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64章彪悍的质检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60 2020-11-17 17:24

  女帝居然这么豪放?

  这情况太突然了,猝不及防。

  李子安顿时僵住了,也有点后悔这个时候给余美琳送戒指来了。

  以前余美琳还只是暗示他,要跟他过夫妻生活,可是这次他大晚上的送戒指来,似乎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还主动跳下去了。

  你晚上给我送婚戒来,不就是想我占有你吗?

  你都送上门来了,我还要什么矜持?

  似乎就是这个情况。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的距离还是零,两秒钟之后就变成负数了。

  笼子里的野兽被逮住了。

  余美琳也有点失控了。

  “美琳呜噜等噜一下滋。”李子安废了好大劲才说出一句话来,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余美琳这才松开李子安,脸红红的样子:“你说了什么,你是说……要先洗澡吗?”

  她果然也没听清楚,但她有自己的猜测。

  李子安深吸了一口气:“我要出去办件事。”

  余美琳顿时愣在了当场,心中的高兴气儿也没了,整个人就像是被霜打了一样,一下子就没精神了。

  李子安温声说道:“我这不是找的借口躲你,我今晚要去对付那个杀人犯,我必须要抓住他。”

  “啊?”余美琳的情绪就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刚刚还是陡坡即将入隧道,突然就翻滚了起来,翻车了。

  李子安说道:“他给我打了电话,用你和小美威胁我,向我要一样东西,就在今晚,我得提前去布局。”

  余美琳忽然扑上来,一把抱住了李子安:“不,我不要你去,有事我们报警,你不是认识那个刘警官吗,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李子安在她的耳边说道:“报警没用,他跟我一样,警察对付不了他。”

  “那我也不要你去!”余美琳紧紧的抱着李子安的腰,就是不松手。

  李子安头疼了:“你松开我,我真的得走了,他是个威胁,我必须抓住他。”

  “不行,我不要你去冒险,要是你有个……我和小美怎么办?”余美琳反正就是不松手。

  李子安没辙了,他以为他能说服余美琳,却没想到根本就不行。

  可他一点气都生不起来,心中还有点“融冰”的感觉。她这样拦着他,不还是为了他好吗?

  “我今晚不睡觉,我就这样抱着你。”余美琳又补了一句,强调她的决心。

  李子安苦口婆心:“美琳,你就让我去吧,有些事情必须得面对,躲是躲不掉的,如果今晚我不抓住他,他有可能会袭击你。”

  “那就让他来,我不怕他。”余美琳一点都不害怕。

  李子安:“……”

  跟女人讲道理,有时候真的讲不通。

  他没把余美琳说服,他身体的一部分却快要被她说服了。

  张三爷一般粗犷,持丈八蛇矛,当阳桥头一声吼:“呔,你过来啊!”

  这样下去怎么是好?

  “你说你要去,你就不想想小美和我吗?”余美琳的声音里带着点幽怨,“你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不要去好不好?”

  李子安心中叹了一口气,右手的手掌翻转过来,用手背轻轻的在余美琳的丰厚底盘上轻轻扎了一下。

  五毫米的尖刺,只扎了两毫米进去。

  毕竟是自己的老婆,不可能下重手。

  “我不去了,我抱你上床休息好不好?”李子安说。

  余美琳从李子安的脖颈间抬起了头来,看着李子安,脸颊又冒起了两朵红云:“你和我一起睡么?”

  话音刚落,她的双眼一闭,双脚也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软软的往地上倒去。

  “美琳,我要是回不来,你照顾好小美,让她好好成长,好不好?”李子安说。

  余美琳却没有半点反应了。

  这话本来是给了戒指就想说的,可是一直没机会说出来。

  李子安将她搂住,抱她上了床,给她盖好了被子,然后离开了她的房间。

  出门,低头,见松,苦笑。

  当年关二爷是温酒斩华雄,今晚大^师是撂倒自己的婆娘出门战黄波。

  事情差不多,但总归不豪气。

  回到房间里,李子安给合金尖刺上补上止行膏,然后提着合金工具箱出了门。

  天香就装在合金工具箱里,尺寸刚刚好。

  李子安看了一眼桃子家的门,心里想着要不要也去跟桃子道个别,说句我要是回不来怎么怎么的。可是这个念头刚刚冒起来的时候,刚刚发生的事情便不受控制的从他的脑海里冒了出来。要是沐春桃也不放他走,他还得扎她一下,这扎来扎去的都是扎自己的女人,还是算了吧。

  江堤上,大锤看见李子安走来,把一瓶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水瓶随手扔在了地上,也从石凳上站了起来,眼神凶悍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向大锤走去。

  大锤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他的右脚的脚背现在还肿着,这狗贼阴险得很,他得防着再被踩一脚。

  李子安走到大锤跟前,俯身将那只矿泉水瓶子捡起了起来,然后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边扔了进去。

  大锤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又走到了他的身前:“虽然你是杀手,可也要讲点公德心好不好?环卫工人很辛苦的,你就不要给人家添乱了,行不行?”

  大锤:“……”

  对于他来说,大^师真的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

  李子安说道:“黄波跟我约定的时间是凌晨一点,交易的地方有点远,我想早点去,免得耽误了时间,你觉得怎么样?”

  大锤有点懵逼的反应:“你……是在问我的意见吗?”

  李子安左右看了看,耸了一下肩:“你觉得我是在跟鬼说话吗?”

  大锤冷哼了一声:“东西带来了吗?”

  李子安拍了一下手中的合金工具箱:“就在这箱子里。”

  大锤说道:“打开给我看看。”

  李子安淡淡地道:“东西是给黄波的,你有资格看吗?”

  大锤说道:“这是黄波的意思,如果你不给我看,我不给他打电话,你见不了他,另外你不给我看,他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他?”

  看来这个锤子不只是在这里监视,还扮演着一个“质检员”的角色。

  “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废话!”大锤的语气很凶。

  李子安一脸委屈的样子:“看就看,你不要那么凶嘛,你刚才凶我,我差点没忍住想踩你另一只脚。”

  大锤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紧张兮兮的看着李子安。

  他其实最怕的是李子安再打他的蛋,下午的那一下膝撞,他的一颗蛋现在还鸡蛋那么大,疼得厉害。如果再给他来一下,他估计他的鸟以后就飞不起来了。

  李子安没有出手,他打开了合金工具箱。

  箱子里面装着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还有一只用绒布包着的棍状的东西。

  “天香”就装在绒布里。

  李子安说道:“看见了吗,这就是黄波要的东西。”

  “打开来看看。”大锤子直盯盯的瞅着合金工具箱里的绒布。

  李子安说道:“这是黄波要的东西,你确定要看吗?”

  “这就是黄波的意思,别墨迹,快打开让我看看!”大锤催促道。

  李子安伸手抓住绒布,一点点的往上拉。

  表面上看他很平静,可实际上他心里很紧张。如果在这里就被大锤识破,今天晚上他见不着黄波,康海川和康馨妇女俩也活不了。给他的感觉,他不是在揭开一块绒布,而是在将套在康海川和康馨脖子上的绳索勒紧。

  香头露了出来,黑色的香泥上露出了一个符号,那绿色的符号一曝露出来,顿时散发出一团绿幽幽的荧光。

  神秘感一下子就起来了。

  大锤两眼放光的看着露出来一截的“天香”,心中激动,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李子安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大锤,这反应让他松了一口气。

  还真是那样的情况,黄波没有见过天香,这大锤更不可能见过了。没见识的土鳖,突然看见高端赝品,当然免不了激动。

  又一个符号显露了出来,也散发着幽幽的绿色荧光,别有一番神秘而诡异的感觉。

  “看见了吗,这就是天香。”李子安说。

  “给我。”大锤激动地道。

  刚好有一对情侣携手往这边走来。

  李子安哗啦一下又把绒布拉了回去,将假天香盖住了,随后又把合金工具箱关上了。

  “你什么意思?”大锤冷声说道。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是当我是傻^逼还是你本来就是傻^逼,我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人质也没有见到,我凭什么给你?”

  那对年轻的情侣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那个姑娘看了李子安一眼,走没几步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他的动作被他身边的男青年发现了,那个男青年也回头看了李子安,那眼神颇为不善。

  长得帅就是这么麻烦,招人看,也招人恨。

  大锤等两个青年走远,他掏出了一部老年手机,拨了一个号,然后往旁边走去,一边找一边说话:“黄教授,东西我看了,没错,应该是天香……好的……我现在就带他过来。”

  打完电话,大锤又走了过来。

  李子安面带微笑:“你的车在哪里?”

  大锤瞪着李子安:“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想我给你当司机?看什么看,打车啊!”

  李子安:“……”

  以黄波为首的犯罪团伙,怕不是经费出了问题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