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15章连接卜图的恐怖预见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700 2020-11-17 17:24

   0715章 连接卜图的恐怖预见

  

   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生活给与了艺术家灵感,所以才有了《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金瓶梅》之类的脍炙人口的作品。

  

  

   修炼与艺术看似两个牛马不相及的事物,可追本溯源,道理都是相同的。

  

  

   修炼也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大/师这次真的是在生活之中找到了灵感,这个灵感就是连接。

  

  

   充电需要把插头插/进插座里,下载东西需要联网,从这个思路去理解,那么他要得到大惰随身炉之中的信息,是不是也需要连接?

  

  

   之前的失败其实是走进了一个误区,那就是大惰随身炉上的电路板和CPU需要激活。事实上是不需要的,因为大惰随身炉上的电路板和CPU一直都处在激活的状态下,根本就不需要他去激活,但需要他去连接。

  

  

   从卫生间里出来,李子安钻进了被窝里,拢着被子盘腿坐在了床上,眼观鼻,鼻观心,心眼观大惰随身炉。

  

  

   大惰随身炉烟雾缭绕,给人一种“香火旺盛”的既视感,炉身上医卜星相四幅天图长亮,宛如佛塔上的点了灯的窗户,那又是一种神圣而又神秘的感觉。

  

  

   它不会真的是什么仙器吧?

  

  

   这个念头从李子安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然后就被他清理了出去,就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大惰随身炉是不是仙器,这个问题就跟女厕所里有没有壁挂式便池一样可笑。

  

  

   那个源于生活的灵感是连接,可怎么连接天图又用什么来连接?

  

  

   这又是一个问题。

  

  

   刚才触发了灵感的生活连接,肯定不能用在这里。

  

  

   有时候想一百遍,也不如尝试一次。

  

  

   李子安尝试用意识连接卜图。

  

  

   他的意识沉浸进了卜图之中,结果一进去就被蜘蛛网给网住了,浑身冰冷,身体和灵魂都像被冰冷的绳索捆绑了起来,而且还捆绑的非常有艺术。

  

  

   这个法子行不通。

  

  

   李子安又尝试用真气连接卜图。

  

  

   他先从大惰随身炉之中引导出了一缕真气,先在脑海之中绕两圈,预热一下,然后又引导着那一缕真气进入卜图。

  

  

   那一缕真气缓缓靠近卜图之中的天之铭文,很快就接触到了一根蜘蛛丝。就在两者接触的那一刹那间,一种奇怪而又诡异的感觉冒了出来。他的脑海之中好像有千千万万个人在说着话,那些声音都有隔着一个时空的感觉,模模糊糊听不清楚。

  

  

   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这个情况却已经说明这个方式有用!

  

  

   李子安忍着心中的激动,也不管那些咿咿呜呜的声音,继续引导那一缕真气王蜘蛛网中间的天之铭文靠近。

  

  

   那一缕真气又接触到了一根蜘蛛丝,两者接触的那一刹那间,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有浮现出了一张张模糊的面孔,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白的黑的黄的半黄的,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

  

  

   李子安心中震撼:“难道这些蜘蛛网/关联着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所谓的未卜先知其实是根据这些信息推算出来的结果?”

  

  

   无从知道。

  

  

   那一缕真气继续往蛛网之中的天之铭文靠近,一路上又接触到了不少的蛛丝。这一个过程中又出现了不少奇怪又诡异的情况,他好像去了很多地方,埃及的金字塔,中东的耶路撒冷,古老的长城,亚马逊雨林,大海中的不知名的岛屿……很多很多地方,那些地方他从来没有去过,但在那点时间里,他好像就在那些地方,身临其境。

  

  

   那一缕真气终于接触到了蜘蛛网中间的天之铭文,两者接触到的那一刹那间,李子安的脑海忽然一震,一个个天之铭文就跟涌泉似的冒了出来。

  

  

   喷涌,大量的喷涌。

  

  

   李子安的心中很激动,却又有点失望。

  

  

   那些天之铭文他一个都不认识,如果这些天之铭文的是这次连接下载下来的,他根本就看不懂,下载下来又有何用?

  

  

   却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一个个天之铭文毫无征兆的开始组合,转瞬间一个影像就被构建了出来。

  

  

   大地震动,一道道岩浆冲天而起。昏黄的天空中灰云密布,火山灰犹如雪花一般往下坠落。大地上的森林在燃烧,河流陷进大地的裂缝中,野兽在哀嚎,有的已经燃烧成了火球,却还在拼命的奔跑……

  

  

   这是一个末日的景象。

  

  

   李子安惊呆了。

  

  

   这是终极的未卜先知吗?

  

  

   无从知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连接了卜图之中的天之铭文,他的脑海之中会呈现出这样的末日的景象。

  

  

   镜头忽然切换。

  

  

   李子安看见了他自己,他就站在一座城市里的一个广场上。

  

  

   这是一座他从未见过的城市。

  

  

   城市里的建筑全都是铜锈色的,风格也很奇特,跟新地神庙的风格很是相似,偏中式古风,但如果归类于中式古风的话,却又不妥。

  

  

   整座城市都在震动,建筑纷纷垮塌。城市里的人惊恐逃窜,有的来不及从建筑之中跑出来就被垮塌的建筑掩埋掉了。那些人穿的衣服也是古人穿的衣服,跟汉服很是相似。男人也留长发,有的身上还带有刀剑之类的武器。

  

  

   李子安心中一片困惑。

  

  

   卜图赋予了他未卜先知的能力,也可以理解成预见的能力。既然是预见的能力,那便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可这会儿在他脑海之中呈现的影像,给他的感觉却像是发生在古代的事情。

  

  

   没等他想个明白,广场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漆黑如墨的东西。他抬头去看,才发现那是一个缓缓旋转着的漩涡。

  

  

   它看上去就像是宇宙之中的黑洞,不断的吸扯着逃命的人,甚至是建筑也抵抗不了那巨大的吸扯力。无数的人被西扯进了漩涡,一座座建筑也在巨大的吸扯的力量下分崩离析,铜锈色的石砖、瓦片、房梁也飞向了那个漩涡。

  

  

   给他的感觉,这座城市里的一切就如同是地上的一堆垃圾,然后有人在用大功率的吸尘器在清理这堆垃圾。

  

  

   唯独他是一个例外。

  

  

   那些仓皇逃命的人从他的身边跑过,有的甚至从他的身上撞穿过去,他都没有任何感觉,而那些人也没有任何反应。那个旋转的漩涡所产生的吸扯力对他也没有作用,那些从他身边跑过的人都被吸进旋涡里面去了,可他还站在那里。他脚下的石砖被吸扯进旋涡里面去了,他还站在那里,对于这座正遭受着末日浩劫的城市来说,他似乎是4D电影屏幕前的观众,他看得见也听得见,他还有身临其境的感受,可电影里的滔天大火却连他的一根毛都烧不掉。

  

  

   混乱中,一颗巨大的陨石携带着火焰从天而降,落点正是这座城市的广场中央。

  

  

   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还有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李子安骤然紧张了起来,他想逃走,可是他的双腿就像是在地上扎了根一样,连动一下都不能动,更别说是逃走了。

  

  

   轰隆!

  

  

   巨大的陨石砸在了广场上,大地如海浪一般涌动,整座城市瞬间毁灭,李子安的脑海一瞬间陷入了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了。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电影院突然停电了,然后就剩下他一个观众傻/逼似的坐在那里等着。

  

  

   耳边传来了脚步声。

  

  

   李子安的意识回归,他睁开了眼睛。

  

  

   董曦向他走来,身上裹着一条浴巾,占据了身体三分之二比例的绝世大长腿几乎完全透露在了空气之中,笔直修长,白皙如玉,即便是用放大镜,恐怕都找不出一点瑕疵。前有雄山对立,有沟则灵,后有鸭儿浮水,涟漪荡漾,真个是天造的尤物。

  

  

   李子安前一秒钟的心思还在连接卜图所看见的恐怖的影像上,后一秒钟他的心思就被转移了。

  

  

   满乃子的脑子,不对,是满脑子的山水。

  

  

   生而为大/师,用词必须得讲究一点。

  

  

   董曦下意识的紧了一下浴巾,不给那不要脸的机会,然后又好奇的问了一句:“你打个盘腿做什么?”

  

  

   “我顿悟了。”李子安说。

  

  

   “顿悟?”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捉弄的笑意,“我看你是想出家了。”

  

  

   李子安:“……”

  

  

   顿悟这个词跟出家没什么关系,可是合着这盘腿的姿势,那就有关系了。

  

  

   董曦迈着一双绝世大长腿走了过来,坐在了床沿上,然后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只叮叮的看着董曦。

  

  

   四目相对。

  

  

   当年雪山飞狐和苗人凤也是这么看着彼此的。

  

  

   好几秒钟之后董曦才打破了两人间奇怪的沉默:“你老实跟我讲,你是不是在我的身上修炼什么?”

  

  

   李子安一本正经的样子:“你是指白色的魔法吗?”

  

  

   董曦忽然站了起来,一把掐住了李子安的脖子,将他推倒下去,然后残忍的镇压在了他的身上。

  

  

   扯什么白色的魔法。

  

  

   姐给你表演一个豆腐是怎么炼成的。

  

  

   其实,李子安很想跟董曦聊聊他所看到的那个末日的影像,毕竟那座城市里的建筑用的都是那种惨绿色的石料,很有可能跟天下国有关。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本该开往幼儿园的车就开的山里去了,偏老远了。

  

  

   隔壁。

  

  

   军师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看着对面的墙壁,脸上露出了一个苦大仇深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她实在忍无可忍了,拿起手机在黑锅公司内部群里发了一个消息。

  

  

   军师:谁愿意跟我换一下房间,我实在受不了了。

  

  

   清道夫老孟:不换。

  

  

   司机小范:不换。

  

  

   军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