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76章我的妹夫怎么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53 2020-11-17 17:24

   69书吧 ,最快更新赘婿出山最新章节! 汉克就躺在缝隙里,大腿上有一个弹孔,正往外冒着热血。

  可这不是他被子弹击中倒在了地上,而是之前就昏死在了地上,他腿上的弹孔是刚才飞射进去的子弹,折射到了他的腿上。

  不然,以汉克的强悍,一颗子弹打在腿上,他怎么可能昏死过去?

  可让人困惑不解的地方也就在这里。

  之前汉克还在山洞洞口的某个地方埋伏着,等着像李子安和董曦进去,然后射杀两人。可最终他却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昏死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董曦心中也是一片困惑。

  李子安回答不出来,他又想起了刚才一闪而过的阴影,还有那句卦辞,劫后回头看黄雀。

  三劫已经过去了,现在似乎已经到了黄雀出现的时间了。

  “小心点,这山洞里或许还有人。”李子安说。

  董曦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是一片黑暗,她什么都没有看见。

  李子安将手雷挂回到了武装带上,然后把防弹屏障也放了下来,钻进缝隙,抓住汉克的两只脚踝,将他拖了出来。

  即便是被当作拖布在地上拖行,汉克也没有醒来,但也没死,他还有呼吸,血液也在流动。

  李子安踢了汉克一脚,但汉克还是没有醒来。

  “会不会是……”董曦没有把话说完。

  李子安看了她一眼:“什么?”

  董曦这才说出来:“你刚才问我有没有看见什么影子,会不会是我在什么看见的那个影子,是那个人干的?”

  “有可能。”

  “会不会是那个白衣女子?如果真有人打晕了汉克,也只有她又这个能耐,可是她为什么这样做?”董曦看着汉克,心中思考着什么,脸上是一个困惑的表情。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他还是回答不出来。

  种种迹象都表明,卦辞之中的“黄雀”就是姑师大月儿,可是没见到她的真容就存在别的可能性。

  “关于那个白衣女子,你一定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董曦的视线落在了李子安的脸上,那眼神就像是女搜查官看着一个犯罪嫌疑人的眼神,随时都有可能动用非正常审问手段。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能跟你说的我都告诉你了,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不过你非要知道的话,我会告诉你。”

  “你跟她是不是有一腿?”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

  讲真,他真的不知道她的脑子里正在想些什么。

  “看来没有,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是故意瞒着我,可是我不是那种需要人呵护的花朵,你可以告诉我一些东西,我有能力保护我自己。”董曦说。

  “先把这家伙弄醒,审问一下他,弄死他之后我们再聊那个女人的事。”李子安说。

  董曦嗯了一声,也踢了一脚汉克。

  汉克还是没有醒过来。

  李子安从防弹屏障之中取出一根绳子,捆住了汉克的一双脚踝,然后又将绳子从后背绕到颈部缠绕几圈,再一分为二下来,捆住汉克的一双手腕。

  他从来没有学过捆绑,属于临时发挥,但看上去很不错,在这方面也算是有点天赋。

  每个人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天赋,很多就连自己都不知道。

  然后,李子安#拉开了拉链。

  董曦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你要干什么?”

  “我给他浇点热水,或许能把他浇醒。”李子安说。

  董曦的脸一下就红了,轻轻啐了一口:“你真不要脸,我还在这里呢,你就不觉得难为情吗?”

  这些话李子安直接当作了耳边风。

  男人要想开心自在,就得练出这样的本事,呼吸般自然的面对家里女人的唠叨,听千句万句,心中不留一句。

  一道水柱浇在了汉克的脸上。

  强劲的冲击力打得汉克的脸庞滋滋响,脸庞也被冲击起了一层层涟漪,那画面感就像是摩托车骑手以两百码的速度飙车,却没有戴头盔一样。

  滋滋滋!

  烧电焊般的声音很是魔性。

  董曦本来是扭开了头的,可那诡异的冲击声却仿佛有什么魔力,结果她没坚持过三秒钟就那眼角的余光去偷偷的看了。

  这一看,她就像是生病了,整个都不好了。

  这病是软骨病,腿软无力。

  她也管不住自己的脑子,突然间就涌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想像。

  李子安一点都没分心,专注浇水。浇了半分钟还不见汉克醒来,他干脆对着汉克的鼻孔浇水。

  汉克的嘴巴闭着,全靠鼻孔呼吸,鼻孔被堵住,肺里呛了水,他很快就有了动静,先是颤了颤,然后就张开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

  他刚刚把嘴巴张开,热水又追踪而至,直接浇进了他的嘴巴里。

  “咳咳咳……”汉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眼睛也睁开了。

  热水消失了。

  李子安还剑入鞘,静静的看着汉克。

  汉克突然抬腿踹向了李子安的要害,可一抬就是两条腿,而且还抬不起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脚被捆着,还有他的手也被捆着了,根本就动弹不得。

  “啊!”汉克一身怒吼,双手运力去挣绳子。

  李子安的右腿已经蓄上了真气,随时准备给汉克的面门一脚。

  他用来捆汉克手脚的绳子并不是什么特制的绳子,只是普通的化纤绳。他装在合金工具箱里也是一个备用的小物件,用来捆药材什么的,这还是第一次用上。

  他担心这绳子捆不住汉克,会被汉克挣断,毕竟汉克的身体之中有一个战士级的病毒生物,他也和汉克交过手,汉克的力气一点都不比他弱。如果是他被这绳子捆着,几下就能挣断,那么汉克也能。

  可是,汉克接连挣了好几下,那化纤绳子还好好的捆在他的手脚上,别说是挣断了,就连一点松动都没有。

  李子安看着汉克,心中一片困惑:“这家伙怎么了,一下子变得这么弱?”

  董曦一脚踹扎了汉克的胸膛上,刚刚挣扎着做起来的汉克被她一脚踹倒在了地上,后脑勺撞击在坚硬的和田玉玉石上,咚一声闷响,一股鲜血也从脑后流了出来。

  她也愣住了。

  “嚯、嚯……”汉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显得很紧张。

  李子安关切地道:“妹夫,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

  董曦忍不住斜眼看了李子安一眼,就李子安跟汉克说话的表情和语气,她真的感觉李子安很关心汉克。可她却知道,这不要脸的刚刚还跟她说审问一下就杀掉汉克。

  这演技,不去演戏真的是娱乐圈这一千年来最大的损失。

  汉克终于缓过了气来,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董曦又抬起了脚。

  “媳妇儿,别。”李子安探手圈住了董曦刚刚抬起来的大长腿。

  董曦又把腿放了下去。

  汉克坐了起来,视线扫过董曦的脸庞,又移到了李子安的脸上,然后就不动了。

  李子安又问了一句:“妹夫,究竟发生了什么?”

  汉克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你叫谁妹夫?”

  李子安观察着汉克的眼神。

  “你们是谁?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汉克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李子安和董曦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不解与困惑。

  然后,汉克又冒出了一个更夸张的问题:“我……我是谁?”

  李子安蹲了下去,直视着汉克的眼睛。

  汉克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困惑和迷茫,还有恐惧,眼神也显得很涣散,给人一种很那聚焦的感觉。

  这不正常。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汉克的手腕。

  汉克颤了一下,紧张地道:“你、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什么都没说,他往汉克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真气。

  真气出,真气回,带回了汉克身体内部的信息,然后大惰随身炉给出了诊断的结果。

  汉克的身体之中已经没什么强大的能量了,他显得很虚弱,腿上的枪伤还在失血,这让他的心脏跳动加速,即便静#坐的姿势也达到了120左右,这是跑步才会有的心跳。

  难道是他身体的那个战士级的生物病毒消失了?

  除开这个原因,李子安又想不出汉克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情况,神力没了,双重人格消失了,就连他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他本来是打算浇醒汉克,痛殴一顿的,可现在看到汉克这可怜虫般的样子,他都有点下不了手了。

  “你放开我,你们……你们究竟是谁?我、我又是谁?啊!”汉克的情绪崩溃了,惊声尖叫,他抬手想去敲脑袋,可是手被捆着,敲不了。

  董曦说道:“他不会是装的吧?”

  李子安说道:“不像,我刚刚给他诊断了一下,他的身体状态跟一个受伤的普通人差不多,那个生物病毒好像不在他的身体之中了。”

  “还能这样?”董曦一脸惊讶的表情,“那个生物病毒是揣在兜里的东西吗,想放进去就放进去,想拿走就拿走?”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就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我确定那个生物病毒已经不在他的身体之中了,他现在的状况也应该是真的,他不记得他是谁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董曦问。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这样一种情况,他也有懵逼了。

  却就在这时,汉克忽然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不停。

  PS:明天就要送孩子去杭州读大学了,行程5天,这5天的时间里每天只能保持两更,诸位江山父老还请见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