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63章管家婆与婚戒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6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把材料拿回排忧工坊的时候,汤晴已经把她那边该做的准备做好了,由檀香灰、纸屑、止行膏和毒身膏混合成了毒香泥,做香的棍子也做好了,一尺二三的长度,筷子粗细,看着香棍就知道它将是一根粗短的大香。

  “子安哥,你买这么多零食干什么?”看见李子安从食品袋里拿出一包包零食,汤晴好奇的问了一句。

  “买给你吃呀。”李子安说。

  汤晴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你给我买那么多零食干什么,我还以为你是给小美买的,吓我一跳。”

  李子安笑了笑:“我把冰激凌放冰箱里去,材料都在这里,对了……”

  “什么?”

  李子安不想告诉她大锤在外面监视的事,怕她担心害怕,不过还是提醒了一句:“今晚就不要回你租的房子住了,就在我家的客房住一晚吧。”

  汤晴忽然就安静了,一双乌溜溜的眸子瞅着李子安,也不说话,似乎在猜测李子安说这话的用意。

  李子安也没解释,拿着一大包零食往放在墙角的冰箱走去。

  汤晴还瞅着李子安,直到李子安快要把零食放完的时候才收回视线,戴上橡胶手套做香。

  李子安走了过来,看着汤晴做香,觉得不解释一下也不好,又说了一句:“主要是为安全着想,这次的客户心术不正,想害我,你一个人回家很危险。”

  “哦,我还以为……”汤晴一句话没说完又闭上了嘴巴。

  她面对的,毕竟是为她花了七十多万的男人,还是将她从火坑里救出来的男人,有点敏感和想像也是很正常的。

  “什么?”李子安问。

  “我还以为你又要我制作什么道具。”汤晴说。

  李子安说道:“我还真想让你再帮我做一把刀,非常锋利的那种。”

  汤晴讶然道:“你要刀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防身啊。”

  “我不给你做刀,那属于管制物品,你带着刀也坐不了飞机地铁,被查到了还会惹上麻烦。”汤晴想了一下,“不如我给你做个机关钢笔吧,就像谍战电影里演的那种道具,你这边一拧,它就能射出……子弹也不行,我们也没有子弹,我给它装一根尖刺,你在尖刺上抹上有毒的膏药,那可比刀管用。”

  李子安笑了:“行啊,我要有这样一支钢笔,那等于有一支枪傍身,不过你还是抽时间再做吧,不要太累了。”

  “嗯。”汤晴轻轻的应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大香做出来了,因为两种毒膏是主要材料的原因,做出来的大香呈黑色,拇指般粗。大香的底部香头上有两根小木棍从香泥之中露出来,那其实是两根压在火柴擦板上的火柴,只要轻轻一拉任一一根,整根香就会在一两秒钟的时间里被全根点燃。

  最初的计划只是藏一根火柴,但汤晴觉得不保险,所以多埋了一根,甚至还在火柴与擦板之间添加了一点白~磷~粉末,就算两根火柴头上的火药失效,只剩下木棍,但以白~磷的易燃特性,那也能点燃火药槽中的火焰,引燃整根香。

  汤晴还特意用吹风将大香烘干。

  李子安这边也调配好了原料,用从文具店买来的毛笔蘸上绿颜色的颜料,然后在香上写下了九个符号。本来还有九幅天图的,可那些天图太复杂,他画不好,不如不画。有这九个符号,足够骗过黄波了。

  搞定之后李子安去关了灯。

  排忧工坊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仅剩下一点从雾化玻璃门外透射进来的过道灯的灯光,很微弱。

  荧光粉只需要一点光线就能发光。

  大香上的符号是用荧光粉和绿色的颜料写出来的,吸收了光线之后便释放出绿幽幽的毫光,九个符号在黑暗中清晰可见,那些绿色的毫光也让整支大香颇有神秘感。

  搞定。

  ………………

  夜晚降临,江堤上灯火通明。

  李子安站在窗户前,从窗帘的缝隙里偷窥江堤。

  大锤正坐在江堤上的一只石墩上,吃着一盒盒饭,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这边的楼宇一眼。

  还真是艰苦啊,这年头当个坏人也不容易。

  李子安收回视线,拿出了大锤给他的手机。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晚上九点。

  李子安拨出了之前打来的那个号码,准备给黄波吃颗“定心丸”,可是手机里却传出了该用户已经关机的系统提示音。

  黄波的反侦察意识还真是强,他用的恐怕也是一百块钱就能买一部的老年手机,打一个电话就扔了,让人无法定位和追查。

  咚咚。

  敲门声传来。

  李子安收起那部老年手机往门口走去,他心里想着是不是余美琳在敲门,打开房门之后才看见是汤晴。

  “子安哥,戒指做好了,你拿去给美琳姐吧。”汤晴将一只首饰盒子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伸手接过,那是一只很精致的首饰盒,打开之后一只戒指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跟他的机关戒指很相似,毕竟是“婚戒”,界面上也是一个太极图案,只不过阴鱼和阳鱼是用白色和绿色的玉石做的,非常漂亮。

  李子安赞了一句:“真漂亮,你的手真巧。”

  汤晴腼腆地道:“你就别夸了,我就只是会做一些小玩意,嗯,这戒面上的阴鱼是用翡翠做的,阳鱼是用和田玉做的。”

  “不便宜吧?”李子安随口问了一句,将戒指拿出来观赏,越看越喜欢。

  汤晴说道:“也没花多少钱,我是去首饰店找师傅淘的边角料,和田玉用了五百,翡翠用了八百。”

  “我转给你。”李子安说,本能反应。

  汤晴慌忙抓住了李子安的准备掏手机的手:“你怎么动不动就给我转钱呀,你不记得你给了我一张卡吗,我是用那张卡里的钱买的材料。再说了,这是你要送给美琳姐的婚戒,我肯定用你的钱去买材料,那样才有诚意嘛。”

  李子安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忘了。”

  汤晴松开了李子安的手:“你给美琳姐拿去吧,收到这只戒指,她一定很开心。”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嗯。”

  “我回屋休息了。”汤晴去了隔壁屋。

  李子安却还愣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把戒指给余美琳送去。如果不是汤晴来敲门,他都准备要出门了,那个地方有点远,早点去也好点香进入焚香状态侦查一下。

  想了一下,他还是拿着首饰盒上了楼。

  今晚差不多是生死一战,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可凡事都有一个万一。假如今晚去了有去无回,管家婆就收不到他的婚戒了,这未免是一个遗憾。另外,他也想跟余美琳说几句话,有那么一点交代“身后事”的想法。

  房门是关着的。

  李子安伸手敲了敲门。

  房门很快就打开了,余美琳出现在了门口,身上穿着一条短短的睡裙,白色的,贴肤又柔软。灯光一照,什么曲线都出来了。

  她似乎没有戴大口罩睡觉的习惯,重点非常突出。

  好的点子往往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李子安微微呆了一下,管家婆真的很性感,他以前不只一次幻想过,但那些幻想显然没有亲眼看见的这种舒服而又刺~激的感觉。

  四目相对。

  余美琳有点意料之外的反应,她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进来吧。”

  李子安本来想把戒指拿给她就走,可又觉得这样做没有诚意,他点了一下头,进了她的房间。

  余美琳伸手把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香香的,李子安却分不清楚是香水的味道,还是余美琳身体的天然的味道,总之很好闻,也有点撩人。他的心里琢磨着怎么开口,却被这香味一熏,思维又变迟钝了。

  余美琳笑着说道:“今天怎么想起来我屋里了?”

  她其实看见李子安手里拿着的首饰盒了,心里早就按捺不住激动和高兴了,但有些事情得男人主动一点,女人负责矜持就好。

  李子安双手将首饰盒捧着递到了余美琳的面前,有些尴尬地道:“以前我没钱,跟你结婚也没给你买一只婚戒,我让汤晴做了一对,我一只你一只,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好看,希望你喜欢。”

  余美琳将首饰盒抓在了手指,顾不上打开看一眼,一声嘤咛,张开双臂就将李子安的脖子紧紧的抱住了。

  没戴口罩,李子安很清晰的感觉到了挤压过来的份量,是那么的沉重,沉而不坠。

  她已经二十八了,可身材一点都不输二十三的桃子。

  “我等这只戒指等很久了。”余美琳在李子安的耳边说。

  李子安已经有了点反应,他慌忙说道:“我给你戴上,你看看好不好看。”

  “嗯。”余美琳应了一声,却在松开李子安的脖子之前,在他的脸上香了一下。

  李子安微微僵了一下,不敢还嘴。

  沐春桃虽然让他给余美琳交作业,可是他的心里始终还有点“疙瘩”,还没完全解开,需要一点时间。再说了,今晚这情况,放三国里,曹操都让人给关二爷温酒了,关二爷也该提着青龙偃月刀出去斩华雄了。他固然没关二爷那般豪气,那也应该提枪~去斩黄波,怎么也不能提枪斩美琳吧?

  余美琳打开首饰盒看了一眼,一眼就喜欢上了:“真别致,我喜欢,你给我戴上,我要戴一辈子。”

  李子安将戒指从首饰盒里取出来,抓起余美琳的右手,然后给她戴在了无名指上。

  余美琳又将李子安的右手抓住,看他手上的戒指,有点意外地道:“你的怎么有点不一样,要厚许多,颜色也没我这个鲜艳,怎么不做一模一样的?”

  李子安将拇指压在戒环上的机关按钮上轻轻一压,戒面打开,合金尖刺就弹射了出来,那上面还抹着止行膏。

  “这……你的戒指还有机关啊?”余美琳惊讶地道。

  李子安这才解释道:“我这个是用来对付坏人的,有时候给人治病也能用上,所以要厚一些,你的只管好看就行了。”

  余美琳抬起螓首,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怎么突然想起给我送婚戒?”

  李子安笑了笑:“你看你问的是什么话,你是我老婆,你是手上没有婚戒,别人看见了不笑话吗?”

  他的话音刚落,余美琳忽然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一下子堵住了他的嘴。

  温暖柔软,芬芳湿润。

  还有不知所措和一点点迷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