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08章彬彬有礼的审问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70 2020-11-17 17:24

   西罗躺在地上,彭佩佩趴在床上,画面有点辣眼睛,莎尔娜和沐春桃留在客厅里不肯过来,只有孟刚和西罗过来帮忙。

  李子安让孟刚和范才伟将西罗抱到了床上,再放到彭佩佩的身上,然后他返回客厅拿了一把水果刀。

  沐春桃紧张地道:“子安哥,你拿刀干什么,你可别乱来啊,犯法的事情不能做。”

  莎尔娜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李子安,嘴角还藏着一丝笑意。

  她知道李子安想干什么。

  两个女人不同,所以反应也不一样。

  李子安笑了笑:“摆拍几张照片而已,你不用担心,要不你们俩一起过来看看吧。”

  两个女人一齐摇了摇头。

  李子安也没多说什么,拿着那把水果刀就进了房间。

  五个男人一台戏。

  黑锅公司的三个男人,孟刚和范才伟帮西罗和彭佩佩摆姿势,李子安拍照。

  黑哥三人组的身上有着一种谜一般的专业感,给人的感觉黑锅公司完全可以开设一门新的业务,那就是婚纱摄影。

  这一次拍的是哥特风格的婚纱照。

  那把水果刀不止一次扎在了彭佩佩的身上,而且是真的扎,只是握刀的手不是李子安的手,也不是孟刚和范才伟的手,而是西罗的手。

  不过没有扎多深,就是扎几个口子放点血而已。

  这是一早就计划好的。

  黑锅公司没有抓人的权限,不管是抓人还是囚禁人都是违法的,所以手里怎么也得留一些能威胁人的东西。

  没有证据,那就制造一点证据。

  一组真皮婚纱照拍完,李子安让孟刚和范才伟出去等他,随后他给西罗喂了两滴炉身血,然后又掐了一下西罗的人中,并往西罗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

  差不多一分钟后西罗才有了一点苏醒的迹象。

  这个情况是因为炉身血量不够的原因。

  李子安通过彭佩佩给西罗下了化身膏的毒,如果给西罗喂足够剂量的炉身血,那就等于给西罗解了毒,那之前的天才下毒手法岂不是就白费了?

  其实这个时候下毒也是可以的。

  这么一想,李子安又把那一块化身膏取了出来,掐了一点,捏开西罗的下颚,放进了西罗的嘴里。

  西罗突然睁开了眼睛,刚好看见李子安捏着他的下颚,另一只手里好像在往他的嘴里放什么东西。他瞬间就紧张了起来,猛一拳头抽向了李子安的太阳穴。

  李子安没躲。

  西罗的拳头抽在了李子安的太阳穴上。

  砰一声闷响。

  李子安的头微微偏了一下,但仅此而已,他的脸上甚至没有一丝挨了拳头应有的表情。

  大&师虽然不是童子,也没有练过什么金钟罩,但真气护体却远胜前两者。

  挨打的没事,打&人的却懵逼了。

  西罗还握着拳头,想再补一拳又不敢,不打又不甘心,就那么尴尬的愣在了那里。

  李子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西罗先生,我知道你心里很生气,你看,你也打了我一拳,你应该消气了吧?”

  讲真,西罗恨不得拿一把刀扎这帅逼的脸上。

  想到刀,寻找逃跑路线的眼角的余光忽然就看见了一把刀。

  那刀上有血。

  西罗顿时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跟着扭头去看身边。

  彭佩佩趴在床上,浑身是血。

  “你……杀了他?”西罗骤然紧张了起来,心里也有了恐惧。

  李子安轻轻摇了一下头:“不,是你杀了他。”

  “你放屁!”西罗的嘴里喷出了唾沫星子,“我没有,是你杀了他!你别想陷害我!”

  他虽然是意塔利人,但华国的法律却还是知道的,杀人偿命,贩毒超五十克就是死刑,华国的法律可不管你是谁,犯哪条治哪条。所以,李子安说他杀了彭佩佩,他是真的慌了,害怕了。

  李子安慢条斯理地道:“事情是这样的,你跟彭佩佩玩虐待的游戏,你失手杀了他,我这里有照片为证,就在我的手机里,我拿给你看。”

  他伸手去掏手机。

  西罗突然抓住那把水果刀,紧握刀把,照着李子安的心脏部位,一刀就扎了过去。

  李子安连正眼都没有看西罗一眼,手一探就抓住了西罗握刀的右腕,然后往上一折。

  “啊!”西罗顿时惨叫了一声,握在手里的脱手掉落下去,刀尖向下,扎在了他的身上。

  真的是巧合。

  “啊——”西罗又惨叫了一声,叫得比李子安用折枝拳的手法掰折他的手腕还惨,惨得多。

  李子安看着那把倒立在一个地方上的水果刀,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两三秒钟后才冒出一句话来:“卧&槽!”

  西罗忍着难以描述的剧痛,忽然左手抓住那把水果刀,顺势一拔,倒转刀柄,反手一刀捅向了李子安的小腹。

  李子安的左手又是一抬,瞬间抓住西罗的左手的手腕,然后往上一折。

  “啊!”西罗发出了第三声惨叫,握在手里的水果刀又脱手掉了下去,刀尖向下,噗嗤一下扎在了他的身上。

  又是巧合。

  水果刀扎的还是那个玩意。

  这一次西罗张开嘴巴却没能叫出声来,疼痛超过了临界点,那感觉就像是濒死一般,说不出的痛苦。

  李子安看了一眼,还是那个奇怪的表情,这一次还多了一丝愧疚和同情:“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西罗终于缓过气来了,大口大口的往肺里吸气,两颗眼泪也从眼角滚落了下来,他是真的被痛哭了。

  李子安歉然道:“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要不你再把那把刀拔&出&来试试,这一次说不一定我挡不下来,你有可能成功的扎到我,而不是你自己。”

  西罗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心里有一万句尼玛逼,可是一句都不敢说出来。

  “我是认真的,你真的可以把刀拿起来扎我,要不要再试试?”李子安很诚恳的样子。

  西罗连想都不想就摇了摇头。

  “那你原谅我了吗?”李子安亲切地道。

  西罗本能的想摇头,可是转瞬就反应了过来,跟着又点了点头。

  这帅逼越是热情,他心里越是害怕。

  李子安的语气忽然淡了:“既然你已经原谅我了,那我们谈谈正事。”

  西罗微微愣了一下,忽然伸手抓住了那把水果刀,咬着牙往上一提,再次把那把水果刀拔了出来。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拿刀去扎李子安,而是握在手里。

  这把水果刀远远不能威胁到李子安,可他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事情发展到最糟糕的程度,他无法用水果刀干掉李子安,却可以用水果刀抹自己的脖子。

  李子安往后退了一点:“你冷静一点,你还这么年轻,你要是在这里自杀,你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西罗低头看着自己的那条被扎了两刀的腿,看着那鲜血不停的往外冒,他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恶气,冷冷地道:“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就是死也不告诉你!”

  李子安没有立刻去刺&激他,而是将手机掏了出来,唤醒屏幕,随手点开了一张照片,然后将屏幕对着西罗:“你看看,这是我拍的照片……不好意思,没开美颜。”

  西罗看了那张照片一眼,再回味李子安这句话,握刀的右手抖了一下,差点没忍住就给李子安捅过去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你是路途公司的人,也配合CIA在这边搞间谍活动,那次偷我的工具箱的就是你,里面装着非常重要的东西。不说你现在办的这件事,就凭那件事,关你个十几年都不成问题。”

  “你吓唬不了我!”嘴上虽然够硬,可西罗的心里却还是有点虚。

  “你果然是条汉子,我敬重你。”

  西罗抓过被子压住伤口,他担心再听这恶魔哔哔哔下去,那条腿废了是小事,没准不用他抹脖子他就因为失血过多死在这里了。

  “偷我工具箱的事不能威胁到你,眼前这事也威胁不到你,是吧?”

  “废什么话?要杀就杀,你动手吧!我是意塔利人,你未经定罪就杀了我,你也逃不掉!”西罗继续强硬。

  李子安笑了笑:“那我算是白活一场了,你走吧。”

  西罗顿时愣在了当场。

  他不知道是他听错了,还是这帅逼的脑子突然出了问题。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我知道你明天要回意塔利,你要去罗马见特使,他会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吗?”

  西罗的心中一片震惊和困惑,可面上却很稳,并没有流露出一丝来。

  李子安说道:“我又不是警察,我当然不能抓你,我也不想耽误你明天坐飞机,你想走的话现在就可以走。”

  西罗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这话他要是都相信的话,那他的脑子就出问题了。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看来你是不相信我,好吧,我还赶着回家,我就给你兜个底吧,我给你下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毒药,医院检查不出来,这个世上也只有我这里有解药。”

  西罗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刚刚醒来时看到的那一幕,这个恶棍当时捏开了他的下颚,也不知道往他的嘴里放了什么东西。

  李子安笑容依旧:“其实你挨了两刀的地方,我也下药了。”

  西罗的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声音出来。

  “一旦种了这种毒,中毒的人最初只是皮肤瘙痒,然后开始溃烂,最后扩散到全身和内脏,需要捱到七七四十九天才会死。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当然如果你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我没要你现在相信,你今天晚上就会有反应,你中毒的地方明天就会出现轻度的溃疡,那个时候你再来决定要不要相信我吧。还有,我拍的那些照片,还有我们此刻说的话,都有录像。”

  西罗冷哼了一声:“哼!”

  “我不会交给警方,我给汉克,他看了之后会不会相信你,那就是他的事情了,就这样吧,你走吧,我还得帮你处理尸体。”李子安说。

  “你……真放我走?”西罗还是不敢相信。

  “滚!”李子安突然怒吼了一声。

  西罗被吓了一跳,慌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连伤口也顾不上包扎了,只慌慌张张的穿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然后把剩下衣服裤子抱起来就往外跑。

  “你大概有我的电话,如果你受不了了,想找我要解药,你就打我的电话。”

  西罗回头看了一眼,跑得更快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