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54章元首的故乡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44 2020-11-17 17:24

  天亮了。

   晨曦里,多瑙河泛着金色的波浪,河边绿草茵茵。

   一个小镇坐落在多瑙河的旁边,一座座巴洛克风格的建筑沐浴着金色的阳光,别有一番童话一般的美感。

   这里是奥地利,元首的故乡。

   元首已经渡劫,这片土地上却还残留着他的足迹。

   对于光头党人来说,这个地方差不多是他们的圣地,他们对于这个地方的熟悉和掌控就如同是自己的手掌。

   一艘快艇停在了小镇的码头上。

   “大&师,我们到了。”雷奥普斯松开快艇的转向舵,回头看着身后的船舱,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

   他用的是英语,有点扭的感觉。

   李子安和董曦,还有黑锅三人组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昨晚从维特尔斯巴赫王宫之中逃出来,然后坐着这艘快艇到了这里,那过去的一夜,前半夜惊心动魄,后半夜委实无聊。

   李子安伸了个懒腰,看着雷奥普斯说了一句客气话:“辛苦你了,亲自驾船开了一夜。”

   雷奥普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大&师,你是真大&师,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

   李子安伸手拍了一下雷奥普斯的肩膀。

   这是男人之间的肢体语言,可以用来表示认同和谢意,也可以表示借火或者借钱。

   “这个地方安全吗?”董曦问了一句。

   雷奥普斯说道:“放心吧,这个地方差不多算是我的半个家乡,这里的人我差不多都熟,小镇上的很多青年也是我的手下,你们住在这里不会有任何问题。”

   李子安说道:“我们在这里只是歇一下脚,然后就去意塔利。”

   雷奥普斯说道:“大&师,你们休息的时候我就去安排,这里去意塔利很方便,水路、陆路都很畅通,不过……”

   欲言又止。

   李子安笑了笑:“放心吧,待会儿我就让我的人给你再打一百万欧,到了意塔利,我会把尾款全部打给你。”

   雷奥普斯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五人在小镇上安顿了下来。

   一个奥地利姑娘给五人准备了丰富的早餐。

   吃过早餐,范才伟和孟刚就回房间去休息去了。昨天晚上,李子安和两个女人打盹的时候,两个壮汉的眼睛就睁得跟铜铃似的,一夜没有合眼。现在轮到李子安和两个女人为他们站岗了。

   李子安和两个女人在二楼的一个露台上喝咖啡。

   如果是单独跟莎尔娜,或者单独跟董曦喝咖啡的话,话题肯定会很多,你撩我,我撩你,甚至是吃点豆腐或者豆腐乳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可是三个人在一起就没话题了,气氛也显得有些尴尬。

   莎尔娜拿着手机刷新闻。

   董曦也拿着手机在看地图。

   李子安闲着没事,他将罗盘拿了出来,双手捧着,往罗盘之中注入了一丝真气。

   一线绿芒从罗盘中发射升空,但它太细了,在自然光线下很难被发现。它持续的时间也很短,仅仅两秒钟就消失了。

   罗盘上的指针指向了东南方,那是意塔利的方向。

   它究竟要把人带到什么地方去?

   如果只是看方向的话,它应该在意塔利。可是这也是不确定的事情 ,到了意塔利它有可能还指向别的方向。而且,就意塔利而言,他也想不出那里会有什么地方是此行的目的地。意塔利是罗马帝国的中心,也是文艺复兴的摇篮,古迹众多,可是这跟那个外星文明,跟这罗盘有一毛钱的关系?

   董曦凑过来看了一眼,说了一句:“还是意塔利的方向,我想不出意塔利有什么地方是它要带着我们去的。”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猜不透,只有到了那里再说。我现在想的不是它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我有些担心那个家伙,我以为昨晚他会出手,所以在密道里放了毒烟,可他没有来。”

   “那个掘金者?”

   “我说的就是他。”李子安的脑子里想像着那个掘金者的样子,可是还是勾画不出那个掘金者的面部的样子。

   一个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敌人,这才是最危险的。

   那个掘金者的体型放东方,那倒是一个很醒目的目标,可在欧洲满大街都是那种体型的人,很难从体型上判断出来。没准,正在小楼旁边的路上遛狗的白人男子就是那个掘金者,他的体型就跟那个掘金者差不多。

   “我们假设他会出现,你得有一个应对的方案。”董曦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正在想。”

   这时莎尔娜将手机放了下来,说了一句:“我的人生管家统计了一下,欧美的媒体没有一家报道了昨晚发生在维特尔斯巴赫王宫里的事情,倒是我们邀请的那些来自亚洲、中东和非洲的媒体都在报道。黑丝布克删除了大量的关于昨晚的帖子,现在几乎查不到。”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才是西方媒体的风格嘛,只允许他们随便说别人,但不允许别人说他们。昨晚的事是一个国际丑闻,他们怎么可能允许别人指责他们,这个情况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董曦说道:“他们现在的态度摆明了就是不承认,这样也好,我们会少一些麻烦。”

   莎尔娜说道:“我觉得他们会派更多的人来追杀我们,只有我们的嘴巴永远闭上了,这件事才会完。如果我管这事,这边又是我的后花园,我会调动我所能调动的所有的资源找出我要杀的人,说不一定他们已经在行动中了。”

   李子安微微皱起了眉头,莎尔娜的话让他心情沉重,可是他却又觉得她说的对。欧洲一直是灯塔的势力范围,要调用什么资源没有?

   莎尔娜又补了一句:“不是我故意将情况说的很糟糕,而是我们得假设我们会遇上最糟糕的情况,然后制定出一个行动方案。”

   院子里,雷奥普斯正在给人打电话,旁边还跟着两个光头青年,保镖不离身。

   就连他都知道情况很危险。

   董曦小声的说了一句:“那个家伙不值得信任,一旦你给了尾款,给了他解药,第一个出卖的人肯定是他。”

   “我知道。”李子安说。

   狼始终是狼,是喂不饱的。

   不过,他就没打算把雷奥普斯当成是一条狗来养,只是利用一下。

   两个女人也愁眉不展的样子,她们都有一种才脱虎穴,又入狼窝的感觉。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有一个人可以利用一下。”

   “谁?”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 :“西罗。”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说曹操曹操到。

   他刚刚在说西罗,命硬仔西罗就打电话来了。

   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西罗,我正想给你打电话,你就打电话来,正巧啊。”

   “我巧你……”西罗的声音,那个“妈”字最终没敢说出来,但是他的火气却还是很旺,“你把我骗得好惨!”

   “我骗你什么?”李子安明知故问。

   “你跟我说你在希腊,我到了希腊你说的那家酒店,你特么在哪啊!”西罗在手机里吼。

   李子安心平气和地道:“哎哟,不好意思,我昨天晚上遇到点急事,提前来意塔利了,我现在在西西里,你来西西里吧,我在西西里等你。”

   “你他……”

   “嗯?”

   “我被你折磨惨了,我现在浑身溃烂,浑身发痒,你究竟还要玩我玩到什么时候?你要杀我,你就给我来一个痛快的!啊!”

   “你冷静一点。”

   “我他妈怎么冷静啊!”

   李子安还是心平气和:“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西罗深呼吸。

   如果大&师就在他的面前,他真的恨不得扑上去用牙齿咬断李子安的喉咙。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我应该看出什么?”

   “我是在考验你,而你差不多快通过考验了。”李子安说。

   西罗:“……”

   李子安说道:“来西西里吧,你死不了,你来了,我就给你解药,然后再给你一份工作,一个锦绣前程。”

   “如果你骗我,我就……”

   “你要怎么样?”

   “我现在订机票,西西里哪里?”

   李子安说道:“你下了飞机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告诉你我在哪里。”

   西西里那么大,他现在还在元首的故乡,他哪里知道他在哪里。

   “好,我再相信你一次。”

   “你大可以相信我。”

   西罗挂断了电话。

   董曦说道:“你说的那个可以利用的人就是西罗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说的就是西罗,他是一个飞贼,人很机灵,不但可以利用,我还有点想将他招入公司。”

   莎尔娜讶然道:“那个人是路途公司的人,比之雷奥普斯更危险,我们能相信他吗?你总不能一直用毒药控制他吧?”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为什么不呢?”

   莎尔娜:“……”

   说是这样说,可是事情不能这么干,但具体该怎么操作,李子安自己却不知道。

   这的确很难操作,但他真的想试一下,因为黑锅公司就缺一个在偷窃方面的优秀人才。

   楼下,雷奥普斯已经打完电话了,他抬起了头来看着二楼露台上的一家三口,迎着阳光,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师,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出发。”

   李子安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是那么的真诚和善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