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47章群狼战恶婿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402 2020-11-17 17:24

   “姐,姐夫,我们进去吧,爸和二叔还有大伯在里面。”余诗曼说。

  李子安和余美琳跟着余诗曼进了客厅,余家明则留在前院陪着林胜男,他的手就一直没有离开林胜男的胳膊。

  客厅里余家三兄弟,三家妯娌也在,还有余家豪。没看见余家兴,估计在上学。

  一大家子人的视线在李子安进门的那一刹那间,便聚集在了李子安的身上,原本有说有笑的场面也一下子安静了。

  尤其是余家豪,他看李子安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倘若他打得过李子安,此刻恐怕已经扑上来了。

  “老公,等下你克制一点。”余美琳凑到李子安的耳朵边轻声提醒了一句。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面对一个个不友好的亲戚,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他就想看见他们想弄死他,却又不敢动手的样子。

  余美琳上前去将手中的礼盒递到了余泰鸿的面前,客气地道:“三叔,生日快乐。”

  余泰鸿一只手接过,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随手就递给了站在身边的曾敏,曾敏又把礼盒放在了旁边的桌上,也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李子安无语了。

  那可是纯金的弥勒佛啊,十几二十万的东西,尼玛不说客气话也就罢了,连看都不看一眼,这就有点过分了。

  余诗曼抱着李小美去果盘里拿糖,小家伙的两只手都抓了好几块糖,高兴极了。

  客厅里的人都知道李小美是李子安和余美琳的女儿,可是没人叫一声,更没人逗一下。余泰山和高胜美其实最应该抱抱孙女的,可是这两人就只是看了一眼,连名字都没叫。

  余诗曼将李小美放了下来,李小美撒腿就跑到了客厅的一个角落里往兜兜里塞糖,生怕被余美琳看见,然后被她收缴。

  李子安心中一声叹息:“李小美同学,你能不能给你老爹老妈争口气啊,你这样弄得我和你们很被动,好像我们从来没给你买糖吃过似的。”

  余美琳的确很被动,也很尴尬,但倒不是因为李小美往兜兜里揣糖的举动,而是她送了礼了,主家却没人出声招呼一下。

  直到这时,余泰鸿才淡淡的说了一句:“美琳,坐吧。”

  余美琳应了一声,却没坐,她又来到余泰山的面前,关切地道:“爸,你最近身体怎么样?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让子安给你看看,子安医术了得。”

  余泰山冷哼了一声:“我身体好得很,我不需要谁给我看病。”

  高胜美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美琳,这么久你都不回家看你爸一眼,好不容易见一面,你却说你爸身体不好,你心里在想什么?”

  这话,明里没说,可那意思却明显是在说余美琳在咒余泰山。

  余美琳也不还嘴,默默的受了。

  李子安也走了过去,语气淡淡的叫了一声:“爸。”

  不管怎么说,余泰山是管家婆的父亲,当女婿的如果连一个招呼都没有,那是要不得的。

  余泰山冷哼了一声,他心里还记着李子安打了余家兴一巴掌的仇,这会儿没一巴掌给李子安抽过去就算克制了,哪里还会答应。李子安也不在意,就叫了一声爸,也没有多余的话。

  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你不答应那是你的事。

  至于高胜美,余美琳都没有开口叫一声妈,李子安也就免了。

  余家豪沉不住气了,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道:“姓李的,你还真是脸皮厚啊,你居然还有脸来这里!”

  李子安笑了笑:“是家明和诗曼请我来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余太安腾一下站了起来,抓起茶几上的茶杯就向李子安砸了过来。

  李子安偏头躲开,那茶杯擦着李子安的脸飞了过去,啪嗒一下摔碎在了地上。

  一块碎片飞到了李小美的脚下,小家伙正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就吃掉帅逼爸爸给的巧克力,那块碎片就把她吓了一跳。但毕竟是李子安的女儿,生来就胆子大,转眼就平静了,悄悄的掏出了那块巧克力,撕开糖纸塞进了小嘴里。

  没什么事情比吃巧克力更重要。

  李子安移目看了一眼李小美,见她没被碎片打到才松了一口气,但心中却已经有了怒火。

  余泰安还不解气,又抓起了茶几上的一只果盘。

  李子安冷声说道:“你敢再扔我一下,不管你是谁,我抽你一大嘴巴!”

  余泰安顿时愣在了当场,抓着盘子的那只手举在半空中僵住了,放下来觉得丢面子,砸过去又怕李子安真的过来抽他嘴巴,那他这张老脸和一世英名可都栽在这里了。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恶婿敢不敢打我!”葛春兰恼羞成怒,一把夺过了余泰安手中的盘子,呼啦一下往李子安砸了过来。

  李子安一拳轰出,一团真气轰在了那只盘子上,那只盘子顿时被轰了个粉碎,一块碎片插着葛春兰的肩头飞过,肩头上的布料都被划出了一条口子。

  必须震慑!

  老子不出手,你们他妈滴当老子是面团,想怎么揉就怎么揉?

  葛春兰看了一眼肩头上的口子,虽然没有见血,只见白生生的五花肉,可是也把她给吓懵了,脸色苍白。

  要是那碎片再偏一点,往上一点,划开的可就不是她的衣服了,而是她的脸了。

  余家豪怒不可抑,迈步向李子安走来。

  他真的忍不下去了,哪怕就是被李子安打死,他也要咬李子安一口!

  却不等他走到李子安的身前,余泰安就挡在了他的身前。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上次被打得那么惨,鸟都还趴在窝里飞不起来,他儿子要是再上去,再被那姓李的人/渣下黑手,他这一门恐怕就要绝后了。

  其实,余家豪也就只是一时气血上头,余泰安这么一挡,他就冷静了。

  几个长辈都在这里,李子安却连他爸他妈的面子都不给,又怎么会给他面子?李子安对他爹妈手下留情,可对他却不会,他要是上去了,肯定会被揍得很惨!

  李子安却连看都没有看余家豪一眼,他淡淡地道:“你们是美琳的长辈,我应该尊敬你们,可要是你们倚老卖老,想把我怎么怎么样,那就不好意思了,我这个人从来不记仇,因为有仇我当场就报了。你们想打我的,想骂我的,最好掂量着点来。”

  余太安怒道:“大哥,你看看你招赘的好女婿,他把家豪打得那么惨,这笔账都还没跟他算,他刚才就连我和春兰都想打!美琳是你的女儿,难道你就不给我一个说法吗?”

  不敢去招惹帅逼安,但将气撒到余泰山的身上却是可以的。而且,他就不相信余泰山出手的话,李子安敢还手。

  果然,余泰山一巴掌拍在茶几上,腾一下站了起来,抬手指着李子安,凶神恶气地道:“你个畜生,还不快给你二叔二婶跪下认错!”

  李子安真的很想跳起来一脚踹余泰山的脑门上,不过这种事情只能想想而已,他永远不可能也不能动手打余泰山。

  李小美忽然明迈着一双小短腿就跑了过来,站在李子安身边,双手叉腰,瞪着余泰山,奶凶奶凶地道:“你是谁呀,你凭什么要我爸爸跪,不跪!”

  高胜美讥讽道:“还真是有种替种,没大没小的,目无尊长。”

  李子安冷声说道:“你骂我可以,你要是敢对我孩子说三道四,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可没当你是什么尊长。”

  高胜美气得脸色铁青。

  余美琳将李小美抱了起来。

  李小美冲高胜美扮了个鬼脸,吐出了舌头:“略略略!”

  余美琳板起了面孔:“小美,不要胡闹。”

  李小美一秒钟变乖,趴在余美琳的肩头,不扮鬼脸了。

  屋里的几个余家人,除了余诗曼都冷眼看着李子安,还有余美琳。谁都想抽那个恶婿几巴掌,可是就没人敢上去。

  被一群狗围着的狮子,那还是狮子,狗可以冲狮子犬吠,但真不敢上去咬狮子。

  李子安淡淡地道:“美琳,这饭看来是没法吃了,我们走吧。”

  余美琳连一丝犹豫都没有,跟着就应了一声:“嗯。”

  其实刚才余太安对李子安撒野的时候,她心里就不高兴想要走了,李子安提出来正合她意。

  “泰山,你看你养的好女儿,那姓李的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也就罢了,可是美琳却是你亲生的,她有拿你当父亲吗?”高胜美在旁边煽风点火。

  余泰山一点就燃,怒斥道:“美琳,他走可以,你给我留下来!”

  余美琳语气也强硬:“子安是我的丈夫,你们这样对他,让我寒心,这饭我也没法吃了。”

  “你个不孝女!”余泰山就要过来打/人。

  余泰鸿慌忙站了起来,拉住了余泰安:“大哥,你消消气,今天是我五十大寿,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干嘛闹成这样?”

  余诗曼也拦住了准备离开的李子安和余美琳:“姐、姐夫,你们俩也消消气,都是几个长辈,不要往心里去。”

  以她的情商,矛盾刚起来的时候,她就想劝阻了,可是几个长辈和余家豪正在气头上,那么凶,她可不敢招惹,所以就一直在那憋着。

  李子安是真的想离开,可是余诗曼就挡在身前,他要往前走的话就跟小姨子撞上了。他看了余美琳一眼,这种事情就该管家婆出面了。

  却不等余美琳说话,余家明就搀扶着老太君走了进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