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85章秃驴的愧疚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58 2020-11-17 17:24

  最后一抹落日余晖消失在了西边的地平线上,黑暗笼罩下来,喜马拉雅山脉脚下的双河村一片宁静。

  村尾的别墅一片漆黑,别家都点亮了油灯或者点灯,唯独它沉浸在黑暗之中。

  阿米尔尚死了,尼娅雅度走了,家里的东西也都被村民们搬走了,就只剩了一座空荡荡的屋子。

  大%师站在空荡荡的卧室里,看着墙壁上的一个长方形的洞有点走神。

  那面墙上本来是有一只衣橱的,衣橱后面还有一只保险柜,这才几天时间,村民们不但把这家里的家具和电器都偷走了,就连保险柜都没放过。

  大%师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愧疚。

  阿米尔尚的人生无疑是成功的,年纪轻轻就成了天竺山地师的上校,这是团级的军官,前程似锦。他取了天竺大法官的爱女,对方还是最高的婆罗门种姓,可谓是门当户对,俊杰配佳人,他的生活也很幸福。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一个秃驴而终结了。

  他戴着绿色的帽子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去的还不是天堂,是地狱。

  现在,这个秃驴又来了。

  “这里什么都没有,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李子安已经是第三问了,出发前问了一次,路上问了一次,现在是第三次。

  “一切都从这里发生,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就在这里。”莎尔娜说。

  李子安有些郁闷:“你就不能痛快的告诉我吗?”

  莎尔娜看着李子安,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你是一个沉得住气的男人,尤其是昨晚的忍耐和自制能力尤其让我刮目相看,今晚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了?”

  昨晚的忍耐和自制能力?

  李子安忽然就明白过来了,昨晚军师用身体给他取暖,两人在一个被窝里,肌肤相亲,耳鬓厮磨,可他什么都做。

  我不漂亮吗,你一点都不动心?

  我没有魅力吗,你居然都不碰我?

  这对一个女人来说,这简直是一种侮辱啊!

  他错了。

  他应该表现出很好色的样子,动手动脚,然后被她呵斥,甚至给他一耳光,让他住手,那样做才是对的。

  可问题是,他这边要是表现出很好色的样子,动手动脚,万一她不呵斥,不给他耳光,而是为他开门怎么办?

  而且,这种可能性好像很好高。

  面对军师那略带着点戏谑和挑衅的眼神,李子安认怂了,只是微微笑了笑,没还嘴。

  在女人面前认怂其实也没什么,他也经常在余美琳、沐春桃和李小美三个女人面前认怂,尤其是李小美,一直欺负他,他就连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好吧,不吊你胃口了,今天在你们伏击克鲁多的时候,我查到了尼娅雅度也要来西辛,她乘坐的航班今天下午四点到。我估计她会在城里吃晚餐,然后租车来这里。”莎尔娜说。

  李子安一听“尼娅雅度”这个女人的名字就有点头疼,可是他还是得面对:“尼娅雅度来这里干什么?”

  “找你啊,你连个电话都没给人家留,你突然消失了,她飞来这里找你很正常。”莎尔娜说。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明白你的计划是什么了,你是想让我利用尼娅雅度,对吗?”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又说了一句:“你不会舍不得吧?”“这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从一开始我就在利用她。”这话说得虽然理直气壮,可李子安的心里却还是有点愧疚。

  他欺骗了她的感情,杀了她的丈夫,还对她的父亲下毒,不管他有什么样的理由,也不管人家是不是罪有应得,他的良心都会受到谴责。

  “看来你还真是有点不忍心了。”莎尔娜说。

  李子安没有说话。

  莎尔娜说道:“你再狠一次心吧,搞定了克鲁多之后你就不用再伤害她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莎尔娜笑了笑:“你知道我怎么看你这个人吗?”

  “嗯?”李子安有点好奇。

  莎尔娜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很强大,却又有一颗善良而柔软的心,你很好色,可你却有自己的底线,你的身上有着一种神秘的气质,很吸引人,不过……”

  李子安笑了笑:“我被你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什么?”

  “你太保守了,一点都不开放。”

  李子安默认了,不过他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

  华人大都这样,含蓄内敛,跟她这个英国长大的姑娘肯定不一样。

  如果他很开放,昨晚他就去她的温暖小屋里去耍了。

  “而且……”莎尔娜没有说出来。

  李子安笑了:“还有而且,而且什么?”

  “而且,你虽然长得很帅,可是你不行。”莎尔娜说。

  李子安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讲真,这话伤自尊,他差点没忍住就跟她说要不你试试了,可这话被他活生生的摁了下去。

  不行就不行吧。

  他行不行余美琳知道,桃子也知道,杜林林也知道,这么多人知道,他也不需要向她证明。

  两人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朵里忽然传来了孟刚的声音:“有车过来了,军师快撤。”

  李子安愣了一下:“老孟,你……一直在线?”

  孟刚的声音:“那个,老板……我在监视外面的情况,我不能关接收器,但是我向你保证,你和军师说了什么,我都没听见。”

  李子安:“……”

  “我走了,看你发挥了。”莎尔娜转身就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下脚步,回头说了一句,“我估计克鲁多很快就会知道尼娅雅度来了西辛,你得防着他带人过来,你的时间不多。”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莎尔娜走了。

  李子安将心中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清理了出去,面对门口,盘腿坐在了空荡荡的地板上,双掌合十,神僧入定。

  窗户外有灯光扫过,那是车子的大灯,很亮。

  李子安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也浮现出了一对大灯,那是尼娅雅度的大灯,也很亮。

  他忽然觉得莎尔娜对他的评价很准确,他似乎真的有点好色,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在他自己的心目中,他自己的人设一直都是阳光帅气正义善良三观超正加坐怀不乱的,现在看来似乎要加上好色这一条了。

  加不加?

  肯定不加啊,哪有往自己脸上抹黑的。

  大%师有时候就只是看一眼,观赏品鉴一下,算什么好色?

  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但是留着一条缝。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正是尼娅雅度,一袭淡金色的长裙,头上裹着一条红色的纱巾,额头上画着一个小红点,说不出的一种成熟性感的味道,还有浓浓的异域风情,很是迷人。

  窗户的窗帘早就被人偷走了,皎洁的余光从窗户照进来,照在神僧的光头上,那光头反光,照在神僧的脸庞上,那脸庞宝相端庄。

  尼娅雅度一眼就看见了李子安,下一秒钟就扔掉了手指的爱马仕包包,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还没说话,眼泪就涌了出来。

  “我的神,你……你吓死我了,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你了……你为什么丢下我来这里?”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伸手将尼娅雅度轻轻搂着:“我的灯,你的丈夫需要有人指引才能进入天堂,我是特意回来指引他的灵魂进天堂的。”

  “你可以带上我呀,我找不见你,我都快急死了,这里是我最后一个希望,如果在这里找不见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尼娅雅度的情绪总算是平静了一些。

  “你的弟弟还在医院里,你应该留下来照顾你的弟弟。”

  “不,在我的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李子安的心中一声叹息。

  这个黑锅背下来,他就会离开天竺,那个时候她怎么办?

  看来,以后不管多么艰难都不能再使用美男计了。

  “你跟我回去吧,我爸也很担心你。”尼娅雅度说。

  李子安说道:“你错了。”

  这话其实是莎尔娜说的,她介入了。

  尼娅雅度讶然道:“我哪错了?”

  “那天我晚上我离开医院,有人用枪绑架我,是库伯的手下,他怀疑我偷走了什么优盘,我不想杀生,我逃走了,我如果跟你回去,他们还会来找我。你的父亲,他也很在乎那只优盘,并且也怀疑在我的手中,我不想你夹在中间难受。”

  莎尔娜揣摩人的心理真的很厉害。

  “我父亲怎么会怀疑你?”

  “我出现的时间太巧了。”李子安说。

  尼娅雅度说道:“那我就不回去了,我跟你走,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我们走不了。”

  “为什么?”

  “我今天看见了库伯,他带着很多人,我估计是来抓我的,你走吧,不要和我在一起,那样你才安全。”

  这还是莎尔娜的话,以退为进玩得很溜。

  尼娅雅度一听这话就像是一只被点燃的炮仗,眼眸之中满是怒意:“他们敢伤害你,我跟他们拼了!”

  李子安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就约他过来,我想跟他谈谈,消除误会。”

  “库伯是克鲁多的热闹,那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他不值得信任。”

  李子安淡然一笑:“我是灯神转世,这肉身不要也没什么。”

  “不,我要!”尼娅雅度将李子安抱得紧紧的。

  人家爱的就是你这肉身,你怎么能不要?

  “那好吧,我有一个计划。”李子安说。

  尼娅雅度望夫眼看着李子安:“我的神,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

  李子安凑到了她的耳边:“我的计划就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