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45章悬而未决的疑问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54 2020-11-17 17:24

  整个下午李子安都在给董曦描述他在那个圆桌会议上看见的十二张面孔,观星意识不是照相机,没有拍下那台显示器上的视频会议的画面,但是他的脑海里却有“存档”,只要闭上眼睛回想一下,那一张张面孔就会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反倒是董曦这边有点困难,因为李子安没有学过素描,描述也不到位,所以画到傍晚她才画了六张出来。

  不过这六个人的画像都很到位,毕竟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有清晰的样子,画得对不对,他当场就能指出来。所以不管是哪一张画像,不说百分之百想像,吻合度百分之九十五是有的。如果这六个人在华国,又有证据抓他们的话,都可以直接发通缉令了。

  第六张画像画完,董曦伸了个懒腰。

  李子安起身走到了她的身后,双手各拿捏了一个手枪&指,真气灌入,然后将两只手枪&指放在了董曦的肩颈上,为她按摩。

  两只手枪&指震动不休,真气震荡和刺&激穴位,董曦的疲劳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舒服很享受的感觉。

  “嗯、嗯……”董曦的喉咙里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些声音。

  门外,董玉梅正准备敲门叫“小两口”吃饭了,董曦的嗯嗯声一下子就传进了她的耳朵,她的手顿时僵住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

  办事也不挑个时候?

  这都要吃饭了,就那么着急吗?

  这时,董玉梅又听见了李子安的声音:“阿曦,舒服吗?”

  董曦的声音:“嗯,舒服,热热的钻进身体里,那感觉真的很奇妙……”

  董玉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这么羞耻的话你都说得出口?

  “那我再大力一点好不好?”

  “不要不要,我怕我会受不了。”

  “那我轻轻点来。”

  “嗯嗯,嗯嗯,嗯……”

  董玉梅听不下去了,悄悄的退了回去。

  昨晚她是担心自家闺女不懂,又心急想拴住李子安这个乘龙快婿,所以才去听了房,现在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她这个丈母娘要是再去听房的话,那就有点不正经了。

  董玉梅回到了餐桌前坐下,看着小两口的紧闭着的房门,心里是一团乱糟糟的感受。闺女找到了如意郎君,这是好事,她很高兴。可是自己养大的闺女就要跟别人过日子了,她这个当妈的心里又有点伤感和失落。

  房间里。

  李子安将手枪&指移到了董曦的锁骨上。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董曦的心里纠结了,她想放任李子安的即将发生的不要脸的行为,但她的心里同时又有点抗拒,也想保持矜持,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李子安的手枪&指缓缓落下。

  董曦忽然伸手抓住了李子安的手:“不要。”

  李子安的手枪&指又缩了回来,回到了她的脖子上,一本正经的搞起了正规按摩。

  董曦说道:“好了,估计我妈已经做好饭了,我这边把这些画像拍个照发过去,看看能不能查到这些人的身份,然后我们就出去吃饭。”

  李子安嗯了一声,撤掉了手枪&指。

  董曦将六张画像一一拍照,然后发了出去。

  李子安没问她传给了谁,他又不是那个部门的人,这些事情还是不问的好。

  董曦传完六张画像,收起了手机:“走吧,我们出去吃饭。”

  两人从房间里出来,董玉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招呼了一句:“子安,快来吃晚饭了。”

  李子安的嘴也甜,叫了一声:“妈。”

  董玉梅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董曦不满地道:“妈,你都不叫我吃饭。”

  董玉梅一个白眼过来:“你又不是没长脚,我懒得叫你。”

  董曦早已经习惯了老妈的不待见,走到餐桌前盛饭,她先给董玉梅盛了一碗,然后才给李子安盛饭。

  董玉梅凑到了董曦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那事要节制,你把子安的身子掏空了怎么办?”

  董曦顿时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老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一张脸顿时红了一半,尴尬地道:“妈,你在说什么啊?”

  “没说什么,吃饭、吃饭。”董玉梅也很尴尬。

  李子安埋头扒饭,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不过他很快就尴尬了。

  董玉梅坐下来就给他夹了一块鸡腿:“子安,你吃块鸡腿补补身子。”

  李子安:“……”

  堂堂大&师还需要补身子吗?

  不过老丈母夹的鸡腿,他不得不吃。

  吃过晚饭,小两口又回到了房间里继续画画像。

  这一次董玉梅再没来听房。

  这一画就画到晚上十一点才画完。

  李子安看着董曦钉在墙上的十二张画像,一一与脑海之中的人物对比。

  董曦又将晚上画出来的六张拍照发了出去。

  李子安问了一句:“傍晚你发的六张,你的同事有查到什么吗?”

  董曦说道:“还没有消息给我,我估计很难,路途公司那么神秘,这些人肯定很注重隐藏身份,不过总得做点什么,希望有结果吧。”

  “没结果也没什么,罗盘在我的手中,他们迟早会现身。”

  “对了,我一直弄不明白,你当时就站在我的身边,还闭着眼睛,你是怎么看到汉克和那个视频会议的?”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似乎是想从李子安的眼睛里找到答案。

  “方士的手段,我也解释不出来是什么原理,但是我就是能做到。”李子安说。

  “不会是里描写的什么元婴出窍吧?”

  李子安笑着说道:“哪有什么元婴出窍,你这么说,我这样修炼下去,岂不是早晚都要渡劫成仙?我要是成了仙人,去了仙界,我们不就分开了吗?”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分开就分开,说得我好像很稀罕你似的。”

  李子安将她搂入怀里:“你不稀罕我不要紧,我稀罕你就行了,媳妇,我们上床睡觉吧。”

  董曦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

  李子安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往床边走去。

  “你、你干什么?”董曦有点紧张。

  李子安温声说道:“我帮你脱鞋。”

  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你怕不是只想帮我脱鞋,还想脱点别的什么吧?”

  李子安只是笑笑不说话。

  脸皮厚就是这点好,有些不要脸的事情都不用解释。

  李子安将董曦放在了床边,蹲下身去为她脱掉了鞋子和丝袜。他伸手去帮她脱OL包臀裙的时候,董曦的一只玉足抵在了他的胸膛上,不让他得逞。

  她的腿实在太长了,这一抵,他的手就够不着了。

  可是还是有福利。

  一只穿着棉袄的骆驼探出了脚背,在它身后是一片青青草地,笼罩着一片白雾,朦朦胧胧却又依稀可见。

  董曦慌忙把长腿缩了回去,翻身滚到了她昨晚的位置上,拉起被子盖在了身上:“我今晚穿着衣服睡。”

  李子安站了起来:“我去洗个澡再来睡觉。”

  董曦说道:“能把你的工具箱打开吗,我想看看那只罗盘。”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将合金工具箱提来,打开并从里面拿出了罗盘,递给了董曦。

  罗盘的指针依旧指在12点的方向。

  董曦摇晃了一下罗盘,但指针还是纹丝不动,她说道:“你激活它,让它动一动。”

  李子安伸手过去抓住了罗盘,往罗盘之中注入了真气。

  一线绿芒从罗盘中心迸射起来,投进了天花板之中,持续了两秒钟就消失了,指针也就在那个过程里移动到了正西的方向。

  李子安将手收了回来,也不避嫌,就在床边脱衣服鞋袜。

  都是小两口了,还避什么嫌?

  罗盘的指针很快就回到了12点的位置上,就在李子安的身上只剩下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的时候。

  董曦的视线移到了李子安的身上,她受了一点影响,不过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子安,我的心里有一个想法,我想说出来,但你要答应我不要介意。”

  李子安笑了笑:“什么想法?你说吧,我不会介意。”

  董曦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我觉得……你跟余美琳还有汉克有些相似。”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这也是他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说法。

  董曦接着说道:“你是当局者迷,我算是旁观者清,你的身上也有匪夷所思的能力,你的能力虽然与余美琳和汉克的不一样,但你比余美琳和汉克更强大,你觉得有没有可能……你也是宿主,你身上寄生着一个更强大的外星文明的病毒生物?”

  不是什么外星文明的病毒生物,而是一只香炉。

  大惰随身炉究竟与那个外星文明有没有关系,这也是悬而未决的谜,李子安也一直在寻找答案,不然他怎么会对罗盘的事情这么上心?

  可是脑子里有一只香炉,这事他却没法跟董曦说。

  “如果我的身上有那种病毒生物,我就应该有两种人格,你有感觉到我身上有两个人格吗?”李子安巧妙的回答了董曦的问题。

  董曦摇了一下头,她也有点迷茫了。

  她相信她的直觉和判断,可是李子安说的又是事实,他的身上并没有两种人格,始终那么不要脸。

  李子安笑了笑:“这就对了,我是方士,你说的那些能力都是方士的手段,我跟我老婆还有汉克不一样,睡吧,别胡思乱想了,我去洗澡。”

  “上午才洗了,就不要洗了吧,上床暖被窝。”董曦也不去想了,那种事情可不是聊聊就能解决问题的。

  “那我就来了。”李子安上床钻进了被窝。

  董曦伸手解了一下西服的纽扣,没解开,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纽扣怎么回事,怎么解不开?”

  李子安心领神会,他凑了过去:“我帮你看看。”

  董曦:“不要脸。”

  李子安笑了。

  不要脸就对了。

  灯熄了。

  接下来是盲人识字时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