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67章禽兽哥哥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958 2020-11-17 17:24

   东方的天际露出了一抹鱼肚白,城市在黑暗中苏醒,一点点的滑进喧嚣的模式。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依旧是硬式苏醒,一枝独秀。

  他在被窝里发呆,脑子里回放着昨晚做过的一个梦。

  他打董曦的满月,打着打着就纠缠在了一起做游戏。

  你拍一,我拍一。

  你拍二,我拍二。

  啪啪啪!啪啪啪……

  他苦笑着摇了一下头。

  这是违法的,可他却在违法的边沿蹦蹦跳跳。

  起床洗漱之后,李子安去做早饭。

  早饭做好,家里的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却都没有起床。

  李子安将早餐摆上餐桌,看了一眼客房的房门,心里有点纳闷。

  平常,汤晴都是一早起床进厨房帮他做早饭的,今天她不但没有早起来厨房帮忙,他这边都做好早饭了却还不见她出来吃早饭。

  这有点反常。

  李子安走到客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门里没人应。

  李子安又敲了敲门,还叫了一声:“小汤老师?”

  门里还是没人应。

  这更不正常了。

  李子安又大力敲了两下门:“小汤老师你没事吧?”

  汤晴还是没应。

  李子安莫名有点紧张了,他说了一句:“我进来啦。”

  门里还是没有声音。

  李子安抓住门把,试着拧了一下,门没有反锁,轻轻的就开了。他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边说道:“小汤老师,我进来了。”

  还是没人回应,卫生间的门敞开着,里面也没人。

  李子安迈过卫生间,一眼就看见了躺在被窝里的汤晴,床头柜上放着她的衣服,还有一只倒8字形的连体口罩,放在最上面,粉色的,很是醒目。

  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怎么可能睡的这么死?

  不会是出什么问题吧,不如猝……

  李子安心中担忧,也顾不上别的什么了,快步走到床边,伸手到了汤晴的鼻孔间。

  汤晴的鼻息很微弱。

  李子安的心中骤然紧张了起来,慌忙又伸手去摸汤晴的脖颈,手指搭上颈动脉的时候,也往她的颈动脉之中注入了一丝真气。

  汤晴的脉搏有点快,这也就以为着她的心跳很快。这样的心跳,她的呼吸应该很急促才对,可偏偏她的呼吸又很微弱,这就奇怪了。

  真气出,真气回,带回来的信息也说汤晴很正常,可她偏偏就不醒,呼吸还微弱。

  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判断了,跟着又将手伸进了被窝,抓住了汤晴的手,再次给她把脉。

  汤晴的呼吸还是很微弱,但脉搏跳得很快。

  “小汤老师,你怎么了?”李子安着急了。

  汤晴没应。

  李子安突然做出了大胆的决定,他松开了汤晴的手腕,掀开了被子。

  他要看看汤晴的身上是什么情况,有些病症会出现在皮肤上,把脉根本就诊断不出来。

  被子无声的跌落在了另一边。

  一片圣光涌入了李子安的眼帘。

  小汤老师戴着口罩,也仅仅戴着一只小口罩。

  金色的阳光照耀着雄伟的雪山,山谷里一只骆驼一动不动,藏在密林里,只探出了一只脚背。

  自然的风景如此美丽动人。

  李子安也顾不上那许多了,伸手摁住了心脏的位置,往小汤老师的心脏之中注入真气,一边自言自语:“你别吓我啊,你醒醒……”

  就在这个时候,汤晴忽然睁开了眼睛。

  李子安激动地道:“小汤,你醒啦!”

  四目相对。

  汤晴看了一眼李子安放在自己心脏位置的手,又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你感觉怎么样?”

  “啊!”汤晴忽然叫了一声。

  李子安顿时被她吓了一跳,那只手慌忙缩了回来,慌慌张张的解释:“那个你别误会啊,我进来叫你吃早饭……不对不对,我是敲门进来的……”

  汤晴只叫了一声就不叫了,拉过被子遮住身子,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还在解释:“那个……我敲门你没应,我叫你也不答应,我以为……我以为你生病了,所以……”

  “所以你掀开了我的被子?”汤晴发出了灵魂拷问。

  李子安的头一个两个大了:“那个,我给你把脉,没诊断出什么来,然后我就、我就掀开你的被子,我怀疑你的身上有什么症状。”

  “然后你就把手放在了我这里?”汤晴在自己的身上点了一下。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这是一个误会,我担心你……”

  汤晴埋下了头,声音小小的:“子安哥,我该相信你吗?”

  李子安的头更大了:“你当然应该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人,我真的是担心你生病了,所以才进来看看,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

  “我没病,我只是睡着了。”汤晴的螓首埋得更低了,说话的声音也更小了,“可是你却进了我的房间,掀开我的被子,还把手放到我的身上,我……我该怎么办?”

  李子安的脑袋起码五个大了。

  他解释了这么多,字字真言,可小汤老师看上去并不相信。

  偏偏他又能理解小汤老师,这事换作是他,他也不相信。

  人家好端端的睡个懒觉,他一个大男人跑进来掀开人家的被子,说什么给人家诊断病情,谁信?

  “你说呀,我、我该怎么办?”汤晴抬起了头来看着李子安,那眼神楚楚可怜,还带着点幽怨。

  李子安抠脑壳皮。

  “我一个连对象都没有谈过的姑娘,你……你这样对我,你让我怎么见人?”汤晴的眼眸里泛起了一层水雾,随时都有可能化成泪水滚落下来。

  李子安不但头疼,心里也充满了懊悔和自责:“小汤,我……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解释,可是它就是事实,我……对不起。”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两颗眼泪就从汤晴的眼角滚落了下来。

  李子安有点手足无措了,他慌忙去床头柜拿纸巾,却又不小心碰掉了放在衣服上的连体口罩,他跟着又将那连体口罩捡起来,递给了汤晴。

  汤晴一看连体口罩,悲从心来,干脆嘤嘤哭出了声来。

  李子安彻底慌乱了,拿起纸巾去给她擦眼泪:“对不起,对不起,你别哭了。”

  汤晴继续哭,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说话的声音哽咽:“爹妈不疼我,我当你是哥哥,可你也来、也来欺负我……嘤嘤嘤……”

  李子安硬着头皮解释道:“小汤,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的,我怎么可能欺负你?我一直拿你当亲妹子,真的,你要相信我。”

  “亲哥哥的手能放在亲妹子这里吗?”汤晴又轻轻戳了一下自己的身子。

  虽然隔着被子,可那里依旧很壮观。

  李子安的舌头被打了个结。

  是啊,亲哥哥的手能放在亲妹子的心上吗?

  那得多禽兽的亲哥哥啊。

  “你说、你说怎么办呀?”汤晴好像很在乎这个。

  李子安又抠脑壳皮:“我、我不知道啊。”

  “嘤嘤嘤……”汤晴又哭了起来。

  李子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这屋里有时光机,他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回到一刻钟前,他绝对不会来敲客房的门,更不会掀开汤晴的被子。

  “爸爸!爸爸!”李小美的声音传来,在楼梯口的方向。

  小祖宗起床了。

  李子安更紧张了。

  汤晴也不哭了,慌忙说道:“子安哥,你快出去,被小美看见了不好,她要是跟美琳姐说了,我可就说不清楚了。”

  李子安也觉得是,慌忙出去了,出门的时候还把门给带上了。

  汤晴泪目看着房门,发了一下呆,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

  然后,她伸手轻轻摁了摁被那不要脸的哥哥摁过的地方,笑得更甜了。

  李小美用小拳头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上楼的老爹,张开了双臂,等着老爹的抱抱。

  李子安伸手将李小美抱了起来,心疼地道:“你怎么自己出来了,身上就穿这么点,着凉了怎么办?”

  “我不怕感冒。”李小美说。

  “为什么?”

  “我感冒了就不上课了。”

  李子安:“……”

  这屋里的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李子安将李小美抱回房间里,把她的小睡衣换下来,给她穿上了毛衣和外套,裤子和袜子,然后又抱着她去卫生间洗漱。等他抱着李小美小楼的时候,汤晴正站在餐桌边,拿勺子往李小美的铁饭碗里盛粥。

  李子安心里发虚,但还是抱着李小美走了过去。

  “小汤老师早上好。”李小美很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汤晴笑着说道:“嗯,小美真乖,快坐下吃早饭。”

  “爸爸,你看,小汤老师又表扬我了。”李小美得意地道。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汤晴。

  汤晴也正拿眼看他。

  四目相对,空气里似乎有点火花。

  汤晴对着李子安嫣然一笑:“子安哥,早。”

  李子安愣愣的点了一下头,很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早,小汤老师。”

  他心里有些纳闷,刚才还哭得跟泪人儿似的,这会儿怎么笑得这么甜?

  汤晴给李子安递了一碗粥来:“子安哥,喝粥。”

  “嗯,谢谢。”李子安客气了一句。

  汤晴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似乎不满他这么客气。

  李子安将李小美放在了专属的高凳子上,然后坐下喝粥。

  汤晴又叮嘱了一句:“子安哥,小心烫。”

  “哦。”李子安应了一声,还是忍不住心虚,又拿眼角的余光瞅了汤晴一眼,却发现汤晴正看着他笑。

  汤晴又说了一句:“子安哥,今天周六,小美不上课,我们带小美去迪士尼乐园玩玩吧,上了一周的课,孩子也需要放松一下。”

  不等李子安答应,李小美就激动地道:“爸爸,我要去迪士尼乐园!爸爸,爸爸!”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嗯嗯。”

  他又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汤晴一眼。

  汤晴还看着他笑。

  她这是怎么了?

  受刺#激不正常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