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74章共享大/师牌单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7181 2020-11-17 17:24

   吃过早饭,余美琳出门去上班。

  李子安依旧送她下楼,黄波虽然死了,可那几个西方枪/手却还没死,那些人其实远比黄波更危险,因为黄波还装个逼,不用枪,但那几个西方杀手却有枪。

  “不是说没事了吗,为什么还送我去车/库?”电梯里,余美琳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没事也可以送送你嘛,安全第一。”

  “只是为了安全吗?”余美琳看着李子安,眼神里含着期待。

  李子安笑了笑:“那个,我们现在在谈恋爱嘛,男朋友送女朋友去上班,可不可以?”

  余美琳笑了,好开心的样子。

  她抓住了李子安的手,五指重叠,两只婚戒也重叠在了一起。她似乎特别喜欢那只只值一千多块钱的戒指,怎么看都看不够。电梯停下,电梯门开了,她也没有松开李子安的手,两人手拉着手往那辆宾利轿车走去。

  昆丽站在车边,看见余美琳与李子安手拉着手走来,微微愣了一下,有点错愕的反应,然后又笑了:“美琳,你们两口子真是恩爱。”

  余美琳笑了笑:“我和我老公在谈恋爱。”

  昆丽瘪了一下嘴角:“我看你们是在撒狗粮,欺负我这个单身狗。”

  李子安叮嘱了一句:“昆丽,路上开车小心一点,留意一下靠近的人。”

  昆丽点了一下。

  余美琳松开了李子安的手,却又圈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香了一下,然后也不松开,静静的等着。

  李子安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也在她的脸上香了一下。

  昆丽偏了一下头,不想看见。

  这真的有点过分了。

  余美琳说道:“老公,你回家吧。”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暗网的事,跟着说道:“美琳,我想跟昆丽学习怎么上暗网,她说要你答应才肯教我,借我账号,你给昆丽说说吧。”

  “什么暗网?”余美琳好奇地道。

  不等李子安解释,昆丽便说道:“暗网是见不得光的网络世界,上面可以买到枪/支、毒品、情报,甚至是买杀手干掉某个人,同样也可以在上面卖这些东西。”

  余美琳顿时有点紧张了:“老公,你上暗网干什么?”

  李子安真想掐一下昆丽的脖子,但最终还是忍了:“我需要一些药材,上面应该能买到。”

  余美琳松了一口气:“昆丽,你有空就教教我老公吧,把账号也借给他。”

  昆丽瞪了李子安一眼,她显然不相信李子安上暗网是去买什么药材。不过,余美琳已经这样说了,她只得答应:“好吧,我会把我的账号,还有上暗网的方式发给你。其实也不复杂,你照着步骤操作就能进入。”

  李子安笑了笑:“那就谢谢了。”

  “那你得买一部好点的电脑。”昆丽说。

  李子安说道:“我这就去买。”

  昆丽开着车走了。

  李子安直接去了排忧工坊,昆丽昨晚住在家里,早饭也是一起吃的,不在工坊。他坐在沙发上,上晶东选电脑。选来选去,他最终选了一款华为的MateBookXPro,差一块钱2万。

  不说什么支持国产,他主要是看中了人家送的那块红色的鼠标垫。

  红色的鼠标垫放桌上,多养眼。

  买了电脑,李子安坐在沙发上发呆。

  他的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想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余美琳,一个是沐春桃。

  余美琳也要跟他谈恋爱,他心里其实也有点感觉,那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小美的妈妈,他的心又不是石头长的,人家天天来盘,肯定出包浆。

  照昨天晚上的“谈恋爱”的速度,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两口子就得睡一张床上去了,这样的话,是不是对不起春桃?

  他从来就不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渣男,可这样一来,他就算不是渣男,却也有了脚踏两只船的事实。祖国还有那么多单身狗嗷嗷待哺,他怎么能做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

  哎!

  怎么想都头疼。

  咕咕。

  手机传出了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

  想桃子,桃子就来了。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唤醒屏幕一看,却发现不是桃子,是康馨。

  焦糖玛朵:大叔,起床没有?

  李子安:你以为我是你啊,那么懒,我昨晚就没睡,回家就开始做早饭了。

  焦糖玛朵:你们家的早饭也真够早的。

  李子安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跟管家婆谈恋爱的情节,热热的呼吸犹如印度的魔笛,一条大蛇从笼子里面抬起了头,然后站了起来……

  焦糖玛朵:大叔,今天我爸就要去跟上面的领导说你赞助的事,他让我再来跟你确定一下,你真的要赞助100万吗?

  李子安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你让他放心吧,我确定。

  焦糖玛朵发了一张抱大腿的图片:大叔真土豪,那我这就去跟我爸说,希望我们早日成行!

  李子安:快去跟康教授说吧,我这边在琢磨事情,回头跟你聊。

  康馨那边却已经没有新消息过来了。

  李子安有些无语的将手机收了起来。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停在了门口。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从门缝里能瞧见我吗?”

  雾化玻璃门打开了,沐春桃从门外走了进来,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包臀裙,黑色的高跟鞋,领口上打了一条红色的女士领带,长腿配满月,高山配细腰,满满都是OL的诱惑。

  沐春桃关上了门,踩着猫步走来,然后站在李子安的面前,忽然深深鞠了一个躬:“老板好。”

  这个动作,真让人担心那衬衣的第3颗纽扣会突然因为压力过大而崩开。

  李子安被她逗笑了:“别闹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来了?”

  沐春桃这就保持不了正经的样子了,咯咯一笑,整个人凑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李子安的腿上,笑着说道:“我看见余美玲的车子走了,心想你肯定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你想不想我?”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想,刚才还想着呢。”

  沐春桃是否感觉到了什么,桃花儿脸生出了一抹红晕,然后一指头戳在了李子安的额头上,娇嗔地道:“你说想我,我就知道你想干坏事了。”

  李子安:“……”

  你坐在人家的腿上,人家要是没反应,那岂不是对你不尊重?

  沐春桃动来动去一点都不安分,特别的故意,特别的有针对性。

  李子安的脸很快变成了苦瓜脸:“我的姑奶奶,你别动了好不好?”

  “我偏要动。”沐春桃继续调皮捣蛋,还是那么有针对性。

  李子安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他先后被两只骆驼踩了脑门,肚子里憋着一团火。桃子一来就调皮捣蛋,故意点火,士可忍孰不可忍。

  “这可是你自找的,你可别求饶。”李子安说了一句狠话。

  他想到了他从天图之中领悟到的绝学,正好可以拿来试一试。

  沐春桃扬起了下颚,眼神里带着挑衅:“你打得赢我么,还说大话,我才不怕你呢。”

  李子安倍受刺/激,一把将她掀翻在了沙发上。

  在森林里流浪的猛虎迫不及待想要找到回家的路,它实在是饿坏了,想要吃肉。

  猎物终于出现了。

  猛虎了上去。

  杀鸭!

  然而,一块红土岩石却挡在猛虎君的面前,猛虎君一下子就懵了。

  “我家亲戚来了。”桃子一脸的坏笑。

  李子安:“

  ……”

  她果然是故意的。

  李子安坐正了身体,一脸正经的表情,刚刚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桃子将头枕在了李子安的腿上。

  这个姿势,李子安在脑海之中忽然就浮现出了余美琳的样子。今天早晨,管家婆也是这样枕着他的腿。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此刻沐春桃枕着他的腿,感觉跟管家婆枕着他的腿竟然有些重叠。

  “我爸就要回来了。”沐春桃说。

  李子安收起了乱糟糟的思绪:“沐叔叔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的飞机,我要去接机。”沐春桃说。

  李子安说道:“你叫上我,我和你一起去接机。”

  沐春桃却摇了一下头:“我那车只能坐两个人,再说了,我跟你在一起就高兴,一高兴就容易忘形,万一被我爸看出我们俩的事,他会打死我的。”

  李子安说道:“那好吧,路上小心一点。”

  黄波死了,那几个西方枪/手这段时间肯定不敢露面,他也不是很担心。再说了,这里毕竟是华国的金融中心,谁敢那么嚣张?

  “我爸回来之后,你多给他煲点汤喝,把他的身体调理好,好不好?”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事你就是不说,我也会做好,你放心吧。”

  “你真好。”沐春桃把身子侧了起来,一脸欢喜的笑容,那眼神儿也是标准的望夫眼,水汪汪的。

  这个姿势竟然也与管家婆神同步。

  魔笛又开始吹了。

  猛虎趴在了窝里,一双毛茸茸的爪子捂住了虎头虎脑的大脑袋。

  它认怂了。

  这年头,当猛虎真不容易。

  “那个……”李子安开始转移注意力,“桃子,我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沐春桃喘了一口气。

  这绝逼是故意的。

  李子安深深吸了一口气:“美琳今天早晨跟我说……”

  “你倒是说呀,她说什么?”沐春桃又喘了一口气。

  李子安微微皱起了眉头:“她说要跟我谈恋爱。”

  “咯咯,她这是要跟你从头开始,我早就料到她会走这一步。”沐春桃的口气有点儿料事如神的大/师的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李子安学的。

  “我……”李子安欲言又止,心中的话让他感觉很难为情。

  沐春桃说道:“你不用跟我说,我也知道你答应了。”

  李子安仔细的看着桃子的桃花儿脸,观察着她的反应。

  沐春桃笑了笑:“你在看我有没有吃醋是么?”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问了一句:“你吃吗?”

  “我吃。”沐春桃又喘了一口气,“可是,谁让她是你老婆,她又给你生了那么可爱的小棉袄,我是在偷她的,我这边没理,我怎么能计较?”

  李子安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做到让人人都满意,方方面面也都抹平?

  沐春桃又笑了:“我猜余美琳肯定知道我们的关系,只是没说破。”

  李子安讶然道:“你说她知道?”

  沐春桃说道:“她那么聪明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不说破,我也不明抢,我就跟她共享,如果她不给我共享,我就明抢,我拐走你。”

  李子安:“……”

  女人的世界好复杂。

  共享,大/师牌单车么?

  “你刚才问我吃什么来着?”沐春桃忽然问了一句。

  李子安老老实实的回了一句:“我问你会不会吃醋。”

  “我吃,你给不我吃?”沐春桃用望夫眼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的智商一下子就回归了,激动的点了一下头:“嗯!”

  必须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