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00章浮萍与雪茄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61 2020-11-17 17:24

   李子安说道:“你不是说涉及到机密,不让我给你卜卦吗?”

  董曦看着李子安的眼睛:“你刚才不是说过吗,我们是战友,我们虽然没有战友的名分,我们却有战友的事实,你愿意用你的生命来保护我,我又怎么会不相信你?”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好吧,我给你卜一卦。你闭上眼睛,用一根手指在我的手掌上随意写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董曦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将右掌伸到了董曦的面前,手心向上。

  董曦将一根手指放在了李子安的掌心中,闭上眼睛,然后写写画画。

  大惰随身炉苏醒,青烟袅袅,武图长亮。

  董曦画的每一条线条都被大惰随身炉吸收了,至于它怎么转换成卦象和卦辞,却就不得而知了。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停。”李子安说。

  董曦缩回了手,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她心里很好奇自己在李子安的掌心之中写画了什么,而李子安又会怎么解读。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幅卦象,那是一个坑,坑里还有带血的尖刺,其中一根尖刺上扎着一只兔子。

  卦辞浮现:此去生死各一半,东一西二南三卒,北宿不走最后梯,半路鸳鸯方成双。

  这卦辞结合着卦象一琢磨,李子安心中已经了然了,他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董曦着急地道。

  李子安说道:“你在我的手中画了一个坑,坑里有尖刺,尖子上还有一只受伤的兔子。”

  “什么意思?”董曦的心中一片好奇,她就随便写写画画了一会儿,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学画了些什么东西,可李子安却说的有板有眼,好像她真画了一个坑,还有兔子什么的,这太神奇了。

  李子安说道:“不急,我再说卦辞,此去生死各一半,东一西二南三卒,北宿不走最后梯,半路战友方成双。”

  他把卦辞里面的“鸳鸯”换成了“战友”,要是直接说出来,那多尴尬啊。而且他也纳闷,他和董曦怎么就成了鸳鸯了,而且还加了一个“半路”的前缀。

  他可以对天发誓,他对董曦绝对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哪怕是在给她做疗程的时候,手枪|子都伸进她的腰带里了,他都没有胡思乱想,只是有带点本能的反应而已。可是身体的反应,跟他的灵魂没有关系,也怪不到他。那么,不是他,难道是她对他有什么想法了?

  不过现在却不是琢磨这个的时候。

  李子安接着说道:“我来给你解卦,这陷阱本来是你触发的,掉在陷阱里的人应该是你,可是一只兔子替代了你,而我就是那只兔子。”

  董曦微微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过来:“对对对,我触发了陷阱,可是受伤的却是你,你还真的是那只兔子。”

  “嗯,我再来解这卦辞。”李子安说道:“这卦辞的第一句是说,我们此行非常凶险,生死的几率各占一半。后面的两句说的是陷阱在哪里,这二十八道石梯代表的是二十八星宿,东方青龙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南方朱雀七宿,北方玄武七宿,你踩的第一道石梯就是东一,角木蛟。”

  “我明白了,我们走过东方青龙七梯的话,那就是要走西方白虎七梯了,不能踩第西方白虎七宿的第二道石梯,也就是第九道石梯,对吗?”

  “对,南方朱雀七宿不能踩第三道石梯,北方玄武七宿的最后一道石梯不能踩,避开这些不能踩的石梯,我们就能安全走上去。”李子安说。

  “那最后一句半路战友方成双是什么意思?”董曦又问。

  李子安早就准备好了说辞:“意思就是说只要我们避开陷阱机关,我们就能安全回去,来时两个,去时一双,就是这个意思。”

  董曦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神之中带着一点狐疑,似乎是在怀疑什么。

  她文化程度可不低,军事学院毕业,文化成绩跟军事素质一样过硬,她对“半路”和“成双”有着不一样的理解。

  半路,这个词的后面往往跟着“夫妻”这个词,也就是半路夫妻。

  成双,这个词后面往往跟着“成对”,也就是成双成对。

  半路夫妻来时两个,去时一双,成双成对,最后一句挂词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解?

  不过这些东西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而即便是想想都让她感觉到尴尬,也就不可能说出来了。

  有些卦辞其实是超前的,说的是往后将来,而不是现在。有的东西就像是种子一样,埋在土里谁也看不见,可种子却在悄悄地生根发芽。

  “我们走吧,进冥殿去看看。”李子安说。

  董曦点了一下头,跟着李子安并肩往上走。

  两人避开了卦辞之中所提示的石梯,一直到最后踏上石梯后面的殿前平台,都没有在触发什么机关。

  平台不宽,也就十步左右,铺的依旧是铜锈色的石砖。

  平台的尽头是冥殿大门,好几米高,是两块铜锈色的石板,而且是一整块的,两扇门板都没有任何拼接的痕迹。这样巨大的石板,如果要从遥远的地方运过来,没有大型运输机,怎么可能?

  两扇石门上的中间各有一个半圆,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整圆。两个半圆之中都雕刻了花纹,看仔细了,与还放在神庙里的那把钥匙上的花纹很是相似。

  董曦也在观察石门,不同于李子安的惊讶,她的心中更多的是激动,以至于眼神都有了点放光的感觉。

  这么大两扇石门,这要是拿去做特殊涂料,那得涂多少架战斗机啊!

  李子安来到了殿门前,观察了一下,然后伸手去推门。

  两扇石门纹丝不动。

  殿门上也没有锁孔,不是那种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的门,也没有看见什么需要特殊器物放进去才能激活机关的凹坑什么的设计。

  董曦用战术手电照着李子安,看到的不只是使劲推石门的背影,还有略微反光的浮萍。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看见大|师的浮萍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看见突然觉得不那么辣眼睛了,感觉也自然了许多。

  李子安缩回了手。

  这两扇石门起码几十吨,那不是谁想推开就能推开的。

  “我来和你一起推。”董曦说着就将装了战术手电的手枪|放在了地上,上去帮忙。

  李子安说道:“不用,你来也不顶事,这两扇石门太沉了,不是我们两人能推开的。”

  “那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董曦不甘心。

  “我在想,这石门没锁,可你看门上的那个圆圈里的花纹跟外面的钥匙上的花纹很是相似,或许我能用我的真气打开它。”李子安说。

  “你的真气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一直想不明白。”

  “那是我吸收天地灵气炼化而成的能量,说了你也不懂。”李子安又将双手贴在了石门上。

  其实不是什么灵气,只是自然的空气,但为了增加一点大|师的神秘感,所以换成了仙侠中出镜频率最高的词,灵气。说灵气,怎么也比空气高大上吧?

  董曦微微翘了一下嘴角,显然不满李子安的解释,却也拿李子安没法。李子安不让她帮忙,她又把装了战术手电的手枪捡了起来,照着李子安。

  又见浮萍。

  让她惊讶的不只是那浮萍的完美形状,还有玉质一般的皮肤,那皮肤上就连一点伤痕都没有,而就在昨天,他的浮萍上还中了两枪。

  这事蹊跷,却也不好问,问了不就自曝在看人家的浮萍了吗?

  董曦将偏了一下头,不想去看,可是两秒钟后她的视线又回来了。

  有些事情,心里想的是一回事,身体执行不执行,那是身体的事。

  这一次李子安没有用力去推石门,而是用双掌贴着那圆圈,往圆圈里的花纹注入真气。

  很快,一条花纹就迸射出了青绿色的光,并且快速往周围蔓延。

  董曦激动地道:“有用,之前你就算这样激活那把钥匙的!”

  李子安继续注入真气,越来越多的花纹被点亮。

  不过两扇石门中间的圆圈差不多有一张能坐12人的大圆桌那么大,里面的花纹更是千倍与钥匙上的花纹。大量的真气注入进去,李子安都感到虚脱了,圆圈之中的花纹却还剩下至少一半没有点亮。

  “我裤兜里有一包烟,你拿一根出来给我点燃。”李子安说。

  “这个时候你抽烟干什么?”董曦好奇地道。

  李子安说道:“你别管,快给我点上!”

  董曦走了上去,伸手进李子安的裤兜去掏烟,这一掏她的脸上的神色顿时僵了一下,随即又浮现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烟有很多种,有传统的过滤嘴香烟,有细长支加爆珠的新品种,还有加大号的雪茄。

  就看你想抽哪一种。

  大|师卜卦就没有不灵的时候,刚才那一卦的最后一句也不是没来由就出现的。

  凡事皆有因,有因必有果。

  李子安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僵了一下才说道:“不是那边,是另一边。”

  董曦慌忙缩手回来,移到另一边,又将手伸进了李子安的裤兜。这一次她不鲁莽的掏了,而是小心翼翼的掏。这次她成功掏出了一包大重九香烟和打火机,她抽出一根喂到了李子安的嘴里,然后给他点上了烟。

  李子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檀香烟。

  轰!

  大惰随身炉进入焚香状态,原本快要断流的真气又奔流而下,注入石门的花纹之中。

  一口一口的檀香烟入肺,消耗的真气得到补充,李子安的感觉也好了一些。

  一根烟抽完,圆圈之中的花纹全部点亮。

  咔咔咔……

  石门里传出机关运动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