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11章命苦之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99 2020-11-17 17:24

  阳光从树梢上洒落下来,铺着青石砖的地面上洒满了金色的光斑,树叶在风中摇晃,光斑在地上浮动。阳光下,好些穿着病员服的病人在晒太阳,还有陪伴的人,有的轻声说着什么话,有的削苹果、递牛奶。

  董曦在一棵榕树下停下了脚步:“陈晴女士和风间美姬就在前面,我就不过去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忽然想起了那个烧伤的病人,问了一句:“那个特护病房里的大叔,他不会真的死了吧?”

  董曦瞅着李子安,眼神之中满是情意,还有崇拜:“你的未卜先知那么准,连卢比奥会带着记者来闹事你都能预见到,你又何必问我?”

  李子安说道:“泄露天机必遭天谴,有些手段不能经常用,最好是不用,这样的小事我要是也去预见,我会报应临头的。”

  董曦慌忙说道:“那就不要去预见,那个大叔没事,免除医药费,还有赔偿,大叔和大妈都很乐意配合。”

  李子安心安了。

  果然是这样的情况。

  “我们现在有理由限制卢比奥的自由,这会为你争取到一些时间,你那边得抓紧了。”董曦说。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黑锅公司需要一个车间,十台微电子公司生产的28纳米的光刻机,相关的零部件也要准备好,如果明天能准备好,那我明天就可以启动。”

  “我现在就回去找老总谈。”董曦说。

  “开车回去小心点,我怀疑那个国王也来了。”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国王虽然没有在未卜先知的镜像里出现,但是他的预感向来都很准。

  董曦嗯了一声。

  李子安张开了双臂。

  董曦微微愣了一下:“干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么久没抱你了,我想抱抱你。”

  董曦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轻声数落了一句:“又不要脸了,这里这么多人,看见了不好。”

  李子安说道:“我们两口子抱一抱,看见了又怎么样?”

  董曦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人却乖乖的凑了过来抱住了李子安的腰。

  李子安的头埋在董曦的脖颈间,深深的嗅了一下,笑着说道:“我媳妇真香。”

  “哎哟,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好啦,真有人看着我们,多不好意思。”董曦轻轻推了李子安一下,可那力气连一只杯子都推不翻。

  李子安松开了董曦,却在离开的时候在她的雪颈上啄了一下。

  董曦微微打了一个激灵,脸红红的瞪了李子安一眼。

  不要脸的话她都懒得说了,因为说了也等于白说。

  “好了,你回去吧,我也得去办我的事了。”李子安说。

  “泡妞就泡妞,说得这么清新脱俗。”董曦一脸的嫌弃。

  李子安:“……”

  “加油,我看好你。”董曦冲李子安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李子安有些无语,转身走了。

  自己的媳妇给自己加油去泡别的女孩子,这样的事情大概只能出现在他的身上。

  这都是命。

  他的命真的苦。

  康复花园里,陈晴正看着一朵看得鲜艳的金丝菊,那花蕊上栖息着一只黑背蜜蜂。

  天气暖和了,蜜蜂都出来采蜜了。

  那只蜜蜂振翅飞了起来,又栖息到了另一朵菊花上采蜜。

  不知道为什么,陈晴的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小子的面孔。她忽然觉得,那个不要脸的就像是这只蜜蜂,飞舞在花丛中,采了这朵采那朵,可世人却又不讨厌它,还赞美它,甚至还将它比喻成勤劳的园丁。

  “你敢碰我女儿,我把蜂针给你剪了。”陈晴对着那只蜜蜂说。

  “妈妈,你在说什么?”站在陈晴旁边的风间美姬问了一句。

  陈晴看了风间美姬一眼,尴尬地道:“呃……我说这花开得真漂亮。”

  然后,她就看见一个青年正往这边走来,那张盛世美颜沐浴着春天的阳光,就像是金子一般耀眼。

  说蜜蜂蜜蜂到。

  风间美姬发现陈晴在看她身后,她也转过了身来,她也看见了正往这边走来的李子安。

  九头身,盛世美颜,帅出了天际。

  她的视线微微呆了一下。

  她的脑海之中不受控制的涌出了一个画面,就是这个帅逼今天早晨用一根手指倒立在地上,还转了好几个圈。

  “陈阿姨、美姬小姐,早啊。”李子安打了一个招呼,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灿烂。

  母女俩报以微笑。

  “陈阿姨,你检查没什么问题吧?”李子安走了过去,关切的问了一句。

  陈晴说道:“没什么事,我想我可要出院了。”

  “我看还是多住几天观察一下吧。”李子安说。

  陈晴说道:“我不想在这里住,没病也会闷出病来,我想今天就出去,造光刻机的事耽误不起。”

  “美姬小姐,你劝劝你妈妈吧。”李子安说。

  “我可劝服不了我妈妈,我刚才劝过了,没用,她非要出院。”风间美姬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去办理出院手续,然后就去微电子公司看看光刻机。”

  陈晴看了李子安一眼,眼神里有话。

  你这样骗我闺女,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夜幕降下,黄布江畔游人如织。

  一大桌子人围着餐桌吃饭。

  沐龙也来了,没喝两口酒就憋不住了,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小李,问鼎集团的股票涨势强劲,为什么让我卖啊?你不但让我卖了,还让桃子把你公司买入的问鼎集团的股票也全都卖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李子安觉得桃子应该是跟沐老丈人解释过,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沐叔叔,我卜了一卦,问鼎集团的股票很快就会跌停,你这段时间也赚了不少了,该收手就要收手,落袋为安啊。”

  沐龙说道:“这才哪跟哪啊?我估计问鼎集团的股票今年年内翻10倍都不是问题,甚至是20倍都有可能。你看A股的龙头股,以前才30多块钱一股,现在都1000多了,涨了300多倍啊,难道问鼎集团连那个酒厂都不如?不说母公司的貔貅智能管家软件,就拿子公司巨人科技在电池领域的出色成绩,那也足以支撑10倍的股价。”

  沐老丈人侃侃而谈,说的是头头是道。

  人都有赌徒的心理,沐老丈人现在就像是坐在赌场里的赌徒,他的手气真旺,把把都赢,面前堆了一大堆赢来的筹码,这个时候你让他离开赌场回家,他肯定不愿意,他想说服他的野女婿让他继续留在赌桌上。

  李子安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沐老丈人解释了,他端起了酒杯,试图转移美琳的注意力:“沐叔叔,我们喝酒。”

  沐龙端起了酒杯却没有喝酒:“小李,你卜的这一卦准吗?”

  李子安:“……”

  他心里有些好奇,这次动用了未卜先知,会不会是新一轮的霉运已经来临了?不然,好端端的沐龙为什么会来做客,还跟他纠缠不清的扯什么股票?

  沐春桃一个嫌弃的眼神过去:“爸,之安哥卜卦有多准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这次卖了又不是不买,我们在高位套现,等对方把股价打下去之后,我们在低位建仓,这一来一去我们会赚更多。”

  沐龙高兴了,激动地道:“小李,那你有没有算到什么时候跌停?有几个跌停?我应该在什么价位建仓?”

  李子安一脸懵逼。

  他是真的不懂炒股,可是沐老丈人非要跟他聊股票。

  沐春桃地道:“爸,你要是再这样,有内幕消息我就不告诉你了。”

  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可也架不住沐龙辛酸,他瞪了胳膊肘往外拐的漏风大棉袄一眼,这才又把酒杯举起来:“小李,我们干一杯。男人说话,女人最好不要插嘴,是不是?”

  李子安:“……”

  晚饭吃完,沐龙有六七分醉意了,说道:“桃子,扶我回去。”

  沐春桃上去扶住了沐龙,却说了一句:“子安哥给我留着门,我把我爸送回家就过来。”

  李子安莫名紧张。

  现在都这么肆无忌惮了么?

  沐龙醉眼朦朦的说了一句:“你、你还过来干什么?”

  “收拾碗筷啊,我们爷俩吃了饭,不帮着收拾碗筷吗?”沐春桃说。

  “哦。”沐龙没话了,摇摇晃晃的往门口走去。

  李子安暗暗松了一口气。

  汤晴也带着玩累了的李小美上楼了。

  李子安和余美琳两口子收拾碗筷进了厨房。

  “那对母子安排在什么地方?”余美琳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换了一家酒店,有董曦看着,不会有问题的。”

  “那就好,这件事要快刀斩乱麻,越快越好。”

  “董曦回话了,厂房都选好了,十台28纳米的光刻机明天到位,我明天就过去看看。”李子安说。

  “这么大一个黑锅,背锅的好处谈了吗?”

  “明天估计要跟高首长见面,我正想问你,你这边需要什么?”李子安问。

  余美琳说道:“我不需要什么,这次你为你自己要点好处,你想想你需要什么好处?”

  李子安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我这个人没理想,钱够花就行了,倒真没想到要什么好处,你确定你不需要什么好处吗?”

  余美琳说道:“公司已经走上正轨并且上了市,资金和人才都不缺,我的确没什么需要的了。”她的眼神忽然变了,瞳孔深处闪过了一线绿芒,然后她说话的声音也变了,“寡人的江山,寡人要亲手打出来,不要兑换来的。”

  李子安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给老孟、小范、莎尔娜、汤晴和桃子要点好处吧,我们两口子没什么要的,但他们参与进来了,不能让他们白干。还有昆丽也算一个,她跟了你那么长时间,也得为人家的下半辈子考虑一下。”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忽然说了一句:“今晚就不要出去溜达了,留在家里发电吧。”

  李子安:“……”

  聊得好好的,怎么就扯发电上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