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35章夫妻同床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89 2020-11-17 17:24

  十桃。

  这的确是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年轻人身体好的吃个三四桃就很厉害了,身体差的一两桃也就顶天了,十桃真的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然而,大^师能是普通人吗?

  一个大字就足以解释一切。

  大^师,自然是要鹤立鸡群,独孤求败的。

  法拉利奔驰在路上,时而快,时而慢,车速有点不稳定。

  “春桃,你今天开车的状态很差啊,这车一下快一下慢,怎么回事?”李子安有些担心地道。

  沐春桃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说呢?”

  李子安的脑海中闪过了一线灵光,豁然明白的感觉:“难道是车子出问题了?”

  沐春桃:“……”

  “那是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吃那么多。”沐春桃又白了李子安一眼,一张桃花儿脸也微微泛红了。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移目看了一眼她的腿,这才发现那腿踩油门的时候有点颤,给人一种乏力的感觉。他又不是猪,这下当然什么都明白了,也尴尬了。

  “你还真是丹药体质啊,身体素质好的夸张。”

  “嗯。”

  “你这丹药怕不是一个葫芦的形状,里面装的全部是药水吧?”

  李子安:“……”

  长得帅的人脾气通常都很好,被唠叨几句也没什么,听着就是了。

  这个时候距离离开唯海中路123号已经几小时后了,在酒店里李子安本来想在潘人龙返回家里去给冒牌潘国青注射解药的时候,倒回去窃.听的。可是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那街上到处都是监控,潘家肯定也有自己的监控,他要是返回去的话,对方肯定会发现,那就等于是打草惊蛇了。

  再说了,那个时候他也忙。

  返回高臣一品,电梯上行的时候李子安叮嘱了一句:“春桃,这两天最好不要出去,在家里待着,有人约你出去也不要出去,非要出去的话,你就告诉我,我陪着你。”

  “是因为那个潘人龙吗?”沐春桃问。

  李子安的了一下头:“事情还没弄清楚,我担心你一个人出去会有危险。”

  沐春桃心里暖暖的:“那我听你的,我就待在家里,余美琳上班去了,你就过来陪我。”

  李子安笑了笑:“吃桃子?”

  沐春桃给了李子安一个俏媚的白眼:“树上的桃子都被你吃光了,没了。”

  “不会的,明天又会长出来。”李子安说。

  沐春桃轻轻啐了一口:“你的脸皮真厚。”

  说着说着就到家了。

  李子安站在门口等沐春桃过去,沐春桃却突然凑过来在他的脸上啄了一下,这一下把他吓了一跳。万一余美琳或者老太君这个时候打开门,那就炸锅了。

  不过炸就炸吧,他和沐春桃都成这样了,这锅早晚也得炸。

  啄了一下似乎还不满意,沐春桃又伸手拍了李子安一下,李子安挥手去打她的时候,她才快步跑开,但跑没两步又回头过来冲李子安吐出了舌头。

  李子安心中一声叹息,家里一个调皮捣蛋的货,这个也是调皮捣蛋的货。

  让他心安的是,看沐春桃走路和跑动的样子,这一次她的脚背是没问题的,不然他又该愧疚了。

  回家之后李子安就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用塑料袋子装好放在了衣橱里。他和沐春桃在酒店都用酒精给衣服消过毒,可是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封存了起来,放一段时间再穿,毕竟家里有孩子和老人,万一漏掉了一个地方没有消毒,传染了孩子和老人可就追悔莫及了。

  病毒也是有生存期的,强悍的也不过几天而已,所以放置一段时间更为稳妥。

  李子安进浴室冲洗了一下,随后换好衣服进厨房做晚饭。

  晚饭没做好余美琳就回来了,系上围裙也进了厨房。

  “晚上做什么,我来帮你。”余美琳说。

  “不用,你歇着吧,就随便炒几个菜,很快就好了。”李子安说。

  余美琳没有出去,看见洗菜池里放着一朵白菜,就走过来洗白菜。

  李子安也没说什么,但面对她,心中多少有那么一点点愧疚。不为别的,他又背着她偷吃桃子了。

  人终究是情绪化的动物,真要什么感觉都没有了,那和行尸走肉也没什么区别了。

  “子安,跟你说件事。”余美琳一边洗白菜,一边说道。

  “什么事?”李子安翻炒着锅里的土豆丝。

  “明天就是偿还大江集团的债务的最后期限了,我估计余家豪会来,我有预感,他不会只是来要钱那么简单,你能陪我去公司吗,有你在我身边,我会安心一些。”余美琳说。

  李子安说道:“行,那我明天就跟你去公司,钱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就是担心他回弄出点什么事来,我一个女人不好对付。”余美琳说。

  李子安说道:“钱准备好了就没问题,他要是收了钱就走,那就没事,他要是敢生事,我就揍他。”

  余美琳笑了笑:“你呀,动不动就说打^人,明天你要是想打^人了,你就想想小美,你会冷静一点。”

  “嗯。”李子安将炒好的土豆丝倒进了盘子里,“把菜端出去吧,这盘好了。”

  余美琳放下洗好的白菜,端菜出去。

  李子安这边却微微愣了一下。

  她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吃过晚饭汤晴就走了,说是去见朋友拿材料。

  李子安陪李小美玩带着李小美回到了她的房间里,他从玩具堆里拿了一台挖挖机,准备陪李小美玩一会儿游戏,然后就哄她上床睡觉,给她讲睡前故事。

  可是李小美却不玩,撅着嘴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好奇地道:“你撅着嘴干什么,谁惹你不高兴啦?”

  李小美说道:“爸爸,你说给我买冰激凌,你的冰激凌呢?”

  李子安一巴掌拍在了额头上,他还真给忘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啊,先是潘家遇险,随后又是酒店吃桃,那也你是桃子妈妈惹的事儿啊,你要怪你就去怪你的桃子妈妈,怎么能怪到你老爹的头上?

  “哼!忘了吧,我不理你了。”李小美气鼓鼓的样子,“你想开挖挖机你自己开,我才不跟你玩,而且你肯定会长长鼻子。”

  李子安哭笑不得,他蹲在李小美的面前,讨好地道:“小美你闭上眼睛,爸爸让你睁眼你就睁眼,爸爸给你变个巧克力怎么样?”

  一听变巧克力,李小美的眼睛里顿时放光了:“嗯哒!”

  她跟着就闭上了眼睛。

  “一定要爸爸让你睁眼你才能睁眼,不然就没巧克力了。”李子安又叮嘱了一句。

  “嗯哒!”李小美重重的点了一下小脑袋。

  李子安飞快出门,下楼。

  余美琳正在客厅里翻看一份文件,看见李子安咚咚跑下楼,好奇的问了一句:“子安,你跑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回屋拿东西。”

  余美琳笑着说道:“你不会是回屋去拿糖哄小美吧?”

  就这么被识破了。

  李子安心中无语,却厚着脸皮说了一句:“我拿手机,我要给小美讲睡前故事,那些故事都存在手机里。”

  余美琳瞧见了李子安裤兜那沉甸甸的长方形状,笑着摇了一下头,但也没有说破,又低下头去看那份文件。

  这是一个男人主导的世界,一个女人要想在事业上获得成功,往往需要付出数倍于男人的努力。

  李子安从房间里出来,又咚咚上了楼。

  余美琳看了李子安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对不起他。

  她知道他的心里有裂痕,以前她不在乎,可当她开始在乎并且想修补的时候,他心里的裂痕却不见了,而他好像也不需要修补了。

  为了事业,她付出了几乎所有的一切,可这值得吗?

  余美琳把一份文件看完,她上了楼,还没走到李小美的房间门口,她就听到了李子安给李小美讲睡前故事的声音。

  “那个叫宁采臣的书生刚刚走到破庙门前,突然就跳出了一个女鬼来,冲他吐出了舌头――哇!”

  “咯咯咯……”李小美的笑声。

  余美琳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当爹的不正经,给孩子讲鬼故事,当孩子的也不正经,居然笑得这么开心。房间里的爷俩,还真是绝配。

  余美琳走了进去,看见李子安半曲着腿躺在李小美的床上,李小美窝在被窝里笑得没心没肺。

  “妈妈,你快来听爸爸讲故事,爸爸讲的故事多有趣。”李小美从被窝里伸出手来,冲余美琳招手。

  余美琳来到了床边坐下,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有些尴尬地道:“我说讲童话故事,可她非要听鬼故事。”

  余美琳笑了笑:“鬼故事挺好的,我也想听鬼故事,你接着讲。”

  不等李子安开口讲什么鬼故事,李小美抓住了余美琳的手,一边把她让床上拖,一边说道:“妈妈,你也到床上来,我今晚要和你们一起睡。”

  两个大人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这就尴尬了。

  本来就是一对塑料夫妻,各睡各屋相安无事就好,睡一张床算什么?

  “妈妈,我要你喝爸爸都抱着我,我才睡得着。”李小美说,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好吧,妈妈抱抱幺幺。”余美琳脱了拖鞋,爬上了床,蜷缩着一双大长腿,从另一边搂着李小美。

  李子安不知道憧憬过多少次跟余美琳躺在一张床上,可是现在跟她躺在一张床上,他却没了当初的那种感觉,心里也没有半点别的想法,有的反倒是一点奇怪的感觉,也说不清楚是什么。

  三颗脑袋并成一排,最高兴的是李小美,一会儿伸手摸摸余美琳的脸,亲一下,一会儿伸手摸摸李子安的脸,亲一下。

  李子安乱七八糟的把一个故事讲完,李小美也睡着了。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什么都没说,但那眼神似乎在说着什么。

  李子安不敌她的眼神,轻声说看一句:“小美睡着了,我回屋了。”

  他下了床,穿上拖鞋离开。

  余美琳也从床上下来,叫了一声:“子安。”

  李子安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还有什么事吗?”

  余美琳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你要不要……上次买了新枕头,扭要不要去试试你的枕头?”

  一句话出口,她的脸都红了。

  “我、我床上有,我习惯了。”李子安逃似的的离开了。

  余美琳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