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52章床头打架床尾和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236 2020-11-17 17:24

  不差钱的李小美实现了愿望,余美琳没回公司,也没回家,而是开车带着爷俩去了迪士尼乐园。

   一家三口在迪士尼乐园里玩了半天,又在一家餐厅里吃了晚饭才回家。

   李子安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余美琳没有给他一只榴莲或者键盘什么的给他跪,回家之后便抱着她的笔记本电脑处理公司的事务。

   “爸爸,我要骑马马。”李小美缠着李子安。

   李子安头疼;“今天下午你不是骑过旋转木马吗,怎么又要骑马马?”

   “我不嘛,我要骑。”李小美抱着李子安的腿撒娇。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趴在了地上,李小美爬到了他的背上,等她坐好之后,他才撑起来,一双手撑着地面往前爬。

   “咦咻咻!”当马就得学马叫。

   “驾!驾!驾!”李小美高兴得很。

   余美琳移目过来看了跪在地上当马的李子安一眼,一脸嫌弃的表情:“你呀,你就是个女儿奴。”

   李子安冲余美琳吐出了舌头。

   李小美也冲余美琳吐出了舌头:“略略略!”

   余美琳翻了一个白眼,又去敲键盘去了。

   李子安其实很想跟她聊聊沐春桃的事,可是又不好开口。管家婆心里在想什么,他也不知道。

   “她早知道,但一直都没有说破,今天葛军那傻#逼却把那层纸捅破了,我要不要坦白?可是坦白的话,我又该怎么跟她说,她又会是什么反应?”李子安的心中纠结,还有一点忐忑。

   他真的是太难了。

   陪李小美玩了一会儿,李子安将李小美带上了楼。

   “爸爸,我想跟你和妈妈一起睡。”李小美说。

   李子安本想答应的,可想到今晚可能要跟余美琳聊聊,话题也会很严肃,所以就说道:“今天晚上你一个人睡,爸爸和妈妈有事。”

   “什么事呀?”李小美好奇地道。

   李子安想了一下:“你不是想要一个哥哥吗,我和你妈今晚准备去江边给你捞一个哥哥回来。”

   “能捞到吗?”

   “这事得看运气。”李子安说。

   “哦。”李小美信了。

   李子安伺候小祖宗洗漱后,又抱她上了床,给她讲睡前故事。

   李小美很快就睡着了,哥哥什么的,明儿一早起来也就忘了。

   不过,家里不差钱这事,估计她会牢牢记住。

   李子安下了楼,余美琳还在可以里的沙发上办公,他温声说了一句:“你别太累了,早点休息。”

   “嗯,云地矿场那边今天下午发货了,装了二十个车厢,一个车厢60吨,我得跟余慧交涉一下,让她安排车辆转运到铜厂里,我跟她聊完就来睡。”余美琳说。

   “哦,那我先回屋了。”李子安不想打搅她,先回了屋。

   一根檀香点燃。

   李子安在卧室的空地上练拳。

   真气运行,窗帘、床单被真气带动,飘来荡去。

   他的耳朵里还涌进了无数细微的声音。

   管家婆正在跟余慧通电话,说的是工作上的事。

   隔壁老沐正在客厅里看球赛,那解说员正用一个夸张的语气说话,苦不苦,红军利物浦。

   沐春桃在她的房间里的浴室里洗澡,一边洗,一边哼着小曲,吚吚呜呜的也不知道唱的是什么。

   命里桃花,无解。

   李子安还捕捉到了隔壁楼栋里的杜武的声音,那小子也在打拳。

   他点檀香,不是为了捕捉谁的声音,只是为了提高练拳的效果。在焚香状态下修炼折枝拳,那效果要比普通状态下修炼要好得多,而且点亮那幅有很多小人的天图,真气的运行也会 更为顺畅和猛烈,对他的筋骨、肌肉和内脏都会起到一个强化的作用。

   焚香状态下修炼折枝拳,李子安很快就大汗淋漓了,他屏蔽了那些细微的声音,专心练拳。

   一趟折枝拳打完,他浑身舒泰,心情也好了一些。

   为什么要纠结呢?

   纠结又解决不了问题。

   把问题留给时间,留给命运,没准哪一天问题自己就解决了。

   李子安脱了衣服进浴室洗澡。

   热水当头浇下来,身上的汗渍和被真气逼出来的毒素顺水而下,留下的是干净无痕的皮肤。他现在身体里的毒素几乎都是当天摄入的,已经很少了,练拳的时候就排了,早晨起床也不再是以前那样浑身汗湿酸臭了。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管家婆进门了。

   她进了屋,很快又倒转了回来。

   浴室的门打开了。

   四目相对,坦诚相见。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美琳,我……”

   余美琳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想听,你也不要说。”

   李子安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余美琳说道:“我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有些问题你现在也解决不了,那就留给时间去解决吧。”

   她真的是一个有胸怀有格局的女帝命格的女人。

   李子安的心中一片感动,他点了一下头。

   余美琳笑了:“我给你搓背。”

   “嗯。”李子安转身过去。

   正规洗澡,两人的身上都穿着皮衣,一点都不违法违#纪。

   余美琳拿起香皂给李子安打上,然后给他搓背,她的动作很温柔,一边搓一边跟李子安说话:“老公,你的身上怎么这么干净,什么都搓不出来。”

   李子安说道:“我刚才练拳了,真气运行,身体的毒素会被逼出来,毛孔里的灰尘什么的也会被逼出来。”

   余美琳打趣地道:“你是说你是一只吹风机么,能把毒素和脏东西吹出来?”

   李子安笑了:“是啊,我是一只吹风机,我来给你吹个新发型怎么样?”

   也许是这句话分散了注意力,余美琳的手一滑,手中的香皂掉在了瓷砖上。

   李子安转身过来看着余美琳。

   余美琳莫名紧张,还有点怯怯的样子。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可是你自己丢地上的。”

   “人家不小心嘛。”余美琳的声音小小的,很委屈的感觉。

   她看了一眼掉在瓷砖上的香皂,银牙咬着樱唇,想捡又怕捡的样子。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去捡那块香皂。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老婆,还是我来捡吧。”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你捡?”

   李子安很确定的点了一下头:“我捡。”

   余美琳抿着嘴唇,犹犹豫豫的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蹲了下去捡香皂。

   莲蓬头的水牵着线的掉落下来,打在香皂上,溶解的水流向了地漏。

   隔壁楼栋里,杜武也刚刚洗完澡,裹着一条浴巾站在镜子前,拿着吹风机吹头发。

   呼呼的热风吹,头发随风起舞,一会儿变成一个中分,一会儿变成一个偏分,一会儿又变成一个倒背头。头发上的水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来,又被吹风吹得飞起来。

   武要练,发型不能乱。

   没有月牙村的各个咯,太阳公公还是从东方升起来了,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

   李子安做好了早饭,又去伺候李小美小公主起床,他抱着李小美下来的时候,余美琳才从卧室里出来。

   她的状态有些奇怪,精神很好,却又给人一点虚的感觉,以至于脚步有点飘。

   李子安想笑,又觉得不妥,表情有点奇怪。

   余美琳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一切尽在眼神中。

   “奶奶呢?”李小美问。

   李子安说道:“奶奶在你三舅爷家里,你昨天还去叫她回家,你忘啦?”

   李小美哦了一声,又补了一句:“我心里想着学习的事情,不记别的事情。”

   余美琳没好气地道:“你心里想的是吃糖吧?”

   李小美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我爱学习,妈妈你不信的话,你给我出个1+1等于几的题,你看我算不算得出来,我要是算出来了,你给我买糖。”

   余美琳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子安也忍不住笑了。

   余美琳拿碗盛粥,却发现餐桌上摆了一大杯白里透红的饮料,她好奇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李子安将李小美放在了专属的餐椅上,笑着说道:“你一天太累了,昨晚我就在想给你煲点汤给你补补,可我又想你不太喜欢吃油腻的东西,所以就给你研究出了这个玩意,它叫老婆浆。”

   余美琳的脸上笑出了一朵花:“老婆浆,这是什么名字呀,怪怪的。”

   李子安解释了一下:“我这老婆浆是以豆浆为主要材料,辅助石斛、灵芝和女贞子熬出来的,豆浆能促进女人的身体分泌雌激素,石斛、灵芝和女贞子都是滋阴的药材,再加上一点秘制的材料,你喝了它肯定会有好处。”

   所谓的秘制材料,其实就是炉身血,可是这个就不好说了,如果他跟管家婆说这老婆浆里有他的血,会影响她的食欲的。

   他早就想跟将从姬达那里继承来的绝学,结合现代科技发扬光大了。既然那些秘方之中都有“炉身”上的东西,他为什么不进行创新?姬达毕竟是西周时代的方士,两千多年前的条件肯定不能跟现在相比,他要与时俱进,大胆创新。

   “你喝一口试试。”李子安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余美琳。

   余美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抿了抿嘴:“嗯,味道不错。”

   “都喝了吧。”李子安说。

   李小美说道:“爸爸,我也要喝。”

   李子安说道:“你还小,不能喝,等你长大了,爸爸煲汤给你喝。”

   “嗯。”李小美很乖。

   余美琳将一大杯老婆浆喝完,感受了一下,惊讶地道:“我感觉胃里热热的,身上也好像比刚才有力气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嘛,往后我每天给你熬一杯老婆羹喝,把你的身体调养得棒棒的。”

   “老公,能不能换个名字,老婆浆这个名字怪怪的。”余美琳说。

   李子安好奇地道:“这名字哪里怪怪的?”

   余美琳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你自己去想。”

   李子安还真认真去想了一下,可是老实限制了他的想象力,他想不出来。

   “不如叫老婆羹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也懒得去想了:“嗯,这个名字好像更好听,那就叫老婆羹吧。”

   李小美用调羹敲着餐桌:“开饭咯,开饭咯。”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李子安说道:“是汤晴来了,我叫了她上来吃早饭。”

   “老公,这老婆羹还有吗,给小汤一杯。”余美琳说。

   李子安回头一笑:“老婆羹,那是你的专属。”

   余美琳笑了。

   除了沐春桃那事,这个帅逼老公真的是完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