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77章国王的记忆片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09 2020-11-17 17:24

   虽然知道这是注定的结果,可是这种方式,这个过程却让大*师有点接受不了。

  他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折磨一下国王,报一下被炸了两次的仇,国王就这么干脆的自己杀死了自己。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世界这么美好,你就一点都不留念吗?你怎么能对自己这么狠,你跟我说,甚至不用你说,我其实也是愿意代劳的。”

  国王死了,可是他的心里却没有半点干掉了敌人的喜悦,反而有一点空荡荡的感觉。

  而且,还引发了一个哲学性的思考。

  人类与人类之间为什么不能和平相处,战争的意义是什么?

  大*师这样的胸怀真的是值得尊敬。

  这个哲学性的思考闪过脑海的时候,大*师突然抬起一脚,狠狠的踩在了国王的脖子上。

  咔嚓!

  国王的颈椎彻底断成了两截。

  这是必须的。

  万一国王没死定,趁他不备偷袭,那就不美丽了。

  所以,怎么也要补上一脚。

  天空中传来直升机引擎的轰鸣声,还有螺旋桨搅动空气所产生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特别的震耳。

  友军终于来了。

  跟电影里演的情节一样,代表正义的主角都把事情搞定了,大批援兵拍马赶到。那个时候场面通常都很壮观,背景音乐也不错。

  李子安抬起了头,他的视线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看上去,他看到了两架直升机,一架从左侧的山头上飞了过去,另一架从他右侧的山头飞了过去。

  这个时候如果他发一个什么信号的话,那两架直升机很快就会赶到这里,不过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而且他还有一点私活要干,直升机上的友军来了,他反而不方便。

  李子安蹲了下去,伸手在国王的脸庞上抠了几下,然后将那张仿生面具摘了下来。

  面具下面是一张苍白的面孔,他虽然刚刚才死去,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死了好几天了。

  李子安又将国王身上的风衣拔了下来。

  他馋这件风衣很久了,穿甲弹也没能彻底打穿的防弹风衣,这样的战利品岂能不收入囊中。

  拔下风衣之后,李子安怀疑国王的裤子也是防弹的,正准备也拔下来,却看见裤脚边上有划破的痕迹,然后他就放弃了。

  树枝都能划破,那肯定不是防弹的。

  风衣的衣兜里没什么东西,胸口处有被穿甲弹击中过后留下的痕迹,那是一个小破口。

  风衣的下摆也有一个类似的小破口,那也是被穿甲弹击中过的地方,但损坏的程度更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的防弹效果,恐怕就算是当下最先进的防弹衣也达不到。

  “难道是外星科技?”李子安的心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然后他将破破烂烂的外套脱了下来,将国王的风衣穿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国王的身高比他高几公分,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他穿在身上很合身。有了这件风衣,往后他再也不用带防弹头盔和防弹胸甲了,汤媳妇也省去了修理战甲的麻烦。

  穿上风衣之后,李子安搜了一下国王的身。

  他从国王的裤兜里掏出了一些华国的钱币,一包华子,一只打火机,还有一枚疑似纪念币的金色硬币。

  李子安将钱币和打火机,还有那包华子塞回了国王的裤兜,只留下了那枚金色的硬币。

  他将金色的硬币拿在眼前仔细看了看,然后发现这枚金色硬币不是铜的,也不是金的,居然是一种金色的石头雕刻而成,有玉石的透闪石成分,在阳光下有微微透光的反应。

  再看硬币两面的图案和花纹,正面是一个类似火苗的图案,周边又有繁杂的花纹。

  硬币的背面是一个阿*拉*伯数字5,周围也有一圈繁杂的花纹。

  李子安又将硬币翻到了正面,又看了看那火苗形状的图案。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上一次他使用推天预言术预言罗盘的目的地,他看到了自己在耶路撒冷的一条僻静的小巷中,然后来到了一座古老的建筑前,那石墙上就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图案。

  “这金色的硬币或许跟他做建筑有关,先收起来再说。”李子安顺手就将那枚硬币揣进了风衣的衣兜里。

  国王的上身只有一件紧身的打底衣,没有衣兜,胸口上还残留着一个被穿甲弹弹头扎破的小孔,也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这件打底衣显然也不是防弹衣。

  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打底衣的领口上,一节黑色的绳子进入了他的视线。他伸手将绳子拽了下来,绳子的一头系着一把铜锈色的钥匙。

  这颜色对大*师来说是一个很敏感的存在。

  李子安又仔细看了看,很快就确认了,这钥匙不是生了绣的铜钥匙,而是那种被称作“世界石”的石材。

  钥匙也就三个齿,看上去很古朴、简单。

  他有一个预感,那就是这把钥匙绝对不简单,它一定非常重要,不然国王也不可能将它当成项链系在脖子上。

  李子安很想抓住这把钥匙动用一下推天预言术,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前段时间走霉运,现在好不容易转运了,他可不想又逆转回去。再说了,现在也不是动用推天预言术的时候,并且不一定成功。

  他将钥匙也收了起来。

  到这里私活就算干完了。

  却就在他准备放个什么信号,把友军引过来的时候,国王的额头上突然冒出了一粒粒白色的粉末。

  那是火种!

  这是一个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却又是正常的情况。

  宿主死了,火种肯定会找新的宿主。当初黄波和汉克就是一个例子,黄波被董曦一枪*爆头,居然还跑了,结果遇上了去新地刺探情报的汉克,于是转移到了汉克的身上。

  如果不是他刚才补踩的一脚,彻底踩断了国王的颈椎,不然国王有可能已经爬起来跑了。

  突然,一粒白色粉末从国王的额头上飞跃了起来,一头撞在了李子安的手背上,结果只是接触了一下皮肤,跟着就倒转回去,又一头扎进了国王的额头之中。紧接着,那些冒出来的白色粉末也纷纷逃进了国王的额头之中。

  这个情况,刚才那一粒接触了一下大*师手背的白色粉末显然是发现了危险,把消息带回去了,然后招呼它的兄弟伙们全都躲起来了。

  李子安本来没想到这一层,可是这个意料之外的情况却让他意识到了危险。

  如果站在这里的不是他,而是董曦,或者其他人,国王身上的或者恐怕就转移了。国王是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杀手之一,恐怕跟他身上的火种也有关系,不管是上了谁的身,那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

  国王身上的火种要是上了董曦的身……

  李子安连想都不愿意去想,本来就杀伐果断的董媳妇恐怕会性情大变,变得更冷。她的感情细胞本来就不丰富,要是再分裂出一个冷血杀手的人格,他和她的夫妻生活恐怕就没有和谐可言了。

  国王身上的火种留着是祸害!

  李子安蹲下了下去,按了一下机关按钮,机关戒指戒面上的合金尖刺弹了出来。

  合金尖刺光溜溜的,没有毒膏。

  李子安直接将合金尖刺扎进了国王的额头之中,然后划开了国王的额头上皮肤。

  额头上的皮肤很薄,揭开之后就露出了白森森的额骨,还有那块铜锈色的斑块。

  白色的粉末从铜锈色的印记之中涌出来,钻进国王的血肉和骨骼之中。

  这又是一次逃亡。

  “它们为什么这么怕我?”李子安的心中一片困惑。

  这个问题他之前就琢磨过,可是没有答案。

  天空中又传来了直升机引擎和螺旋桨轰鸣的声音,不知道是之前飞过的那两架,还是新的友军到了。

  从地面上搜索的友军估计也快找到这里来了,时间不多了。

  李子安的右手拿捏了一个手枪*指,压在了国王额头上的斑块上,然后唤醒了大惰随身炉,并往斑块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

  上次他从精武女王的骸骨之中获得了“香泥”,那之后大惰随身炉的功能好像得到某种完善,功能也变得更强大了。

  不过,精武女王死去了三千多年了,那个火种也在那具骸骨之中被封印了三千多年,那些能量形态的“香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产生的,这就是不得而知的事情了。他也不知道国王的身上有没有那种香泥,但试一试也不损失什么。

  真气注入铜锈色的斑块之中,李子安的脑海之中突然涌现了一些诡异的东西。

  那是一些残缺的记忆片段。

  漆黑的夜晚里,国王将他的西洋剑刺进了一个女人的胸膛,猩红的鲜血涌出来,染红了那个女人的白色睡衣,就如同是一朵血色的玫瑰绽放。

  夕阳余晖里,一个少年走在回家的路上,几个年龄比他大的孩子突然冲出来,将他摁倒在地,一顿拳脚打得他鼻青脸肿。

  一间残破的房间里,一个白人男子正挥舞着拳头狠狠的揍着一个白人妇女,那白人妇女蜷缩在地上,就像是一条受伤的狗一样哀嚎着,哭求着,可是并没有唤醒那个男人的同情心,那个白人男子反而打得更厉害了。一个身材干瘦的少年就站在旁边看着,握着拳头却不敢上去,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淌……

  没人生下来就是魔鬼,但总有人去唤醒魔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