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40章老太君的遗嘱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20 2020-11-17 17:24

  下午快四点的时候李子安回到了家里,一进门就看见坐在阔景阳台上念经的老太君,难得天气好,这个时候了还有太阳,不然她肯定在她屋里念经了。

  李子安没有打搅林胜男,提着合金工具箱往屋里走。

  林胜男抬头看了李子安一眼:“子安,你这一天到晚都在忙,忙啥啊?”

  没忙啥,就是被人打了个劫,劫走了十几个亿,腰包都空了。

  可从李子安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奶奶,我跟人谈生意。”

  “谈成没有?”

  “谈成了。”

  “那就好,那就好。”林胜男的脸上有了笑容。

  “奶奶,我把箱子放回去就做饭,晚上想吃点什么?”

  “随便弄点什么就好,不急,你过来我跟你聊聊。”林胜男招了招手。

  李子安心里有些好奇,这些年老太君多的是数落他的时候,却很少有跟他聊天的时候,她突然说跟他聊聊,他感觉还挺突然的,不过他还是走了过去。

  “坐吧,坐着聊。”林胜男给李子安指了一下她身边的一块蒲团。

  她年龄大了,骨骼僵硬,坐不了蒲团,所以一直是坐在椅子上念经,但作为念经必备的道具,这阳台上却是有一只蒲团的。

  李子安将工具箱放在了地上,坐在了蒲团上:“奶奶,你想跟我聊什么。”

  林胜男说道:“我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梦见我那口子,他跟我说他在下面无聊,寂寞得很,让我下去陪他玩。”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奶奶,你说的是……爷爷吗?”

  “不是他还有谁。”林胜男说。

  李子安入赘余家之前余美琳的爷爷就死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月牙村的余家老宅子里也只供了令牌,没有遗像,所以他连那个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林胜男突然提着她的已经死了好多年的丈夫,说的话还这么诡异,他的感觉真的是有点瘆人。

  “我琢磨着,我是不是要下去了,所以有些话想跟你聊聊。”林胜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唏嘘的味道。

  李子安说道:“奶奶,你身体这么好,白发变黑,你的寿元好得很,你不要这样说。”

  林胜男叹了一口气:“四年前我就应该下去啦,全仗你照顾得好,我才又偷活了这几年,我自己的事我清楚,这次我怕不是真的要下去了。”

  李子安心中一动:“奶奶,要不我给你卜一卦吧,我卜卦很灵验的。”

  林胜男却摇了摇头:“寿元天定,我不卜卦,老天要我今晚死,我今晚就走,绝不拖拉。”

  李子安将右手伸到林胜男面前:“奶奶,你闭着眼睛,拿一根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随意画画。”

  “干什么?”

  李子安笑了笑:“我跟奶奶做个游戏。”

  林胜男给了李子安一个嫌弃的眼神:“别以为我老了就糊涂了,你是想给我卜卦,是不是?”

  李子安:“……”

  他也挺无奈的,别人找他卜卦,至少200万起,可到了老太君这里,他骗她卜卦她都不卜,真的是有眼不识宝。

  “我把你叫过来可不是让你来跟我卜卦的,我是想跟你说几句话。”

  “奶奶你说。”

  “如果我有一天真走了,你要对美琳好,不许欺负她。”

  “奶奶你放心吧,我会对她好好的,我会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心善,这我知道,可你生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我怕别的女人勾引你,然后又怂恿你欺负美琳,那样的话,我就是做鬼都要上来找你算账。”

  李子安:“……”

  他心里也忍不住琢磨,老太君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毕竟,桃子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声音有点大,两家又是隔壁,被老太君听见什么也很正常。

  “还有一件事,我已经立了遗嘱,我要是走了,会有人公布我的遗嘱,到时候他们三兄弟,还有你们这些后辈都要按照我的遗嘱来办。”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没意见,不过奶奶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尽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是不是我和美琳什么地方没做好,你心里不高兴了?”

  林胜男伸手拍了拍李子安的肩膀,老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没有,你和美琳做得够好了,我心里念着你们的好。行了,快去做饭吧。”

  “奶奶,你别胡思乱想了,该吃吃,该睡睡,你这身子骨不会有事的。”李子安叮嘱了一句才起身离开。

  林胜男又开始念经,神态安详。

  她刚才说的那些不吉利的话,她自己好像已经忘记了。

  李子安回屋放下合金工具箱进厨房做晚饭,脑子里乱糟糟的,有时候会冒出杜林林在小树林里打劫他的事,有时候又会想起老太君说的那些话,想得最多的却还是遗嘱。

  他这边倒不稀罕什么大江集团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但他很想老太君留给余美琳,这样的话余美琳距离她的梦想就又近一步了。

  “老太君立的遗嘱,大江集团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肯定是给美琳,我这么多年鞍前马后的伺候着,那三家人却勾心斗角算计她,她不会不识好坏给别人吧?”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没过多久李小美就跑进了厨房,抱着李子安的腿撒娇,然后又被汤晴赶了出去。

  “子安哥,我来帮你做晚饭,要洗什么菜?”汤晴取下一张围裙就往身上系。

  李子安说道:“你帮我把秋葵洗了吧,待会儿我凉拌。”

  汤晴挽起袖子在洗菜池里洗秋葵,一边说道:“子安哥,我想给你添置一件装备。”

  “呃,什么装备?”李子安很感兴趣,汤晴出品,必属精品,她给他做的那些装备都很好用,样样都牛逼。

  “你看灯塔队长没有?”

  “看过,算是灯塔的神剧吧。”李子安忽然明白了什么,讶然道:“你不会是想给我做一只灯塔队长的盾牌吧?”

  汤晴笑着说道:“灯塔队长的盾牌像不像一只锅呢?”

  李子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燃气灶上的炒菜的锅,也笑了:“还真是有点像。”

  “那么黑锅公司的掌门人,是不是也需要一口像样的锅呢?”

  李子安:“……”

  “所以,我打算给你做一只锅,漆色都选好了,最黑的锅底黑,要做就要做最黑的锅。”说到这里,汤晴自己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

  李子安有些无语地道:“你的创意是好的,可是你让我拿着一只黑锅出去,那真不合适,也不好拿啊。”

  “你放心吧,我给你做成伸缩式的,机关控制,收拢的时候就一只盘子大小,打开的时候就是一面圆盾,跟灯塔队长的那只锅……呸,那只盾差不多大小,你觉得怎么样?”

  听她这么一说,李子安就想要了:“嗯,你真能做出来,那真的很不错。”

  就在这时李小美突然哭了起来。

  李子安扔下锅铲就往门口跑去。

  汤晴也急了,扔下手里的秋葵也往厨房门口跑去。

  结果两人在门口撞在了一块,汤晴往地上倒,李子安搂住了她的腰,可眼睛看的却是客厅里的李小美。

  李小美正拿着一个芭比娃娃,对着芭比娃娃吼,那声音很相似在哭:“哇……哇!”

  敢情,小祖宗是在吓唬芭比娃娃。

  吼了几声,李小美还出言威胁:“你给我背诗歌,背不出来我拆了你。”

  李子安哭笑不得,刚才真的是把他吓到了。

  “子安哥……”汤晴的声音。

  李子安这才移目看了汤晴一眼,这才发现他搂着汤晴的腰,上身前倾,汤晴的身子都快仰成一百八十度了,头发都触地了,如果她不这样拼命的往后仰,她的两颗炮弹一准撞他身上。

  汤晴的脸很红。

  李子安慌忙将她扶起来。

  汤晴不敢看李子安的眼睛,跟着又进厨房去洗秋葵去了。

  李子安也想起了锅里的菜,忙着冲进厨房。

  还好,没糊。

  “子安哥,好久都没吃过你做的拍黄瓜了,今晚有黄瓜吗?”

  “呃,我没买黄瓜。”

  自从在澳洲用鹰眼窥见林傲雪对黄瓜干了些什么之后,他就再也不买黄瓜了。

  晚饭做好,余美琳回来了。

  吃过晚饭汤晴就去工坊了,赶着给李子安做真正的“黑锅”。

  农村姑娘就是这么淳朴,李子安给她高薪,她总想着怎么报答李子安。

  李子安和余美琳进厨房洗碗,他把下午老太君跟他说的那些话讲给了余美琳听。

  “老年人提这些事也正常,你不要太在意。”余美琳反而来安慰李子安。

  “奶奶还提了一下遗嘱的事。”李子安说。

  余美琳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奶奶怎么说?”

  “奶奶说她已经立好遗嘱了,让爸、二叔、三叔他们三家人,还有我们都依照她的遗嘱来办事她的身后事,不得违背。”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嗯,我知道了。”

  李子安说道:“我觉得奶奶会把她手里的大江集团的股权留给你,除了你,我想不出她还会给谁。”

  “奶奶留给我也好,你也好,我爸他们三兄弟也行,我都没意见,我有你就够了。”余美琳凑了过来在李子安的脸上香了一口。

  李子安笑了笑:“你能这样想就最好。”

  余美琳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老公,我今天又让昆丽给我下载了几个视频,我看了看,晚上试试?”

  李子安:“……”

  下午被杜林林打劫了十几个亿,腰包现在都还是空的,管家婆晚上还要试试……

  余美琳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帅逼安的腰:“不行啊?”

  “肯定行。”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

  幸福里还藏着辛酸。

  这日子怎么过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