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92章大*师的绝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51 2020-11-17 17:24

  老马家的女佣是一个新来的乡下姑娘,姓陈,都叫她小陈。也不知道是托了那一层的关系,谋到了这份工作。

  大晚上的,小陈姑娘把该干的活都干完了,然后觉得肚子有点饿,于是进了厨房,从冰箱里取了一根火腿肠,然后剥皮放进了烤箱里。

  没几分钟的时间,那火腿肠就膨胀了,比原来大了三分之一还不止,焦黄焦黄的流着油,香香滑滑,一看就是很好吃的样子。

  小陈姑娘把考好的火腿肠拿出来狼吞虎咽的塞进嘴里,她发现原来烤熟变大的火腿肠这么好吃,以前的那些火腿肠都算白吃了,往后再吃火腿肠,一定要烤着吃。

  小陈姑娘吃了火腿肠之后又觉得有点口渴,心想着火腿肠烤一下都这么好吃,把牛奶放进去烤一下肯定也好吃。于是她又取了一包牛奶过来放进了烤箱之中,定了一个三分钟的烘烤时间。

  却不等三分钟的时间到,烤箱之中的盒装牛奶突然爆裂,白色的牛奶喷得满烤箱都是。小陈姑娘慌忙拉来开烤箱,结果那牛奶还在喷,身上也被喷了不少,情急之下她干脆张开嘴,把那加热的牛奶喝了下去。

  味道果然要好些。

  平行的空间里,另一个女人却是另外一种感受。

  余美琳的嘴巴张大,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惊讶与震撼,震撼之中又透露着澎湃的激情。

  她终于知道什么是绝学了。

  她心中焦虑,这怎么得了啊?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李子安和余美琳告别马化云一家人,从马家出来又顺着河往吴镇里的杜家走去。

  余美琳挽着李子安的胳膊,走路的样子有点腿软的感觉。

  李子安瞅着有点心疼:“要不要我背你?”

  余美琳伸手掐了李子安一把:“都是你害的,你还好意思问。”

  李子安笑了笑,蹲在地上,然后将余美琳背了起来。

  路上不少人看过来,可是李子安也不害臊,倒是余美琳有些害羞,将头埋在了李子安的脖颈间。

  “老公,你那什么绝学是跟谁学的?”昨晚脑袋有点晕,智商也不见了,直到这会儿余美琳才想起这个早就想问的问题。

  李子安也不瞒她,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我师父给我留了一幅天图,那图在我脑子里,我日日研究,然后就领悟到了那个绝学,你要是想看那幅天图的话,回家我找时间画给你看。”

  余美琳瘪了一下嘴,嫌弃地道:“我才不稀罕呢,你那绝学那么坏,那天图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子安只是笑了笑,其实让他画,他也不一定画得出来,毕竟那九幅天图都极其复杂,不是想画出来就能画出来的。他也不介意管家婆的唠叨,听在耳朵里反而有点温馨和舒服的感觉。

  “你呀,你什么不好研究,偏偏研究出那么坏的绝学出来,你想干什么?”余美琳没有放过李子安的心思,也倒是的,昨晚李子安也没有放过她啊,现在有报仇的机会,为什么不报仇?

  李子安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其实就是真气的一个运用窍门,我用来防身的,别人打我,我将真气聚集在某个地方,打我我也不疼。昨天晚上我被车撞的时候,我用的也是这个绝学,不然我怎么会没受伤?”

  “我觉得我也被车撞了,马车。”

  李子安:“……”

  “反正,你那绝学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子安笑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用绝学。”

  “我不。”

  李子安:“……”

  一只喜鹊飞来,落在河边的柳枝上,看见在河边背着余美琳走路的李子安,张嘴就开骂。这次也没飞走,一直到李子安背着余美琳走过去了,还在骂。

  真巧,还是拿只喜鹊。

  也不知道它昨晚是不是去了老马家觅食,瞅见了什么。

  这年头,想当一只心灵纯洁的喜鹊也不容易,辛辛苦苦修炼的道行,稍不注意就被破了。

  回到马家,余美琳就进屋补觉去了。

  李子安在后院里教三个“徒弟”练武,杜枝山就在后院的茶亭里看着。他虽然练不动了,可是看李子安教拳也心痒痒,过过眼瘾也好。

  李子安教了几个动作要领便回到茶亭之中跟杜枝山喝茶。

  杜枝山说道:“子安,林林买了下午的高铁票,我们吃了午饭回魔都,你这边的事情都办完了吧?”

  李子安喝了一口茶:“嗯,办完了,也该回去了。”

  “铜厂的事搞定啦?”

  李子安说道:“那倒没有,这样的事情还得见了面才好谈。”

  “也对,先前我给警察局的熟人打了电话,打听了一下,了解了一些情况。”

  李子安问道:“杜叔叔你打听到了什么?”

  杜枝山说道:“警察已经把那个疑犯的头像还原出来了,可是系统里却没有这个人的资料,调查周边的监控,那人也没有出现,这事有点蹊跷,你得当心呐。”

  李子安并不感到意外,如果警察很快就查到了那个人,那他差不多就是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嗑%药产幻了的疯子。

  查不到那个黄脸男的身份信息,这说明他很有可能不是华国人。吴镇周边的监控和天眼系统都找不到他,这说明有人帮他藏匿。这事想来想去,最可疑的还是汉克,那个家伙并不是无缘无故来吴镇的。

  他心中一直怀疑杀黄波那天晚上,最后登场的“国王”兴许就是汉克,现在看来汉克的嫌疑也是越来越大了。

  “子安,我想让杜武跟着我们回魔都,平时他住我那里,那里的环境也适合他练武,你要是有空就过来指点一下他,他要是有问题的话,我让他来请教你,你看怎么样?”

  “行,没问题。”李子安答应了。

  他就要去新地了,让杜武暗中保护一下家里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这事跟杜武交代就行了,没必要跟杜枝山说。

  杜枝山高兴地道:“杜武算是我们杜家唯一的练武的苗子,由你调教,他一定会大有作为的,他要真是拿了什么世界冠军,我杜家也算光宗耀祖了。”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倾囊相授,他能学多少,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杜武那小子一定行的,他干别的什么不行,但功夫这块却是拿捏的死死的,他的心思也在这上面,我看好他。”杜枝山很有信心的样子,看杜武的眼神也满含着期望。

  “杜叔叔,林林的天赋也不错,为什么说杜家只有杜武一根练武的苗子呢?”李子安瞅着在后院空地上练功的杜林林,随口说了一句。

  杜枝山说道:“女生外向,林林早晚得嫁人,嫁人之后就得相夫教子,哪有时间练功?再说了,她生的孩子也不姓杜啊,我杜家几百年传承,那是有规矩的。”

  李子安也不好说什么了。

  豪门多薄情,他在余家就有切肤的感受,现在看来余家其实也不例外,杜枝山心里的继承人其实不是杜林林,而是杜武。而且,他总觉得杜枝山看杜武的眼神有些奇怪,但这是人家的家事,关系再好也不好问,再说了这其实也不关他的事。

  李子安又跟杜枝山聊了几句,然后起身走到空地上指正杜武的动作。

  既然老头子这么上心,当着他的面,怎么也要摆出一副严师的架子来。

  “你这个五指扣住手腕之后,要瞬间发力,往反关节的方向一推,如果你的力量足够,你的对手的手腕就已经受伤了,他还怎么跟你打?”李子安一边指正杜武的动作,一边传授经验。

  杜武点了点头,又重新出招。

  他的确在练武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李子安这边一指正,一说,他很快就掌握了要领,再打出来的动作就很规范了。

  同样的招式,杜林林比划出来就差了许多。

  李子安走了过去,伸手抓住杜林林的浩腕,一手扶着她的胳膊肘,拉到腰部之后,然后迅猛推出。

  “这一招要这样打,引着对手的拳头瞬间打出去,手掌贴着对方的拳背,抓住对方的手腕,往下一折,一般的对手差不多就被你这一下制服了。”李子安说。

  杜林林的脸颊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一点红晕:“子安哥,你刚才跟我爸在那边聊什么?”

  她的心思显然不在练拳上。

  李子安笑了笑:“我在跟杜叔叔聊给你找个好夫婿的事。”

  “无聊。”杜林林的嘴角翘起来了,老大不高兴的样子。

  她又打了一拳,这一拳手上的动作不对,腰也有点斜。

  她擅长的是那种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剑法,走灵活路线,这种实战性极强,对不对就断人骨头的古拳法,她还真是不擅长。

  李子安本能的伸手扶住了她的腰,同时抓住了她的手腕,指正她的动作。

  杜林林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脸上的红晕更浓了。

  男子头,女子腰,这两个地方是不能随便摸的。

  能摸男人头的,不是他爹妈,就是他老婆或者女朋友。同样,能摸女人腰的,除了她爹妈,就是她的老公或者男朋友。

  李子安感觉到了杜林林身上的奇怪反应,这才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将手缩回来,心里有些尴尬,面上却一本正经地道:“嗯,这样就好多了,接着练。”

  他刚刚迈开一步,杜林林的拳头又偏了,腰又不正了,甚至就连腿也不符合要求了。

  这是在故意捣蛋吗?

  李子安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再去指正的时候,杜枝山说了一句:“林林,去收拾行李去,吃过午饭我们就动身回魔都。”

  “哦。”杜林林应了一声,无精打采的走了。

  李子安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真的是没想到,杜枝山居然还有这么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老杜他们这一代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封建思想。

  李子安又指证了一下初八的动作,然后回到茶亭之中与杜枝山喝茶。

  他的一颗心已经飞回到了魔都。

  他跟管家婆这两天不在家,李小美小祖宗怕不是已经成了家里的小霸王了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