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46章董曦式壁咚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566 2020-11-17 17:24

  张博士居然爬上了金属台,单膝跪在金属台上,双手捧着精武女王的骷髅手,深情地道:“我的女王,嫁给我吧!我爱你,我愿意献出我的生命来向你证明我的爱!”

  说完,他低头吻上了精武女王的骷髅手背。

  他闭着眼睛,很深情的样子。

  李子安忽然发现他从来都不了解张博士,直到现在才真正的认清了张博士。

  他的脑海之中也冒出了两个金闪闪的大字。

  卧^槽!

  这得单身多久才会向一具骸骨求婚啊!

  董曦捂住了她的眼睛,这一次她的眼睛是真的被辣到了。

  高山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他的心理恐怕也正经历着残酷的考验。

  玻璃墙后面,张博士结束了他的深情的一吻,然后面向玻璃墙摊开了一双手,激动地道:“我求婚成功啦!”

  高山叹了一口气:“大^师,麻烦你去把他带出来吧。”

  张博士摇了摇头:“我不出来,我出来你就会打我。”

  高山捂了一下额头。

  这事真够掉面的。

  “我去开门。”董曦快步往控制台走去。

  合金打造的安全门又打开了。

  李子安进去之后在实验室里就将张博士敲晕了,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没有补上止行膏,也就只有采用这种粗暴的手段了。

  权当帮助精武女王教训色狼了。

  不过这一次李子安在消毒的时候就给张博士喂了几滴炉身血,抱出来之后又给张博士注入了一点真气,很快就把张博士弄醒了。

  “我……发生了什么事?”张博士很迷糊的样子。

  他其实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不好意思而已。

  高山说道:“大^师,等下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李子安应了一声。

  高山先走一步。

  李子安走到了控制台边,伸手将放在控制台上的罗盘拿了起来。

  罗盘上的指针还是隐藏在罗盘之中,没有冒出来。

  李子安往罗盘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仍然是如泥牛入海,真气消失,也没有任何信息反馈回来。

  难道这罗盘里真的有蓄电池一样的东西,需要“充电”到一定程度才能激活?

  张博士凑了过来:“大^师,关于这只罗盘,你有什么给我分享的吗?”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将罗盘放在了控制台上。

  “子安,我们走吧。”董曦说。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她把称呼改了,有点不适应的感觉。

  他看了她一眼,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她在即将抓住精武女王的手之前喊出她喜欢他,然后问他喜不喜欢她,他也对她喊了一句他喜欢她……

  刚才的事一桩接着一桩,应接不暇,他没有去想这件事,现在没事了,这事就自然而然的从心里冒了出来。

  想想都尴尬!

  李子安跟着董曦走,心里也在琢磨:“我怎么会跟她说我喜欢她,我脑子有问题吗?”

  进了电梯,董曦又将那只皱巴巴的头套从裤兜里掏了出来,往李子安的头上套去。

  李子安很配合,也不嫌弃她有没有洗过头套了。

  可是董曦却按了“暂停键”,举着头套没有套下去。

  她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从前从来没有过。

  李子安莫名心虚,眨巴了一下眼睛:“嗯……干什么?”

  “我就知道。”董曦说。

  “你知道什么?”

  “你喜欢我。”

  李子安:“……”

  他喜欢她吗?

  他自己都不知道。

  就算是喜欢,那也是很正常的那种吧,不是跟余美琳和沐春桃那种喜欢。

  他是这么认为的,但事实是不是如此,他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清楚。

  总之,他此刻感觉乱糟糟的,也慌慌的。

  他读高一的时候,曾经有一个高三的女生跟他说喜欢他,还把他堵在图书室里,壁咚他,让他说他喜欢她。

  他此刻的感觉就跟那个时候差不多。

  那个女生高他一个头,是女子篮球队的。

  董曦也高他差不多一个头,像是女子排球队的。

  “你……能再说一次吗?”董曦的脸红红的。

  她很少露出害羞的样子,这似乎还是第一次。

  李子安的心里很慌:“那个……我当时是担心你,情急之下……”

  “情急之下就说出了真心话。”董曦说。

  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他这么纯洁的人,真的不擅长这个。

  “难道不是吗?我在生死关头将心里的话,你在我生死关头也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董曦的声音难得温柔。

  李子安平时嘴巴很利索,可是此刻却变笨拙了,他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你想反悔?”

  李子安很干脆的点了一下头。

  董曦的一双举着头套的手忽然往后下落,但头套却没有套在李子安的头上,而是落在了他的脑后。她的一双手就如同古代的枷锁一样锁住了李子安的脖子,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她凑了上来,一口吻在了李子安的鼻子上。

  她本来是想吻李子安的嘴唇的,可是她太高了,即便是低下了头,但还是没能吻住李子安的嘴唇,只是吻住了李子安的鼻子。

  李子安骤然紧张了起来,心里也更慌了。

  董曦的声音有点喘,很着急的感觉:“你就不知道踮一下脚吗?”

  李子安:“……”

  不等他踮脚,或者从她的“枷锁”里逃出去,女排运动员忽然蹲了一点下去,一口吻住了他的唇。

  湿润而柔软,淡淡的香,清泉一般的甘甜,这个吻来得突然,却又如此的奇妙。

  李子安的身子僵了一下,触电的感觉十分明显。

  他心里百分之一百肯定这是错误的,他张开了嘴巴想要说话,可刚刚张嘴就被堵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两只软体组织纠缠在了一起。

  他真的是太纯洁了,也活该如此被动。

  他的心也总是太软,心太软。

  董曦的心也很软,而且软得很明显。

  十几秒钟后,李子安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举起了手,想友好的将董曦推开一点点,可却碰到了她只柔软的心。

  董曦忽然退后,脸红红的瞪着李子安。

  李子安的手还保持着五指微张,准备推人的动作。

  “不要脸。”董曦轻轻啐了一口,脸红红的就像是喝了半斤白酒。

  李子安尴尬又委屈,无语又彷徨,心里有一千零一句话,可舌头却没有半点反应,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骂了人,董曦又眼神脉脉的看着李子安。

  大^师的帅,就像是女孩子最喜欢吃的坚果巧克力蛋糕,看着就馋,想要吞进肚子里。

  李子安担心她再来一次,跟着转移注意力:“那个,电梯里有监控摄像头。”

  董曦抬头看了一眼安装在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淡淡地道:“我删除了就是了。”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那个,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

  这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不管有多么冲动,这是一个绕不开的事实之墙。

  他说这话是希望她冷静一点,可他的话音刚落,董曦就举起那只皱巴巴的头套套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看不见董曦的脸,可他猜她此刻一定是一个后悔和尴尬的表情。

  哪知,他很快就听到了董曦的回应:“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会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

  李子安总觉得这话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

  纯洁已经成了他的致命伤了。

  董曦伸手点了一下点头按钮。

  电梯上行。

  李子安没有说话。

  董曦也没有说话。

  两人一起沉默,一起尴尬。

  电梯停了下来,董曦伸手摘掉了李子安头上的头套,又顺手揣进了她的裤兜里。

  她的脸颊还有点红:“你去见老总吧,我去删掉监控,顺便……”

  “顺便什么?”

  “你不是嫌弃这头套没洗过吗?我顺便去把这头套洗一下。”董曦避开了李子安的视线,低着头匆匆的离开了小楼的大厅。

  李子安愣了一分钟的神才去了高山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闭着。

  李子安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高山的声音。

  李子安开门走了进去。

  高山站在一面墙上,那墙壁上挂着一幅画,画的是长城,崇山峻岭间绵延万里,十分的壮观。

  “高首长。”李子安打了个招呼。

  高山转身过来看着李子安,也不说话,就只是直盯盯的看着。

  李子安有些尴尬地道:“高首长,你看着我^干什么?”

  “坐,坐下说。”高山这才开口说话。

  李子安在沙发上坐了下去,等着高山开口。

  他心里其实猜到了高山把他叫到这里来是要说什么事,与“王者”有关。

  “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叫到这里来吗?”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我不知道,请高首长指示。”

  高山呵呵笑了一声:“你就别跟我客气了,你这样的大^师跟我这般客气,我心里不踏实。”

  李子安也笑了笑,等着高山开口。

  “是这样的,刚才进入实验室的时候,我心里觉得我十有八九会被那种神秘的病毒生物感染,因为我好歹也算是……”高山的话打了个结,“嗯,没想到我也不够资格,董曦和张博士也不符合宿主的条件,我觉得你说的那个王者的概念是成立的,你有没有办法找一个符号条件的宿主?”

  果然是这事。

  李子安说道:“这事比较麻烦,马化云肯定够资格,可我总不能去请他来当小白鼠吧,我想他的思想觉悟也没有到那种程度。我倒是一心想为祖国奉献我的青春和热血,可是那病毒也不上我的身,我就没办法了。”

  “你看,不亏是大^师,你这张嘴说话就是好听,思想觉悟也高。”

  李子安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高山忽然改口:“你就吹吧。”

  李子安:“……”

  “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改变了计划,想要寻找一个病毒生物的宿主吗?”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

  高山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新汉克的出现是一个威胁,也是一个机遇,如果寄生在精武女王身上的病毒生物感染了我们自己的人,新地月下国的谜就能解开,我们或许还能找到那种矿石的矿场,带来不可估量的利益。”

  “我试试。”李子安说。

  “你老婆……”高山欲言又止,观察着李子安的反应。

  李子安装出一副困惑的样子:“我老婆什么?”

  “嗯,没什么,这事就交给你了。”高山说。

  “行,包在我身上,那我回去了。”李子安起身告辞。

  答应是随便都能答应的。

  做不做得到,那就不好说了。

  这年头,谁愿意给人做小白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