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84章女人与剑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738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心中多少有点惊讶,他对警察肩膀上的肩章不熟,只知道刘军的肩章跟普通的警员不一样,是个警官。之前在医院里遇见的时候,因为刘军的过于年轻的年龄,还有深夜在医院里给康馨录口供的原因,他觉得他是一个刚从警校毕业,下放到基层的实习警官。却没想到,人家是刑警队的队长。

  在华国,刑警队的队长至少是警司级别的警官,至少是科级干部,挺牛逼了。

  刘军点了一下头,跟着那个警员走。

  李子安跟在刘军身后,他也想去看看发现了什么。

  没走几步,刘军回头看着李子安:“你跟来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不是说有发现了吗,我也去看看。”

  刘军说道:“你是警察吗?”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他知道刘军的意思,他对于这些警察来说就是一个人民群众,警察办案,你一个群众掺和什么?可他真想去看看,毕竟这事算是他引起的。

  不过他的脸皮厚度还算可以,也找了一个借口:“不是,刘警官,马叔叔是因为那个符号死的,那个符号又是从我手里出去的,我担心我也是凶手的目标,所以你就带我去看看吧,万一有什么嫌疑人,我也好防备一下,没准还能警民合作抓到罪犯。”

  刘军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不符合规矩,你们两个在楼下等我,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你们。”

  李子安的心里有点失望,但也不好再提要求,他和康海川下了楼,站在警示带圈出来的空地里等着。

  康海川的情绪很低落,站在空地里发呆,一双老眼里泪花闪闪,心里多半又想起了马福全。

  李子安安慰了一句:“康教授,不要太难过了,你要是怄坏了身子,康馨会很伤心的。”

  康海川叹了一口气:“你说,老马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人杀他?”

  “这段时间,你和康馨也要注意安全,我、你和康馨,我们三人很有可能会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李子安说。

  他本不想在这个时候给康海川压力,可事关性命他不得不说,承受压力总比没命要好。

  果然,他这么一说,康海川顿时紧张了起来,手颤颤的掏出手机:“我、我这就给康馨打电话,让她小心点。”

  李子安没有拦康海川打电话,就算康海川不打,他也会给康馨打电话提醒她。

  康海川给康馨打电话,李子安站在旁边想事情,心中也有些愧疚和伤感。

  他是真的没想到一个符号,一次拜访会害死一个无辜的老人。

  更糟糕的是,那个神秘的白衣女子两次出现在了高臣一品的旁边,他很有可能就是对方的下一个目标。如果对方冲着他来还好点,他至少还有一战的实力,可对方的目标是康馨或者康海川,这两人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知识分子,一个是女学生,那还不是砧板上的任人宰割的鱼肉?

  还真是好奇心害死猫啊。

  如果早知道是这种结果,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去找康馨,还给她一个符号让她交给康海川。

  “我跟康馨说了,让她小心点。她问起了你,李先生,我跟她说我们在这里。”康海川说。

  李子安收起了思绪:“康教授,叫我小李好了,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们要齐心协力找到凶手,查明真相。”

  康海川点了一下头:“行,那你也别叫我康教授了,叫我老康或者康叔叔都行。”

  “康叔叔,你在电话中马叔叔发现了什么,他有没有在电话里提到?”李子安问。

  康海川摇了摇头。

  “一点都没有提到吗?你再仔细想想。”李子安的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

  康海川伸手拍了拍额头,想了差不多一分钟时间才开口说话:“老马在电话里说电话里说不方便,越你今天晚上在我家见面,他的确没说他发现了什么,但他倒是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李子安有些着急:“他说了什么?”

  “他说……原来我们都错了。”康海川说。

  “原来我们都错了?”

  康海川说道:“对,就是这句话,我当时也没留意,也就没问他我们哪里错了,现在回想起来,就这句话有点奇怪。”

  李子安细细咀嚼着这句话。

  原来我们错了。

  这句话是说破解符号的方向错了?

  还是说,不应该去尝试破解那种神秘的符号?

  又或者,与黄波的失踪有关?

  咕咕。

  收起传出了微信消息音。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康馨发来的消息。

  焦糖玛朵:大叔,我爸刚给我打电话,他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啊?

  李子安回了一句:是真的,马叔叔死了。

  焦糖玛朵:我的天啊!那个凶手是不是要来杀我们?

  李子安:你不要害怕,警察会保护我们,我也会保护你和你爸,我不会让凶手伤害你和你爸。

  焦糖玛朵:你怎么保护我,24小时贴身保护吗?

  这话李子安就不知道怎么回了,他要照顾李小美和林胜男,余美琳那边还时不时的出点状况,他也得帮衬着,还有沐春桃和他的工作室,指不准什么时候又有客户要招呼,他怎么可能24小时贴身保护她?

  焦糖玛朵: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还是相信警察吧。

  李子安:……

  焦糖玛朵:大叔,那音频还要翻译吗?我现在好害怕,我会不会像马叔叔一样被杀死啊?

  李子安:你要是害怕就不翻译了吧,我已经将那个音频文件交给了警方,相信他们会找专家处理的,他们来处理的话会更安全。

  焦糖玛朵:可是我又很好奇,想知道那个人说了什么,我该怎么办?

  李子安有些头疼。

  以他的意愿,他是想康馨将那个音频文件翻译出来的,那样的话他就能知道那个人说了什么。可是如果他让康馨继续翻译,而她又出了什么意外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就等于是他害死了康馨,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心安。

  焦糖玛朵:算了,我还是自己拿主意吧。

  李子安:再缓缓,不着急,看看警察调查的情况再说。

  焦糖玛朵:嗯,你还挺暖男的。

  李子安不禁苦笑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说这个?

  就在这时刘军和两个警员从弄堂大门走了进来。

  李子安的视线迈过三个警察,一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昆丽居然追来了。

  李子安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我去,她是不是在我的身上安装了跟~踪~器?”

  昆丽也看见了李子安,她也进了弄堂,但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看热闹的人群里看着。

  刘军来到了李子安和康海川的身前,将他的手机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李先生,你看看这个。”

  手机的屏幕上有一个处于暂停状态的视频,黑漆漆很模糊。

  刘军点了一下播放键。

  视频明亮了一些,是弄堂外面的一个监控画面。

  大约十几秒钟后,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监控画面中。

  看见那白色身影,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那白色的身影正是他来之前看见过的那个白衣女子,她头缠白纱,脸上蒙着白纱,身上穿着白色的古装,就连脚上的鞋子也是白色的,从一盏路灯下走过,她的眼睛散发出蓝幽幽的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在夜晚里游荡的女鬼一样。

  视频里的白衣女子也拿着一把带鞘的剑,那剑鞘上不知道镶嵌着什么宝石,反射着路灯的光,珠光宝气,给人一种古代名剑的既视感。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剑鞘上,隐约看见了一个奇怪的图案,他心中一动,慌忙伸手点了暂停键。

  视频静止了下来,有点模糊。

  刘军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李子安没有回答,他从刘军的手里拿走了手机,然后用两根指头压住屏幕将宝剑的画面放大。

  画面还是有点模糊,但能勉强看见剑鞘上的图案。

  李子安的视线落在那图案上,一下子就定格了,再也移不开了。

  那图案与大惰随身炉炉身上的一个图案一样。

  “我问你话,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刘军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将手机还给了刘军,然后摇了摇头:“我以为是一个符号,结果是一个图案,它看上去像一团火焰的图案,会不会是什么宗教的图腾?”

  刘军一个白眼过来:“你是不是想说光明顶明教啊?”

  李子安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对对对,光明顶明教,我刚才就想说这个来着。”

  刘军没好气地道:“我还青翼蝠王呢,瞎扯什么,给我严肃点!”

  李子安不说话了。

  康海川说道:“刘警官,这穿白衣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把剑,她会不会就是杀害老马的凶手?”

  刘军说道:“这是弄堂外的小卖部的监控拍到的,根据李先生之前提供的线索,这个女人有重大的作案嫌疑,我们的下一步是利用天眼系统找到这个女人,在抓到她之前,你们要注意安全,没事最好不要到外面活动,尤其是夜间。”

  “谢谢刘警官提醒。”李子安说。

  刘军看着李子安,表情严肃:“尤其是你,李先生,你说你在你家小区外面看见了这个女人,这说明你很有可能就是她的下一个目标,你要格外小心,接下来的时间你的手机要24小时开机,我随时会联系你,如果你发现了什么情况也要随时联系我。”

  他给李子安递了一张名片。

  李子安接过了名片,问了一句:“刘警官,你们会不会派人保护我?”

  刘军说道:“这个要我们开会研究之后才能决定,你们可以走了。”

  李子安和康海川钻出了隔离圈,一起往弄堂外走。

  昆丽跟了上来:“你惹上什么事了?”

  李子安说道:“回去再说,先送康叔叔回家。”

  康海川说道:“我去学校,不用送我,学校距离这里不远,我走过去就行了,大白天的不会有事。”

  李子安叮嘱了一句:“那你小心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再见。”康海川挥了一下手,一个人走了。

  李子安看了昆丽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对不起,之前在家里冲你发火了。”

  昆丽瞪了李子安一眼:“我原谅你了,还有,我可不是小气的女人。”

  “那个,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安装了追踪器?”虽然感觉她有可能马上翻脸,但是李子安还是问了。

  昆丽很爽快的点了一下头:“嗯,安了。”

  “我去,你真给我安了追踪器,你安在哪了?”李子安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

  昆丽淡淡地道:“你的菊花里。”

  李子安瞬间碳化。

  本能的,他还收紧了菊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