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56章塑料娇妻的改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28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了,他的衬衣和西裤被吹干了,但也粘上了好多盐粒,内裤里也有,感觉就像是装了一把沙子,走路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有一张砂纸在摩擦脆弱而敏感的地方,那滋味别提有多酸爽了。百度文学网,更多好。

  西服和鞋子早就扔在了海水里,穿着西服和鞋子,那是没法在海里潜水的。

  手机被海水一泡也不能用了,但好在他没有启动,烘干一下,或许还能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但终究是麻烦。

  这仇,算是结大了。

  家里静悄悄的,李子安也没有开灯,轻手轻脚的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前,打开门,伸手按了一下灯的开关。

  灯光驱散了黑暗,黑黢黢的房间一下子就亮堂了,李子安却站在门口呆住了。

  他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白色的睡裙贴肤,尽显一身曼妙的曲线。睡裙的长度仅到大腿的中段,却因为侧躺和蜷缩的睡姿而上滑,以至于一双大长腿毫无遮掩的曝露在了空气中。其色如阳春白雪,其质如玉中精髓,真的是吹弹得破,娇嫩到了极致。

  而且,露出了骆驼的脚背。

  那骆驼的脚好像轻轻的踏在了一块柔软的草地上,刚刚露出脚背,不完全显露出来,却又十分醒目。

  她的脸庞对着灯光,皮肤白里透红,睫毛长长,那樱桃小嘴闭着,却又给人一种正在呢喃低语的感觉。

  海棠春睡,这个词用在她的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发现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的那一刹那间,李子安的第一个反应是沐春桃溜过来,可是第二秒钟他就看清楚了那张漂亮的脸庞,那是余美琳的脸庞。然后第三秒钟,他就去看骆驼的脚背去了,这一看就是好几秒钟。

  这是男人的本能。

  如果男人没有这个本能,人类不可能有几十亿人口。

  她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李子安的心里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进去还是不进去?

  这也是一个需要捋清楚的问题。

  却不等他拿捏出一个决定来,躺在床上的余美琳因为灯光的刺/激,一声嘤咛,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也就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她的眼睛适应了灯光,然后看见了李子安,她跟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也有点愣神的反应。

  一个女人突然从梦中醒来,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正直盯盯的看着自己,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丈夫,也难免会有一点紧张。

  四目相对。

  空气中满是尴尬的因子在碰撞。

  “那个……”余美琳最先打破沉默,她看上去很尴尬,“我等你回家,给你打电话又打不通,我有些担心你,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你,所以就在这里等你。百度文学网,更多好。”

  那个时候李子安恐怕还在海水里当人鱼,手机也泡在水里,哪里还能打得通电话。

  李子安的心里暖暖的,他走进了房间,心里酝酿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那个道森在海边有一套别墅,我解决了他的问题之后去海边看海,结果不小心掉海里去了,手机进水了。”

  他没法跟她说他刚刚才从枪/口下逃生,而他在海水里潜了两个小时的水,一口气都没有换过。

  这也算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他不想让她担心。

  可余美琳却还是担心了,她跟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快步走到李子安的身边,关切地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余美琳伸手摸了摸李子安的衣服,衣服还有点润,她的手上也黏上了几颗海盐,她跟着就抬起手来解李子安身上的衬衣纽扣。

  李子安有一个本能的想抓她手的反应,可他的手只是抬起了几厘米就不动了。

  她终究是他的妻子,李小美的妈妈。

  而且她与汉克并没有奸/情。

  过去的四年她的确做的不对,可是她现在正在弥补。监狱里服刑的犯人都有改过的机会,自己的老婆,孩子她妈就不能有一个机会吗?

  “你身上的衣服还有点润,得脱下来,不然会感冒。”余美琳一边帮李子安脱衬衣,一边说着话,“你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不小心,那里水深不深,危险不危险,吓着你没有?”

  她的话有点絮叨的感觉,可老婆不都这样吗?

  不哔哔自己男人的老婆,那是没有灵魂的老婆。

  李子安笑了笑:“我水性好,没事,我要是有事了,我还能回来吗?”

  余美琳将李子安的衬衣和西服一起扔在了地上,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淹死的都是水性好的,以后你小心点,不要让我和小美担心。”

  李子安点了点头。

  余美琳忽然又伸手抓住了李子安的腰带。

  李子安的腰和腿都微微僵了一下。

  老婆脱老公的裤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也受法律保护,而他也找不到拒绝人家的借口。人家辛辛苦苦等你大半夜,为你操心,为你担忧,即便是脱你裤子那也是为你好,你凭什么拒绝?

  也就是这么一僵,一犹豫,皮带开了,拉链也开了,西裤哗啦一下掉了下去。

  余美琳也僵了一下。

  之前她男人看见了骆驼的脚背,免不了本能的反应。

  刚才她看不见,现在看见了。

  真的是穷图匕现。

  你这是要荆轲刺秦么?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余美琳短暂愣神之后又伸过了手去。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这次却不等余美琳的手伸到那条松紧带上,李子安慌忙退后,转身往浴室走去:“那个,我进去冲一下,海水干了有盐。”

  余美琳也有些尴尬,将抬起一半的手缩了回去,笑着说了一句:“你还怕我看见呀,我可是李小美的妈。”

  言外之意,我女儿都给你生了,你还有什么零件我没有看过?

  可是,你四年前买的小狗,四年后它还是小狗吗?

  大狗很凶的。

  你真的没见过。

  李子安不敢回头,只是回了一句:“我身上好多盐,尴尬嘛。”

  他真担心刚才要是不躲开,余美琳又把好人做到了底,他一时控制不住,余美琳就把作业收了。

  以前做梦都想着的好事,现在却成了他心头的病疙瘩,头疼。

  他关上了浴室的门。

  门外传来了余美琳的声音,她笑着说道:“你不会是想跟我说你有盐蛋吧?”

  浴室里,刚刚准备伸手去开水冲澡的李子安又莫名其妙的僵了一下。

  这样的话要是从沐春桃的嘴里说出来,那没毛病,他或许还会回一句,是啊,我有盐蛋,你是不是要吃啊。可是这话从余美琳的嘴里说出来,那却是另外一种感觉。余美琳在他的心里一直是一个冰山美女的形象,命格也是女帝的命格,高贵冷艳,却没想到她这样的冰山美女也会说出这样的荤话。

  女王也是人。

  哪怕是瑶池的仙女,恐怕也有个拉粑粑的时候。

  一个冰山般的女人愿意跟你说荤话的时候,那就表示她喜欢你,想跟你骑骆驼,一起为人类文明做贡献了。

  而且,她这样的女人说这样的荤话,远比别的女人说荤话更为撩人。

  想像一下你梦寐以求的女神,突然答应跟你去酒店看装修,差不多就是那种怦然心动,心痒痒想蹭炕沿,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

  李子安真的心痒痒想说一句,是啊,要不要盐蛋下酒喝两口?

  可是,这话他不敢说。

  他担心他这边倒是口花花了,跟着浴室的门开了,那他咋整?

  拖了四年之久的作业,他是交还是不交?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开水,裤子都不敢脱,就穿着盐巴裤子站在莲蓬头下往身上冲水。

  脚步声传来。

  李子安莫名有点紧张,万一她进来咋办?

  门又没反锁,他也不好意思去反锁,那让人家心里咋想?

  还好,余美琳只是来到了浴室门前,没有开门进来,她隔着门说了一句:“你不让我看,是不是留着给别人看啊?”

  李子安:“……”

  她是不是发现他跟沐春桃的奸/情了?

  不然,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冲水的男人更紧张了。

  “好啦,不逗你了,我跟你说这些话,我自己其实也觉得难为情,不过我觉得你好像喜欢有温柔又有情趣的女人,我试着改变一下我自己。”余美琳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

  李子安的心里突然就升起一股暖流,也有了一个想要把浴室的门打开的冲动。

  可是他最终还是没伸手,因为沐春桃的样子又从他的脑海之中冒出来了。

  以前,他跟沐春桃就要发生什么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就经常会冒出余美琳的样子,现在颠倒过来了。

  “我去把你的衣服和裤子拿去放洗衣机里,明天记得拿出来。”余美琳走了,还带上了门。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

  以前没出息的时候还没这么多烦恼,现在成大/师了,烦恼却比以前更多了。原本应该是幸福的小日子过得一团糟,还惹上了黄波那样的穷凶极恶之人,还有那什么路途公司。

  “不行,我得想个法子弄死那个黄波才行,我也必须变得更强,不然那个什么公司派个更厉害的人来,我怎么保护美琳和小美,怎么保护春桃?”越想越气,李子安一拳轰向了莲蓬头洒下的水珠。

  真气涌出,一只水滴构成的拳头飞了出去,装在了墙壁上,瓷砖发出了一个响声。

  李子安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拳头。

  我/草!

  我怎么这么牛逼?

  ps:鉴于有些书友说等凌晨更新熬夜伤身,我的错,我太年轻了,不觉得有什么,够拼就行,我是祖国的花朵嘛,哈哈,那明天就改成早晨6-7点更新,你们觉得怎么样?一觉硬醒,可以看书,人生岂不快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