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0章1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46 2020-11-17 17:24

   高臣一品那套大平层清水房都要八九千万,那还是以前的价格,更别说那房子的装修了。抛开它值多少钱不谈,那房子是余美琳的母亲留给她的,对她有着特殊的意义,她怎么可能割舍?

  余家豪笑着说道:“姐,你别生气,我这可不是在逼你,你不愿意就算了,只是到时候你拿不出钱,把房子挂出去卖,没准半年都卖不出去,被法院查封了法拍不也一样没了吗?”

  余美琳的心寒了,也碎了。

  她已经退出了大江集团,用股权置换了母亲当年经营过的公司,可余家的人却还是不肯放过她,还要把她往绝境里逼。余家那么一大家子人,除了奶奶,谁把她当成家人?

  “美琳,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听我一句劝,我觉得二少的这个建议很好,那种价位的房子挂二手房市场,谁买得起啊?”余家勇说了一句。

  余美琳怒斥道:“你给我闭嘴!”

  余家勇摊了一下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行行行,你让我不说话我就不说话,可是二少真的是一片好心,我也是余家的人,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让出去的人不出去,让闭嘴的人还在冷嘲热讽,这就是虎落平阳的境遇。

  李子安凑到了余美琳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交给我来处理吧,我给你算一卦。”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这个时候她哪有心情算卦。

  却不等她做出决定,李子安迈步走到了她的身前,挡住了她的视线,一双手也背到了腰后,左手握着右手的手腕,右手的手掌摊开并伸了过来。

  余美琳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一只手来,伸出一根指头,闭上眼睛在李子安的右掌上写写画画。

  余家豪冷眼瞅着李子安:“姓李的,你挡着我姐干什么,我和我姐说话,没你说话的份。”

  李子安并没有理会他,他虽然继承了姬达的方士绝学,可还远没到那种随心所欲的境界,需要专心致志。

  余家勇冷声说道:“二少在跟你说话,你耳朵有问题吗?”

  “好了。”李子安说。

  余美琳将手指从李子安的掌心拿走了。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只鸟栖息在一支树枝上的鸟窝里的图案,那树枝开着花,下面还有一只翘首相望的狼。

  卦辞浮现:鹊巢鸠占是迷雾,狼子野心另有招,家门外有野花香,同床共济可破局。

  李子安也感到惊讶。

  这还是头一次出现这么复杂的画像,有鸟有窝,有树枝还有狼。

  不过这卦辞却是很好理解的,鹊巢鸠占是迷雾,说的是余家豪觊觎余美琳的房子只是一个假象,他另有目的。那鸟窝之中有一只鸟,显然不是指余美琳,也不会是他和李小美,而是林胜男。

  林胜男的手中还掌握着大江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余家的人不管是谁得到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那就等于掌控了大江集团。林胜男一直住在余美琳的家里,余家的人怎么放心,她那么大岁数了,万一哪天立个遗嘱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给余美琳,余家的人谁能接受?

  把余美琳逼入绝境,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余家的人自然就有借口将老太君接到自己的家里住。近水楼台先得月,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还不是囊中之物?

  至于后两句……

  家门外有野花香,说的是沐春桃,金刚萝莉若是没心,怎么可能来撩他这个有妇之夫?

  同床共济可破局,说的是要她和他同房,夫妻同心才能走出当前的困局。

  可这最后两句,李子安就算解得了这卦辞,却没法跟余美琳讲。

  他总不能去跟余美琳说,你算这一卦说你闺蜜在挖你的墙角,你得跟你老公同房才能走出困境吧?

  这样说的话,余美琳十有八九会认为他借此机会想跟她睡,恐怕以后都不会再相信他了,也不会再找他算什么卦了。

  余家豪和余家勇两人看着李子安,刚才听李子安说了句“好了”,两人都以为他还有话说,可等了半晌却不见李子安说话。余家勇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蔑笑,说了一句:“你怕不是有什么毛病吧,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

  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余家勇,你把我老婆推下楼的事,我待会儿跟你算,现在你最好闭上嘴不要说话。”

  余家勇愣了一下,跟着又气势汹汹地道:“你胡说八道,美琳是我妹,我怎么会推她下楼?你再敢诬陷我,就算当着美琳的面,老子也要撕烂你的嘴!”

  余美琳站到了李子安的身边,正要说话,李子安却对她摇了一下头,她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余家豪笑了笑:“姐,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你了,你在大江集团当董事长的四年,那可是呼风唤雨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怎么现在已经沦落到听一个山里村民的了,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

  李子安说道:“大舅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余家豪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李子安说道:“如果没有你的指使,余家勇敢推美琳下楼吗?昨天,也是你指使余家勇窃取来自云地的文件。你今天一大早就赶着过来了,说了那许多的话,美琳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余家豪心中震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李子安。

  余家勇却指着李子安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傻|逼,你再敢胡说……”

  李子安突然伸手抓住余家勇那根指着他的手指头,运力往后一折。

  咔嚓!

  “啊!”余家勇惨叫了一声。

  李子安松手,一拳头抽在了余家勇的小腹上。

  余家勇的惨叫声戛然而止,捂着小腹蹲在了地上,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来,只忙着嚯嚯的喘气。他那根指过李子安的手指赫然呈九十度弯折,看着都瘆人。

  余家豪惊愕交加,一时间没有反应。

  他怎么也没想到李子安会突然出手打|人,下手还这么狠。

  李子安向余家豪走去。

  余家豪回过了神来,脸上却没有一丝惧色:“姓李的,你摊上事了,你掰断余家勇的手指,这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了,你若再对我动手,你的罪会更重。”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笑了笑:“大舅子,你别紧张,我不会打你,只是你的狗一直在这里叫,我听着烦,让他安静一下而已。”

  余家豪冷笑了一声:“打狗也要看主人,你以为你是谁,过江龙吗,敢在这里动手打|人。不过我也理解你,你毕竟是从山里来的人。”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家勇,你还在等什么,报警吧。”

  余家勇还没有缓过气来,余家豪发话,他硬撑着用那只还能正常活动的手去掏手机。

  李子安笑了笑:“大舅子你说得对,是我鲁莽了,如果你们不报警,我会劝说美琳把房子给你。”

  “子安!”余美琳的情绪有些失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李子安说道:“让我把话说完。”

  余美琳欲言又止。

  余家豪说了一句:“家勇,等一下。”

  余家勇拿着手机等候指示,眼神凶悍的瞪着李子安。

  李子安说道:“大舅子,你不如把你的附加条件说出来吧,这样我也好说服美琳。”

  余美琳心中一动,她没想过余家豪还有什么附加条件,她直盯盯的看着余家豪,等着他说话。

  余家豪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奶奶不能跟你们走,我会搬过去照顾奶奶。”

  余美琳忽然明白了过来,眼神也越发冰冷了。

  余家豪接着说道:“我就这一个条件,你们要是满足了,什么都好说,我不但可以帮你们销账,还可以再贷一笔钱给你们,用于云地的铜矿开发,怎么样?”

  余美琳冷声说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余家豪淡淡地道:“家勇,报警吧,先把打你的人弄进看守所再说。”

  余家勇用痛手拿着手机,好手拨号。

  李子安忽然一脚踢飞了余家勇的手机。

  “你|他|妈——”余家勇的两只眼睛都红了。

  李子安挥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余家勇的脸色。

  啪!

  余家豪和余美琳都下意识的颤了一下,仿佛那狠狠的一巴掌是抽在自己的脸上的。

  余家勇被抽懵了,瞪大着眼睛看着李子安,眼眶里泪花闪烁,脑瓜子里嗡嗡直响,这个山村来的赘婿凭什么这样欺负他啊?

  李子安说道:“我要是没你们的把柄,我会在这里动手吗?余家勇,你推我老婆下楼的视频在我这里,你让马川来偷文件的证据也在我这里,我们公司因此损失了三千万,要报警我们就一起报吧,我最多关十五天,不知道你要关多少天。窃取商业机密,几千万的案子,不知道你要坐多少年?”

  “你……不可能……”余家勇的声音颤得厉害。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相册,调出了一张余家勇与马川交易的画面,然后又调出了一张余家勇与余家豪碰面的照片。

  余家勇看过两张照片顿时傻眼了。

  余家豪脸色铁青。

  李子安说道:“我们现在一起报警吧,我老婆头疼得厉害,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也保不住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来来来,我们一起报警,谁不报警谁是孙子。”

  说着他就要拨号。

  余家勇扑通一下跪在了李子安的面前:“子安,我们是一家人啊,何必做这么绝?”

  余美琳愣愣的看着李子安,她知道他在胡说,她肚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孩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听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的心里居然一点都不反感,还很解气。

  “这事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余家豪抽身就走。

  “二少、二少你说句话啊,我……”余家勇眼巴巴的看着余家豪。

  余家豪走得更快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