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75章2个异常情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12 2020-11-17 17:24

   午饭做好了。

  李子安给了余美琳一杯老婆羹,温声说道:“老婆,你这几天一定累坏了,你喝杯老婆羹吧,能帮助你恢复精力。”

  余美琳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嗯,老公你真好。”

  李子安也给了汤晴一杯:“小汤老师也辛苦了,你也喝一杯老师羹。”

  两只杯子里装的是一样的东西,但名字必须得不一样。

  细节决定成败,大~师在情场上如鱼得水,到现在都还没有翻车,注重细节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谢谢子安哥。”汤晴客气了一句,端起李子安给她的那杯“老师羹”就开喝。

  李小美翘起了小嘴:“爸爸,你都不给我一杯,我可是你亲生的小棉袄。”

  李子安被她逗乐了,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蛋:“哎哟,你还知道你是爸爸的小棉袄啊,那你知不知道你这小棉袄漏风啊?”

  “漏风……漏风是什么东西,好吃吗?”李小美问。

  李子安差点喷出一口1995年的老血来。

  余美琳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

  李小美冲李子安噘嘴,小脸嫌弃:“爸爸,妈妈都在笑话你,你这么大个人了连漏风都不知道,羞不羞?”

  李子安很肯定余美琳是在笑话李小美,可他也懒得纠正了。他跟李小美斗,斗赢了他买糖,斗输了还是他买糖。

  李子安也坐下吃饭,是了两口却见余美琳没有喝老婆羹,他说道:“老婆,你怎么不喝老婆羹,以前你可是很爱喝的。”

  余美琳嗯了一声,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却就是那一小口下肚,她突然捂着嘴巴,慌慌张张的离开座位,跑进了房间。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心中一片困惑。

  “美琳姐,你没事吧?”汤晴起身要去看。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起身追进了他和余美琳的房间。

  “哇……”余美琳正蹲在码头边呕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很难受的样子。

  李子安上去轻拍余美琳的背心,紧张地道:“美琳,你怎么了?”

  余美琳张嘴要说话,可嘴一张开,又是一口吐了出来。

  李子安跟着往她的背心张嘴注入了一点真气,然后将真气导入她的胃部。

  余美琳这才好受了一些,脸上也恢复了一丝血色。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子安关切地道,方士副脑也在分析和处理真气反馈回来的信息。

  余美琳站了起来:“我好多了。”

  她拿杯子接了一杯水漱口。

  李子安这边也分析处理完了真气反馈的信息,余美琳的气血很不稳定,心跳也比正常的时候快了许多。可真气诊断也有短板,那就是没法像化验那样获得细胞的情况,毕竟经过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呈现在脑海之中的影像是器官和组织的印象,不可能是细胞级的影像。

  余美琳漱了口,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老公你别担心,这是正常的妊娠反应,我没事,我们吃饭吧。”

  “你真没事?”李子安还是很担心,而且心里还有一点挥之不去的疑惑。

  余美琳笑了笑:“我真没事,你就不要担心了。”

  “美琳姐,要不你去医院看看吧,千万别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汤晴也来了,站在门口,眼神里满是关切和担忧。

  余美琳走出了洗手间,说了一句:“我会的,你也不要担心。”

  三人回到了餐桌上。

  余美琳将那杯被她喝过一口的老婆羹挪开了:“孩子可能对这个老婆羹有反应,我还是不喝了吧。”

  李子安关切地道:“美琳,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

  余美琳笑着点了一下头:“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啰嗦。”

  这神情,这语气都是那个熟悉的管家婆。

  可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心中的那一丝疑虑总是若隐若现,挥之不去。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董曦打来的电话,他也不避开谁,就在餐桌上接听了电话。

  “喂,董小姐。”

  看似一个普普通通且很正常的招呼,里面却有讲究,身边没人的时候是阿曦,有人的时候是董小姐,这也等于是告诉董曦他身边有人,请注意言辞。

  董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那个渣土车司机没死,现在正在交通医院,你马上过来,有些情况你要了解一下。”

  “好,我马上过……”

  没等李子安把话说完,董曦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绝逼是报复。

  李子安还是把那个字说出来了:“来。”

  “老公,董小姐找你什么事?”余美琳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那个渣土车司机的事,董小姐说有些情况要我了解一下,我去一趟。”

  “路上小心点。”余美琳叮嘱了一句。

  汤晴说道:“子安哥,你把工具箱带上吧,有个什么突然情况也好应对。”

  李子安回来之后给她和余美琳讲了接机路上遇袭的事,这让她很担忧。

  “嗯,我这就去拿上。”李子安回房间去拿合金工具箱。

  路过洗手间的时候,他的视线移到了马桶上,马桶边沿残留着一点余美琳刚才的呕吐物,他犹豫了一下,想进去收集一点呕吐物,拿去给董曦,让她找张博士帮忙化验一下。

  可是想了一下他还是放弃了,余美琳是他的老婆,这样做不妥。而且,她真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等于直接将她推给了疗养院,他不能那样做。

  他取上合金工具箱走出了房间。

  “老公小心点。”余美琳又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我走了。”李子安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交通医院。

  李子安从丰田埃尔法里下来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董曦。

  “老板,我去停车,有事电话扣我。”范才伟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往董曦走去。

  “阿曦,你查到什么没有?”李子安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

  董曦说道:“情况有些复杂,你跟我来,你先见见那个渣土车司机,然后我们再聊。”

  李子安也没有多问,跟着董曦进的医院,随后乘坐电梯来到了11楼的一间病房门前。

  刘军站在门口跟李子安打了个点头招呼。

  李子安轻轻给了他一拳。

  老朋友,点头招呼肯定不够。

  刘军给李子安翻了一个白眼。

  如果董曦不在这里,他肯定要跟李子安吹一下牛,但董老虎在这里,他缺乏吹牛的勇气。

  李子安跟着董曦进了病房。

  病房里有两张病床,但只躺着一个病人,头像缠着纱布,脸上也有几处擦伤,但只涂了药膏,没有包扎,能看见脸庞,看上去年龄不大,也就30出头的样子。

  “他叫黄刚,医生已经给他治疗过了,能说话,你跟他聊聊吧。”董曦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来到了病床边。他并没有急着跟渣土车司机黄刚聊什么,只是看着黄刚。

  黄刚也看着李子安,有些紧张的样子,眼神也显得很复杂,恐怕只有莎尔娜。那种心理专家才能解读出来。

  李子安从黄刚的反应和眼神之中只获得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这个黄刚无论怎么看都不想是一个执行自杀式任务的杀手,倒是跟他接触过的那些货车司机没什么区别。

  董曦看着李子安,也不催促。

  李子安在心中酝酿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还记得你开车撞过我吗?”

  黄刚摇了摇头。

  “你认识我吗?”

  黄刚又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车子失控了,是这个意思吗?”

  黄刚沉默了一下,却还是摇了摇头。

  李子安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是典型的一问三不知,可就当时的情况,死了两个无辜的人,其中一个甚至被压扁了,这黄刚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把你知道的说给我听听。”李子安换了一个方式。

  黄刚第四次摇头。

  李子安的眼神逐渐冰冷:“有两个人惨死在了你的车轮下,如果我和我的朋友运气差点,反应慢点,我和我的朋友也有可能死在你的车轮下,这样的事情,你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黄刚突然哭了,是那种张大的嘴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的哭泣。他的眼泪牵着线的往下掉,内心的痛苦全都呈现在了他的脸庞上。

  李子安心中一片困惑,忍不住回头去看了董曦一眼。

  董曦似乎知道李子安想从她这里寻求什么,她说道:“我审问过他,跟你现在所遇到的是一样的情况。”

  李子安心中的疑云更重了。

  董曦接着说道:“他是杭地人,来魔都打工已经5年了,家里有一个妻子,还有两个孩子,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觉得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董曦轻轻点了一下头。

  这也是她着急的把李子安叫过来的原因,面对这样一个疑犯,她的那些经验和手段都没有用武之地。

  李子安的视线又回到了黄刚的身上,之前他挺恨这个人,可是这个时候看黄刚哭得这么伤心,那痛苦的样子,他的心里又有些同情。

  “我……我……呜呜呜……”黄刚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哽咽,“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老板让我去装土方,我好好的开着车……醒来就在医院里了,我、我两个孩子都还小,我不能去坐牢,两位警官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李子安往床头走近了一点,然后说道:“我不是警官,我是警官请来协助破案的大~师,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如果你不想坐牢的话,你就好好的配合我。”

  黄刚连连点头:“我配合,我配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