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11章突发&情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48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的视线紧跟着移了过去。

   那片突然出现的沙尘并不是自然风吹卷起来的,而是车辆奔驰被车轮带起来的,隔着几百米的距离也能听见引擎的轰鸣声。不是一辆车,而是好几辆车。

   丰田皮卡车的驾驶室里,刘军也看见了,他本能的叮嘱了一句“等一下如果有危险,我让你们趴下,你们就尽量把头埋下去,不要高过车窗。”

   贝佳佳好奇的问了一句“我们为什么要趴下去?”

   刘军没有解释。

   现在还不清楚情况,如果他说可能会有枪|手开枪|袭击,这几个姑奶奶恐怕马上就会惊声尖叫,乱成一团。

   刘军想跟李子安说话,可李子安在后面的车厢里。

   李子安已经将合金工具箱抓了起来,放在了膝盖上,随时准备打开防弹屏障。

   这时穆拉迪力说了一句“很有可能是别的游客,我们这边的景区就这样,都是开着车来,跟别的地方的景区不一样。”

   他说了这句话刚刚落定,几辆越野车就从那一侧的沙丘后面冲了出来。两辆jeep,一辆丰田陆巡,还有一辆福特的猛禽皮开车,但是没有改装,后面的车厢用盖子盖着。四辆车上都插着红色的旗帜,车牌也是蜀地的车牌,蜀a开头。

   蜀地与新地距离不远,很多蜀地人都喜欢开车来玩,那几辆车里坐着的多半也是蜀都人。

   不过,李子安还是没有放松警惕,右手紧紧的抓着合金工具箱的提手,随时准备打开防弹屏障。毕竟,刘军都可以伪装成新人,把国字脸变成大胡子脸,伪装几辆车的技术含量更低。

   刘军车上载的人多,尤其是后面车厢里坐着人,不敢开太快,那几辆车很快就追了上来。开在最前面的是一辆jeep牧马人,开车的是一个染了黄毛的青年,兴奋的按着喇叭,还把头探出车窗兴奋的吼叫。

   李子安也看见了车里的其他人,那辆jeep牧马人里坐着一个女人,穿得挺时髦,姿色也还不错。可是,那女人的嘴里叼着一根烟,这就减分了,露出来的脖子和一截肩膀上也有纹身,这又减了好几分。

   他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但那个女人却从后座车窗里探出了头来看着他。

   “嘘嘘!”时髦女郎居然冲李子安吹口哨。

   老康皱着眉头,这还不够,又摇了摇头。那个时髦女郎的轻佻举动似乎加强了他的决心,一定要看好自家的闺女,远离祸水安,不要犯错误。

   另外三辆车追了上来,左边两辆,右边两辆将刘军的车夹在了中间。

   李子安每一辆车都看过了,另外三辆车里也都是年轻人,总共六个男的,四个女的。看穿着打扮就不是什么淑女,很像是那种只要玩嗨了,什么都可以的女孩子。

   老康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女孩子哟,哎。”

   李子安这边也放松了警惕,董卫国给他的情报是有十二个外国人从印度边境偷渡进来了,这些青年都是华国人。而且数目也不对,这几辆车里总共才十个人,不是十二个。“嘿!哥们,要不要赛一段,看谁先到小河墓地!”开丰田陆巡的青年冲刘军吼了一嗓子。

   刘军很克制的摇了摇头。

   “怂货,没劲,我们走!”开丰田陆巡的哥们轰了一脚油门,带头往前冲去。

   四辆车在前面乱窜,车轮带起滚滚沙尘扑卷过来,刘军和四个女学生把车窗一关就没事了,坐在后面的几个男人却吃了灰。

   男同学肖军骂了一句“几个傻|逼,我祝你们车爆胎!”

   高个的王东也嘟囔了一句“几个女人全都来大姨妈。”

   李子安忍不住看了王东一眼。

   同学,你很毒啊。

   人家不远千里带几个妞来这里飙车,图的不就是那个吗,你居然诅咒那几个女人全都来大姨妈!

   那几个青年见刘军没追上去,也就不再挑衅了,开着车走了。

   一个多小时后,地形变了,黄沙地里出现了一些石块,那是古老的河床。

   远处出现了一根根木桩,还有一些土堆、土墩,看上去像是建筑遗迹。

   穆拉迪力说道“小河墓地到了。”

   刘军远远的就将车子停了下来,众人下了车,在穆拉迪力的带领下往小河墓地走去。

   “那些木桩,每一根下面都有一个亡者。”穆拉迪力一边走,一边讲解,“上粗下细的象征的是男人的器官,下面葬的也是男人,船桨形状的象征的是女人的器官,下面葬的也是女人。这是古楼兰的墓葬群,与我们昨天看过的太阳墓不一样,那里是太阳崇拜,这里是生殖崇拜。”

   这讲解中规中矩,几个女学子也不觉得尴尬,毕竟都是成年人,尤其是那三个女硕士都已经是熟透了的女人,她们才不会尴尬。倒是李子安有点尴尬,因为那三个女人在穆拉迪力讲解什么崇拜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来看他。

   李子安不但尴尬,还有些无语。

   你们看古迹啊,看我|干什么,你们又看不见。

   穆拉迪力带着学院派考古队在小河墓地逛了一圈,也说了一堆的故事。

   李子安瞧见了看守景区的人,不止一个,是好几个,还有狗。

   他也看见了那几辆车的年轻人,因为有看守,他们也不敢乱来。如果这里没有看守,天知道这些年轻人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没准会在某个古人的坟堆上放一炮,甚至更出格的事情也说不一定。

   临近中午的时候,穆拉迪力又把人带到一块指定的空地上休息,准备午餐。

   各人拿了干粮和矿泉水充饥。

   李子安拿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包饼干来到了营地旁边的一棵胡杨树脚下,坐在树脚下喝水吃饼干。

   康馨也拿着一瓶矿泉水和一袋牛肉干想过来,却被她家的老头子抢了先,闷闷不乐的蹲在皮卡车的脚下吃牛肉干。

   康海川在李子安的旁边坐了下来“小李,今天晚上我们在路上露营,第二天上午到米兰遗址,相信这边文化局的人已经安排好了,下午同学们就可以进行考古挖掘了。明天晚上,我们就去那个地方。”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嗯。”

   “车子的事情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去跟迪力热哈说一下,看他能不能把车借我们,我估计他不会答应,然后你再我跟他说,给你一笔可观的租车费,我想他会答应的。”康海川说。

   康海川和康馨其实都见过刘军,但相处了两天下来父女俩都没瞧出来,不得不说刘军的伪装技能还是很牛逼的。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可观的租车费”。

   李子安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康海川,心里有话没说。

   老康,你妹啊!

   我赞助了一百万,天天吃饼干喝矿泉水,连睡觉的帐篷都是蹭你闺女的帐篷,你还好意思让我出一笔“可观的租车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康海川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嘴角“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李子安说道“没,你脸干净得很,没问题,就按你说的办。”

   他去找刘军借车,肯定不会给什么租车费,但是要说服国字脸留下来保护三个师太和两个男生,这却需要费点口水。

   “小李。”

   “嗯。”

   康海川感叹地道“你是贵人,希望这次能沾点你的贵气,在那个地方发现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马福全,问了一句“康教授,马叔叔临死前跟你说他发现了什么东西,你觉得是什么?”

   康海川叹了一口气“老马走后,我一直在琢磨这事,可是毫无头绪。要是老马还活着就好了,他要是还活着,他肯定会告诉我们他发现了什么。”

   说了等于没说。

   “我以为这段时间你会发现点什么。”李子安说。

   康海川说道“我也想啊,不过这次我有预感,我们一定不会空手而归。”

   李子安心中一动,将手里的一块饼干放进嘴里,然后将手掌伸到了康海川的面前。

   康海川有预感,他想给康海川卜一卦,这也不失一个获得线索的途径。

   然而,不等他跟康海川说在他的手掌上随意画画,营地里就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李子安移目看了过去,那一群年轻男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考古队的营地里,一个染着金毛的青年正跟康馨嚷着什么,气势汹汹的样子。

   “我过去看看。”康海川站了起来,踩着沙地,深一脚浅一脚的往营地走去。

   不等他走几米远,李子安已经从他身边跑过去了。

   “小李,让他们别吵架。”康海川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李子安回了一句,加快了脚步。

   他没看见李军和穆拉迪力,也不知道两人去干什么去了,那不然有那两人在,估计也吵不起来。

   没跑几步,营地里的声音清晰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染了金毛的青年气焰嚣张,“我请你过去喝酒,那是给你面子,你敢让我滚,给脸不要脸,你再给老子说个滚字试试!”

   zhuixuchhan0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