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11章卜图点亮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52 2020-11-17 17:24

  一秒记住【MM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很难为情,但李子安还是将自己最自然,最美好的一面展现了出来。百度搜索MM,更多好看免费阅读。

   君子坦荡荡,小人藏唧唧。

   没有萤火虫。

   董曦仔仔细细的检查了李子安的身体,连一点绿色的光点都没有看见,可是她还是不放心:“你有没有什么地方感觉到不舒服?”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没有,我很好。”

   “那些能量被你吸收了,你一点不这次的感觉都没有吗?”董曦还是不放心。

   李子安笑了笑:“我真没事,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给你示范一下。”

   说完,他运气于臂,一掌推出,一张起码两百来斤的实木床手掌所释放的真气推动,横移了差不多一尺的位置才停下来。

   这其实还是他担心弄坏床,手上留了力,不然会推更远。

   董曦看得目瞪口呆,心里的担忧总算是减少了一点。

   李子安伸手去拿衣服。

   董曦忽然凑了过来,依偎进了他的怀里。

   李子安微微僵了一下。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把项庄的剑没收了。

   “老实跟我说,这几天你有没有想我?”董曦的眼神热热的。

   她与李子安大年三十回魔都之后就没在见面,今儿初六,算来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面了,李子安倒没什么,余美琳、汤晴、沐春桃、杜林林就已经忙得他晕头转向的了,可她却是新婚燕尔状态下分开一个星期,心里哪里能不想。看见李子安的时候她的相思之苦就爆发了,怎么也控住不在了。

   “想,都想死我了。”李子安说。

   他踮起脚在董曦的唇上啄了一下。

   这真的太尴尬了。

   董曦忽然拦腰将李子安抱起,大步往那张被推开的一尺的床走去。

   李子安目瞪口呆。

   这下是往死里尴尬了。

   咚,李子安被扔在了被子上……

   6字旋转过来是9,9字旋转过来是6。

   颠倒了。

   鸿门宴上,项庄一把大剑舞得漂亮,剑花朵朵。

   沛公笑眯眯的看着。

   突然,项庄突进过来,一剑刺向了沛公。百度搜索MM,更多好看免费阅读。

   沛公两根手指夹起一只白玉酒杯,往前一送套住了剑尖。

   项庄的满是大胡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惊讶而又奇怪的表情。

   我&草,沛公居然是个武林高手,扮猪吃虎!

   这不是历史。

   这其实是歌唱比赛。

   人生难免大起大落。

   干就完了,干就完了。

   李子安以为他只能唱一首歌,他甚至做好了董曦说他歌唱得不好的心理准备,可是这一唱就收不住,接连唱了十首歌才放下话筒。

   他又成了麦霸。

   不用去找原因,状态的回归肯定跟从精武女王身上获得的香泥有关。

   香炉果然是需要香泥的。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心眼观香炉。

   大惰随身炉烟雾缭绕,武图、星图、相图长亮,宛如黑洞的炉底之中散布着点点香泥,绿芒闪闪,宛如夜空中的星辰。炉中又有真气流动,宛如宇宙中的星云。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安忽然觉得这香炉可能是仙侠之中描述的仙器,而这世界之外或许真有一个仙界存在。

   不过,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自己都笑了。

   这世上哪有什么仙?

   人类都用射电望远镜探测到太阳系之外了,也没有发现什么仙界存在。

   李子安的天眼回到了卜图之上。

   卜图依旧一片死寂,曾经出现过的亮光毫无动静。

   “老公,我得去做饭了,你躺着休息一会儿就出来给我帮忙。”董曦的声音传来,就在耳边。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说了一句:“我不用休息,我跟你一起去做饭吧。”

   董曦却将李子安摁了下去:“你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李子安欲言又止。

   董曦下了床,戴好了口罩,又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弄掉在地上的一本唐诗三百首和水浒传捡了起来,放在了床头柜上。

   李子安本来想说句什么,可看见那两本书,连话都不想说了。

   董曦发现李子安在看她,瞪了李子安一眼:“不要脸,我以为你和以前一样快,没想到你用了这么长时间,呸!流氓!”

   李子安:“……”

   董曦哼着小曲出去做饭去了。

   她哼的是什么,李子安也不知道。

   李子安爬了起来,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心眼观香炉。

   大惰随身炉之中有了香泥,这或许是第四幅天图彻底点亮的契机,他不想错过机会。

   几分钟时间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

   就在李子安觉得无望,准备放弃,出去帮董曦做饭的时候,大惰随身炉突然颤动了一下,也就在那一瞬间,卜图之中出现了一线亮光,然后开始在卜图之中撞击。

   每一下撞击李子安都难受得要死,那感觉真的像是进入了星空,承受着零下两三百度的极度酷寒的折磨。

   这当然只是一种感觉,真要是零下两三百度,人可能撑不过十秒钟就死了。

   短短几秒钟时间,他的体表上就覆盖上一层冰霜,头发白了,胡子也白了,所有的汗毛都白了。

   不过这一次大惰随身炉的烟没有熄灭,那烟一直都保持着神龙升天的气势,炉身也释放着热量,一丝一丝的往他的身体之中传递。

   如果没有这个操作,没准他的血管都会被冻住。

   那一线亮光从卜图的底部来回撞击,折腾到了卜图的顶部,然后消失在了右上角,再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李子安心中一片失望。

   得到香泥,他预感这是一次点亮卜图的契机,可眼前这情况跟上次的情况一样,只是他没有上次那么难受,也没有昏死过去。

   “看来还是不行,我还得多修炼大睡炼气术才行。”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却就在他准备放弃,出去帮董曦做饭的时候,大惰随身炉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所有的真气都往卜图涌去。

   轰!

   一片惨绿色的光芒从卜图之中迸射出来,继而全部点亮!

   来得如此突然,毫无征兆!

   点亮的卜图全是一根根惨绿色的线条,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千百只蜘蛛在 上面一起织的网,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其中又有一个天之铭文隐藏其中,散发着幽幽的绿光。

   虽然不知道它念什么,但肯定跟卜有关。

   或许,它就念“bu”,而且也是三声。

   “卜图怎么是这个样子?”李子安看着卜图,心中一片惊讶和好奇。

   却不等他琢磨出一个头绪来,整个身体好像突然被抽空了,就连坐都坐不稳,软绵绵的倒在了床上。

   刚才大惰随身炉将所有的真气都注入进了卜图之中,却没有回来。

   点亮卜图的消耗超出了他的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我了个去,这么虚,我不会又回到那种五分钟的状态了吧?”李子安的心里很郁闷,也很紧张。

   他好不容易才找回状态,要是又倒退回去的话,那就太憋屈了。

   就在这时,一丝丝暖流又从大惰随身炉之中释放出来,温暖全身。他体表上的冰霜快速消融,他的皮肤上就像是淋了水一样湿漉漉的。他的被抽空了的身体也有了一丝丝力气,而且不断的恢复。

   大惰随身炉将所有的真气都注入卜图之中点亮了卜图,其实并不是消耗了所有的真气,因为卜图就在大惰随身炉上,而真气也就在大惰随身炉之中。

   卜图彻底点亮了,未卜先知这门绝学又有什么变化?

   李子安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却不知道怎么进入未卜先知的状态。此前的几次未卜先知来得莫名其妙,效果也不是很好,他就连规律都没有掌握,更别说是熟练的运用了。

   怎么也要试试。

   李子安的心里想着未卜先知,但即便是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未卜先知上,他依然没有进入那种类似于“通神”的状态。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董曦走了进来,看见李子安还躺在床上,说了一句:“懒鬼,你怎么还躺着?快中午了,再过一会儿老总就要来了,没你我可做不出像样的饭菜来。”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想要爬起来,可是身体却还没有完全恢复,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刚刚撑起一点又乏力的躺了下去。

   未能进入未卜先知的状态,或许跟状态没有完全恢复也有关系。

   “老公,你怎么了?”董曦顿时紧张了起来,她快步走到了床边,伸手去摸李子安的额头,又说了一句,“你身上怎么这么多汗?”

   李子安说道:“那不是汗,那是冰霜化的水。”

   董曦微微愣了一下,眼神之中充满了关切与担忧:“你……在说什么?”

   她心里想说的话其实是,脑子不会是坏掉了吧?

   却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点模糊的影像,他仿佛站在一条街道上,四周没有灯光,一团漆黑。他的身前站着一个女人,背影模糊,唯一的特征就是高。他从未去过那条街道,建筑的风格也不是他熟悉的风格。

   这是未卜先知吗?

   李子安不确定,他的心里也有一个非常诡异的感觉,那就是他并不在这里,就在脑海之中的那条街道上,他甚至能感受到夜风在吹,天气很冷,还有人叽叽呱呱说话的声音,可是他听不懂那些人在说什么。

   人在床上,魂在天涯海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