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42章我/草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50 2020-11-17 17:24

  不用看了说出来,李子安也知道她的条件是什么。

   当初他想用帮助她寻找父母为条件,从她的口中获得一些余美琳和汉克的信息,却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她用同样的方式来跟他做交易了。

   “你知道我的条件是什么吧?”昆丽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里充满了期望。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又问了她一句:“你做好准备了吗?”

   昆丽说道:“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做准备,我按照你说的方式,哪怕是找不到我也去找了。”

   李子安向昆丽伸出了右手,摊开掌心:“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准备,我现在就给你卜一卦吧,用你的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画画,闭着眼睛画,心里想着所求的事,我让你停你就停。”

   昆丽将一根手指放到了李子安的掌心之中,然后闭上眼睛画画。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炉身上符号和图案散发着绿色的毫光,那些个发光的符号和图案就像是一台电脑的工作指示灯,电源风扇启动了,cpu开始运作了,显卡开始运作了,显示器亮了……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一分钟的时间到了,李子安说道:“好了。”

   昆丽停止画画,手指也从李子安的掌心之中抬了起来。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老神在在。

   卦象浮现了出来,两只大鸟飞向落日。

   这卦象让李子安心中微微一沉,卦辞还没出来,他的心里就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卦辞显现出来:恶狼双亲喜得子,且把岁女扔路边,子欲寻而亲不在,古月胞弟自寻来。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我要怎么才能找到我的父母?”昆丽很着急。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在我的手中画了两只大鸟飞向落日,那是驾鹤西去的卦象。”

   “啊?”昆丽顿时惊呆了。

   李子安说道:“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是……这一卦不会错,你的父母已经不在人间了。”

   昆丽的情绪突然失控:“我不信!你算的根本就不准,我不信!”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很难受,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给你解一解吧。你这一卦的卦辞是,恶狼双亲喜得子,且把岁女扔路边,子欲寻而亲不在,古月胞弟自寻来。你父母当年抛弃你的原因是你是个女儿,他们更喜欢儿子,所以你弟弟出生之后就把你抛弃了,且把岁女扔路边,那个时候你才一岁。古月胞弟自寻来,你这个胞弟姓胡,你不用去找他,他自会来找你。”

   昆丽的眼眸中泛起了泪花。

   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等于是遭受了两次重击。

   第一次重击是她都还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子,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双亲却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天人永隔。

   第二次重击是她寻找双亲的信念差不多是支撑她整个人生的信念,却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如此狠心,一点都不爱她,生了弟弟之后就把她给扔了。这样的父母,寻到了又能怎么样?

   李子安安慰道:“你也别太伤心了,你就当我没有给你卜这一卦吧,保留你心里想像的双亲的样子。”

   昆丽的眼角滚落下了两颗眼泪。

   李子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他知道昆丽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有自己的信念,也很坚强,她或许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安慰。

   昆丽发了一下呆,伸手擦掉了眼角的泪痕,深深的新了一口气,然后就平静下来了。

   李子安心中颇为敬佩,换作他自己,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从这样的两次重击站在走出来,可她做到了。

   “古月胞弟自寻来,你说我的那个弟弟姓胡,这有什么依据,我更希望这是一个准确的名字,他就叫古月。”昆丽说。

   李子安说道:“那是你希望,你想找到你的弟弟,对不对?”

   昆丽点了一下头:“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不管怎么样,我都想见见他。他应该有我父母的照片,我也想看看我的父母长什么样。”

   李子安说道:“如果是准确的名字,卦辞就会体现出来,但这不是准确的名字,我卜卦,我解卦,你希望它是一个准确的名字,可它偏偏就不是。不然,为什么卦辞不直接告诉你他在什么地方,让你直接找到不是更好吗?”

   昆丽说道:“对啊,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这世界靠什么运行?”

   昆丽微微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李子安说道:“这世界可不是靠什么法律,飞机大炮来运行的,有句话你听说过没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意是什么东西?”

   昆丽懵里懵懂的摇了一下头。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跟你说,你和你弟弟的缘分还没到,缘分到了,他自己就会找到你,你不必去找他,找也找不见。不然,如果你们的缘分要是到了,这卦辞不但会告诉你准确的名字,或许连准确的地址都给你了,让你找去。卦辞模糊,那就说明你们的缘分没到,你就不要强求了。”

   “那他怎么找到我?”昆丽还是有点迷糊。

   李子安说道:“你父母应该留下了什么信息吧,可能也知道你被昆院长收留,查查你的档案不就知道了吗?你说你回国之后找过昆院长,你弟弟如果去找那个昆院长要到你的电话,打给你,约个时间地点,你们姐弟俩不就能见面了吗?”

   “好吧。”昆丽看着李子安,“虽然结果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结果,但你让我知道我是怎么被抛弃的……谢谢你。”

   李子安说道:“不用客气,跟我聊聊吧,你还查到了什么?”

   他其实更想跟昆丽聊聊汉克和余美琳的故事,但是估计昆丽也不会说,不然也不会等到今天,用调查潘人龙的事来当筹码跟他做交易。人家不愿意说,那又何必为难人家?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他其实很欣赏昆丽对余美琳的忠诚。

   昆丽说道:“我在暗网上雇佣了一个黑客,你所看见的资料都是他查到的,另外他还截获了一封发给潘人龙的邮件,与你有关。”

   “什么邮件?”

   “当然是加密的邮件,给潘人龙发邮件的人是一个姓黄的人,但是没有全名,只是一个姓氏。”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忽然就冒出了一个名字----黄波。

   昆丽接着说道:“那个姓黄的人让潘人龙约你治病,并让潘人龙使用一种叫夜蝠的病毒。我让那个黑客查了一下,结果没有查到,不知道那种病毒从何而来。”

   李子安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

   他有一个很强烈的预感,那就是给潘人龙发加密邮件的人就是黄波。可奇怪也就奇怪在这个地方,黄波和潘人龙是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怎么就扯到一块了?

   “就这些,价值十万刀的情报,值得吗?”昆丽问。

   李子安说道:“物超所值,回头你教教我怎么上暗网。”

   “你上暗网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暗网上应该有很多需要排忧解难的人吧,我是大%师,我想我应该有市场。”

   昆丽却摇了一下头:“相信我,你不会想要那些客户。”

   “为什么?”

   “上暗网的人都是见不得的光人,所求的也是见不得光的事,你一个有老婆孩子的活在阳光下的人,你去接触那些人干什么?”

   李子安想了一下:“那把你的账号借给我,我就看看,满足一下好奇心可不可以?”

   昆丽说道:“这事我得问问美琳,她要是点头,我就借给你账号并教你上暗网,如果她不同意,我就不借也不交。”

   李子安:“……”

   她对余美琳忠心是好事,可有时候也会让人感到无语。

   “这事你怎么看?”昆丽问。

   李子安说道:“我得琢磨琢磨,你先回去吧,如果我还需要你查什么,我来给你资金,不要让美琳掺和这些事。”

   昆丽点了一下头:“好吧,我回公司了。”

   昆丽离开之后,李子安坐在床头琢磨。

   想着想着,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那天晚上抓捕黄波时,他进入焚香状态听到的黄波跟洪宝慧说过的话。

   黄波说他被发现了,他要去美国,那洪宝慧还憧憬着跟他去美国享福,结果却被黄波掐死了。

   “十几年前黄波偷走了那具骸骨,难道他去了美国?如果他去了美国,他在这边干了犯法的事情,难道他冒险回来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他能给潘人龙那样的少校发加密邮件,让潘人龙给我下毒,那说明他的身份地位比潘人龙还高……我%草,难道是大特工头子?”忽然想到这一层,李子安被吓了一跳,慌忙掏出手机翻出了刘军的电话。

   可是,就要触碰到联系人刘军的时候,他的手指又缩了回来。

   刘军只是一个刑警队长而已,又不是特工,那天晚上要不是黄波发现了院墙后面还有人,十有八九会干掉刘军,再让他掺和进来那不等于是害了他吗?

   而且,那封加密邮件的发件人只是姓黄,没有证据证明是黄波。

   这事还牵扯到了美领馆的少校级的武官,刘军的刑警队长的身份也不管用。

   李子安继续分析:“假设那个姓黄的人就是黄波,是他指示潘人龙用夜蝠病毒坑我,黄波是因为那个符号才杀的人,他回来寻找的东西也必定是与那符号有关,那么潘人龙也就与那符号有关,如果黄波是他的上级,那么他是在帮助黄波寻找那东西,他们要找的不会是我的大惰随身炉吧……我%草!”

   我%草,这个词虽然很粗鲁,可是足以表达任何情绪,喜怒哀乐都可以,可谓是汉语世界之中的万金油。

   叮铃铃,叮铃铃……

   刚刚放下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