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50章人%渣姐夫卑鄙舅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037 2020-11-17 17:24

  ();

   余家明跟着就站了起来,满脸堆笑:“二叔,您坐,我去给你泡杯茶。”

  余泰安板着脸说了一句:“不必了,我说两句就走。”

  老太君将百分之十五的股权留给了余家明,一分钱都没给余家豪,就凭这点他对余家豪就不可能有好感,“要的,要的。”余家明还是去给余泰安泡茶了。

  这灾舅子隐忍的功夫是一流的。

  李子安没有起身,只是淡淡的打了个招呼:“二叔,坐下聊。”

  “你在这里干什么?”余泰安对李子安也没一丝好感。

  “我是公司的董事,我不能来吗?”李子安反问他。

  余泰安的脸色逐渐阴沉,但没有发作出来。

  他对余家明还只是讨厌和嫉妒,但对李子安却是藏着恨。余家豪坐牢,就是李子安送进去的,他甚至将老太君没给余家豪留一分钱这事也怪罪到了李子安的头上,如果余家豪没有坐牢,哪有这小子当董事的资格,那百分之五肯定是余家豪的!

  而让他痛苦的是,哪怕他恨不得吃李子安的肉,喝李子安的血,可他却不敢对李子安发火。

  李子安笑了笑:“二叔,你的脸色有点难看啊,你心里是不是在恨我?你要是恨我,你可以打我出气,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我掌握的证据交给警方,家豪绝对不会被追诉什么罪行。”

  余泰安:“……”

  余家明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放在茶几上之后又说了一句:“二叔、姐夫,你们聊,我还有点事,我去处理一下。”

  余泰安没理会余家明。

  李子安抽了一口烟说道:“你去忙你的吧。”

  余家明出去了,可他的脚步声刚出门就消失了。

  李子安看不见他也知道他躲在门口偷听。

  余泰安回头看了一眼没人,这才开口说道:“子安,你跟余家明那小子聊什么?”

  李子安说道:“他想做董事长,找我帮忙。”

  余泰安冷笑了一声:“你还真是够直接的,你知道现在谁是董事长吗?”

  “我岳父。”

  “你还知道是你爸啊,那你还跟那小子躲这里商量对付你爸的阴谋?”

  李子安笑了笑:“商场无父子,董事长的位置能者居之,我就算跟家明在这里商量谁做董事长的事,那也是合情合法的。”

  余泰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蔑笑:“你跟余家明商量了没用,在这件事上我支持你爸。还有,大江集团是余家的公司,没你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我有百分之五的股权,我是董事,怎么没我的事?”

  “你那百分之五的股权早晚是美琳的,而美琳早晚会还给她爸,你说有你什么事?”

  李子安将手里的烟头扔进了茶几旁边的纸篓里,然后看着余泰安,脸上带着微笑:“二叔,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会这样针对我,你告诉我为什么?”

  余泰安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他十分肯定这杀千刀的清楚原因。

  李子安又淡淡的说了一句:“大江集团谁做董事这事还真就是我说了算,你千万别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就凭你?”

  “对,就凭我,三叔家股权最多,加上你就够了。我这个做女婿的,我肯定支持我爸,但你得支持家明。”李子安故意说的很大声,方便站在门口的余家明听见。

  “呵呵呵……

  ”余泰安笑了。

  “如果你不支持,我也不强迫你,那我就没法保证家豪只在监狱里坐半年牢了。”

  余泰安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他不清楚李子安的手里掌握了什么证据,可他不敢赌。

  葛春兰天天在家哭哭啼啼,余家豪真要是再加刑几年十年,余家豪出来恐怕就看不见他妈了。

  办公室门外,余家明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

  他真的没想到姐夫这么仗义,直接威胁二叔让二叔支持他当董事长。而且,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佩服过姐夫的智商,尤其是那句“我这个做女婿的,我肯定支持我爸,但你得支持家明”,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美动听的语言。

  “你图什么?”余泰安控制着心头的怒气,冷声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那得看家明能给我什么了,反正我爸什么都不给我,我多少也得捞点好处不是?”

  “你这样做对得起美琳和美琳她爸吗?”余泰安都快控制不住怒火了。

  李子安笑了笑:“那是我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你只需要记住支持家明就行了。”

  “你就不怕你爸知道后,被你气死吗?”

  “你不说他就不会知道,他只知道是你背叛了他。”

  “你个人&渣!”余泰安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怒火,骂了出来。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掏出了手机,一边摆出拨号的样子,一边慢吞吞地道:“家豪,不是姐夫不义,是你有个正义的父亲,我这个电话打过去……”

  “别!”余泰安慌忙改口,“子安,我嘴贱,你别介意,我答应你。”

  “二叔,我就知道会答应我的,你刚才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李子安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余泰安的眼神里充满了恨意。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二叔,那就这样吧,下次开董事会,一旦家明提出来,你就支持家明,不过……”

  “不过什么?”

  “最终决定还得由我来做,在开董事会之前你问我一下,万一我改变决定了,你就什么都不用做,维持现状就好。”

  余泰安最终还是没能压住心中的厌恶,冷哼了一声:“我知道,你得看余家明能给你什么好处,对不对?”

  李子安淡淡地道:“跟二叔这样的明白人说话就是有意思,我这边没事了,看样子二叔你也不想跟我说话,那你就去忙你的吧。”

  余泰安连多余的一句话都不想跟李子安说,转身就走。

  余家明听到余泰安的脚步声,赶紧离开墙角,快步进了大办公区。

  余泰安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了一眼余家明的背影,眼神之中又多了一丝憎恶。

  他多么想儿子在身边,如果余家豪在他的身边,他又怎么会受这样的气?

  办公室里,李子安掏出了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余诗曼发条短信什么的,却没等他作出决定,余家明就回来了。

  “姐夫,二叔怎么走了?”余家明假惺惺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二叔跟我聊了两句就走了,那事你就放心吧,我已经跟二叔打过招呼了。”

  “姐夫,什么事啊?”余家明还在装。

  李子安笑了笑:“家明你真是个老实人,我和二叔商量什么事,你还能不知道吗?”

  余家明有点困惑的样子:“姐夫,我这人没什么心机,真不知道你跟二叔聊什么事。”

  “呵呵,是让二叔支持你做董事长的事啊。”

  余家明顿时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激动的笑容:“姐夫,太好了,你对我没得说,我余家明不是不懂事的人,我绝对不会忘记杰夫的好的。”

  姐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含蓄的笑容。

  在姐夫面前演戏?

  姐夫能把你演到阴沟里去。

  姐夫的演技,那是经过血与火淬炼出来的。

  余家明干脆坐到了李子安的身边,压低的声音:“姐夫,这事我怎么也得表示表示,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诗曼去什么地方了,怎么还没有回来?”李子安左顾而言他。

  余家明秒懂,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我刚刚在外面问了一下,有人看见诗曼跟汉克一起出去了,我不知道去干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李子安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余家明跟着又补了一句:“我马上给诗曼打个电话,我让她立刻回来。”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余家明拿着电话出去了。

  李子安又从兜里掏出了一支大重九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轰!

  无数细微的声音涌入耳内,李子安很快就锁定了余家明的声音。

  那是余家明的脚步声,他的脚步声停下来的时候,电话也接通了。

  “诗曼,你现在在哪?”

  李子安本来听不清楚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惰随身炉。之中突然释放出了一股热流,一分为二,一时进了他的左耳,一丝进了他的右耳,也就在那一刹那间,他听见了从余家明的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

  “……我在旁边的咖啡厅里,哥,你有什么事吗?”

  这是余诗曼的声音,非常的清晰。

  李子安吃了一惊,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现在不是琢磨这事的时候。

  “那个人&渣来了。”这是余家明的声音。

  “他什么时候来的?”

  “差不多半个小时。”

  “他……他来干什么?”

  “我估计是想见你,我看他就是馋你的身子,你方便说话吗?”余家明肯定是想起了汉克。

  “汉克出去买东西去了,方便,你说吧。”余诗曼的声音。

  “他刚才让二叔帮我,我亲耳听见的,他直接拿余家豪威胁二叔,但我看得出来,他摆明了是想要好处,我猜除了钱,还有就是你。”

  “他还真是臭不要脸!”

  “行了,你回来一趟吧,他想见你。”余家明说。

  “我把汉克支走,然后回来,你先稳住他。”余诗曼的声音。

  “行,你快点。”余家明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又将烟头扔进了纸篓里。

  不是他不讲究,只是这里没烟灰缸。

  他刚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余家明就回来了。

  “姐夫,诗曼去外面买东西去了,很快就回来,她一听说你来了,高兴得不得了。”余家明的脸上满是笑容。

  李子安面带微笑的看着余家明,心里想着的却是汉克。

  那货来这里干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