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05章大篷车上的肮脏交易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120 2020-11-17 17:24

   德里红堡是天竺的最著名的几个景点之一,绝大多数来天竺旅游的人都会来这里打卡。

  午后的天空笼罩着一片雾霾,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空气之中漂浮着数知不清的粉尘颗粒,还有汽车尾气和牛粪的气味,很是难闻。

  克鲁多在库伯的搀扶下来到了德里红堡的广场上。

  广场上游人如织,一片热闹。

  克鲁多忍着钻心的瘙痒,翘首张望,广场上数以千计的面孔,唯独不见那秃驴。

  “你看见他没有?”克鲁多问身边的库伯。

  库伯也刚刚才结束张望,他回了一句:“没有,我看见了几个光头,但没有一个是他。”

  “那个家伙一定就在附近看着我们,让我们的人找一找。”克鲁多说。

  他的话音刚落,拿在手里的手机就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慌忙将手机拿起来,划开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了那个让他感到憎恶的声音:“尊敬的克鲁多先生,你还挺准时的,这点很好,不过你派那么多人来是个什么意思?”

  克鲁多顿时紧张了起来:“你在胡说什么,我就只带了一个助手,你也看见了,我连走路都成问题,我需要人搀扶!”

  “难道是我眼花了?”李子安的声音。

  克鲁多翘首张望:“你不要疑神疑鬼,你在哪里?”

  “你猜。”

  “发……”克鲁多把那个骂人的词活生生的吞了回去,换上了一种温和的语气,“我诚心诚意来跟你交易,别开玩笑了,你过来吧,我会往你指定的账户之中转4亿1千万美金。”

  “你错了,是4亿2000万美金,昨天我跟你说过,最近的行情好,一天一个价。”

  克鲁多的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却只能忍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心头的怒火压制下去,然后才说道:“我满足你的条件,4亿2000万美金,你来吧,只要你给我解药,我就把钱转给你。”

  李子安的声音:“你往左边看,广场旁边的马路边停着一辆大篷车,我就在那车里等你,你过来吧。”

  电话挂断了。

  克鲁多翘首望向了广场左侧,果然看见了一辆颜色鲜艳的大篷车,他激动地道:“那个混|蛋就在左边的那辆大篷车里!”

  库伯说道:“我马上让我们的人将那辆车包围起来,他逃不掉的!”

  说着他就掏出了手机,准备拨号。

  克鲁多抓住了库伯的拿着手机的手,那只手烂糟糟的,手背上满是黄褐色的脓水。

  库伯慌忙缩回了手,还将手背到身后,在衣服上擦了擦。

  “克鲁多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已经确定了那个家伙的位置,正是抓他的好机会啊。”

  克鲁多眼神阴冷地看着库伯:“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解药都还没有拿到手,你就让我们的人动手,如果他逃了,或者把解药毁掉,我怎么办?”

  库伯避开了克鲁多的眼神:“我没有想过这么多,我只是想抓住那个家伙,从他的身上搜出解药,然后用最残忍的手段弄死他,为你报仇。”

  “行了,跟我去那辆大篷车,我们的人知道我们去了哪里,不用你做任何指示,他们也会向那辆大篷车靠近。”

  “好的,我扶你过去。”库伯又搀扶着克鲁多往广场西边走去。

  人群中,不少人也在往广场西边走去,由乔装成欧美游客的枪|手,也有乔装成本地人的山地师的精锐战士。

  广场西侧的大篷车里。李子安看着往这边走来的克鲁多和库伯,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大鱼终于进网了。

  “老板,四周有人正向你们包围过来。”耳朵里的微型接收器里传出了孟刚的声音。

  李子安淡淡地道:“盯着就好,不要采取任何行动,我手里捏着克鲁多的小命,在没有拿到解药之前,他不敢动手。”

  “收到。”孟刚的话从来就不多。

  “李,小心一点。”莎尔娜的声音。

  “嗯。”李子安轻轻的应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军师的声音,他的脑海之中就控制不住的浮现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大洋马真的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能征服的,莎尔娜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的身上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还有用之不完的力气,真的就像是草原上的野马,如果不是真正的勇士,那真的是无法驾驭,几下就能被颠簸下马背。

  打住!

  这个时候怎么可以想这些?

  “老板,我们被包围了。”驾驶室里,范才伟显得很紧张。

  李子安将脑袋里面的乱七八糟的画面清理了出去,然后说道:“不用紧张,按军师的计划进行就好。”

  范才伟点了一下头,不过还是难免紧张,他点了一支烟,狠狠的抽了一口。

  克鲁多和库伯来到了大篷车的车尾。

  李子安推开了车门,面带笑容:“两位,请上车吧。”

  他放下了放在车尾的梯子。

  这个时候,马路的对面,大篷车的前面和后面,还有广场的左侧都出现了克鲁多的人,一个个身上藏着武器,身强体壮。

  军师制定的计划非常完美,可是被好几十个枪|手包围着,即便是大|师心里也未免有点紧张。可这就是背锅的风险,必须得面对,不然哪有那么容易一单生意赚好几个亿。

  范才伟抽烟的频率更快了。

  库伯搀扶着克鲁多从梯子上了车厢。

  李子安伸手把后厢门关上。

  “你干什么?”克罗多的声音冰冷,带着一丝紧张。

  李子安淡淡地道:“克鲁多先生,我相信你没有带多余的人过来,但我们之间的交易还是不要被外面的人看见为好。”

  “废话少说,解药呢?”克鲁多一分钟都不想多等了,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李子安不慌不忙地道:“解药要就在我的身上,打钱吧。”

  克鲁多的眉宇间顿时露出了怒意:“我诚心诚意来跟你交易,你连解药都没有给我,却让我给你打钱,而且是4亿1千万美金,我要是给了你钱,你不给我解药怎么办?或者,你根本就没有解药,我又该怎么办?”

  “是4亿2千万美金,克鲁多先生。”李子安提醒道。

  克鲁多:“……”

  他真的想扑上去用他的烤瓷牙撕开这秃驴的脖子,就像喝啤酒那样喝掉这秃驴的血。

  库伯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车窗外,自家的人已经很近了,他的心里很激动,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大|师,钱不是问题,既然我们来了,你一定会收到我们的钱,但是你得先让我们看一眼解药,并让克鲁多先生试一下解药的真实性,这样交易才公平。”

  “对,我要试药。”克鲁多追加了一句。

  李子安探手入怀,在僧袍之中掏出了一颗黑色的小药丸,还有一把小刀。

  克鲁多慌忙退后。

  库伯也挡在了克鲁多的身前:“大|师,你想干什么?”李子安笑了笑:“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你们要试药,我这是拿药出来给克鲁多先生试药。”

  说完,他在左手食指的指头上划开了一道小口子,挤了两滴炉身血在那颗黑色的小药丸上,然后把药丸递了过去。

  范才伟回头看了李子安拿在手里的药丸子,心里顿时涌起一团荒诞的感受。那黑色的药丸是老板让他从身上搓下来的泥垢,他从腋下搓了一下,还从蛋上搓了一些,然后捏出了几颗药丸子。他是真担心克鲁多吃了那颗药丸子,尝出了什么特殊的味道,这边的计划就宣告破产了。

  库伯伸手来拿药丸子。

  李子安说道:“你不要碰,这药丸滴血生效,克鲁多先生你要是再不吃的话就没用了。”

  克鲁多正痒得难受,也顾不上别的什么了,伸手拿过了那颗黑色的药丸子,着急的塞进了他的嘴里。

  炉身血入口,一股清凉顿时顺喉而下,所过之处瘙痒顿消。随后,一股淡淡的海鲜味又在口腔里弥漫开来,那味道真的很怪异,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将那颗药丸吞了下去。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克鲁多身上的瘙痒症状明显减轻,那种恢复做正常人的感觉涌上心头,是多么的亲切很熟悉。

  “把药全给我!”克鲁多说。

  李子安摇了摇头:“药你已经试了,现在打钱,不然你见不到剩下的药,就你吃下的这颗药只能缓解的你的症状,但你不接着服用的话,你的病情很快就会恶化。”

  克鲁多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车窗窗外,现在这辆大篷车旁边几乎都是他的人了,一个个欧美背包客,还有乔装成商贩和行人的山地师精锐战士,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随时都可以冲进来制服这秃驴和他的司机。

  “库伯,把电脑打开。”克鲁多说。

  库伯将手中的手提箱打开,里面装的是一部电脑,箱子打开的时候电脑就激活了,他操作了一下,屏幕上弹出了一个转账的界面,到这里他就让开了。

  李子安看了坐在驾驶室里的范才伟一眼。

  范才伟心领神会,拉了一下仪表盘上的开关,一边的窗帘哗啦一下就拉上了。

  “你干什么?”正准备打钱的克鲁多紧张地道。

  范才伟没有回答,又换了另一个开关按了一下,另一边窗户的窗帘也拉上了。

  李子安说道:“克鲁多先生,你别紧张,我只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看见你给我打钱而已,你打了钱,我马上给你药。”

  说完,他探手入怀,掏出了一只小塑料袋,里面装着好十几颗黑色的药丸子。

  范才伟看见了,心里暗暗地道:“老板一定在自己的身上也搓了一些。”

  可是他猜错了,多出来的那些是孟刚从他身上搓下来的。老板身上的泥垢那是炉身垢,是一味名贵药材,克鲁多哪有资格吃那种级别的泥垢。

  克鲁多看不见外面的人了,但是他也不慌,反正就在外面,只要他吼一声外面的人就会冲上来,那个时候几十支枪|指着这秃驴的脑袋,这秃驴还不死?

  他输入了李子安给他的账号,然后又输入了金额,敲了一下回车键,密码框弹出来之后,他一手遮着键盘,一手输入密码,输完之后又敲了一下回车键。

  屏幕上跟着又弹出了一个扫描瞳孔的界面,克鲁多又将右眼凑到了摄像头前。

  扫描完成。

  屏幕上开始转账读条。

  “把药给我!”克鲁多向李子安伸出了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