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68章帅道无涯装作舟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98 2020-11-17 17:24

   这个位置,藏在领口里的微型接收器能捕捉到中年白人和尼娅雅度的谈话,可是李子安就位之后,那中年白人却不说话了,还看了李子安一眼,眼神之中带着警惕与猜疑。

  李子安的第一个直觉就是这个中年白人的反侦察意识很强,不是一般人。

  尼娅雅度也看了李子安一眼,但眼神之中却充满了温柔与情意。

  这个女人虽然够坏,但对大#师那是真的好,没说的。

  李子安报以微笑,为了避嫌,双掌合十,念念有词的退了下去。

  耳朵里的微型接收器里传来了孟刚的声音:“那个小子已经进去了。”

  李子安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五分钟后叫人,不要让人发现你。”

  “收到。”孟刚的声音。

  莎尔娜的声音又从微型接收器里传了出来:“我刚刚查到了一点东西,跟尼娅雅度交谈的人叫库伯,是安能公司的安全主管,是克鲁多的心腹之一。我没能查到那个青年的信息,但估计是库伯手下的专干脏活的人。”

  一个国际诈骗公司,肯定要有这样的专业的人才。

  “我知道了,你保护好自己,不要被人发现。”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呵呵。”莎尔娜的笑声。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她笑是什么意思?

  库伯又低下头去跟尼娅雅度交谈。

  尼娅雅度明显失去了耐心,声音很大:“这是我丈夫的葬礼,你非要跟我谈这些吗?”

  库伯耸了一下肩。

  五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将军家里遭贼啦!”一个声音突然从一个方向传来。

  不等尼娅雅度有什么反应,就有一群精神小伙往村尾别墅跑去。

  “将军都还没有回归母亲河,什么人敢去将军家里偷东西?”

  “抓住他,打死他!”

  “一定是不可接触者,打死他!”

  村民们闹哄哄的。

  不可接触者,那是四个种姓外的人,绝大多数是移#民和移#民的后代。

  所以,天竺看似只有四个种姓阶层,但其实是五个,而不可接触者在天竺的生存环境有时候连牲畜都不如。

  这样的事情在华夏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天竺人的历史里没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

  天竺其实没有历史,只有经书。其中勉强与历史差点边的三本讲佛教的书,那还是华人写的。

  库伯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

  他的计划很简单,他在这边稳住尼娅雅度,那个手下去别墅里“办事”,却没想到这就被人发现了。

  尼娅雅度从地上站了起来,踮脚眺望,可是她根本就看不见那座别墅。

  李子安走了过去,轻声说道:“你不方便走开,我去看看。”

  “不,我也要回去看看,我们一起回去。”尼娅雅度说。

  她知道家里有什么东西。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快步往村尾走去。

  库伯犹豫了一下,也跟着来了。

  阿米尔尚还躺在火堆里静静的的燃烧着,是那么的安详。

  那个白人青年跑了,一大群双河村的精神小伙追着他去了。办脏事的人身上肯定有枪,那群精神小伙就算追上了他,大概也只是一枪#就作鸟兽散的结果。

  尼娅雅度直接进了那间卧室。

  卧室被翻得乱糟糟的,衣橱也被推开了,露出了隐藏在墙壁里的保险柜。

  尼娅雅度将房间里的村民赶了出去,包括那个库伯也没让进去,只留下了李子安。

  关上门之后,尼娅雅度快步走向了保险柜,输入密码并录入指纹。

  咔嚓。

  保险柜的弹开,里面只有几只文件袋,还有几只首饰盒,显得空荡荡的。

  尼娅雅度本来是蹲着的,看见这个情况之后她的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子安走了过去,关切地道:“我的灯,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掉了吗?”

  “钱被偷了。”尼娅雅度说。

  李子安说道:“钱财是身外的东西,不要在意。”

  尼娅雅度忽然想起了什么,将那几只文件袋里的东西倒了出来。

  李子安知道她在找那只优盘,但她肯定找不到。

  “没了……”尼娅雅度有些慌张了。

  李子安说道:“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吗?”

  “是一只优盘。”尼娅雅度说。

  “你别担心,那个贼逃不掉的,你失去的东西都会回来。”李子安安慰她。

  尼娅雅度忽然爬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对站在门口的库伯怒气冲冲地道:“你进来!”

  库伯走了进来,眼神不善的看了李子安一眼。

  尼娅雅度关上了门,怒道:“库伯,你什么意思?”

  库伯耸了一下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尼娅雅度回手指着保险柜说道:“你怎么解释?”

  库伯摇了摇头:“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现在这种情绪不适合交流,再见。”

  库伯转身就走。

  在他看来,他的人已经得手了,这个时候不走更待何时?

  尼娅雅度感觉受到了冒犯,伸手抓住了库伯的胳膊。

  库伯猛地甩了一下手臂,手肘后曲的时候撞到了尼娅雅度的小腹上,他身形高大,力气自然不小,尼娅雅度顿时闷哼了一声,被他一肘撞倒在了地上。

  尼娅雅度又怒又痛,眼泪都出来了。

  库伯不屑地道:“我说了不知道,我就是不知道!你要弄清楚,我是克鲁多先生的人,我们不是敌人,你个笨蛋!”

  婆罗门种姓的确是最高贵的,但仅限于这片神奇的土地,在世界别的地方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高种姓,却有白人至上。库伯一个精英阶层的白人,他怎么会将一个三哥的女人放在眼里。

  他的话音刚落,一道人影突然蹿来,一脚揣在了他的小腹上。

  嘭!

  闷响声里,库伯那起码一百七八十斤的身体突然倒飞了起来,撞在了门板上,然后连带门板一起砸在了地上。

  门板下面还压着两个精神小伙,只看得见手脚。

  门外的走廊里还有一大群三哥三嫂,一个个一脸懵逼的表情。

  好大一群不明真相吃咖喱群众。

  库伯抬手指着李子安,张嘴想要说什么话,一口鲜血就从喉咙里涌了出来,他顿时没了声音。

  李子安伸手将尼娅雅度扶了起来,关切地道:“我的灯,你没事吧?”

  尼娅雅度的情绪瞬间爆炸,有被呵护的幸福和感动,还有被欺负的愤怒和东西失窃的担忧,她控制不了这些情绪,忽然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门外走廊里的一大群三哥三嫂目瞪口呆的看着投进李子安怀里的尼娅雅度,原本就不明真相了,现在就更不明真相了。

  全村的骄傲阿米尔尚将军都还在火堆里烧,他心爱的妻子怎么就投进神僧的怀抱了呢?

  李子安也不在乎被多少人看着,一只手揽住了尼娅雅度的小蛮腰,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温声安慰她:“不要伤心,也不要担心什么,你是我的灯,一切有我。”

  “嗯,嘤嘤嘤……”尼娅雅度哭得更伤心了。

  大#师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他本来没打算打库伯的,可是库伯出手打了尼娅雅度,他是她的灯神,他要是不出手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而且,英雄救美这种事情之所以几千年都有市场,那是因为女的就吃这一套啊,他岂会错过这种机会。

  库伯缓过了起来,他撑着从门板上爬了起来,什么都没说,恶狠狠的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一大群看热闹的三哥三嫂这才涌过来,抬起门板,将两个被压得鼻青脸肿的精神小伙搀扶起来。

  闹了一场,那个白人青年最终也没有抓到,尼娅雅度也回到了河边的空地上。

  阿米尔尚还在燃烧,加柴加汽油,烧得黑烟滚滚。

  尼娅雅度跪在火堆旁边,哭哭啼啼的。

  这次她流泪了,但肯定不会是因为阿米尔尚流泪。

  “老板,那个白人青年上了库伯的车,两人走了。”孟刚的声音在微型接收器里响起。

  李子安嗯了一声,然后又说了一句:“收拾一下,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收到。”孟刚的声音。

  “李,恭喜你彻底征服了尼娅雅度,今晚恐怕还要辛苦你一下。”莎尔娜的声音。

  李子安:“……”

  同样是手下,孟刚就显得很有专业,可莎尔娜却更像是一个损友。

  他心里反思,他这个黑锅总裁是不是太惯着她了,必要的时候也要表现出霸道总裁的一面?

  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阿米尔尚终于烧完了,尼娅雅度将烧台上的骨灰收集起来,然后洒进了河里。

  河边哭声一片。

  全村人的骄傲阿米尔尚将军就这么走了。

  尼娅雅度回家收拾行李,保险柜里的东西都被她装进了行李箱,另外还有衣服什么的。李子安没什么要收拾的,他只是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美男子,看着她收拾行李。

  夜幕降下的时候,尼娅雅度驾驶那辆路虎越野车离开了双河村。

  李子安坐在副驾驶座上,双目微闭,双掌合十,继续展现神僧的逼格。

  魅力这种东西还是要时时刻刻维持的好。

  帅道无涯装作舟。

  一个帅逼要是不装逼,那要这帅又有何用?

  盛世美颜还这么努力,大#师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

  帅只是一个外表,内核同样重要。

  为帅者,不但要以帅示人,更要兼修精神美,要有一个魅力十足的灵魂。

  尼娅雅度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宝相端庄的大#师,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这世上怎么这么帅的男人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