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02章牛逼的机关钢笔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25 2020-11-17 17:24

  余美琳的腿有点颤,头似乎也有点飘,但好歹还是上了车。

  昆丽关了车门,悄声问了李子安一句:“美琳是不是生病了?”

  李子安有些尴尬地道:“大概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昆丽有点不满地道:“你是她老公,她生病了你都不清楚,你这个老公是怎么当的?”

  李子安只是笑了笑。

  他没法跟昆丽说出真相,他这个老公当得好不好,余美琳知道就行了。

  昆丽开车走了。

  李子安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才七点出头,他提着给汤晴准备的便当来到了排忧工坊里。

  工坊里,汤晴正在组装一支钢笔,看见李子安带着便当进来,心里暖暖的,却也有点不好意思:“子安哥,我自己去外面小食店吃点就行了,不用给我带饭。”

  “外面的没家里的饭菜卫生,你快趁热吃吧。”李子安将装便当的塑料袋子放在了办公桌上,然后从塑料袋里取出餐盒、鸡蛋和牛奶。

  汤晴也装好了那支钢笔,拿着钢笔过来,她把钢笔递到了李子安的手中:“子安哥,钢笔做好了,你看看。”

  李子安拿着钢笔,沉甸甸的感觉,比普通的钢笔重了起码一倍。除了重量,外观上与普通钢笔没什么区别。

  汤晴说道:“这支钢笔的机关在笔筒上,你往左边拧半圈,笔筒的前端就会打开,你再拧半圈,笔尖就会发射出来。如果你想书写,你就不要拧笔筒,直接拔^出^来就行了。”

  李子安抓住笔筒往左边拧了半圈,笔筒前端打开了,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圆孔,就像是一支小^口^径的手枪^一样。他凑到圆孔前看了一眼,借着灯光,他看见了银色的笔尖,一点寒芒,非常锋利的样子。

  汤晴紧张地道:“子安哥你小心一点,那笔尖可是钨合金打磨出来的,铁皮都能射穿,你不小心触发机关,眼睛可就没了。”

  李子安把笔筒拧了回来,笑着说道:“你吃饭吧,我自己研究研究。”

  “那你小心点。”汤晴又叮嘱了一句,然后去了洗手间洗手。

  李子安站在办公桌旁边将笔筒拔下来,他看到了那只笔尖,的确很锋利,笔舌上还有一点墨水的痕迹。他拿着笔在一张A4纸上试着书写,他写下了一个“帅”字。书写的感觉还不错,那锋利的笔尖并不划纸,就是写出来的字体非常细。

  汤晴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李子安写在纸上的“帅”字,抿嘴笑了一下,然后才坐下去吃李子安给她带来的便当。

  李子安走到了工作台前,将放在工作台上的一块木板竖了起来,然后退后几步,准备试一下机关钢笔的威力。

  汤晴猜到了李子安想干什么,忙着将一口喝到嘴里的牛奶吞了下去,说了一句:“子安哥,它的射程是十米,威力最大的距离是一至三米,距离越远,威力越小,但即便是十米,笔尖也能扎进那块木板之中。”

  “这么厉害啊。”李子安忍不住赞了一句,又往后退了几米,估摸着有七八米的时候,将笔筒从左拧到了底。

  钢笔一震,发出了一个极其轻微的声音,就在那一瞬间,一只笔尖从圆孔之中飞了出去。

  哚!木板轻轻颤了一下,银色的笔尖扎进了木板之中。

  李子安走了过去,看见了那只笔尖,它已经扎进去了三分之一,剩下了三分之二在外面。他伸手将笔尖拔了出来,仔细看了看笔尖。那笔尖没有一点变形,一点也不影响再次使用。

  汤晴说道:“钨合金是制造穿甲炮弹的合金材料,坦克的装甲都能打穿,打木板和射人可以重复使用很多次都不会变形,不过我还是给你准备了一只备用的笔尖。”

  她拉开抽屉,将一只备用笔尖拿了出来,放在了办公桌上。

  李子安进笔尖装了回去,跟普通钢笔装笔尖的操作一样,很方便。

  他琢磨着回去之后就往钢笔的笔尖上抹上止行膏,以后要是遇上近身格斗的敌人,他就用机关戒指上的尖刺。如果遇上有一点距离,不好出手的敌人,那就用钢笔偷袭。止行膏遇血就融,哪怕是划破一块皮,那也能在几秒钟之内把人撂倒。

  “小汤,你的手真巧,你做的这支机关钢笔,我觉得比电影里演的还好用。”李子安夸赞了一句,回到办公桌边拿起了那只备用的笔尖。

  汤晴笑着说道:“你每次都夸我一下,我都不好意思了。”

  李子安也笑了:“做得好就要夸嘛,你人漂亮,心好,手还巧,怎么夸都不为过。”

  汤晴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又不是李小美,做什么都想让人夸。”

  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慌忙低头喝粥,几口喝了粥,拿起牛奶就往外走。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李子安问。

  “我得去给小美上课了。”汤晴脚步风快。

  李子安说道:“迟点也没关系。”

  汤晴说道:“那不行,我教孩子要有时间观念,我自己也应该做到。”

  这话让李子安这个当爸爸的感到惭愧,也不好说什么了。

  他将汤晴吃剩下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带着垃圾离开了排忧工坊。回到家里的时候,他便听见了李小美在朗诵诗歌的声音,稚嫩的声音里隐藏不住的装腔作势的感觉。

  他回到屋里,将备用的笔尖放进了合金工具箱里,然后给机关钢笔的笔尖抹上了一点止行膏。

  快八点的时候,李子安走出了小区的大门,早早的站在路边等着了。

  他没叫沐春桃。

  有些事他不能让桃子掺和,有些人也不能让桃子接触,哪怕是潜在的危险,他也不想她沾上。

  八点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李子安正纳闷董曦怎么还没来的时候,一辆长城H9越野车从他身后驶来,停在了他的身边。

  副驾驶室的车窗玻璃放下来,李子安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驾驶室里的董曦,即便是这样的大尺寸越野车,她坐在里面也让空间显得紧张。

  “早啊。”李子安打了个招呼。

  “上车。”董曦说。

  李子安^拉开车门进了副驾驶室,他刚刚把车门关上,董曦就挂挡开走了。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李子安问了一句。

  虽然不问也能到,到了也就知道了,但两个人坐在车里,总得找点话来说。

  “到了你就知道了。”董曦说。

  “你吃早饭没有?”

  董曦移目看了李子安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李子安觉得有些无趣,也不跟她说话了,看窗外的风景。

  哈佛H9出了城,又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最后来到了松江边的一个大院里。进门的时候李子安瞅了一眼挂在门口的牌子,是一个疗养院。不过不是普通的疗养院,因为门口设了岗哨,站岗的是战士。

  疗养院里房子多是那种独门独户的房子,白墙青瓦,精巧别致。虽然不是别墅,但也差不多了。

  这疗养院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空气也好,还远离城市,住的还是这种“病房”,能在这里养病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董曦将车子指定的位置,然后带着李子安来到了一座病房门前。

  李子安以为她要伸手敲门,她却回头看着他,他也看着她,心里很好奇她想干什么。

  董曦犹豫了一下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知道你收费很高,动辄几百万,我先把话说在前面,我可没那么多钱给你。”

  李子安笑了笑:“我们之间不谈钱,谈钱多俗气,我把你当朋友,我才来这里的。”

  董曦冲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然后才伸手敲门。

  房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男子,一米八的个子,身材健壮,但肌肉退化明显,臂膀和脖子上的肌肉还在,但肚子却凸起来,这是八块腹肌往一块发展的趋势。他的长相一般,却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那眼神坚毅且锐利,仿佛眼睛里藏着一把军刀,给人随时都会出鞘的感觉。

  董曦说道:“丘猛,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李子安大^师。”

  丘猛没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子安。

  干这行的,还真没几个情商高的。

  李子安也不在乎,笑着打了一个招呼:“丘大哥你好。”

  丘猛还是没有反应。

  董曦瞪了丘猛一眼:“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人家大^师跟你打招呼,你怎么跟一根木头似的?”

  丘猛这才出声说话:“进来说话。”

  他先进去了。

  董曦对李子安说道:“你别介意,他的脑子被炮弹炸伤过,反应有点迟钝。”

  李子安笑了笑:“没事,也不用跟我解释,我其实能理解你们,干你们这行压力很大,警惕性也很好,他不相信我也很正常。”

  用行话来说就是,你们脑子都不太正常,我能跟你们计较吗?

  董曦领着李子安进了屋,丘猛就站在客厅里。

  这房子也就五六十平的样子,客厅很小,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电视柜、沙发、茶几什么的都有,还有一面落地窗,窗边有一道小门,开门出去就是一个小阳台,一眼就能看见山坡下的松江。

  这样的环境,李子安都有点想来这里养病了。

  董曦一看丘猛就来气:“我好不容易才把大^师请来,你板着一张臭脸干什么?我警告你,大^师给你看病的时候,你配合一点。你要是犯浑,我揍你,你现在也打不赢我。”

  丘猛咧嘴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