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07章不1样的司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98 2020-11-17 17:24

   从公证处出来,已经临近中午了。

  刘明睿拿到了他的五百万,胡兰拿到了她的十万,李子安也拿到了他想要的合同,这次新地之行的使命之一也算是完成了。

  李子安去了一家顺丰快递接货点,把合同寄给管家婆。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接通了电话。

  手机里传出了康馨的声音:“大叔,我们到机场了,正等车去若羌,你的事情办完没有,你什么时候过来?”

  李子安说道:“刚刚办完,你们不用等我,我直接打车去若羌与你们汇合。”

  康馨说道:“好的,那我们不等你了,我们在若羌招待所等你,我们会在那里采买一些物资。”

  “好的,待会儿见。”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昨天他查阅了一些与楼兰古迹相关的资料。

  若羌是巴州自治州的一个县城,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楼兰遗迹也就在若羌境内,包括了太阳墓、小河墓地和米兰遗址等景点。

  是的,景点。

  这些古城、古墓都变成了景点了,为繁荣地方经济作贡献。

  这次康海川组建的学院派考古队,旅游研学的性质远大于学术考古的性质,李子安也并没有抱多大希望,但他还是想去康海川所说的那个地方看看。毕竟,天香、骸骨上的符号都与他脑袋里面的大惰随身炉有关。

  叫车之前,李子安去吃了一点东西,新地特色的烤馕和羊肉串什么的,还不错。

  从餐馆出来,他进了一家烟酒店,买了两包大重九。

  大/师抽烟,肯定要高档烟,四五十块的中华烟就有点掉分了,怎么也得上大重九。

  从烟酒店出来,李子安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网约车,站在路边等车来的时候,他拆了一包烟,抽了一支大重九香烟出来,叼在嘴上。

  要不要点一支试试?

  他以前从来没有抽过烟。

  犹豫了几秒钟,他还是用打火机把那支大重九烟点燃了,试着吸了一口。

  “咳咳咳……”入口一股烧纸和烧草的辣味,呛得李子安咳嗽不停。

  九十块一包的烟都这么难抽,真不知道那些抽烟的人图个什么。

  缓过起来,李子安又抽了两口,第二口还是有点呛,第三口就不呛了,还有了点尼古丁上头的感觉,莫名其妙的愉悦。

  他又抽了几口便把烟掐灭了,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他这不是在学抽烟,而是为了适应抽烟的感觉,掌握抽烟的动作。既然他要把檀香插/进烟卷里,为以后能更方便的进入焚香状态铺路,那他就至少得会抽烟才行。不然,点根烟,抽一口就咳得不行,那就傻/逼了。

  一辆丰田轿车轿车停在了路边,李子安瞧了一眼车牌,是他约的那辆车,他拉开车门上了车。

  司机说了一句问候语,启动车子上了路。

  李子安听司机的声音熟悉,看背影也有点熟悉,从后排凑头过去瞅了一眼,然后就愣住了。

  司机是董卫国,戴了顶鸭舌帽,遮了半边脸,难怪刚才没认出来。

  “你坐好啊,我这边要是踩刹车,你就该撞头了。”董卫国说。

  李子安坐了回去,好奇地道:“怎么会是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董问。

  李子安说道:“你来了我不奇怪,但是我随随便便约一辆车,你就开车过来了,这就奇怪了。”

  “你用的那软件,我们有监管权,你这个号码打车,技术员就把这辆车给你安排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李子安不奇怪了,却有点紧张了。

  这都能安排,董曦肯定调查过他,那么半岛酒店的监控肯定也是能看见的,那么她就知道他和沐春桃开房的事了。

  大/师的光辉形象没了。

  小辫子也被董小姐抓住了。

  如果董曦拿他和桃子的事要挟他加入组织,他怎么破?

  “有句老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现在科技发达,还真是做到了这一点,所以做人千万不要做坏事,走邪路。”董卫国说了一句。

  这是含蓄的暗示么?

  李子安笑了笑:“呵呵,对,老董你说得对。”

  “我送你去若羌,这是组长的安排,她让我给你带句话。”

  “你说。”

  “我们获得情报,昨天二十四小时内,有三批外国人从印度偷渡入境,我们掌握的人数是十二人。”董卫国说。

  “那十二人是什么人?”李子安问。

  董卫国笑了一声:“在这节骨眼上偷渡过来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都是冲着你来的,所以组长让我给提个醒,让你小心点。”

  李子安不解地道:“既然你们知道,那为什么不抓住,你们把人放进来了吗?”

  董卫国说道:“那十二个人不过是小鱼,大鱼还没出现呢,抓了小鱼,大鱼肯定就跑了。”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张面孔,又问了一句:“汉克来了吗?”

  “没有,他在魔都。”

  李子安心里有些纳闷了,难道大鱼不是汉克?

  “你该干嘛干嘛,我们在暗中盯着,如果你们发现了什么,我想就算风险再大,那条大鱼也会浮出水面。”董卫国说。

  “如果我们什么都没发现呢?”

  董卫国笑了笑:“我又不是大/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这就得看你的了。”

  李子安的心里萌生出了给自己卜一卦的冲动,可还是忍了下来。

  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那就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给自己卜卦。虽说卦不自断只是一个行内的说法,没有科学依据,但一连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好的事情却已经给他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

  “那个,老董你跟董组长是什么关系?”李子安随口问了一句。

  “你和李白是什么关系?”董卫国反问了一句。

  “呃?”李子安被问住了。

  董卫国笑了笑:“我们都姓董,但没有亲戚关系。别的你就不要打听了,你又不是自己人,如果你加入我们,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我这样挺好的,不加入。”李子安说。

  董卫国也不说话了,专心开车。

  李子安也不避讳什么了,打开合金工具箱,取出一包檀香,然后用小剪刀剪断成五厘米的小段。随后,他又把那包拆开的大重九烟拿出来,一根一根的往卷烟之中插檀香段。

  董卫国瞅了一眼后视镜,好奇地道:“大/师,那么好的烟,你往烟里插檀香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喜欢檀香味。”

  “你也抽烟吗?”

  李子安说道:“会一点,但是没瘾。”

  “没瘾好,我都抽十多年了,想戒也戒不掉。”

  李子安笑了一下,递了一根没插香的大重九过去:“那就来一支。”

  “嘿嘿,你不介意我在车里抽吗?”董卫国叼着烟,脸上满是笑容。

  “没事,抽吧,我又不会举报你。”李子安笑着说。

  董卫国拿点烟器把那支大重九烟点燃,美滋滋的抽了一口,往窗外吐了一口烟雾:“这烟果然好抽,我平时都抽芙蓉王,23一包,我一天能抽两包,这烟可抽不起。”

  李子安把那包没拆的大重九放档杆旁边:“老董,给你抽。”

  “哎哟,这可使不得,这是违反纪律。”董卫国连忙拒绝。

  “一包也不行?”

  “不行,你给我抽一支没问题,拿你一包就不行,你快拿回去。”董卫国说。

  李子安只得把那包没拆封的大重九烟拿回来:“所以我不想加入你们,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你们的规矩太多。”

  “你要是肯加入,上面肯定给你一些特殊的许可,你这属于特殊人才,待遇肯定跟我们不一样。”董卫国说。

  李子安想问一下昨天那个修剪万年青的老头是谁,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既然不加入人家,瞎打听什么?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有些人也是不认识的好。

  “董组长现在在什么地方?”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她已经先去楼兰遗迹了,你放心吧,该出现的时候她就会出现。”董卫国说。

  说说聊聊,车子到了若羌县城。

  董卫国将李子安送到了县招待所,然后掉头返回乌木市。

  但李子安肯定他半道就会停下来,不会真的回乌木市。

  董卫国来了,刘军恐怕也来了,要么跟董曦在一起,要么就潜伏在这若羌县城之中。

  “大叔!”一个亲切的声音传来。

  李子安寻声看去,一眼就看见了康馨,个子不是很高,却是有容乃大。

  康同学穿了一套户外服,胸部把衣服撑得高高的,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把拉链撑开的错觉。

  她小时后喝的是“高山牌”奶粉么?

  康馨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手里提着一大包零食,饮料、巧克力、薯片什么的。

  “大叔,你刚到吗?”康馨跑到了李子安的身前,差点就撞上了。

  “嗯,刚到,你爸呢?”李子安下意识的往后仰了一点,生怕康同学前面过重,倾斜过来砸他身上。

  “我爸在房间里,我出来买点东西,别的同学还在买东西,你想买什么,我带你去,出发之后就买不到东西了。”康馨说。

  “不用,带我去你爸的房间吧,我想跟他聊聊。”李子安说。

  “跟我来,我带你去。”康馨走在前面,蹦蹦跳跳,开心得很的样子。

  李子安跟在康馨后面,忽然发现康同学的臀也翘。

  他真不是故意的。

  大/师的心如瑶池里的水,清清兮可见底,濯濯兮流沟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