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30章验收启明铜厂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397 2020-11-17 17:24

   启明铜厂坐落在一个山坳里,山坳外面有一个小镇,名叫白龙镇,也不大,一个镇子也就三万多人,绝大多数都是农民,经济滞后,镇子上连一座像样的楼房都没有。

  白龙镇这个名字据说是因为从镇子旁边流过的一条白江里出过白龙,因而得名。那白江其实不是江,只是一条比较大的河而已,五六十米的宽度,水也挺深。

  据说,压死启明铜厂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一次不规范的排污,把炼铜的污水排进了白江里。下游几个养鱼大户联合起来请了一个律师把启明铜厂给告了,索赔三百万。

  这事要是花点钱还能对付过去,可偏偏那几个养鱼大户里有一个人是县里环卫局的某领导的舅子,而刘明睿又没钱。那几个养鱼大户一告,官司一打,法院就来贴了封条。

  这封条还在,就贴在启明铜厂的大门上。

  余美琳走到了大门前,伸手抓住封条将它扯了下来。

  从这一刻起,她就是这破落厂子的新主人了。

  一个老头从大门旁边的小门里走了出来,看见掉在地上的封条,呵斥道:“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把封条撕了的?”

  看样子是启明铜厂的门卫大爷,也不知道刘明睿几个月没给人家发工资了,却还守在这里。

  这样的事就该男人出马了。

  李子安走了过去:“这铜厂现在是新星公司的产业,这两位女士一个是新星公司的余总,一个是她的助理昆小姐,现在来铜厂视察,你叫什么名字?”

  老头有点懵逼的反应,但反应还在,跟着说道:“我叫刘富贵。”

  “你跟刘明睿是什么关系?”李子安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刘富贵说道:“按辈分,我是他叔,他怎么没来?”

  这句话里多了一个“按辈分”,这说明虽然是亲戚,但也只是沾了点亲的那种,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守大门了。

  李子安之所以有这一问,其实也是留了个心眼,如果这个刘富贵跟刘明睿是至亲,那就不能用了。但即便是旁亲,也不能留在守门这个岗位上。铜厂可不是科技公司、地产公司,守门的想偷东西都偷不了,这是铜厂,随便偷一车铜锭,那公司的损失可就大了。

  “去吧大门打开,然后带我们进去看看。”李子安说。

  刘富贵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道:“你们真的把这厂子买啦?”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给你看文书你又看不懂,我就问你想不想在这里干了?”

  “想想想,我马上去拿钥匙开门。”刘富贵跟着进门卫室去拿钥匙去了。

  李子安回到了余美琳的身边:“美琳,把魏大壮调过来吧,把保卫科长的职位给他,让他来守着厂子,刘明睿留下的人,我有点不放心。”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我刚刚也在想得换个人,毕竟守的是铜厂,我们又不可能经常在这边,得用个信得过的人才行,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魏大壮很合适,那是个老实人。”

  两口子想到一块去了。

  余美琳又跟昆丽说了一句:“昆丽,立刻打电话给魏大壮,让他今天就飞过来。他应该没坐过飞机,让余慧也跟着过来,铜厂的账目需要专业人士的处理。”昆丽应了一声,掏出手机走到旁边去打电话。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笑,声音温柔:“老公,有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事事都顺风顺水,你给我带来了福气。”

  李子安笑了笑:“我这是旺妻命,你是旺夫相。”

  “这有什么区别吗,为什么你不是旺妻相,而是旺妻命?”余美琳心里好奇,问了一句。

  李子安笑着说:“旺夫相要有眼袋,那袋叫福袋,头发要少,鼻子要大,脸颊要有肉,耳朵也要大,那多丑啊,我怎么可能是旺妻相,我是旺妻命。”

  “那倒也是,我不要你用脸来旺我,不过你这脸……”余美琳欲言又止。

  李子安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我这脸怎么了?”

  “你这脸勾人,我得把你看紧了才行。”余美琳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

  李子安的胳膊被夹在了,心里也有了点痒痒的感觉。

  新地之行,他就像是一只气球,康馨那小丫头片子持续给他充气,他都快被撑爆了。昨天晚上终于有了放气的地方了,却只给放那么一点。那感觉就像是饿了几天的人,好不容易有饭吃了,却煮饭婆却只给了一小碗稀粥,非但没吃饱,还越吃越饿了。

  余美琳的眼角余光瞅了一眼李子安的身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颊微红,轻轻数落了一句:“你怎么这么敏感,我就挽一下你的胳膊,你就这么大反应?”

  李子安有些尴尬,但还是后着脸皮解释了一句:“我是大#师嘛,自然什么都大。”

  “呸。”余美琳轻轻啐了一口。

  李子安笑了。

  余美琳踮了一下脚,凑到李子安的耳朵边上悄声说了一句:“这里肯定不行,回酒店再说。”

  李子安嗯了一声,还加点了两下头。

  余美琳一脸愁容:“你怎么这么强呢,我可怎么办呀。”

  李子安笑了笑:“我也想低调啊,可实力不允许。”

  “臭美。”余美琳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眼神里却掩饰不住欢喜。

  刘富贵拿来了钥匙,打开了大铁锁,把铁链也抽走了,随后他推开了大门:“几位老总,请进,我带你们去看看。”

  昆丽走了过来,说了一句:“美琳,我已经打了电话了,余会计说马上定机票,她带着魏大勇过来,最快今天傍晚就到。”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她松开了挽着李子安的手。

  不是她不想挽,而是挽不得,帅逼老公那么敏感,被昆丽看见了多尴尬。

  刘富贵走在前面,带着三人逛厂子。

  启明铜厂的办公楼、厂房和仓库都很破旧,尤其是仓库,房顶的铁皮都被风刮掉了,也不见修补。不过,地盘很大,资料上标注的是13万1千多平米,折算下来也就是差一点点200亩的土地使用面积。

  其实,启明铜厂的资产很大一部分就是这土地,除外就是炼铜的炉子和相关的设备,另外还有十辆货车,现在都趴在停车场里,也被法院贴上了封条。

  三人在刘富贵的带领下,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将启明铜厂逛完。

  三人来到了办公楼下,这办公楼就两层,外墙的瓷砖蒙着厚厚一层灰,雨水都洗不掉,还有一些地方掉了瓷砖,露出了灰黑色的水泥墙体。

  余美琳皱着眉头:“客户来谈生意,办公楼脏成这样,人家的印象肯定不好,那刘明睿的失败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连这些小事都做不好,怎么管理好一个企业?这办公楼要重新装修一下,人员招聘也要同时进行。”

  昆丽拿着一只小本子,一边听一边记。

  李子安只是听着,他不懂做生意,但他觉得余美琳在做计划和安排工作的时候,她的身上有一种很独特的魅力。她就像是指挥军队的将军,杀伐果断,军法无情。也像是管理国家的国王,身有王者的气概,有着不容冒犯的威严。

  他觉得他再好好雕琢打磨她一下,她兴许真能成为制霸商界的女王。

  那样的话,他也会获得极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守门的刘富贵站得远远的,时不时瞅一眼门口。

  李子安留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便凑到了余美琳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那刘富贵有点问题,之前他开门用的时间比较长,估计是在给什么人打电话,我担心等下会有点麻烦事,你这边要有个准备,提前给这边政府的人打个电话,政府的人能挡一挡。”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跟着就掏手机打电话。

  以前李子安给她建议,让她做什么的时候,她还考虑一下,有时候甚至还会有反对的意见。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李子安说什么她都听,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昆丽跟李子安说了一句话:“你最近不是搭上了一个很厉害的女人吗,要是有什么麻烦,你给她打个电话不就解决了吗?美琳跟这边的领导不熟,她打了电话人家也不一定来。”

  李子安笑了笑:“请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搭呀?”

  昆丽瞪了李子安一眼:“我读书少,不用搭字用什么?”

  李子安说道:“那我可得教教你了,要用认识这个词才比较妥当。”

  昆丽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她自己很清楚她不太会说话,性子又直。可明知道李子安是在调侃她,她也只是做做不待见的样子而已,心里却是一点都不恼他。她和余美琳的经历其实差不多,最初都是不待见李子安,甚至是轻看李子安,但是现在却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李子安也就只是调侃了一句便收敛了,他说道:“那女人是组织上的人,不到必要的时候怎么能动用那层关系。我打电话请她帮忙,我欠她人情,欠人人情就得还。我真要遇上事了,我还欠着她人情,我怎么开口请人家帮忙,又怎么还人家的人情?”

  昆丽眨巴了一下眼睛,她的脑子被李子安绕晕了。

  李子安笑了笑:“学着点吧,将来美琳把新星公司建设成为一个商业王国的时候,你会在她的王国里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所以你也要成长,学会一些东西。”

  “那你在她的王国里扮演什么角色?”昆丽问。

  李子安笑道:“我是她老公啊,我指挥她不就行了吗?”

  昆丽:“……”

  就在这时,厂子的大门口涌进来乌泱泱一大群人。

  大#师的预感还真是准,越来越靠近未卜先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