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27章大惰摸骨术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869 2020-11-17 17:24

   小棉袄的房间里有很多玩具,扔得乱七八糟的,李子安一一捡起来放好,一边捡一边唠叨:“小美,玩了玩具就好放好,不能乱扔,你是女孩子,你得学会收拾,不能像男孩子一样邋遢。”

  李小美躺在被窝里,盖着卡通被面的被子,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李子安,小眼神里充满了渴望:“爸爸,你给我变个戏法吧。”

  李子安皱起了眉头:“晚上不能吃糖,不然牙齿会生虫,再说爸爸的法力用完了,明天才能变戏法。”

  李小美翘起了小嘴。

  李子安走了过去,坐在床边,讨好地道:“爸爸给你讲个睡前故事好不好?”

  李小美眨巴了一下眼睛:“爸爸,我要听鬼故事。”

  李子安:“……”

  你是个女孩子啊!

  睡前听鬼故事,你胆儿真肥!

  李子安想了一下:“爸爸给你讲一个龟兔赛跑的故事,比鬼故事好听多了。”

  “嗯。”李小美应了一声,终究是小孩子,容易哄。

  李子安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将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森林里有一只小白兔……”

  没过几分钟,李小美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李子安眼神里满是宠溺,他伸手摸了摸小棉袄的头。

  却就是这一摸,他的手碰到了一块凸起。他担心那是瘤子什么的,顿时紧张了起来。他又仔细摸了一下,这才发现那是头骨冒起来的一部份,很光滑,有弧度。

  李子安心中一动,闭上了眼睛,专注精神。

  意念之所指,秘法之所至。

  这秘法是观相术中的大惰摸骨术,与普通的江湖相师的摸骨看相不同,大惰摸骨术是将大惰随身炉之中的“真气”引导出来,进入受者的身体之中解析骨相,更为精准透彻。同时也因为这个原因,大惰摸骨术也可以用来诊断病人的病情,十分厉害。

  剖相术与大惰摸骨术都是姬达的相术秘法,前者是看,后者是摸,但后者因为可以用在诊断病人之上,所以划入医术的范畴也是可以的。

  所谓真气,那不过是李子安自己的理解,大睡炼气术睡觉既是修炼,修炼所得的能量是什么,他至今都不知道,所以就自己取了一个名字,真气。

  李子安的手指轻轻按压小棉袄的头骨,一丝丝真气从他的指尖进入头骨,然后又返回他的身体之中,最后又回到大惰随身炉之中,这个过程也等于是“方士副脑”获得了真气的信息反馈。

  摸骨结束,李子安的心中有了卦辞:“头角峥嵘麒麟骨,呼风唤雨有神威,一生富贵好安康,天生贵子声名扬。”

  李小美头上冒起的头骨不是病症,而是骨相之中最好的麒骨,而且还是麒骨之中的异相,都长成角了,正应了那句头角峥嵘。

  “我的小棉袄,那肯定是最优秀的。”李子安的心里美滋滋的,他为李小美盖好了被子,然后回了他的房间。

  练拳、洗漱,李子安躺在被窝里的时候刚好十点整。他刚准备关灯睡觉,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传出了微信收到消息的声音。

  李子安的心中生出了一个奇怪的预感。

  不会又是她吧?

  李子安拿起了手机,唤醒屏幕,然后看着屏幕发呆。

  还真是沐春桃发来的消息。

  金刚萝莉:你睡了没有?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回了一句:正准备睡,有事?

  金刚萝莉:你到我家来,我们聊聊。

  李子安想去,可又觉得不合适,心中纠结。

  有什么话不能白天里聊吗?

  金刚萝莉:你是怕被余美琳知道吗,我是跟你聊工作室的事,余美琳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李子安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回了一句:好吧,我过来。

  金刚萝莉:我给你留着门,你悄悄过来。

  李子安有些无语。

  上一句还大义凛然的样子,转眼就心虚了,还提醒他悄悄过去。

  明明是谈正事,被她这么一说,却满满都是奸/情的味道。

  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吧?

  可李子安还是从床上爬起来了,还穿上了一套崭新的唐装。

  咚咚。

  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刚刚穿好衣服的李子安突然就发怔了。

  “子安,你睡了吗?”余美琳的声音。

  李子安莫名紧张,余美琳这个时候来敲他的门,她来干什么?

  他稍微穏了穏,然后上去开了门。

  余美琳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只小药箱,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灯光透照下有点透明的感觉,掩藏不住的山山水水好风光。

  李子安顿时呆住了,他被刺/激到了。

  她这是想通了,来收家庭作业了吗?

  “我的身上有点疼,你能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吗?白天昆丽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她也不太会弄。”余美琳说。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让开路:“嗯,进来吧。”

  余美琳却站在门口没动:“我还是不进去了,可以的话就在客厅处理吧,小美和奶奶都睡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从门里走了出来。他的心中有点淡淡的失落,不是来收作业就算了,她连他的门都不愿意进,她怕他霸王硬上弓吗?

  余美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仔细打量了李子安一眼,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这衣服什么时候买的?”

  “昨天晚上在网上买的。”李子安打开了小药箱,从里面取出需要用上的东西,消毒药水,纱布什么的。

  “你穿唐装还挺好看的。”余美琳说。

  李子安蹲了下去,为她处理膝盖上的伤口。那白生生的腿却给他带来了困扰,他控制不住他的眼睛要往某个地方看,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可是这并不妨碍他的想象力。然而,有些事情是越想越难受。

  “子安。”

  “嗯。”

  “我给余家豪的文件里说云地的铜矿储量丰富,我估计他明天可能会来公司发难,你明天也跟我去公司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讶然道:“他让余家勇偷你的文件,摆明了是在打那座铜矿的主意,你这么一说,他不就更想要了吗?”

  余美琳叹了一口气:“我没有办法,新星公司负债一个多亿,如果我说那座矿没有矿,会有更多的债主上门,公司的处境会更困难。”

  李子安吃了一惊:“新星公司负债一个多亿?”

  “是的,其中有八千万都是来自大江集团的财务公司,那笔欠款很快就要到期了。余嘉豪就是大江集团财务公司的CEO,如果他联合其他债主上门逼债,公司的处境会更艰难。我说那座矿储量丰富,也是为了稳住他。他想要那座矿,他得走法律程序,那样的话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而我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余美琳说。

  “商场上的事我不懂,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李子安说。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眼眸中有感激的神光,可她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李子安往膝盖上的伤口上倒了一点消毒药水。

  “嘶!”余美琳疼得吸了一口凉气。

  李子安往伤口上涂了一点创伤膏,然后用医用纱布给她包扎。

  “你有没有想过去公司发展?”余美琳问。

  李子安站了起来,微微一笑:“我没读过大学,也没在什么公司上过班,连最简单的表格都不会做,我去你的公司能干什么?目前这样就好,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就跟我说。”

  余美琳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们要是都去公司了,就没人照顾小美了,孩子的成长也需要父亲。”

  破天荒的,李子安感觉到点夫妻聊天的感觉,不过也没说什么,他又给她处理头上的伤口。

  他的金创膏处理这种伤口最为合适,远比什么创伤膏有效,可惜他手边没有。

  他心里琢磨着,没事的时候要炼制一些常用的膏药备着,以后工作室开张了也能用上,不能需要什么膏药了才去炼制,那样客户的体验就差了。

  “你轻点,有点疼。”上消毒药水的时候,余美琳的眉头都皱成了一团。

  李子安关切地道:“你不愿意去医院检查,要不我给你检查一下吧,毕竟是大脑,万一有点淤血什么的,突然发作会很危险。”

  余美琳讶然道:“你给我检查,你什么时候又学过医了?”

  李子安说道:“我师父是个方士,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医、卜、星、相,我都会一点,要不你让我试试?”

  “好啊,你试试吧。”余美琳很好奇李子安会怎么给她检查身体,也想知道李子安所谓的医术是什么样的医术。

  李子安将双手放在了余美琳的脑袋上,闭上了眼睛,意念集中,大惰随身炉释放出一丝丝真气,顺着他的双臂汇聚与他的双手之上。

  他用十指逐寸按压余美琳的头部,注入真气,真气回炉。

  他用的仍然是大惰摸骨术。

  什么地方有病症,不通畅,用这大惰摸骨术摸一下便知道了。

  “子安,你的手热热的,你是在给我按摩,还是在我检查?”余美琳好奇地道。

  李子安不敢分心,也不说话,继续指压她的头部。他很快就按到了她摔出来的大青包上,他也顾不上她的感受了,依旧半轻不重的压了下去。

  “嗯……”余美琳呻吟了一声。

  这是一个正常的呻吟声,却莫名其妙的将李子安的视线引诱到了她的领口,那雪白的肌肤让他的喉咙有些发干。

  只看了一眼他就不敢看了,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管家婆不收作业,他就是把钢笔灌满墨水也无处书写。

  检查完了,李子安也松了一口气,她的脑袋就只有那个大青包里有点皮下淤血,头骨和脑子里面并没有问题。

  “好了,你也可以放心了,你的脑子没事,只有一点皮下淤血。”李子安说,他的双手都有点轻颤的迹象。

  这大惰摸骨术也颇耗“功力”,今晚连续使用了两次,这就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感觉你给我做了个按摩,我的头现在轻松多了,一点都不疼了,可你怎么确定我的脑子里没有问题?”余美琳很好奇的样子。

  李子安说道:“这手段跟我卜卦差不多,没法解释,时间不早了,你回屋休息吧。”

  余美琳的心中莫名有点失落:“好吧,你也早点休息。”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提着小药箱上楼。

  咕咕。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传出了一个消息音,那声音本来很小,可客厅里实在太安静了,老远都能听到。

  余美琳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李子安:“子安,你这个时间换衣服,你是要出去吗?”

  李子安莫名心虚,回了一句:“没有,我就试穿一下。”

  “哦。”余美琳没话了,提着小药箱上了楼。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顿时无语。

  金刚萝莉:你怎么还不来,是不是余美琳发现你了?

  李子安苦笑着摇了一下头,揣好手机出了门,关门的时候小心翼翼,几乎没有响声。

  然后他又觉得好笑,自言自语地道:“我这是在做贼吗,至于这么小心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