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90章绝学未卜先知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30 2020-11-17 17:24

   工厂里的锅炉熄火了,那就没法生产了。

  脑子里的锅炉熄火了会发生什么,那就无从知道了。

  恐惧又漫上了李子安的心头,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强烈。

  这种情况下,胆子再大的人都顶不住,动弹不了,睁不开眼,那感觉就像是被囚禁在了黑暗冰冷的棺材里,而且还是打上了棺材钉,盖上了土的棺材。

  可诡异的是,他依然能呼吸,依然有感觉,皮肤上的冰霜时刻都在折磨他,还有刚才所承受的穿透血肉、内脏、骨头甚至每一个细胞的寒冷始终没有消退,也还在折磨他。他痛苦,他难受,可是他连叫都叫不出来。

  忽然,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然后是董曦紧张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啦?”

  李子安想开口说话,可是张不开嘴。他听到了关门的声音,还有董曦往他跑来的声音,然后他感觉到了她的手,在他的鼻孔间探他的呼吸,然后又伸手摸他的颈动脉。

  他虽然动不了,但心跳和呼吸都很正常。

  “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不要吓我啊。”董曦很着急,很紧张,她伸手摩擦李子安的脸庞,冰霜从他的脸上往下掉。

  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段影像,董曦掏出手机拨打120,但电话通了之后她又改变了主意,说了一句“等一下,我这边还没有确定情况”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把他抱上了床,用热水给他擦脸。

  这段影像也就几秒钟的时间,犹如视频快放。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看不见,阿曦也还在趴在我心口听我的心跳,她根本就没有掏手机打急救电话,也没有用热水给我擦脸,我的脑子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影像,感觉就像是回忆一样……”李子安的心里一片惊奇。

  就在这个时候,董曦站了起来,掏出手机拨号。

  李子安虽然看不见,只是听见了一点声音,也无法判断董曦是不是在掏手机打电话。

  “等一下,我这边还没有确定情况。”董曦的声音。

  李子安的心中顿时一震。

  这句话董曦刚刚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那段影像之中说过,语气一模一样,说的内容也一字不差!

  没等他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董曦就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床上,又去拿了热水瓶过来,然后又去卫生间拿来了一只盆子和毛巾,用热水打湿毛巾给李子安擦脸。

  她这几分钟里做的事,跟刚才在李子安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影像完全吻合,就连动作和表情都一模一样。

  未卜先知!

  这情况,显然是卜图已经进入激活模式了,它所带来的卜卦方面的能力,眼前这一出未卜先知就是其中之一!

  热气敷脸,李子安的眼皮上的冰霜融化,他的眼皮颤了颤然后睁开了。

  “你感觉怎么样了?”董曦关切地道,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

  嘴唇上的冰霜也消融了,李子安的舌头也能动了:“我好些了。”

  “你这是怎么了?”

  “不用担心,我只是修炼独门秘法。”

  “什么独门秘法?”董曦的心中很是好奇。

  李子安想了一下:“冰火两重天。”

  他没法跟董媳妇说是脑子里面的炉子出了问题,只能随便说个名字了。学生时代看过的那些武侠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冰火两重天这门绝学也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大侠的手,郭进还是黄榕,亦或者是西门吹雪,他已经记不得了,但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名字很贴近他现在的情况,他刚才冻僵了,现在他又被热毛巾给敷热了,这就是冰火两重天。

  “冰火两重天……好奇怪的名字,炼这功有什么用?”董曦的心中还是充满了好奇。

  “我在西伯利亚不怕冷,敢洗冷水澡,全靠这门绝学。”

  “原来是这样,你把自己冻成冰棍,然后增强你的耐寒能力?”

  “对对对。”

  “那你现在能动了吗?”

  李子安试着动了一下,结果还是有点困难。

  “我发现热水有用,我再用热水给你擦一下身子。”董曦说。

  “那怎么好意思啊?”李子安有点尴尬。

  董曦直接把他当笋子剥开了,然后用热毛巾擦身子。

  冰霜最怕的就是热水,热毛巾擦拭过的地方,冰霜消融。

  春天来了,冰雪融化了,笋子发芽了,从黑色的土壤里冒出来,越长越大。

  董曦一巴掌拍了过去,一脸嫌弃的表情:“我刚才都快担心死了,你一恢复过来就不正经,真是没良心。”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腼腆而又不失温柔的微笑,他伸手将董媳妇揽在怀中:“媳妇,妈说的事得放在心上。”

  “什么事?”

  李子安在她耳边说道:“妈想抱孙子的事。”

  董曦的脸颊上顿时浮出了一抹红晕:“呸,谁跟你生孩子,你想得美。”

  “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都能忘记,真是该打。”

  “你打下试试!”董曦瞪着李子安,凶巴巴的样子。

  李子安挥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底盘上。

  啪!

  一片涟漪荡漾。

  独立悬挂,双减震,效果真的超级好。

  董曦猛地翻身,将李子安压在了轮胎下。

  客厅里,董玉梅正坐在沙发上盘着一块碧玉原石,一点轻微而含混的声音忽然钻进了她的耳朵里,她盘着石头的手顿时僵住了,石头也掉在了脚背上。

  她所听到的声音,让她紧张和担忧,她甚至怀疑她的宝贝女儿被狗咬了一口,然后鲜血淋淋。

  丈母娘苦笑着摇了一下头,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有些声音她这个当妈的不方便听,听了尴尬,还不如看电视。

  电视机里正播放着一部纪录片,蚂蚁的王国。

  一只蚂蚁从草丛之中爬出来,拖着一条僵硬的虫子爬到洞口。它想将那条虫子塞进巢穴的入口,但是那条虫子太大了,怎么也塞不进去。蚂蚁调整了好几个姿势,终于将虫子的头部塞进了巢穴的入口,它又爬到虫子的后面,使劲的把僵硬的虫子往巢穴的入口里推动,一番努力,它终于把那条虫子塞进了巢穴之中,可是巢穴却因此而变了形。

  蚁后震怒,派出兵蚁围住那只傻^逼蚂蚁,推倒它,不停的打它,蹂躏它。

  那只蚂蚁没有坚持多久,浑身骨碎,软趴趴的趴在蚁道里,脑浆流了一地,死状凄惨。

  董玉梅也不想再看下去了,她心善,见不得这些生生死死的事情。

  阿弥陀佛。

  她拿着那块碧玉原石回去睡觉去了。

  房间里,李子安看着天花板,眼神呆滞,大脑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董曦枕着李子安的臂弯,闭着眼睛,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内心一片宁静,仿佛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与快乐的海洋里。

  大海里全都是水,而且还是暖的。

  天花板上什么都没有,李子安也闭上了眼睛。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武图、星图、相图长亮。

  那幅卜图依旧一片死寂,之前出现的那一线亮光并没有出现。

  李子安静静的看着它,回忆着之前发生的诡异情况,可是他还是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能“看见”董媳妇会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然后一切都如他“看见”的发生了。

  未卜先知的意思是没有占卜就能事先知道,可那种知道只是一个预见性质的知道。历史中有几个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的人物,个个都很牛逼,排第一的是鬼谷子,其次是老子,再其次又是诸葛亮,可即便是这三位先祖,他们在动用未卜先知的能力的时候,恐怕也不会出现这种,脑子里播放短视频性质的影像,把没有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吧?

  这太诡异了。

  没有一点科学道理。

  却就在李子安琢磨这事的时候,脑海里又毫无征兆的浮现出了一个“短视频”。

  董曦睁眼,跟他说办假.结婚证的事,她说她已经找人再做了,最快明天就能拿到,然后她又问了一个让他很尴尬的问题……

  可能是几分钟的事情,但脑子里就差不多是看了一个抖音短视频的时间,就那么十几秒钟,每一秒都是精华,而且是快进的播放方式。

  这个未卜先知的短视频播放完,李子安的脑子有点晕乎乎的感觉,手脚也有点冰凉,还有点疲累的感觉。

  这个未卜先知的能力毫无疑问是所有绝学之中最耗费能量的,没有之一。

  就在这个时候,董曦睁开了眼睛,声音软绵绵的:“老公,我已经找人在做假.结婚证了,估计明天就能拿到,我们回魔都之后,我给我妈寄过来,她就不会再烦我了。”

  又应验了。

  她说话的表情,说话的声音,包括说的内容,跟他十几秒钟前在他脑海里播放的“短视频”完全吻合。

  接下来,她会问那个让他尴尬的问题吗?

  “老公,今天你是怎么回事,在阿尔泰山脉里,你那么厉害,差不多要一个小时,今天怎么十分钟就完事了?”

  “我……”李子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其实也很纳闷,但是他主动回避了这个问题。

  “你是不是俢练那什么冰火两重天,身体出问题了?”

  李子安心中一动,结合着刚才动用了未卜先知能力之后的身体反应,他一下子就找到答案了。

  “应该是吧,这绝学太耗真气了。”

  “我就是瞎猜的,或许不是这个原因,要不你试试?”

  “嗯。”李子安一下子就燃起了雄心壮志。

  大^师的脸面岂能丢在这里,他要找回信心和面子!

  几分钟后。

  李子安又仰头看着天花板,眼神呆滞,大脑里一片空白。

  凡事都有代价。

  这似乎就是未卜先知的代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