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67章先生请你买单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77 2020-11-17 17:24

  坐在眼前的是一个和蔼可亲的白人大叔吗?

  不,那是一个坑。

  李子安很清楚这个坑是怎么回事。

  这个道格刚才引诱他说出贿赂的话,然后录音,将来上法庭的时候就是证据。在西方国家,行贿是比较严重的罪行,不但会被罚以重金,还有可能坐牢。

  道格的耳朵里藏着接收器,那就说明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人在附近。没准就是警察,等他这边有了实质性的贿赂行为之后,警察就进来抓人。

  这狗逼还真是阴险啊,第一次见面就挖这样一个坑。如此明目张胆的坑人也就算了,居然还点两瓶82年的拉菲,这个就有点过分了。

  服务生出去了。

  李子安举起了酒杯,面带微笑:“道格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为我们的认识干一杯。”

  道格举起了酒杯与李子安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后说了一句:“李先生,21世纪最重要的是什么?”

  孟刚给李子安翻译。

  “人才。”李子安说。

  “你错了,是环境。”

  李子安一副聆听的样子。

  道格接着说道:“我们澳洲是这个世界上治理环境最好的国家,我们不会因为经济发展破坏我们的环境,中胜公司投资的那座铁矿是一个袋鼠族群的栖息地,如果你们在那里采矿,袋鼠怎么办?”

  讲真,这样奇葩的理由用如此严肃而悲天悯人的口吻说出来,李子安真的想一酒杯砸他脑门上。

  老子让你装逼!

  “如果我们帮助袋鼠搬家呢?”李子安说。

  “那不行,那个袋鼠族群世世代代都住在那里,应该搬家的是铁矿,而不是袋鼠,不过……”道格没把话说完,拿眼瞅着李子安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腕表,还特意流露出了一点贪婪的神光。

  这小眼神,就问你懂窍不懂窍?

  “这酒真的是82年的拉菲吗?”李子安将手中的高脚杯举了起来,借着包间里的灯光看那腥红的酒液。

  道格微微愣了一下。

  这个李总有点不按套路出牌啊。

  他这边已经给出了明确的暗示,按常规套路,这个李总就应该许诺点好处,或者当场拿出巨额现金什么的,怎么就扯到红酒上去了?

  “李先生对红酒很感兴趣吗?”道格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不,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对了,除了袋鼠的原因,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吗?”

  “还有当地的原住民,他们也反对你们在那里采矿。”道格说。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还真是麻烦啊,我应该怎么办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孟刚翻译了他的话。

  道格看了一眼李子安放在一只餐椅上的合金工具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李先生,那只箱子是你的吗?”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是我的。”

  “那箱子里装的不会是钱吧?”道格笑着说。

  李子安也笑了笑:“钱。”

  “你随身带一箱子钱干什么?”

  李子安看着道格笑。

  “嗯?”道格继续引诱,“李先生,你不会是想……”李子安说道:“道格先生,你误会了,不是一箱子钱,里面装的是我的私人物品,还有几千块钱现金。”

  道格顿时皱了一下眉头。

  李子安接着说道:“道格先生,你为袋鼠请#命的那个议案通过了吗?”

  “很快就会通过了,一旦我的议案通过,大地矿业也会赢得官司,收回本该属于他们的采矿权。”

  “那么我的投资怎么办?”

  道格神色冷漠地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那是你的事情。”

  李子安笑了笑:“道格先生的议案还没有通过,这说明事情还有转机,我应该拿回属于我的利益。”

  道格轻哼了一声:“下周就会通过,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你重启那座铁矿的几率几乎为零。”

  这已经是他最后一次暗示了。

  李子安起身说道:“道格先生,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道格没有搭理李子安,他真的很不爽。

  李子安走到包间门口,回头看了孟刚一眼,说道:“你不是也要上洗手间吗?”

  孟刚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对道格说道:“道格先生,李总不会说英文,我带他去一下洗手间。”

  道格的眉头皱得更高了。

  孟刚也没有多说什么,提起李子安放在餐椅上的合金工具箱,也离开了包间。

  等在外面的林松引了上来:“李总,您这是谈好啦?”

  李子安说道:“你订餐是以谁的名义订的?”

  林松说道:“我是以道德参议员的名义订的包间。”

  “那就行,我们走吧,路上再说。”你只按说。

  “那道格先生……”林松特意去看了一眼包间,但孟刚出来的时候带上了门,根本就看不见正坐在里面品尝82年拉菲的道德。

  李子安也没有解释什么,直接往餐厅的门口走去。

  孟刚提着合金工具相紧随其后。

  林松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直到三人走出餐厅,也没人拦着让买单什么的,毕竟这是珀斯最顶级的餐厅,来这里吃饭的都是珀斯地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谁还会吃了饭不给钱。更何况道格参议员还坐在那包间里,品尝着82年的拉菲。

  “李总,我们就这样走啦?”快到那辆奔驰大G的时候,林松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不这样走了,难道还要倒回去买单吗?”

  林松一头雾水:“可是我们把道德参议员扔在那里,他会很生气,这样对我们不利啊,我们是来请他帮忙的,这样激怒他……”

  李子安说道:“那个吊毛一来就暗示我贿赂他,他身上一定还藏着录音笔什么的,这种人你根本就讨好不了他,如果我在刚才的饭局上说给他钱,或者给他别的什么好处,我今天晚上恐怕就会去珀斯的警察局里住着。”

  “原来是这样,李总睿智!”林松跟着就露出了一副讨好的笑容。

  “上车吧。”李子安说。

  三人上了车,林松要启动车子,李子安却从后座伸过手来拉住了他的手。

  林松不解地道:“李总,你这是?”

  李子安说道:“等那吊毛出来,你开着车子跟着他。”

  林松莫名有点紧张了起来:“李总,您要干什么?”

  “我怀疑那个吊毛跟大地矿业串通好了,我这边要是贿赂他,大地矿业赢下官司的几率就更大了,我们得找到证据,先弄清楚他住在哪里,待会儿会跟什么人接头。”李子安说。

  林松回头过来,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李总睿智!”

  包间里,道格放下了酒杯,看了一眼包间的门。

  他的心里有一丝疑惑。

  便秘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吧?

  他又拿起醒酒器往酒杯里倒了一点红酒。

  82年的拉菲,真心好喝。

  他放下醒酒器,端起酒杯浅浅的呷了一口。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惬意的笑容,心里也在琢磨着等一下要再试试,把李总引诱进坑里。

  又是一杯酒喝下去,他有点微醺的感觉了。

  这时包间的门打开,一个服务生走了进来,送来了一盘水果拼盘。

  道格说道:“跟我一起用餐的那两个华国人去了洗手间,去很久了,麻烦你去看看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服务生说道:“是三个华人吗?”

  “对,是三个。”

  “他们已经走了。”服务生说。

  道格腾的站了起来,嗓门也大了:“你说什么?”

  “你的朋友已经走了。”服务生说。

  道格愣了一下:“他们买单了吗?”

  “没有。”服务生说。

  “法克!”道格怒不可抑,一拳头砸在了餐桌上。

  “先生,你要买单吗?”服务生问。

  道格:“……”

  82年的拉菲,两瓶。

  这单真的不便宜。

  十几分钟后,道格从餐厅出来,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的骂人。

  一辆黑色的林肯SUV驶来,停在了路边。

  车里坐着两个白人,一个司机,一个坐在副驾驶座上。

  道格上了车,林肯SUV向前驶去。

  奔驰大G里,李子安说道:“跟上去。”

  林松启动车子跟了上去。

  “林先生,大地矿业那边负责跟我们打官司的人是谁?”李子安问了一句。

  林松说道:“是一个叫马兰士的人,他是大地矿业的一个董事,他委托的是金海岸律师事务所在跟我们打官司,负责的律师叫林傲雪。那个女人很厉害的,专门打这种跨国官司,至今没输过。之前我们老总过来谈判的时候,她开出的条件非常苛刻,直接把我们老总气走了。”

  “林傲雪,她是一个华人吗?”

  “对,她是一个华人,随着父母移#民过来,在这边念的书,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林松说。

  “早晚得见面,我倒要看看她有多聪明,为了点律师费,连道义都不要了。”还没见面,李子安便对这个林傲雪没什么好印象。

  林肯SUV继续往前开,奔驰大G一路尾随。

  孟刚偶尔提醒一下林松拉开距离,或者利用别的车子掩护一下,显得相当专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