的大重九烟。

  余诗曼反手到背后拉开了黑色长裙的拉链。

  李子安抽了一口烟,烟并没有进肺就吐了出来,只是一口包口烟。

  这支大重九烟里藏着止行膏,如果吸进肺里再吐出来,药效会减弱一大半。

  余诗曼的黑色长裙跌落在了地上。

  那是两只口罩,一只倒8字型的,一只三角形的绣蜜蜂的。

  这个比较特别。

  骆驼的脚背很明显,而且好像刚刚从下过雨的草地上走过,黏上了淤泥和草叶。朦朦胧胧,神神秘秘,你说它清晰,偏偏又看不见。你说它朦胧,偏偏又能看清楚一点。

  姐夫的心里有些无语。

  这小姨子一边深恶痛绝的唾弃他,一边却是这样的反应,牌坊真的是竖的高高的,还是烫金且安装了LED灯带的那种。

  余诗曼又将手背到了身后。

  李子安一口烟雾喷了过去。

  “咳咳……”余诗曼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李子安又深深的抽了一口烟,然后喷向了余诗曼。

  余诗曼用手驱赶烟雾,一边厌恶地道:“你能不能不抽烟,我讨厌别人抽烟!”

  一句话刚刚说完,她的双腿就一软,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她的姿势很自然,很优雅。

  就连那骆驼的脚趾也是那么的自然和优雅,就像是要踏着青青的草地,向人迎面走来一样。

  李子安其实可以延后一分钟来喷毒烟的,那样的话他就能欣赏到美丽的风景。可他不想那样,他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脱离了低俗趣味的人。

  再说了,小姨子身上的零部件他又不是没有看过,有什么好看的?

  李子安将小姨子拖在地上的长裙捡了起来,然后给小姨子穿上。他刚刚拉上拉链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来人并没有着急着进来,而是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李子安将小姨子翻了一个个,变成了跪在沙发上的姿势,然后挥手就抽向了满月,左边一下右边一下,同时加快抽烟和吐烟雾的速度。

  小小的休息室里烟雾弥漫,啪啪的声音响个不停。

  门外的人终于忍不住,推开了门。

  李子安没有回头去看,而是在小姨子身后做假动作。

  他不用回头去看也知道来的不是余家明或者余泰鸿,而是汉克。抛开作为大^师的敏锐直觉和未卜先知什么的不谈,仅仅是对人性的了解,他也能断定进来的人是汉克。

  余家明和余泰鸿心里最想要的是他手里的那百分之五的股权,而不是余诗曼的什么贞洁,再说了小姨子也没有那玩意。

  可汉克不同,他娶了余美琳,这对汉克来说这已经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现在他又要送汉克一顶绿帽子,是个男人都忍不了,别说是汉克那么骄傲的人物了。

  李子安继续做假动作,手掌拍击小姨子的满月,发出清脆悦耳的啪啪声。

  这动作,这响声,这全神贯注的匠心,无一不刺^激着汉克的神经。

  “法克!”汉克怒吼了一声,两步冲刺,一跃而起,一脚踹向了李子安的后背。

  李子安突然横移躲开。

  汉克一脚踹在了余诗曼的屁^股上,余诗曼从沙发上飞了出去,沙发也翻了。

  汉克这一脚踹得很重,可是她没有知觉。

  不等汉克收脚回来,李子安就逼迫过来了,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

  本能反应下,汉克一拳抽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李子安没有躲闪,而是一拳对轰的上去。

  两只拳头瞬间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个沉闷的撞击声,两人的身体各自往后飞退。

  李子安心中吃了一惊,他刚才抓着汉克的一只手,与汉克对拳,正常的情况下,汉克的那只拳头会被他打到骨折,甚至人也会飞起来。可是一拳之后汉克的拳头非但没有骨折,从汉克拳头上作用到他身上的力量也恐怖如斯,竟让他抓不住汉克的手!

  休息室里毒烟弥漫,汉克也吸了不少口了,却不见他昏迷倒地。

  李子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眼前的汉克不是从前的那个汉克,这家伙的身上极有可能发生了曾经发生在康海川身上的事。

  这货的身上有那种神秘的病毒生物,他已经成了宿主,不然怎么解释他突然变得如此强大?

  但是他还是弄不明白,汉克为什么没有像康海川那样失去理智,两次接触,汉克的言谈举止都跟正常人一样。甚至是此刻,很快的反应也是一个正常男人的反应。

  不过这个时候汉克却冷静下来了,没有再对李子安出手。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李子安看见了汉克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线绿芒,虽然是一闪而逝,但他还是看得很清楚。

  发现这个特征,那就等于是找到了一个证据。

  “你不是汉克。”李子安说。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你把我引诱进来是想制服我,对吗?”

  “是的。”李子安很大方的就承认了,“我是想抓住你之后拿你换回我的工具箱,就是你让人偷走的那只。”

  “没错,是我让人偷的。”汉克居然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李子安说道:“可是,我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你以为我在搞你的女朋友,你恼羞成怒暴露出了真面目,这也算是一个收获了。”

  “什么真面目?”

  “黄波。”李子安说。

  汉克顿时愣了一下,但也就这一个反应而已,那感觉好像是只是听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名字。

  李子安以为汉克会有比较明显,甚至是强烈的反应,却没想到汉克这么平静,他心中一动,心里暗暗地道:“黄波在新地其实已经死了,董曦一枪^打爆了他的头,逃走的是病毒生物,而不是他。黄波逃走之后再没有现身,他的身体坏了,满足不了病毒宿主的条件,于是病毒生物又找了一个宿主,这个宿主远比黄波优秀,那就是汉克。”

  这么一梳理,大^师的心中豁然开朗。

  姑师大月儿在禁地之中跟他说过,病毒会影响和改变宿主,宿主同样也会影响和改变病毒生物,那是一个进化的过程。

  黄波不过是一个考古学家,学的专业比较冷门,又是一个老头子,他做宿主肯定没有汉克这这个宿主好。汉克年轻体壮,又是西点军校毕业的高材生,方方面面都碾压黄波,所以两者结合就产生了一加一大于二的进化反应,所以汉克的身上并没有出现曾经出现在康海川身上的那些反应!

  唯一想不明白的就是,曾经寄宿在黄波身上的病毒生物是怎么找到汉克的,又是怎么寄宿到汉克身上的。

  “你去过新地?”李子安试探的问了一句。

  汉克并没有理会李子安,却将手机掏了出来。

  “你知道那只罗盘的存在,那么你一定跟杀害鲍勃教授的人有关,对吗?”李子安又问了一句。

  汉克唤醒了手机屏幕,很利落的就在屏幕上拨出了三个数字——110。

  这是要报警。

  李子安并没有制止他,因为他已经跟董曦打过电话了,董曦此刻恐怕正在想方设法拿回他的合金工具箱,监听汉克的手机也是必然的选项。汉克这边打电话报警,她第一时间就会知道,警察会来才怪。

  没等电话接通,余家明和余泰鸿就走了进来。

  这小小的休息室顿时热闹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