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86章刺鸡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387 2020-11-17 17:24

   回到客厅的时候,李子安悄悄用手机拍了一张照,他没开闪光,却还是发出了一个很轻微的响声。

  昆丽抬头看了李子安一眼,眼神不善:“你拍我/干什么?”

  李子安笑了笑:“对啊,我拍你干什么?你又不是美女,你不要想多了。”他举起了手机,对着自己拍了一张,然后又赞了一句,“真帅。”

  昆丽没好气地道:“有病。”

  李子安懒得跟她斗嘴,穿过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他刚刚进门,微信就收到了新消息。

  金刚萝莉:晚上早点过来,我给你留着门,昨天晚上我一晚上都在想你,你想不想我呀?我给你沏了茶,不小心洒了一点,杯底都打湿了,我真不小心哟。

  女人如酒,情话如茶,都要细细品味才知道其中的滋味。

  李子安的心里好像爬进了一只虫子,痒痒的难受,如果昆丽没有在客厅里,他恐怕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出门,然后奔进她的家里。

  可是,昆丽就在门外守着,他只能憋着。

  李子安回了一句:我也想过来啊,真想,可是……

  他把刚刚拍昆丽的那张照片给沐春桃发了过去,还补了一个黑脸的表情。

  金刚萝莉:我去,她属狗的吗,她怎么还在你家里?

  李子安:她作晚就在客厅里睡了一夜,今天我出了趟门,打车走的,坐她的车回来的。

  金刚萝莉:她还跟踪你啊,余美琳太过分了!

  李子安:哎,我是过来不了了。

  金刚萝莉:你想不想我?

  李子安:想啊。

  金刚萝莉:哪里想呀?

  李子安笑着回了一句:浑身都想。

  金刚萝莉:浑身都有哪些地方呀?

  李子安:……

  他现在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一根柴,她却举着火把来撩,点着了不用灭火是不是?

  偏偏,金刚萝莉跟着又发来了一张自拍照。

  雪亮的浴室灯光,裹着浴巾的女人,阳春白雪般的肌肤上散布着点点滴滴的水珠,她摆的pose又是那么的富有艺术感,前倾后抬,让人担心那浴巾会掉下来,可是它偏偏又不掉下来,让人只能眼巴巴的瞅着。

  李子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念了一句。

  阿弥陀佛。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如是我闻,再闻一闻。

  金刚萝莉:要不要我再拍点刺/激的?

  李子安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嗯!

  几秒钟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新的照片。

  那是一张由一只刺猬和一只鸡够成的图片。

  李子安愣在了当场。

  飞机都准备起飞了,你跟我说航空管制?

  金刚萝莉:早点休息吧,不刺/激你了,我的小可怜,晚安。

  李子安:……

  他叹了一口气,放下手机,沉腰扎马,左手出拳,右手出拳,一拳又一拳。

  漫漫长夜,何以解忧?

  唯有折枝拳。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手靠谱一些。

  要它往哪里打,它就往哪里打。

  叮铃铃,叮铃铃……

  一趟折枝拳还没有打完,手机就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收拳,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管家婆”,心中就有点气。

  你派个昆丽监视我还不够,半夜还来查岗?

  手/机/铃/声足足响了半分钟李子安才拿起手机,划开接听键,先是打了个呵欠,然后才出声:“喂……”

  “你已经睡了吗?”

  “还没有,正准备睡,有事吗?”

  “你在生我气吗?”

  李子安笑了笑:“没有,我怎么会生你的气。”

  “你没生气就好。”

  李子安对着手机露出了牙齿,做了一个咬人的动作。

  “昆丽把你遇到的事跟我说了一下,我有些担心你,那个凶手抓到了吗?”余美琳说,她似乎并没有说谎,她的声音的确能让人感受到她的担忧。

  李子安说道:“我也不知道,一个刘警官在负责这件事,他给了我名片,说随时联系我,但他还没有联系我。你不用担心,昆丽都打不过我,那凶手肯定也打不过我,就算遇上了,也只有她倒霉。”

  “昆丽可不只是擅长格斗,她还会一些你不会的本事,看来我让她来保护你是对的。”余美琳说。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哂笑。

  说什么保护,昨天晚上昆丽就来了,那个时候马福全还没出事,你就那么有先见之明,派昆丽来保护了?

  只是这样的话听听就是了,也没有必要去戳破。

  “你那边怎么样?”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铜矿出矿很顺利,产量高,点位也很高,沐叔叔很满意,明天他将与我签一份合同,明天我就回来了。”

  “哦。”

  “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晚安。”李子安说。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也说了一声:“晚安。”

  隔着上千公里的距离也能闻到塑料的味道。

  李子安放下手机,又开始练拳。

  他吃了牛肉,他劲大,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释放身体之中的能量。

  焚香睡觉,起床做早饭,吃早饭,洗碗打扫卫生,大/师的生活就是这么的井然有序,四平八稳。

  昆丽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线办公,李子安想把WiFi关了,可这么没品的事终究不好意思去干。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正在擦花瓶的李子安扔了抹布就去开门,哪怕是吸一口门外的新鲜空气,对他来说也是心灵上的慰藉。

  房门打开。

  沐春桃站在门口对着李子安笑,桃花儿脸,桃花儿般养眼。

  她穿了一套OL装,黑色的小西服配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包臀裙配肉丝,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大长腿被那双高跟鞋一撑,越发的笔端修长,十分吸睛。

  她的手里还提着一只真皮公事包,活脱脱一副要去办公的样子。

  李子安却有点懵逼了,说是窜门吧,她穿这么正式干什么,说是上班吧,她又是无业游民,她穿成这样是来窜门是闹哪样呢?

  昆丽放下笔记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神不善的看着沐春桃。

  沐春桃忽然欠身,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老板好。”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你……这是干什么?”

  沐春桃笑着说道:“你是我老板,我是下属,我见了老板肯定要说老板好的。排忧工作室的定位是全球高端工作室,服务的对象是全球精英,工作室的形象必须要高端上档次,所以必须正规。”

  李子安听得一愣一愣的,这话沐春桃以前也说过,这会儿显然是说给昆丽听的,昆丽就在身后看着,他也得装着:“那个,进来再说吧。”

  “谢谢老板。”沐春桃又欠了一下身,这才进了门。

  这做派,整的跟他看过的那些视频里的日本OL女郎似的。

  李子安关了门,对着那门苦笑了一下,转身过去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昆小姐好。”沐春桃打了一个招呼。

  “沐小姐你好。”虽然不情不愿,但是沐春桃还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移目去看李子安,正好看见李子安那严肃而认真的脸庞。

  林胜男提着一串佛珠下楼。

  沐春桃又跟林胜男打了个招呼:“林奶奶好。”

  林胜男笑着说道:“哎哟,这不是隔壁桃子吗,这几天也不来串串门陪我说说话。”

  沐春桃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林奶奶,我这不是来了吗,你看你,你的气色是越来越好了,我爸的身体都不如你。”

  “你看,你这嘴儿真会说话,我就喜欢听你说话,你可得陪我说说话。”林胜男往这边走来,很开心的样子。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她不会是穿成这样过来陪老太君聊天的吧?”

  沐春桃笑着说道:“林奶奶,我也想陪你聊天,可是不行啊,我是来找我老板的,有个客户要见他,我是特意来叫他的。”

  李子安讶然道:“工作室有客户了吗?”

  沐春桃说道:“是的,半个小时打来的电话,这是资料,老板你看看。”

  她打开公事包,从里面抽出了一份资料,双手捧着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

  李子安翻开资料来看。

  客户名叫杜枝山,52岁,浙地人,浙地商会副会长,华夏武术协会副会长,竖店影业公司董事长,浙地非物质文化协会会长,华影学院名誉教授……

  一长串的头衔,能把人眼睛看花。

  李子安好奇地道:“这么牛逼的客户,谁介绍的?”

  沐春桃说道:“我也不知道,对方直接就打电话来了,但打电话的人不是这个杜先生,估计是他的助理,或者身边的什么人,还特意叮嘱过我要保密。”

  昆丽凑到了李子安的身边,扫了李子安手中的资料一眼。

  李子安也没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捧着手里让她看,又说了一句:“没人介绍,直接打电话过来,估计是偶然听说到了我,行,约的是什么时间,哪里见面?”

  “两个小时后,松江明月山庄。”沐春桃说。

  “那是什么地方?”李子安不熟。

  沐春桃说道:“那是一个别墅区,距离我们这里三十多公里,距离鸿口机场二十多公里,杜家在那里有一栋别墅。”

  李子安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这么远啊,这一来一去的得好几个小时,我就赶不回来做午饭了。”

  沐春桃:“?”

  林胜男一点就着,立马一个白眼过来:“子安啊子安,男人要以事业为重,这么重要的生意,你还顾着做什么午饭?你这样轻重不分,你怎么把生意做大做强?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换衣服,生意要紧。”

  “嗯嗯,奶奶教训得是,我马上去换衣服。”李子安马上就去换衣服去了。

  沐春桃忽然觉得,要是李子安去华影学院深造一下,那别的演员就没什么活路了。

  几分钟时间李子安就从他的房间里出来了,白色的唐装,实木工具箱,往客厅里一站,活脱脱的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就他这装扮,这气质,那身材脸蛋,放古时候,他要是从王侯将相聚居的巷子里走一圈,保准被那些千金小姐抛下来的折扇、绣球什么的砸一头青包出来。

  林胜男看得直摇头:“绣花枕头哟,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有出息?做生意,人家看的是你的实力和诚信,你打扮得这么好看,人家是看你还是跟你谈生意?”

  李子安一副受教的样子:“奶奶教训得是,我记住了。”

  林胜男又问了一句:“跟你谈生意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李子安跟着回道:“男的,五十多岁了。”

  林胜男挥了挥手:“那没事,你去吧。”

  “好的奶奶,我这就去了。”李子安给沐春桃递了一个眼色。

  沐春桃心领神会,跟林胜男说了一声再见,跟着李子安往门口走去。

  昆丽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要去。”

  李子安说道:“人家是大客户,非本工作室成员,我没法带你去,实在不好意思。”

  说完,开门,走人。

  跟屁虫沐春桃出去之后,门也关上了。

  昆丽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