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19章夜蹲寡妇墙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79 2020-11-17 17:24

  一口檀香入肺,大惰随身炉进入了“焚香状态”,李子安的脑子随之一震,那感觉就像是瞬间获得了超能力。

   他变成了一块海绵,专门吸收音波的海绵。

   无数细微的声音涌入了他的耳朵,微风吹过树叶的声音,马路上车辆行驶轮胎碾压路边的声音,周围房间里有人说话的声音,电视节目的声音,还有拍掌的声音,甚至是钟表秒针行走的声音等等,方圆百米范围内的声音,可以说无一遗漏,全都涌进了他的耳朵。

   不仅仅是听到声音这么简单,他甚至能根据某一种声音判断出发出声音的人或者物体的大致状态。比如钟表秒针运行的声音,他能根据声音的特征判断出钟表大致挂在什么高度。比如那拍掌的声音,他能根据掌声大致掌握节奏的变化,从而分析出拍掌之人的状态,以及看他拍掌之人的反应是真是假。

   “你完了。”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

   两秒钟后,他的耳朵便听到了一个沉闷的喘气声。

   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你真棒。”

   假得一逼。

   而且,从女人说话的声音,他还判断出了女人的大致年龄,她大约三十出头。

   一只蚊子正从小巷里往这边飞来,正常状态下他是听不见远处的蚊子飞行的声音里,可在这焚香状态下,他甚至能判断出那只蚊子距离他差不多十五米,而且飞行的高度大约两米左右。

   武侠中有一种功夫叫听声辨位。

   大惰随身炉焚香状态赋予了他这种能力,而且是pius版。

   比起这种能力最初出现的状态,现在已经有了很明显的增强的迹象。

   天道酬勤,毕竟大睡炼气术睡觉就是修炼。

   李子安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院墙后面的屋子里,他听到了女人睡觉时所发出的鼾声,还有翻身床垫弹簧发出的声音。她的房间里也有蚊子,而且是七只,或许还不止,因为蚊子要是栖息在墙壁或者天花板上的话,他是听不见什么声音的。

   这么一个情况让李子安有些纳闷了,他之前断定刘军和那两个警员是绕道过来调查这个女人,可是没有。如果刘军和那两个警员不来,他在这墙角下听什么,他可没兴趣听一个大妈睡觉的声音到天亮。

   可他还是耐着性子等了下去。

   那只从小巷里飞过来的蚊子从两米的高度俯冲了下来,它发现了它的宵夜了。

   李子安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蹲在墙脚下的他右手一挥,一抓,那只蚊子顿时在他的手中成了一粒小小的碎肉。

   “蚊兄,你飞得就跟直升机似的,你还想偷袭我?”李子安不屑。

   就在这时,有脚步声传进了李子安的耳朵里,在屋子的另一边。他很快就判断出了大致的情况,来了两个人,从脚步声的特征来看,一个是穿平底鞋的男人,一个是穿半高跟的女人。

   “刘军带的是两个男警员,没带女人,不是刘军和他的人,那又是谁过来了?”李子安的心里一片好奇和猜疑。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

   “有人在吗?”一个男人的声音。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这是刘军的声音。

   大惰随身炉焚香状态下,他能听出男人和女人的脚步声的区别,却听不出究竟是谁的脚步声。他也从来没有去记住刘军的脚步声的特征,不过这次之后他记住了,下次再听见,他就能判断出刘军的脚步声。

   让他感到好奇的是,刘军明明带的是两个男性警员,怎么又变成一个女的了?

   “多半是特意从警局里叫来的,女警员跟女人说话会方便一些,难怪我都在这里蹲了这么久了才过来,原来是在等这个女警员。”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有人在吗?”女警员的声音。

   屋子里的女人醒了,下床穿拖鞋,披上外套往门口走去。

   李子安并没有在屋子里,可再大惰随身炉焚香状态下,他就像是在那个女人的身边一样,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女人开了门。

   “你们……干什么?”女人的声音,显得有些紧张。

   女警员的声音:“大姐你别紧张,前面出了伤人的案子,有人捅伤了人,疑犯逃进了这个片区,我们是来提醒你们注意安全,顺便调查一下有没有人看见疑犯。”

   刘军的声音:“大姐,疑犯大概一米六七的身高,大饼子脸,有麻子,三角眼,面相很凶悍,你有没有看见过?”

   女人的声音:“没有。”

   “家里就你一个人吗?”女警员的声音。

   “嗯,我老公死好几年了。”女人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

   “洪宝慧。”

   李子安心中一动,果然是“洪姓姘头”!

   “你做什么工作?”女警员的声音。

   “超市当售货员。”洪宝慧的声音。

   “哪家超市?”

   “离这不远,富民街尽头的联华超市。”洪宝慧的声音。

   “嗯,谢谢你的配合。”女警员的声音。

   “对了,我刚刚想起来了,之前我听到小院里有声音,好像有什么人趴在墙头上,会不会是那个疑犯?”洪宝慧的声音。

   “带我们进去看看。”刘军的声音。

   洪宝慧将刘军和女警员领进了屋,刘军和女警员在屋子里停留了一下,然后又开了后门,来到了小院里。

   刘军在小院里走了一圈,还用手电照了照可能藏%人的角落。

   “我这小院没人进来过吧?”洪宝慧问。

   “我看过了,没有,你看见的可能是一只猫。”刘军说,他心里想着的那只猫起码一百多斤重。

   “猫啊,我是说逃那么快,一晃就不见了,我这人胆子小,你们可要快点抓住那个疑犯,不然我都不敢睡觉了。”洪宝慧说。

   刘军嗅了嗅鼻子,问了一句:“这里怎么会有焚香的味道?”

   李子安心里暗骂了一句,你狗变的啊。

   “我不知道,我从不焚香,但别人家可能会点蚊香。”洪宝慧说。

   “行了,我们还得去别家问问,你休息吧,如果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立刻报警。”刘军说。

   “嗯,好的。”洪宝慧的声音。

   刘军和那个女警员离开了洪宝慧的家。

   他是嗅到了檀香,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已经被他安排回家的李子安又倒转了回来,还在院墙下点了一根檀香蹲着。

   洪宝慧又回到了屋子里,爬上了床。

   李子安心里有些气馁了:“她这是上床继续睡觉,难道我要一直蹲在这里,听她打鼾到天亮?或许我应该明天去她说的那家超市看看,反正我明天要买菜。”

   洪宝慧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床垫被她压得咯吱咯吱响。

   李子安本来打算要走了,可听到这声音又强迫自己留下来了。

   洪宝慧又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大惰随身炉的焚香状态下,李子安甚至能听到她手机里的铃音,那是一首歌。

   狂浪,狂浪,狂浪是一种态度,狂浪在起起伏伏……

   李子安感觉蹲在地上的腿竟然有点抖,好诡异的反应。

   “喂!大半夜的什么事?”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手机里传了出来,那声音陌生、沙哑、低沉,给人一种合成音的感觉。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那个音频软件,马福全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他录下了那个电话,那个音频里的声音跟他现在捕捉到的声音很是相似!

   “你那么凶干什么?我这边出了点事,睡不着才给你打个电话。”

   “你那边出了什么事?”

   “附近出了伤人的案子,警察挨家挨户找人,我担心疑犯会跑到我家里来,你过来陪陪我吧。”

   “警察上你家啦?”

   “嗯,敲了门,说了几句话。”洪宝慧说。

   “警察问了什么?”

   “没问什么,就问我有没有看见一个疑犯,三角眼,满脸麻子,想想都感到可怕,你过来陪陪我吧,反正也不远,你开车十几二十分钟就到了。”

   “我来不了,你过来吧。”男人的声音。

   “你还真是……”

   “我给你买了个包,两千多呢,你过来我给你。”

   “哎哟,你还真是体贴呢,那好,我马上过来。”刚刚还在生气,一听有包,洪宝慧说的声音都变甜了。

   “你家里没有我什么东西吧?”男人的声音。

   “没有,我想拍一张你的照片你都不让拍,我家里能有你的什么东西?”

   “嗯,我就随便问问,你来的时候打个电话,我给你开门。”

   “行行行,我马上过来。”洪宝慧挂断了电话,然后穿衣起床出了门。

   李子安将快要烧完的檀香扎在了地上,退后几步,然后一个冲刺,借着惯性的力量爬上了墙头,跳了下去。

   他从后门进了屋子,没有停留,直接来到了前门并打开了前门。

   门前是一条小巷,洪宝慧正顺着小巷往前走。

   李子安闪身出了门,然后带上了门,进入小巷,远远的跟着洪宝慧。

   小巷里静悄悄的,这边有路灯,倒也不至于昏暗,即便是在夜里也能看清楚。

   李子安跟在洪宝慧的身后,心里也在琢磨那个男人的话:“白天都不说买了包送姘头,这边说有警察上门就说买包了,还问家里有没有他的东西,这怕不是想要杀人灭口吧,我要不要通知刘军?”

   走在前面的洪宝慧忽然回过头来。

   李子安闪身躲在了一根水泥电桩后面,侧着身子,连肩头都藏了起来。

   洪宝慧只是看了一眼又回过头去往前走,她大概不是发现了身后有人跟着,而是担心那个满脸麻子的疑犯,一个人走夜路害怕,所以回头看看。

   李子安又跟了上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