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98章3D卦象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21 2020-11-17 17:24

  一般看相算命的江湖术士用一些诸如龟壳、铜钱之类的东西求卦象,然后根据卦象来解卦,那样的卦象,恐怕就是为人卜卦的江湖术士自己都看不明白,懵里懵懂。

   大*师卜卦独辟蹊径,用的是画卜术,利用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收集求卦者的信息,然后给出卦象和卦辞。那卦象从来都是富有寓意的二维图画,一眼直观,有些简单的卦象甚至不需要卦辞,看一眼就明白了,相当之厉害。

   可是这一次……

   它不同。

   它是一段影像。

   李子安很确定他此刻没有头昏眼花的情况,他的头脑相当清醒,心眼也看得明明白白,可就是不敢相信他的心眼说看到的卦象。

   那差不多是一段小视频,就像是抖音里面拍的那种。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冰天雪地里一对狗男女在雪地里做运动,那男的生得玉树临风,盛世美颜。那女的金发碧眼,身高腿长,一只满月堪称盛世美月。

   是的,他一点都没有看错,那男的就是他,那女的就是莎尔娜。

   这段影像起码4k高清,而且还是裸眼3d,人物的表情丰富,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可见,甚至还有声音。

   他甚至觉得,如果能把脑子里的这段影像下载下来,拿去素人投稿,没准会拿一个最佳新人奖。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大雪里隐约现出了一个人影,白色的衣服,很模糊,看不清楚脸庞,只是从身体的特征可以勉强看出是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就站在大雪中看着那对狗男女。

   大*师傻眼了。

   这哪里是卦象啊,这简直就是上天的天眼监控。

   难道是那幅天图的原因?

   那幅天图两次点亮一半,两次都把他弄晕,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它代表的是什么,如果真的是它的原因,那它代表的应该就是卜!

   卦象消失,卦辞浮现。

   卦辞的内容:女诸葛雪中送菜,好事还需再研磨,万里寻来凶险地,速去方能留一命。

   这卦象,这卦辞,好解。

   女诸葛就是莎尔娜,雪中送菜,送的是什么菜,他的心里很清楚,不消说。好事还需再研磨,这句卦辞讲的还是男女感情,女诸葛一路上没少研磨,但看来还没研磨够,往后还要研磨。这倒应了那句老话,好事多磨。

   万里寻来凶险地,这一句卦辞说的是女诸葛和他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为的是解开罗盘之谜,但这里其实是一个凶险之地。速去方能留一命,这句说的是不要再这里逗留,要尽快离开才能活命。

   这是一个凶卦。

   李子安睁开眼睛,神色凝重,心里也是一团乱糟糟的感受。

   “怎么样?”莎尔娜有点着急。

   她知道李子安卜卦有多神奇和厉害,对她而言有着一种很强的吸引力。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先说卦象,卦象是我们俩在雪地里……”

   “我们在雪地里挖坑?”

   “啪啪。”

   “呃……”莎尔娜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李子安接着说道:“旁边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看着,我看不清脸庞。”

   “我们看见的脚印一定是她留下的。”莎尔娜的思维相当敏捷。

   “你觉得这卦象指的是什么?”

   莎尔娜摇了摇头,跟着又补了一句:“或许是因为你心里很想那个,所以出现在了卦象里。”

   这个锅,大*师免费背了。

   “好吧,我再说卦辞,女诸葛雪中送菜,好事还需再研磨,万里寻来凶险地,速去方能留一命。”

   “这很像是汉语里的诗句,我不懂,你解释一下吧。”

   李子安将卦辞解给她听。

   “原来女诸葛就是我,我们的好事……这事不重要,我只是在做研究,重要的是我们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就因为这几句话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吗?”莎尔娜说。

   李子安说道:“我也不甘心,但是这是一个凶卦,我卜卦从来不会错,我们得离开这里。”

   “现在吗?”

   “现在没法走,明天一早离开。”

   “那……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吗?”莎尔娜很不甘心。

   李子安说道:“我和你一样不甘心,但是这种事情急也急不来,你也看见了,我之前在雪地里挖了两米深也不见底,这盆地里的积雪不知道有多厚,而且我现在越来越相信这盆地下面一定还有很厚的千年万年的老冰层,没有工具我们根本就挖不开。我们带的食物也有限,最多还能在这里待一天就得返回,多待一天什么也干不了,反而会招来凶险,所以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明天一早离开。”

   “你说的有道理,好吧,我们明天一早离开。”莎尔娜同意了。

   “我出去打个招呼。”李子安说。

   莎尔娜讶然道:“你出去跟谁打招呼?”

   李子安说道:“那个留下脚印的人,我跟她说我们明天一早离开,以免她误会。”

   “她能听见吗?”

   “也许吧,你留在帐篷里不要出来。”李子安转身爬出了帐篷。

   他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见,但这样操作一下等于是求个心安。

   这份心安是为莎尔娜求的。

   直到现在他仍然怀疑那个白衣女子是姑师大月儿,他倒不怕姑师大月儿伤害他,但是姑师大月儿会不会伤害莎尔娜,那却是说不准的事了。

   军师对他来说越来越重要了,他可不想她出点什么意外。

   夜空黑暗,大雪鹅毛一般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天地间除了呜呜咽咽的风声再没有别的声音。

   李子安大声说道:“我明天一早就带她走,你别伤害她!”

   他的声音在盆地里回荡。

   没有人回应。

   李子安也只是打个招呼就算,吼了这一嗓子之后,他又回到了帐篷里。

   莎尔娜紧张兮兮的看着李子安。

   “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李子安说。

   “你其实不怕她,只是担心我,对不对?”莎尔娜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了。

   “你别自作多情了,我这是为我自己考虑,睡吧睡吧,别聊了。”李子安说。

   “你不来我睡不着。”莎尔娜牵开了睡袋,虽然被李子安损了一句,但她没有一丝不高兴,脸上也始终带着笑容。

   李子安没辙了,脱掉鞋子,钻进了睡袋。

   他的确是故意这样做的。

   刚才卜的那一卦对他来说差不多就是醍醐灌顶,女诸葛有心送菜,好事还在研磨,他要是还不保持一点距离,打消她的念头,岂不又应一桃花劫?

   “我好冷,抱我一下。”莎尔娜凑了过来。

   李子安莫名有点紧张:“抱抱可以,但是不许研究。”

   “嗯嗯,不研究。”莎尔娜伸手搂住了李子安的腰,头也枕在了李子安的臂弯里,然后舒舒服服的蜷缩在了李子安的怀里。

   这姿势太暧昧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总裁跟女职员应该有的姿势。

   李子安觉得这样很不妥,可是又不好将她推开。

   他总是会陷入这样的矛盾,该软的地方很硬,该硬的地方却很软。

   “被你抱着的感觉还真是舒服。”莎尔娜的声音呢喃。

   女人要是舒服了,就是这样的声音。

   “睡吧。”李子安说。

   “我们聊聊吧。”

   这话李子安不接。

   聊着聊着就开始研究了,这样的当他不只上一回了。

   “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莎尔娜问。

   看这样子她是不肯睡觉的了,李子安只得陪她聊聊:“我也不清楚。”

   还好是在黑暗的环境里,如果是在光线良好的大白天里,估计她会从他的眼神里求出点什么端倪来。

   关于姑师大月儿的事,她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每一次她只留下两只脚印,在这样的环境下根本没人能做到,你说……她会不会是外星人?”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这样说?”

   “我怀疑这盆地下面隐藏着一艘外星飞船,比如飞碟。”

   李子安乐了:“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莎尔娜说道:“我是认真地说的,你不觉得这盆地的形状一项是飞碟的形状吗?”

   李子安本来以为她是随口说说,可她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这盆地的形状还真的像是一艘飞碟的形状。

   “你再想想那罗盘的材料,它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材料,是它带着我们来到这里的,那罗盘或许就是启动飞碟的钥匙。”

   李子安笑了笑:“我觉得你应该去写。”

   莎尔娜出手了。

   李子安的嘴巴微微张开了。

   “看来你没心思跟我聊天,要不我研究一下?”

   李子安就知道,孤男寡女这样搂在一起,要是不出点什么情况,要么是他不正常,要么就是她不正常,偏偏他和她又都很正常。

   莎尔娜在李子安的身上写了一个拤字,并在李子安的耳边说了一句:“这一次你要是控制不住,你可以干点禽兽不如的事情。”

   李子安:“……”

   莎尔娜忽然凑了过来,一口吻住了他的嘴唇。

   李子安顿时僵住了。

   军师研究了他这么几天,这还是第一次主这样有深度的吻他。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一次研究很有可能会出实验事故,弄不好还会出人命。

   果然,女科学家很快就失去了控制,直接爬到了做实验的工作台上。

   工作台上有老虎钳,还有液压千斤顶。

   实验室里的温度一下子就起来了。

   却就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帐篷的帘子突然撩开,冷风灌入。

   李子安吃了一惊,后面偏头去看,然后惊愣当场。

   一根飞针也就在那一瞬间飞射而来,扎在了女科学家的脖子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