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1章姐夫的条件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545 2020-11-17 17:24

  轰!

  大惰随身炉进入焚香状态。

  无数细微的声音涌入了李子安的耳朵。

  “这么晚了,那个小子刚才在跟谁打电话?”余泰鸿的声音。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余美琳。”余家明声音。

  “我猜一定是他在外面养的那个情人。”余诗曼的声音,“真不知道余美琳看上他什么了,这都能忍,换作是我,肯定跟他离婚,将他扫地出门。”

  李子安主动忽略了老三家三人的无聊对话,锁定了来源于汉克的声音。

  他听到了汉克的脚步声,还有手机的来电铃#声,以及汉克的呼吸声。

  汉克在灵堂的角落里停了下来,接听了那个打进来的电话。

  “东西到手了。”手机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干的不错,你知道把东西拿到什么地方去。”汉克说。

  “知道,我已经在领事馆里了。”那男人的声音。

  “等我回来再说。”汉克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抽着烟,心里琢磨事情。

  实锤了,是汉克派人偷走了他的合金工具箱。

  汉克知道他和余美琳今晚要在这里守灵,家里没人,派人偷走了他的合金工具箱。高臣一品虽然是国内最顶级的小区之一,防小偷毛#贼没有问题,但却防不住特工或者干这事的专家。如果物业的监控根本就查不出什么,他也不会感到意外。

  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汉克为什么要派人偷走他的工具箱?

  那只合金工具箱里装的是汤晴制作的道具,还有他炼制的膏药,还有一些诸如医用纱布、手术刀、特制银针之类的东西,以及那只罗盘。

  汉克不可能对工具箱里面的道具和膏药感兴趣,如果合金工具箱里有值得他下手的东西的话,那就只能是罗盘了。

  可问题是,知道罗盘存在的人不多,汉克并不在其中,他又是怎么知道那只罗盘在他的手中,并且放在合金工具箱里的?

  黑锅公司里出了叛徒?

  李子安一点都不相信,甚至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因为黑锅公司五个职员,沐春桃是他的情人,汤晴差不多算是他们家的半个人,另外三个孟刚、莎尔娜和范才伟都是他的将星,都是命中要辅助他的人,都不可能被判他。

  范才伟的妹妹范小冰根本就不知道那只罗盘的存在,所以也可以排除。

  排除黑锅公司内部泄密的可能性,就不知道汉克是怎么知道他手里有那只罗盘的秘密了。

  这些,不过是十几秒钟的思索。

  汉克离开那个角落往回走的时候,李子安掏出了手机。

  他给孤独的哨兵发了一条信息:刚刚有人给汉克打了一个电话,说东西已经到手了,人在灯塔领事馆里,我估计就是我的工具箱,它已经被带到了灯塔的领事馆里。

  孤独的哨兵很快就回了消息:收到。

  也没有别的话。

  李子安将手机收了起来,进了灵堂。

  他的心里顺着刚才的思路继续思考:“除开我身边的人泄密的可能性,难道是追杀莎尔娜的组织?”

  莎尔娜去英国拿回罗盘遇到了追杀,孟刚还杀了人,对方追查到这里来也不是不可能。可问题是,对方又怎么可能和汉克联系上,而这事又是汉克操刀来办的?

  好像理出了什么线头,可拉出来的却是一团乱麻。

  汉克的视线落在了李子安的身上,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那笑容里藏着一丝嘲讽的挑衅的意味。

  李子安没有回应,很平静的走了进去,走到林胜男的灵柩前点了一炷香,上了香之后又跪在火盆前给林胜男烧纸。

  合金工具箱在灯塔领事馆,董曦都进不去,更别说是他了,所以就算他此刻赶到领事馆也解决不了问题。

  合金工具箱里面的东西对他都很重要,尤其是那只罗盘,它的身上还藏着很多没有解开的谜。而且,它会定位喜马拉雅山中的那个禁地,他答应过姑师大月儿不会泄露那个地方的任何信息,他就连莎尔娜都没有告诉,如果有人激活了那个罗盘,拿着罗盘找到了那个禁地,那就麻烦了。

  可是这事急也急不来。

  偷东西的主谋在这里,他只能在主谋的身上做文章了。

  余诗曼走了过来,跪下烧纸。

  “姐夫,你再好好考虑,你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出来。”她又来游说了。

  李子安说道:“我这里还真有一个条件,如果你满足了我这个条件,再加五个亿,我就把那百分之五股权卖给你。”

  “什么条件?”余诗曼心动了,只要有的谈就是好事。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我想看你……”

  他没有说出来,却看了一眼小姨子的胸。

  余诗曼发现了,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你想看我什么?”

  李子安的视线继续下落。

  余诗曼忽然明白了什么,心中顿时涌起一股羞耻感来:“姐夫,你不会是馋我身子吧?”

  李子安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余诗曼心中更笃定了:“我就知道你是个色狼!”

  李子安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余诗曼轻轻啐了一口:“你还真是够不要脸啊,你娶了我姐,又跟那姓沐的勾搭在一起,现在居然打起了我的主意,你就不怕我去告诉我姐吗?”

  “不会的,你想要我手里的百分之五的股权。”李子安说。

  “好啊,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卑鄙无耻下流,居然用这样要挟我,满足你龌龊的欲望!”余诗曼虽然是很激动的样子,可是声音却很小,只有她和李子安两人能听见。

  “看来你不想答应。”李子安的声音也很小。

  “你想看我哪?”余诗曼瞅着李子安,那眼神仿佛要洞穿姐夫的心灵。

  李子安没说,只是看着她。

  余诗曼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想全都看见对不对?”

  李子安还是保持沉默。

  余诗曼冷哼了一声:“奶奶的遗体就在我们面前,我爸我哥还有我的男朋友也在外面旁边,你居然敢动这样的心思,你还真是大胆啊!”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今天一天他都没笑过,可这会儿实在忍不住了,因为小姨子太会抢戏了,而且入戏太深。

  “我给你看了之后,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只是听着,心里琢磨着他的计划。她入戏这么深,状态这么好,就让她先飚一会儿戏吧。

  “你想上我对不对?”

  李子安:“……”

  最初,他其实是想说他想看她和汉克啪啪,目的是想让她把汉克引到偏僻的地方,然后他下手制服汉克。却没想到小姨子去理解成了他馋她的身子,这想象力她不去写书真的是可惜了。不过,小姨子的误解却给他提供了另外一个选项,而且更容易成功。

  毕竟,这样的场合下小姨子要将汉克带到什么角落里去干那种事情,这个难度真的是有点大,所以刚才他才有些犹豫,没有把话说出来。

  哪里知道,小姨子主动给他提供了B计划,他就将计就计了。

  “我啐!”余诗曼又啐了一口,“人#渣!变态!”

  却就在李子安以为她要叫人过来的时候,小姨子忽然将一只手伸过来,放在了他跪在蒲团上的大腿上。他挡着那边三个男人的视线,他能看见余诗曼的手,那边三个男人却看不见她的手。

  那只手往拉链滑去。

  李子安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余诗曼,他忽然发现他对这个小姨子的了解实在是太肤浅了。

  余诗曼用一种唾弃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四目对视。

  那只手已经达到了目的地。

  李子安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

  余诗曼的手也抖了一下,唾弃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惊讶,或许还有一点惊喜。

  那只手抓住了拉链的头子。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小姨子的手,将那手推开了。

  余诗曼冷哼了一声:“果然,我都还没给你看,你的反应就那么强烈了,臭不要脸的人#渣!”

  大#师其实什么反应都没有,那只是常规的状态,只是他懒得解释。

  余诗曼话锋一转:“我答应你,你想在哪里看?”

  李子安说道:“左边的小门进去是一个休息室,里面有沙发,你先进去,我随后就跟着来。”

  余诗曼移目看了一眼旁边的另外三个男人,压低了声音:“我爸我哥和汉克都在这里,你敢?”

  “那样才刺#激。”

  “变态!”余诗曼骂了一句,脸颊上却浮现出了一抹红晕,“你老实告诉我,你馋我身子多久了?”

  李子安说道:“第一次见到你就馋上了,你今天这身穿着打扮让我很兴奋,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我姐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你……我现在就去休息室,你还有一点时间考虑一下要不要这样做。”余诗曼起身往侧面的小门走去。

  汉克看了她一眼,但她没有看汉克。

  姐夫多香啊,看什么汉克?

  而且,之前余家明就暗示她了,人都有弱点,那不要脸的臭姐夫就是一个色狼,他的弱点就是好色。如果能因此而拿下那百分之五的股权,那真的是一箭双雕,为什么要拒绝?

  为了家族的荣耀与辉煌,为了给余美琳送一顶绿帽子……值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