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37章大圣与白骨精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02 2020-11-17 17:24

  李子安想去余泰安的办公室坐坐,可人没来。

  他刻意从余家明和余诗曼的办公室门前路过,他刚刚走过去余家明就追了出来。

  “姐夫,进来坐坐。”余家明很客气的样子。

  余诗曼应该跟他聊过了,但他还这么客气,这个人的城府真的不是一般的深。

  李子安走进了办公室,余诗曼也在办公室里,正看着他,那眼神一点都不友好。

  余家明伸手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然后请李子安去沙发入座。

  李子安坐到了之前坐过的位置上。

  “姐夫,诗曼刚才跟我聊过了,你真的要支持大伯做董事长吗?”余家明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笑了笑:“我是说可以支持他,但没说一定要支持他,我跟他的矛盾,你们也是知道的。”

  “大伯那个人太强势了,而且……”余家明摇了摇头。

  李子安很配合的问了一句:“而且什么?”

  “我不好说他坏话,但姐夫你想想他当初是怎么对我姐的,你就知道了。”余家明说。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他的确做的很过分,刚才他还想用500万从我的手里拿走奶奶留给我的那百分之五股权,我不同意,他还想打我。”李子安一脸不爽的样子。

  余家明和余诗曼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按说,臭不要脸的姐夫说出这样的话,兄妹俩就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是兄妹俩却连一点高兴的气息都没有。

  不为别的,这臭不要脸的姐夫真的不靠谱,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值得相信。

  “我刚才还想去跟二叔聊聊,但没见到他人,他平时都不来总部吗?”李子安随口问了一句。

  余家明说道:“我爸约二叔去钓鱼去了。”

  李子安笑了笑:“原来是这样,我以为今天会开董事会,看样子是不会开的了,这里很无聊,我就回去了。”

  “姐夫,不急嘛,再聊两句。”余家明开口留人。

  “聊什么?”

  余家明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姐夫,我就直说了吧,大江集团现在的盈利水平很差,债务不断增加,你拿着那百分之五股权也分不到钱,还不如卖成钱放在银行里赚利息。”

  李子安笑而不语。

  “大伯一套真的不行,集团需要一个新的董事长,那个人就是我。”

  “必须是你,奶奶不会看错人的,不然她也不会把那百分之十五的股权给你。”李子安说。

  这时余诗曼也起身往这边走来,坐到了李子安的对面,开口说了一句:“姐夫,奶奶的遗愿就是将大江集团发展好,奶奶临终前还夸你孝顺,你也不忍心看着大江集团在大伯的手上完蛋吧?”

  “不忍心,绝对不忍心。”

  余家明说道:“这样吧,姐夫,你开个价吧,我是诚心诚意,我们什么都可以谈。”

  李子安什么都没说,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余诗曼,那眼神意味深长。

  余诗曼忽然生出了点诡异的感觉,那就是她没穿衣服。

  余家明也看了一眼余诗曼,似乎明白了什么:“姐夫,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好当着我说的条件?”

  看来真的是“诚心诚意”了,明知道这臭不要脸的姐夫心里有什么无耻的想法,但他还是当着余诗曼的面说了出来。

  李子安淡淡地道:“钱我当然想要,现在这个世道,还有什么比钱拿在手里更稳当?但仇我也要报,我这个人是有仇必报的。”

  余家明和余诗曼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姐夫,我们家跟你没仇吧?”余诗曼说。

  李子安说道:“你们的确跟我没仇,但是汉克跟我有仇。”

  余家明和余诗曼又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兄妹俩找到原因了。

  余诗曼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姐夫,你不会是想让我跟汉克分手吧?”

  李子安淡淡的反问了一句:“分手就能让我报仇吗?”

  余诗曼微微愣了一下。

  余家明咀嚼了一下李子安说的话,然后就起身了:“诗曼,你陪姐夫聊聊,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余诗曼应了一声。

  李子安客气了一句:“家明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我坐会儿就走了。”

  “我们兄妹三人还从来没有在一起吃顿饭,要不今天中午我请客,我们吃顿饭怎么样?”余家明的眼神里满含期待,脸上也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

  “这个……带会让再说吧。”李子安说。

  “行行,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一下。”余家明转身离开,背对着那臭不要脸的姐夫的那一刹那,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脸色阴沉,眼神之中充满了恨意。

  他本来跟李子安没仇,可是现在有仇了。

  二叔余泰安跟他们家的关系其实不错,他觉得获得余泰安的支持应该不难,给点好处就行,却没想到就是这么水到渠成的事情,半路杀出了个臭姐夫,手里捏着余家豪的把柄,能左右余泰安的决定,这事就变得复杂和不可控了。

  如果李子安拿余家豪要挟余泰安,余泰安肯定不敢支持他,他家占有股权最多,却只能看着董事长的宝座无法坐上去,可气不可气!

  更可气的是,那臭不要脸的居然当着他的面暗示,他要想染指他的妹妹报复汉克,这样的耻辱,就算是武大郎也不能忍吧?

  可是,他还是轻轻的关上了门,为余诗曼跟李子安创造私密的空间。

  “姐夫,你就直说吧,你究竟是想让我跟汉克分手,还是想给他戴绿帽子?”余诗曼也把话挑明了。

  “你说呢?”

  余诗曼起身走到了李子安的身边,坐到了李子安的身边,一只柔荑放到了李子安的大腿上。

  李子安笑了笑:“看来是你想送汉克一顶绿帽子。”

  “把那百分之五股权卖给我,支持我哥做董事长,我什么条件都满足你。”余诗曼的手一点点的往上移。

  李子安说道:“那百分之五股权我可以卖给你,如果猜的不错,那百分之五股权其实就是二叔和家明想给你的,对不对?”

  “你还真是料事如神的大&师,汉克输给你一点都不冤枉,我要是我姐,我也一定会选你,不会选汉克。”余诗曼的手继续往上移,一点点,一点点。

  这个行为就像是白骨精伸手去抓孙大圣的金箍棒一样,一点点的伸过去,就看孙大圣会不会拿金箍棒打她。

  “六个亿我卖给你。”

  “成交。”余诗曼的回应很干脆,李子安去余泰山的办公室之后兄妹俩就在这里商量过了,她和余家明的底线其实是七个亿,李子安开口要六个亿,她是巴不得。

  “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李子安说。

  “我知道,你个不要脸的臭姐夫。”

  白骨精得逞了。

  孙大圣却没有出手打妖精,反而面带微笑的看着白骨精。

  李子安看着那只手:“诗曼,你这是干什么?”

  “姐夫,你说呢?”余诗曼虽然已经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可是眼神之中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震惊的神光,还有一些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东西。

  她对姐夫的大&师这个称呼也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李子安捉住了余诗曼的手,然后将她的手拿开了。

  他跟余美琳约法三章,不能拥抱,不能亲嘴,不能上床,现在看来小姨子的举动并没有让他陷入违约的尴尬境地。

  “你怕啦?”余诗曼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挑衅的意味,“有贼心没贼胆,你都不敢碰我,你还跟我提什么条件,还说要报复汉克,你倒是给汉克戴一顶绿帽子啊。”

  李子安:“……”

  “那你说出来,你的条件是什么?”余诗曼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视线四十五度斜下,目不转睛。

  “你把他约出来,然后跟他做,我在旁边看。”

  余诗曼顿时愣了一下,心中羞耻,跟着脸红红的啐了一口:“我果然没看错,你真的是一个变态!”

  李子安并没有反驳。

  “我跟汉克做过之后,你是不是还要做给汉克看?”

  李子安没承认,也没有否认。

  “你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余诗曼的脸都气红了。

  她能接受李子安,毕竟比吴彦祖还帅的男人睡一下怎么也不亏,更何况还是天赋异禀的大&师。可李子安讲出的条件却是这么变态的条件,她是什么身份的女人,怎么可能接受这么变态的条件?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诗曼啊,你的思想真的有问题,我让你跟汉克做,我在旁边看,我是让你跟汉克做饭,我在旁边看着,然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顿饭,你想哪去了?”

  余诗曼一脸懵逼。

  李子安笑了笑:“跟你开个玩笑,你不是那种会做饭的女人,汉克更不会做饭给我吃,我的条件其实很简单,你和我约会,你和我开房,但都要让汉克知道,我要送他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这可不行,我可以和你约会,我可以跟你做,但是不能让汉克知道,你给他戴了绿帽子这还不够吗?”她显然不想失去汉克。

  “你觉得他跟你在一起是当真的吗?”李子安反问。

  “你什么意思?”

  “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他不过是玩玩而已。”

  “你胡说!”

  李子安看了余诗曼一眼,试探地道:“汉克这几天联系过你吗?”

  余诗曼微微愣了一下。

  守灵的那天晚上汉克中途离开,然后就一直没有联系过她,她给他打电话也不接,她心里还想着是汉克做了领事工作忙,可被这臭不要脸的姐夫这么一说,她心里就不踏实了。

  李子安也不多言,起身往门口走去。

  “你到哪里去?”余诗曼站了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你开出了条件,却连考虑的时间都不给我吗?”

  李子安说道:“汉克就在领事馆里,你要是愿意的话,你就陪我去使馆街逛逛,露个脸,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余诗曼咬了一下嘴唇,什么都没说,却上前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

  这就是她的决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