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98章撞了南墙也不回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05 2020-11-21 22:23

  康馨一直在哭,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从眼眶中滚落下来,趟过她的娃娃脸,一部分砸在了李子安的脸上。

  “大叔你快起来呀,你别吓我了好不好?呜呜呜……”

  “大叔,就算不是为了我,为了你的孩子,你也要坚强啊,你快起来呀,呜呜呜……”

  “你个臭大叔,我都还没嫁给你,你就要让我守寡吗?呜呜呜……”

  就在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这还没死,你就开始哭丧了啊,还守寡,守你个头啊。”李子安缓和过来了。

  康馨愣了一下,忽然一声欢呼,猛的将李子安抱在了她的怀里。

  沉甸甸V沉甸甸。

  李子安的半边脸顿时被挤变了形,挺直的鼻梁也被淹没了。

  “大叔,你吓死我了,刚才我正担心你死了,再也见不到你了。”康馨又哭了,不过这一次却是激动和喜悦的泪水。

  李子安将头往旁边移了一点,将嘴巴露出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你别一口一个死字,不死也被你揍死了。”

  康馨忽然又将李子安的脑袋拉了回去,沉甸甸和沉甸甸又压了下来。

  这一次,李子安的一张脸都不见了。

  “大叔,我发现我不能没有你,刚才我都想跟你一起走了。”

  “呜噜……噜?”李子安本来想说一起走哪里,结果从他的嘴里冒出来的只有含混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水浒传》里的武大郎,他怀疑武大郎不是潘金莲喂药喂死的,而是潘金莲捂死的,就更他现在的情况有些相似。

  康馨的反应慢了半拍,她抬了一点起来,露了大^师的脸,眼泪花花的看着李子安:“大叔,你刚才说什么?”

  “没事,没事,我什么都没说。”李子安也懒得跟她斗嘴了,他只想养一下神。

  他现在的情况虽然好转了一点,但头还是疼,神经也有点紊乱,身子有点不听指挥,不然他早就爬起来了。

  哪知,他这边刚把嘴闭上,康馨又把他的脑袋拉了回去,然后压了下来,哽咽地道:“你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嘤嘤嘤……”

  李子安的脸又不见了。

  大^师真的怀疑当年武大郎就是这样死的。

  好在这一次只是一分钟时间左右,康馨就抬了起来:“大叔,我刚才看你就只是蹲在地上,也没干什么,你怎么会流鼻血,还倒在地上了?”

  “我……”

  “哎呀!”康馨忽然一声惊呼,“鼻血!”

  她慌忙低头去看身上的有没有沾上李子安的鼻血,结果这一看又啊的尖叫了一声。

  她的衣服都被染红了两块。

  红色的沉甸甸和红色的沉甸甸。

  李子安有些无语:“你不会晕血吧?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

  康同学晕血不晕血他不知道,但他记得当初解救她和康教授的时候,她是被吓昏死过去了,看似活蹦乱跳的一个女孩子,其实胆子跟兔子差不多。

  “我的胆子才不小呢,你不要小瞧人。”康馨却不承认。

  就这么一点时间里,李子安的神经终于不再紊乱,平静了下来,他用手撑着地,从康馨的腿上爬了起来。

  “大^师,要不你再躺着歇一会儿。”康馨关切地道。

  李子安说道:“我没事。”

  他用手背去擦嘴唇上的鼻血,却发现并没有血迹。

  之前流的鼻血已经被康馨沉甸甸的擦掉了。

  “大叔,你刚才在说什么?”康馨还是好奇这事。

  李子安说道:“走吧,我们离开这里,路上我告诉你。”

  康馨讶然道:“就这样就走啦?”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这里已经被搬空了,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动用万物连接的手段获得信息,追溯天下国的历史,却没想到他根本就承受不了那么多数据和信息,留下来也就成了浪费时间。

  “我们不会就这样回魔都吧?”康馨好失望的样子。

  李子安笑了笑:“哪能就这样回去,大叔带你去喜马拉雅山脉。”

  “好啊,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康馨上前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

  大^师又被沉甸甸了。

  原路返回。

  回到地面上,阳光当头洒落下来,虽然只是在地下待了一两个小时,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在地下待了一个月似的。

  康馨看李子安的脸上还有点苍白,担忧地道:“大叔,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你就跟我说,不要强撑着。”

  “我跟你说,你能怎么办?”李子安问她。

  “我……”康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会用沉甸甸压他,揉拧他,刚才她就是这么干的。

  李子安笑了笑:“你先往往爬,我抽支烟就来追你。”

  “你身体不舒服还抽烟?”康馨无法理解。

  “我抽的是特制的大^师烟,它能帮助与我恢复。”李子安打开合金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包大重九烟,然后抽出了一根加了檀香的大重九烟点上。

  康馨忽然伸手过来,一把抢走了他叼在嘴角的烟,然后扔进了沙子里。

  李子安讶然道:“你干什么?”

  “抽烟有害健康,我不许你抽烟。”康馨的样子有点凶,像极了那些不允许自己的男朋友抽烟的女生。

  李子安又从烟盒里抽了一根出来。

  康馨扑上来抢。

  李子安将烟举过头顶,伸手去抽藏在烟里的檀香。

  康馨蹦跳了起来,可惜前面累赘太重,她跳不高,根本就抢不到李子安手里的烟,她着急了:“你给我,不然我不理你了。”

  “我不抽,我只是把烟里面的檀香点燃。”李子安说。

  “烟里哪有檀香,你骗人。”康馨忽然蹦跳了起来,没有抢到李子安手中的烟,然后她干脆扑在了李子安的身上。

  沉甸甸之雷霆冲击。

  李子安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可康馨却又扑了上来,而且这一次是把身体腾空扔出来的扑击。他要是往旁边躲的话,她肯定摔个狗啃泥,结果他这边一犹豫,康馨就又撞在了他的身上。

  沉甸甸之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两人摔倒在了地上。

  沉甸甸之泰山压顶。

  两人纠缠在了一起,康馨最终抢走了李子安手里的烟,不过李子安却抽走了烟里的檀香,算是平手。

  “呃,还真有檀香啊?”康馨有点尴尬。

  李子安无语地道:“这下你相信了吧,你起来,我把香点燃。”

  康馨却赖在李子安的身上不起来:“我来给你点怎么样?”

  李子安磨不过她,他把打火机递给了她。

  康馨就趴在李子安的身上,打燃打火机点燃那一截檀香。

  “你要压死我吗?”李子安装出一副难受的样子。

  康馨趴在李子安的身上笑:“你想害我守寡,是不是?我偏不压死你,我压疼你就行了。”

  说完,她又故意压了两下。

  李子安将那一小截檀香插在了沙地上,一边吸着檀香烟,一边慢吞吞的竖起了右手,然后将食指和中指并拢:“你再胡闹,我就用这个打你啊。”

  这个手势比什么都管用,康馨跟着就从李子安的身上爬了起来,脸红红的啐了一口:“不要脸,哪有你这样的动不动就拿那么下流的……手指来吓唬人家?呸!”

  李子安没理她,心安理得的躺着,一口口的吸着檀香烟。

  我当君子的时候你耍流氓,我耍流氓的时候你又变清纯了。

  女人就是这么复杂。

  牛顿那么伟大的科学家都没能把女人研究透,打了一辈子光棍。

  檀香烟入肺,大惰随身炉进入焚香状态,真气运转全身,他的状态渐渐好转了起来。

  大惰随身炉的焚香状态,差不多就等于是一台电脑进入了杀毒和清理垃圾的模式,病毒杀死了,垃圾清理了,身体的状态自然就好了。

  有了这一次的经历,李子安再也不想去尝试追溯某个区域的历史了。

  不为别的,因为他就算再把他的脑容量扩大到十倍,甚至是一百倍,他都没法装下那么多的数据和信息。

  将来情况或许会变,因为大惰随身炉一直都在进化,但现在肯定不行。

  康馨就坐在李子安的旁边看着他,眼神里除了好奇,还有喜欢。

  一小截檀香燃完,李子安从沙地上爬了起来:“我们走吧。”

  康馨也从沙地上爬了起来:“大叔,我们是先回若羌,还是直接去喜马拉雅山脉?”

  李子安说道:“先回若羌吧,董曦安排了人接应我们,我们去找那个人,然后他安排我们去喜马拉雅山的行程。”

  “个子很高的那个董曦吗?”康馨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似乎在怀疑什么。

  李子安一边找一边说道:“我说的就是她。”

  “大叔,你跟那个董曦有没有……”

  “没有。”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吗?你就说没有。”

  “这重要吗?”李子安笑了笑,“不管你问我什么,我的答案都是没有。”

  康馨:“……”

  “哈哈哈!”李子安笑得好开心,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奇怪心理。

  “好你个臭大叔,坏大叔!”康馨举起粉拳来打。

  李子安撒腿就跑,噌噌噌就上了沙坡。

  “大叔,你下来背我呀!”康馨站在沙坡下面撒娇。

  李子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能爬上来的,你要相信你自己。”

  康馨忽然身子一歪,很干脆的倒在了沙地上:“你不下来背我,我就不走了,让沙尘暴埋了我,让狼吃了我,我看你怎么跟我爸交代!还有,你的良心会谴责你一辈子。”

  李子安:“……”

  天生一物降一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