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33章帅逼安的手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84 2020-11-17 17:24

   李子安还没有走近大门,堵大门的村民们就冲他嚷嚷了。

  “退回去!”

  “不给钱你今天别想离开这里!”

  “你们这些当老板的就没有一个不黑心的,屁儿心心都是黑的!”

  “啐!呸呸!”

  还有大妈冲李子安吐口水,只是没有吐到李子安的身上而已。

  李子安也不生气,面带笑容的走了过去,说话也客气:“乡亲们,叔叔阿姨们,你们放心,钱都给政府了,政府不可能欠你们钱吧?回头我就给你们这边的领导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时候能给你们发钱,好不好?”

  说话的时候,他往大门外瞅了一眼,正好看见王成和他的几个手下上了一辆宝马轿车离开。

  这几个人这个时候走,肯定不会是给这些村民准备午饭,是避嫌。

  “别听他的,他在骗我们。”有人嚷了一句。

  “千万不要放他走,我们要是放走了他,他肯定就跑了,不回来了。”

  “这龟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看他长相就是擅长骗女人的人,姐妹们提防着点,莫被他骗了。”

  这样的话让李子安相当无语。

  他从没骗过哪个女人,而就算是他要去骗女人,也不会去骗眼前的大妈大娘吧?

  说这种话的大妈,难道家里就没有镜子吗?

  李子安也不着急,等村民们说够了,他才又开口说了一句:“铜厂很快就要开工了,可是这厂子里的杂草太多了,要除草,你们愿意不愿意帮厂里除草?”

  “你想得美!”

  “真不要脸,欠我们钱,还让我们帮你除草!”

  “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

  “龟儿脸皮硬是厚喃,比城墙倒拐还厚!”

  一片吵闹的声音。

  李子安这次没等,大声吼了一嗓子:“一百元一天,半天一结!”

  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

  李子安跟着又补了一句:“厂子里活很多,除完了草还要人打扫卫生什么的,也是一百块一天,半天一结。”

  “你说的是真的?”

  “你不要骗我们哈!”

  李子安也不解释,他打开了合金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了两沓钱,一沓一万,他把钱拿在手里举了个高高:“我看你们也不到一百人吧,这马上都要中午了,谁去除草我就发五十,下午来我还五十,明天来我发一百。”

  “算我一个,我没带工具,下午带来,这会儿我用手除草行不行?”那个说孩子没奶粉钱的大爷说。

  李子安笑了笑:“没问题,大爷你带着孩子干活小心点,你这孩子我给你算半个工,他来了一天五十。大爷,我看你人实诚,我当你是工头,我这边先给你预付两千块的工钱,中午十一点半收工,我再给你补上尾款,好不好?”

  “那好啊。”大爷开心的笑了。

  李子安当场点了两千给那大爷。

  “算我一个!”

  “我也带了孩子来,要算半个工!”

  “我也来除草。”

  “还有我……”

  堵在大门口的人转眼就散了,去墙边、空地上除草去了。

  余美琳和昆丽走了过来。

  “老公,真有你的,这么麻烦的事,你就这样搞定了。”余美琳的脸上满是笑容,看李子安的眼神也是标准的望夫眼。

  昆丽说了一句:“子安,你怎么就确定他们愿意赚这钱,换做是我,我肯定不赚。”

  李子安说道:“那是因为你不缺钱,我给这钱也不是短钱,每天来除草、打扫卫生什么的都有一百块,小孩来了还半个工,他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没文化,打工也没人要,现在种地也赚不了钱,他们是真没钱,他们怎么会不愿意。还有,刚才我已经说了,政府肯定会把青苗费什么的发给他们,他们还堵门,不就是想挣那王成给的那点小钱吗?”

  昆丽冲李子安竖了一下大拇指。

  李子安笑了笑:“你们看着吧,明天人更多,估计留在村里的人差不多都会来。”

  “你这不是撒钱吗?”昆丽说,还特意看了余美琳一眼,却发现余美琳还用望夫眼看着帅逼安,她也懒得去看余美琳的反应了。

  李子安说道:“有些钱该花就得花,这些钱花在团结村的村民身上值得,他们天天来挣钱,他们就会依赖上铜厂。往后,谁要是再让他们堵厂门,他们肯定就不干了,谁会断自己的财路?那王成不就是仗着可以让村民们来闹事吗,我们把村民变成自己人,他还怎么闹?”

  “高,实在是高,我算是学到东西了。”余美琳现在学会吹夫了,吹过之后忽然又凑到了李子安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昆丽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这狗粮吃一口又一口,她都有点撑了。

  两辆车突然开来,刹停在了大门口。

  车门打开,几个社会人从车里下来,一个个脸色阴沉,杀气腾腾。

  王成是最后一个下车的,他的脸色也是最难看的。

  “怎么回事?”那个周华强大步走来,气冲冲地吼道:“谁让你们除草的?谁让你们除草的!”

  村民们没搭理他。

  李子安淡淡地道:“是我让他们除草的,你有什么问题吗?”

  “你#他#妈——”周华强向李子安走来,但一句骂人的话还没有完全出口就停下了脚步,他想起了之前王成抽他的那一巴掌,还有王成大哥的谆谆教诲。

  现在是法治社会,他们也都是尊法守法的人。

  王成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看了看一大群蹲在地上除草的村民,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吼了一声:“都给我停下!”

  除草的村民们停了一下,但那个被当成是工头的老头就停了那么几秒钟,又开始除草。他一带头,那些村民又开始除草了。干这活就跟玩似的,还有一百块钱挣,最主要的是往后天天都可以来挣,傻子才不挣。

  几个老头还嘀咕。

  “就只给我们三十块钱,还想让我们堵一天大门,人家李老板多大气,一给就是一百,小孩都算半个工,我下午也把我孙子带来。”

  “就是,王成以前就是用这招坑了那个刘老板,现在又来坑李老板,他狗#日#的倒是发达了,肥得流油,也不见他给我们点好处。”

  “我看这个李老板人聪明得很,那王成娃怕不是要踢到铁板了。”

  “小声点,那狗#日#的是个混子,不要命的。”

  “怕啥,他要是敢打我,我就敢挨,挨了之后我睡医院,好吃好喝还有营养费误工费拿,我还乐意呢。”

  “除草、除草,你别在我这里拔呀,草本来就不多。”

  “慢点拔,多拔几天。”

  “啥子几天哦,要往一个月的拔。”

  “对对对……”

  这些话王成听不见,不然他的头顶恐怕要冒烟。

  王成用阴冷的眼神瞅着李子安,说话的声音也带着威胁的意味:“姓李的,你什么意思?”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花钱请那些村民堵门,我花钱请他们除草,都是花钱请人,你要是想他们继续回去堵门我也没意见,你加钱就行了,你加完我再加。”

  “你#他#妈钱多是不是?”周华强凶了李子安一句,看得出来,他是这个团队的精英成员。

  李子安也不起气,笑了笑:“对啊,跟别人比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比你们几个有钱。”

  王成的右手握起了拳头。

  他最喜欢将那句“法治社会”挂在嘴边,差不多都成他的口头禅了,可是现在面对帅逼安,他他妈都忍不住想违法了。

  几个手下眼巴巴的看着王成,这几个哥们想打李子安的冲动都快按捺不住了。

  李子安左右瞅了瞅,瞅见了地上的一块红砖,他走过去将合金工具箱放了下来,然后将红砖捡了起来。

  “老公,你别冲动。”余美琳着急了。

  王成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如果这帅逼先动手,那可就怪不了他了!

  李子安也没跟余美琳解释什么,左手拿着砖头,右手握拳,突然一拳头打在了砖头上。

  砰!

  那块砖头应声碎成了几十块!

  被人劈砖,就只是把砖头劈成两截,在普通人的眼里那都是牛逼轰轰的练家子了。可李子安这一拳直接将一块红砖打成了几十块碎块,那就不是那些表演劈砖头的伪练家子所能比的了。

  砖头碎掉的那一刹那,王成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他刚刚还在想着等李子安出手,然后招呼手下暴打一顿,现在他连一丝这样的想法都没有了。

  李子安并没有结束他的表演,他曲起双腿,猛地跳跃了起来,这一跳就是两米高,然后轰然坠下,双脚重重的踏在了地面上。

  又是一声闷响,脚下的地面都为之颤了颤。

  几个社会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聚集到了李子安的脚下,这一看一个个就懵逼了。

  李子安脚下的地是水泥地面,坚硬得很,可是他的脚下却出现了一条条裂痕,脚底也明显陷落了一点进去!

  李子安慢吞吞的移开一步,地上还真是多了两个脚印。

  余美琳和昆丽也看呆了,尤其是余美琳,一张小嘴都合不上了。

  刚才气焰最嚣张的周华强吞了一口口水,心里也在暗暗庆幸刚才没有冲动,就这帅逼展现出来的实力,他一下都挨不起,一拳头就报废了!

  李子安面带笑容,说了一句:“王先生,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能买下这铜矿,我也有我的朋友和关系,就连马化云都得叫我一声大#师,这话我不是随便说的,你要是跟我来黑的,我会比你更黑,要不要试试?”

  王成的嘴唇颤了颤,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你是个遵纪守法的人,我是一个喜欢讲道理的人,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王成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笑了:“你想要的东西我一样都不给你,有没有问题?”

  王成摇了一下头。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我们就没有问题了,几位还是走吧,我看你们也不是想留下来除草的人。”

  王成转身就走,连一句狠话都没有。

  剧情其实一点问题都没有。

  问题就出在角色误判。

  剧本里设定的对手不过是一个外地来的小老板,竹杠随便敲。

  可尼玛,居然来个大#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