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09章黑锅3条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01 2020-11-17 17:24

   客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西罗开门跑出去之后,黑锅军师、黑锅财务、黑锅杀手、黑锅司机才从客厅旁边的洗手间里走出来。

  李子安跟西罗的对话,黑锅四人组一个都没有落下,所以李子安让放西罗走,他们提前就避开了。

  有些面,还是不见的好。

  黑锅四人组来到卧室门口,李子安正在用金创膏给彭佩佩处理伤口。

  这个精神小伙的生活作风的确有问题,取向也有问题,但他不是罪犯,他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必须要善后,该解的毒要解,该治的伤要治,该给的钱也要给。

  “子安哥,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住那个家伙,为什么又把他放了?”沐春桃不解地道。

  李子安说道:“这里是居民小区,不能动刑,如果我们动刑,邻居很有可能会听见,然后报警。抛开犯法这一点不说,我们获得的信息也未必是真的,所以得不偿失。我已经在他的身上下毒,等他身上的毒发作之后,他就会主动来找我,那个时候就不是我求他了,是他求我了。”

  “我们制造的这些证据也不能威胁到他吗?”沐春桃还是有些不理解。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

  “那我们算是百忙了。”沐春桃的脸上是一个失望的表情。

  李子安说道:“一点都没有百忙,背黑锅有三条,第一条是安全,第二条是安全,第三条还是安全。你要记住,不管是背什么黑锅,首先要考虑的是我们自己的退路。比如我们今天做的这些事,看似无用功,但是如果我们手里没这些证据,那个西罗从这里出去肯定报警。他是意塔利人,西方媒体一定会炒作这件事,不说被追究什么责任,仅仅是舆论压力就会让我们陷入糟糕的境地。”

  沐春桃的了一下头:“我懂了,我们手里有了这些证据,西罗不敢报警,彭佩佩也不敢报警,我们就不会麻烦。”

  李子安笑了,孺子可教也。

  沐春桃总是想参加背锅行动,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女什么都不懂,他这个当奸夫的肯定要带带她,教会她一些东西。

  “桃子,你去把剩下的钱拿来给彭佩佩,我处理了他的伤口就唤醒他。”李子安说。

  “嗯,钱在后备箱里,我这就去拿。”沐春桃说走就走。

  李子安看了孟刚一眼。

  孟刚点了一下头,跟着沐春桃离开了。

  老孟就不需要教,这种老鸟甚至不需要跟他说什么,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够了。

  李子安继续处理彭佩佩身上的伤口。

  彭佩佩身上被扎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屁^股,那里肉厚,没有大血管,扎几刀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扎的时候放心,处理的时候却有点糟心。

  李子安是真心不想面对彭佩佩的屁^股,心理上有点克服不了的障碍。

  直到这时莎尔娜才说了一句话:“春桃真的不适合参加行动,以后重要和危险的行动就不要她参加了,她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她自身也不安全。”

  李子安说道:“我带带她吧,我有分寸,简单的没有危险的行动,她想参加就带她玩玩也没什么。”

  莎尔娜微微翘了一下嘴角,但不再说什么了。

  李子安看了莎尔娜一眼,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是我们这个团队好,也是为了春桃好,但她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女人,有时候我也管不了她。”

  “我懂。”莎尔娜说,然后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跟春桃在一起,有时候你很软,有时候你又很硬。”

  李子安:“……”

  范才伟站在旁边很尴尬,想回避一下,可又觉得太明显了,就那么路灯似的站在门口。

  “西罗会如你所说,他主动来求你,然后把我们想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吗?”莎尔娜说起了正事。

  李子安已经处理好了彭佩佩身上的伤口,他将彭佩佩翻了一个身。

  彭佩佩现在处在莎尔娜说李子安的两种状态里的第一种状态,不过就算是第二种状态,那也可以忽略不计。

  莎尔娜偏了一下头。

  李子安^拉过被子盖在了彭佩佩的身上,这才说道:“我对我的药很有信心,他不敢跟任何说我威胁过他,也不敢跟人说他被我下毒了,他会正常的去意塔利,然后见那个特使接受某个任务,这些事用不了多少时间。等他的症状体现出来,他求医无效之后,他就会来找我,因为只有我能救他。”

  莎尔娜偏过了头来,感觉自然多了:“那我们就得提前做准备了,我有一个预感,这次一定是一票大的。”

  李子安想问她一句有多大,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也有一个预感,他要是把这话说出来,她十有八九会扯到他身上。

  关于大,那是一个很私密的话题。

  范才伟就在旁边?

  不存在的,他就是一盏孤独的路灯。

  发自己的光,照亮别人的人。

  李子安用合金戒指的尖刺刺破指头,捏开彭佩佩的下颚,往他的嘴里滴了好几滴炉身血,随后又掐住彭佩佩的人中,最后又注入了一点真气。

  沐春桃和孟刚回来了。

  沐春桃将一只黑色的塑料袋放在了床上:“子安哥,袋子里是25万。”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这时彭佩佩的睫毛颤了颤,已经有了意识。

  李子安说道:“你们去车^库等我吧,我跟这货说两句就下来。”

  黑锅四人组离开了。

  几秒钟之后彭佩佩睁开了眼睛,短暂的愣神之后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一床的血迹,张嘴就尖叫了一声:“啊——”

  李子安抓住黑色的塑料袋的底部,往上一掀,一捆捆钞票顿时从黑色塑料袋中抖落出来。

  彭佩佩的嘴巴还保持着张大到极致的“0”形,但尖叫的声音却戛然而止,两秒钟后他闭上了嘴巴,伸手来捡钱。

  李子安淡淡地道:“西罗已经走了,这是尾款25万,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彭佩佩跟着就点了点头:“是西罗强^j^i^a^n了我,是你救了我。”

  李子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是备用的选项,如果我需要你这么说,你就这么说,你对那个保洁大姐做的事就会永远锁在箱子里。从现在起,你什么都不用说,你没有见过我。”

  彭佩佩又连连点头:“对对对,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把这里收拾一下吧,我走了。”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离开了。

  善后工作有些无聊,但是必不可少。

  背黑锅有三条,第一条是安全,第二条也是安全,第三条还是安全。

  黑锅公司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企业文化和精神?

  李子安自己也不知道,但他对这句话很满意,因为超押韵。

  半个小时后,李子安和沐春桃出现在在了高臣一品中的上行的电梯里。

  沐春桃搂着李子安的腰,好生舍不得。

  电梯门打开,不等李子安提醒一句,沐春桃就赶紧松开了。

  她还不知道余美琳的情况,生怕余美琳突然从门里出来,然后就看见她抱着李子安,那就死定了。

  两人出了电梯,来到了门口。

  “要不进去坐坐吧。”李子安说。

  沐春桃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傻啊,这个时候我们一起回来,你还邀请我去你家坐坐,美琳会怎么想?”

  李子安的嘴唇动了动,差点就压不住冲动想跟她说发电的事,可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这种事情一旦开口就等于开弓射箭,开弓是没有回头箭的,所以必须要确定能一箭命中靶心才行,着急射脱靶,那就不好了。

  似乎是觉得自己说了一句“你傻啊”有点不合适,沐春桃跟着就踮起脚,又在李子安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快回去吧,来日方长,我知道你夹在我和美琳中间很为难,但我不介意的,我只想你过得开心,舒服就好。”

  李子安嗯了一声,也在沐春桃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开门进去了。

  沐春桃走了两步,回头看了关上的房门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

  哪个女人不想夜里搂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他的怀里做一个甜美的梦?

  可为了李子安,她真的不介意这个,只要李子安过得开心和舒服,她就满足了。

  客厅里没人。

  李子安抬手看了一下腕表,这个时候才晚上10点过几分,往常这个时间余美琳都还在沙发上办公,不会进屋睡觉,今天晚上是个什么情况?

  李子安往卧室走去。

  卧室的门是关着的。

  李子安伸手去抓门把,但就在要抓住的时候又把手缩了回来,转身上了楼,进了李小美的房间。

  小棉袄肯定是睡了,但他还是想看看他的小棉袄,亲亲她,跟她唠两句。

  就他这种情况,如果有人说他是女儿奴,他恐怕连一丝反驳的底气都没有。

  李小美睡得很香,小呼吸呼呼的。

  李子安附身下去在李小美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又为李小美压了一下被子,嘴里一边唠叨:“小美,假如你看见我和你小汤老师亲嘴,你会不会对爸爸很失望啊?”

  李小美:“呼呼……呼……”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会啊,小美真乖,好好睡吧,爸爸走了。”

  李小美:“呼……呼呼……”

  李子安轻轻带上了门,下楼路过汤晴住的房间的时候停了一下脚步。

  余美琳之前打电话来说等他回去发电,那肯定得汤晴配合,他犹豫着要不要进房间叫上汤晴,可又觉得不妥,那样的事情他实在是开不了口啊。

  “要叫人也该管家婆去叫,又不是我要充电,男人就该硬气一点。”李子安心里这样一想,直接回屋了。

  房门打开。

  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手中提着的合金工具箱也脱手砸在了脚背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